第十七章 白袍道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哼,雕虫小技。”二人同时来攻,白袍道人冷哼一声,手上动作仍是不紧不慢。

    只见他左手指天,画出太极,那太极立时绽出夺目金光,这金光绚烂耀眼,将紫黑鬼气的阴影撕得粉碎。

    白袍道人再一转身,左手顺势旋转,然后向着紫黑骷髅狠狠甩去。金光太极脱手而出,迎面飞向紫黑骷髅。同时,白袍道人顺着旋转之势,右手正好触到已经飞至的火红龙卷。然而,白袍道人轻触之下,火红龙卷并未如秦良所愿对白袍道人产生伤害,而是被白袍道人以借势之势腾挪引导,待他旋转回身,火红龙卷也变了方向,转圜过来后竟以更为迅捷的速度朝着原先的主人秦良疾驰而去。

    定风钵被抛向空中之后,在一清道人的催动之下,钵内紫黑气体化成颗颗骷髅,鬼哭狼嚎着争先恐后地涌出钵口,紫黑骷髅越来越多,到钵外又聚成一个更为硕大的骷髅。骷髅带着紫黑鬼气,气势磅礴竟有遮天之势。

    “九幽神佛,以我号令!”一清道人再叫一声,空中的骷髅龇起獠牙“咔咔”作响,亦向白袍道人呼啸而去。

    “看我‘玄火御龙决‘!”

    秦良怒吼一声,巨大的火红龙卷夹杂着凌冽呼啸,向着白袍道人山呼海啸而来。

    白袍道人的一系列动作飘逸决然一气呵成,须臾间,掷出的太极冲破骷髅,硕大骷髅重被打回原形,颗颗骷髅鬼泣呜咽,又是争先恐后躲回定风钵内。同时间,被其引回,向着秦良而去的火红龙卷速度又是快了几分。白袍道人与秦良之间本身距离不远,火红龙卷转瞬即至,大惊失色的秦良顿时手忙脚乱,究竟是再引神通夺回玄火剑的控制还是聚起原气做好防御准备,一时之间难以定夺,只此犹豫的一瞬,火红龙卷裹挟着玄火剑已经到达,措手不及的秦良就此被包裹进去,一时间血雾澎湃,再加上烈烈玄火,好端端一个人儿就此灰飞烟灭。玄火剑失去控制,重新变回暗红,跌落地面。

    电光火石之间的情势转化,让一清道人面如土色,未等涌出定风钵的紫黑骷髅完全躲回钵内,他便急急收回钵体,再不顾秦良一眼,落荒而逃。

    与此同时,跳到一旁的一清道人也开始动作。

    一清道人并不用剑,而是从怀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钵来。钵体通黑,还覆盖着森森鬼气。

    “定风钵!”一清道人也喊一声,同时顺手就将定风钵抛向空中。

    “什么人!”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秦良开始警惕,而原本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一清道人,也匆匆赶到秦良身旁共同防备。

    白袍道人负手而立浮在空中,长衣飘飘。

    “你们刚不是说我紫光阁夜郎自大坐井观天吗?今日不如就让老朽来会会你们这山外青山!”白袍道人说话波澜不惊。

    眨眼之间,原本趾高气扬的二人便落得一死一伤的下场。

    一清道人遁逃,白袍道人并不追赶,而是向着远处叹息一声“乱世蝼蚁,何必~”,之后便化成一道白光,飞回昏死在地的杨平怀中。

    白袍道人叹息的远处,两道黑影也在渐渐隐去。

    等杨平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出云府的床榻上,床榻跟前,是一直关心体贴自己的师姐席莫愁。

    “杨师弟,你终于醒啦!怎么样,好些了吗?饿不饿,要不要先喝点水?”席莫愁见杨平醒来,高兴地惊呼一声,忙不迭的关心转化成一连串的发问,倒让杨平不知如何作答了。

    “席师姐,我好多了。”杨平身子还有些虚弱,所以他的语气仍有些轻缓,不过之前的决斗他并不是主角,而且也未与秦良、一清道人直接交手,只是因为受到陶正与秦良的斗法冲击才被震晕过去,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所以醒转过来之后,重回原先的生龙活虎也就仅仅是时间的问题了。

