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藏书楼禁地(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另一位,便是席莫愁师姐了。席莫愁不仅也对杨平处处维护,而且还为他的修为操碎了心,甚至认为杨平长期停滞不前的原因是因为在藏书楼做事分了心导致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放到修行上来。为此,席莫愁还专门找苻出云多次反馈,强烈建议让杨平不要再去藏书楼做事,好让他安心留在出云府内潜心修炼。可杨平去藏书楼做事是阁主林逸之的决定,所以席莫愁的建议总是不了了之,不过她的所为传到杨平耳里,让杨平十分感动和温心。但席莫愁面对杨平的感谢,从来就是一句“什么话,你是我的师弟,就像是我的亲弟弟一般,弟弟有事,当姐姐的怎么能不出头呢?这还哪有什么谢不谢的。”

    这天一早,杨平又如同往常一样,一早起来练完功后便去藏书楼做事。如今经过几年的锻炼、修行以及本身体力的生长,在云海崖上攀援上下对杨平来说已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所以他很快就到了藏书楼。

    藏书楼第一重院落由他负责打理,每次开门之后,过不了多少时间李老头就会从他这里经过进入第二重院落,同时,每天也会停下一些时间与杨平说上几句闲话。

    因此,杨平对苻梦楠的态度也十分大度,不仅不予责怪,反倒是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正是这个任性却善良的小师妹,敢冒着大不韪,偷偷教自己习字,为自己打开了一片更为广阔的天空,而且也是这个小师妹,永远走在他的前面,时刻维护着他的一切。

    除了师父与苻梦楠二人,还有两人也对杨平维护有加,一位是大师兄李明恩。不过大师兄李明恩行事一项小心克制,甚至稍显古板,所以以自己身为大师兄的责任自居而维护师弟,也算情理之中。

    “难道真的是我的资质太差?”杨平也难免自我怀疑。

    每每与师父苻出云说起自己修为进展的苦恼的时候,苻出云也是一头雾水,但是联想到普通弟子想要修行进入第三重,基本也需要花费十年八年的时间,所以也只好用“静观其变”的语言搪塞杨平。

    其实这么多年接触下来,杨平觉得李老头确实不像其他师兄弟姐妹所说的那般不近人情,反而是十分健谈有趣又平易近人。杨平想来,其原因很可能是那些师兄弟姐妹从一开始就以异样的眼光看待李老头,导致李老头不得不用更激烈的态度进行自我保护,从而导致双方间的隔阂越来越大。

    不过今天,杨平却觉得有些奇怪,眼见辰时马上就到,可却一直不见李老头的身影出现。这种情况,可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发生。于是趁着还有些时间,杨平便决定去李老头住的门房看个究竟,以防这些年来更加年老体弱的李老头有些什么万一。

    不过对于杨平的停滞不前,出云府内倒有一人对此特别欣喜,这个人便是苻梦楠。

    苻梦楠的欣喜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单纯的攀比之心。所以每当苻梦楠以此调侃杨平的时候,杨平也不介意,倒是苻梦楠自己,因为修为上已经跟上并超越了杨平,曾经的大姐大心态又开始显现。比如若是除她之外还有其他人敢以杨平的修为进展取笑他,她都是第一个跳出来维护,用苻梦楠自己的话说就是“这天底下,除了我苻梦楠,谁都不能说我杨平哥哥的不是,不然,我第一个不答应!”

    这是苻梦楠的原话,也是她的行事标准。毕竟与和自己年龄相近并且自小一起长大的杨平在一起,双方相处的方式以及建立起来的感情,和其他年长之人以爱幼心态相处建立的情谊是完全不一样的。

    岁月如梭,这一次乡民与紫光阁的矛盾之后,匆匆又是三年过去。

    但这三年中,崇洛教相似人间蒸发一样,饶是紫光阁多番派遣弟子下山打探,结果都是空手而回。然而越是如此,崇洛教的动向和目的,越是成了紫光阁阁主林逸之的头号心病,明明知道存在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敌人,却无论如何也摸不着敌人的一丝气息,这不仅预示着敌人的狡猾,更是敌人实力的一种明明白白的展示,现,我可以瞬息之间;隐,我也可以踪迹全无。

    虽然如此,但这三年间的禹洲大路上,门派周边之外的地域里又此起彼伏地发生针普通民众与紫光阁、鬼谷门、尹家及其他小众门派的冲突事件,而且各种关于修仙门派的谣言甚嚣尘上,使得修仙门派的声望在普通民众中一落千丈。

    李老头的房门虚掩着,杨平上前敲了许久,并且多次呼唤“李伯”仍是不见有人答应。

    多年与李老头相处下来,杨平对他的脾性十分了解。李老头从来都是孑然一身,而且从未离开过藏书楼一步,一切饮食起居都在这里完成,而且他与紫光阁中的一帮弟子也没什么交流,更谈不上什么朋友,这么多年来,除了叶清尘长老偶有几次前来看望,便再未发现他与其他任何门人有私下的交往,所以如果今日见不到李老头的身影,那么基本上可以断定李老头一定发生了什么意外。