    “陶师兄,他怎么样了?”杨平记得,正是陶正将自己护在了身后,才有了自己的大难不死。

    “你陶师兄也没什么大碍了,师父给他吃了易髓丹药,再有两天也应该醒过来了。”席莫愁理了理盖在杨平身上的被褥,接着说道,“你昏迷的这三天,师父也是十分担心,三天多了都是滴米未进。你先躺着休息一会儿,我这就去把你醒了的好消息告诉师父。”

    “三天?我昏迷了这么久了吗?”看着席莫愁离去的背影,躺在床上的杨平默默思量,“陶正师兄和我,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一直以为我们是必死无疑的呢。这天下之大,各路高手真是层出不穷,我现在连自身都还难保,看来离有实力保护好小磊、小雨他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啊!”

    杨平想着,就将手摸向了贴身藏着的珠子。

    “珠子呀珠子,为什么我现在一直突破不了吸纳境界呢?”

    杨平抚摸着珠子愣愣地出神,直到差点以为他又晕死过去的席莫愁将他叫醒。

    “师父,您来了!”睁开眼睛,看到师父苻出云和师妹苻梦楠已经站在自己的床榻前,杨平努力撑起身子,挣扎着要坐起来。

    “快快躺好,不要乱动。”苻出云见状,忙让杨平躺好,然后又将手放到他的胸口感知杨平体内血气的流动,发现一切安好之后方才放下心来。

    “师父,弟子学艺不精,让师父担心了。”杨平垂头丧气。

    “为师之前就曾说过,学道需要循序渐进,哪有一蹴而就那么容易的事情,你不要太过自责了。”苻出云宽慰道,“不过,你和你陶师兄,是怎么受伤的?之前下山走访的几位师兄师姐发现你们昏倒在野外,但四下搜寻都没有看到其他人,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师父见问,于是杨平就将与陶正下山探访村民到发现蠃鱼骨粉直至和秦良、一清道人斗法等事详细叙述了一遍。

    “被秦良打晕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弟子当时已经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耐心听杨平说完,苻出云的眉头越皱越紧:“你是说这秦良和一清道人自称是崇洛教的人?”

    “是的,师父,而且他们正是之前带头冲击山门的那两个人。”杨平点头确认。

    苻出云眉头更是深锁,“崇洛教”、“紫光阁”、“作物绝收”、“蠃鱼骨粉”、“冲击山门”,一系列信息交织在他的脑海里,让他陷入深深沉思。

    “原来也是紫光阁的癞蛤蟆。”秦良听罢,哈哈大笑起来。但他收于身后的左手,向一清道人打了个不被他人察觉的手势。

    一清道人会意,脚下用力,飞身跃到一边。三人形成掎角之势。

    第十七章 白袍道人

    陶正的防御仅仅只是稍稍迟滞了一下玄火剑的速度,但因为陶正使出了浑身解数,所以受到的冲击也特别严重,在玄火剑巨大威力的撕裂之下,屏障被毁,人也喷吐着鲜血,裹挟着杨平一起倒飞出去。玄火剑毫不迟疑,继续跟进。

    “叮”,一声脆响,玄火剑突然停滞不前,无论秦良怎么催动,就是不能再进半分。

    不得已,秦良只能暂时收回玄火剑,以便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

    再看时,陶正和杨平已经飞出数丈,昏倒在地上不知死活,而在他们之前,却出现了一位白袍老道,想必阻止玄火剑的,正式这白袍老道所为。

    白袍道人看在眼里,丝毫不以为意。

    一清道人甫一动作,秦良手上立刻变了几个指诀,尚在空中猎猎作响的玄火剑立时飞速旋转起来。

    玄火烈焰,本就将周围烤的炽热,如今再次旋转,受热下的原气也随之滚动,一时间竟生起一个巨大的火红龙卷。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无双布衣穿越也要有追求仙界超级系统变身之艾尔特丽雅公主漫威之我有一个小宇宙我被丧尸欺负的日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