    念及这些,等不到李老头回应的杨平的心里又增添了几分担忧。于是顾不上礼节的禁忌,稍等一会儿仍是无人反应之后,杨平便推开虚掩的房门走进了李老头的门房。

    虽然杨平与李老头相处融洽,李老头对待杨平也和气慈祥,但李老头居住的门房,这么多年下来,杨平却是第一次进来。

    李老头的门房很小,除了靠着左首墙壁放置的一张矮床,其他地方都被一些零碎杂物堆满。门房没有窗户,所以长年不能晒到太阳,但显然藏书楼的持净洁咒也在这里发生着作用。房内虽然杂,但也不乱,虽然终年不见日光,可也闻不见什么异样霉味。

    杨平推门进去,入眼就可以见到门房里的一切。而此时的李老头,也正如杨平所担心的,他确实病了,而且病得不轻。李老头瘦弱的身体蜷缩着躺在矮床上,他双手环抱,瑟瑟发抖。

    “李伯!”杨平见状,焦急地穿过杂物堆间的小小过道跑到李老头的矮床前,他轻轻地将手掌放到李老头的额头,想要感受李老头的气血运转,但手掌触及之后,却只能感受到火一般的炙热。

    “哦,是小平呀。”李老头感受到额头上发着丝丝凉意的手掌,努力地将双眼睁开成一条细缝,看到了一脸焦虑的杨平。

    “李伯,您的头好烫。”见李老头睁开了眼睛,杨平又从床边矮柜上的茶壶里倒了一杯水,然后右手伸到李老头的后背将他轻轻抬起,再把水喂到李老头的嘴边,“您先喝点水休息一下,我这就去找药房的师兄过来帮您诊治。”

    “不用了。”李老头勉强喝了几口水,整个人也多了几丝精神,但仍是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去药房,藏书楼……的事情……就得耽搁了。你就帮我……帮我到询录房,让林胖子帮我给……给叶清尘传个信,他自会……自会派人来给我诊治。”

    “好,我这就去!”杨平知道李老头的脾气,见他如此说,也不坚持,就要将他放回床上准备去询录房。

    “等等。”李老头阻止他,声音更加消沉,“你把我的钥匙带走,今天……藏书楼里就……就全靠你打理了,不要误了……藏书楼里的事。”

    杨平答应下来,再给李老头喂了几口水之后,拿了李老头一直挂在腰带上的钥匙,就辞别出来。

    出了门房,杨平一路小跑赶到边上的询录房找到林志跟他说明了李老头的情况,林志也不敢怠慢,当下就找了只青鸟,着急忙慌地写了些李老头的情况,就把青鸟扔到空中,让他给叶清尘送信去了。

    紫光阁用来送信的青鸟飞得极快,而且阁内的药房也离叶清尘的清尘府较近,所以用青鸟传信,然后再由叶清尘派人过来,确实比杨平自己前去药房要快了许多。做完这些,杨平心下稍宽,于是便回藏书楼去,他准备晚间回出云府的时候再来看望李老头。

    注:林胖子、林志:即前文提到的小个男人。

    这三年,对杨平而言,也有了不小的改变。

    首先,杨平已经从当初的懵懂无知长成到如今的翩翩少年。

    第十八章 藏书楼禁地(一)

    因为秦良的身死和一清道人的遁逃,没有人挑拨离间之后的乡民,很快便不再与紫光阁针锋相对,更何况紫光阁已经发出话来,今年因此歉收导致的乡民损失,皆由紫光阁进行赔偿,而后,紫光阁又用“原生水”解去了蠃鱼骨粉的毒性让农田恢复适宜耕种,更是除去了乡民们的后顾之忧,所以乡民与紫光阁之间看似一触即发的闹剧,也便就此收场。

    但因此一事,紫光阁一派也对崇洛教起了戒心,在将此事与鬼谷门、尹家进行了通报之后,又是额外再派了许多关门弟子下山密切探查崇洛教的动向,其中就包括杨平的大师兄李明恩。

    杨平醒来之后再过几天,陶正也从昏迷中醒转回来。陶正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快朵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已经是摸到过死亡的人了,我了解死亡的可怕,所以这世界上那么多的美好,我一定不能轻易错过”。

    因为是刚刚痊愈的缘故,杨平也受到了藏书楼李老头的格外照顾。为了让杨平能够好好休养,李老头更是特意贴出布告,在杨平养伤期间,藏书楼不再对外开放。为此杨平也是深受感动,可杨平也不是贪恋安逸之人,而且伤势也并不重,醒转之后过不了两天,就坚持重新回藏书楼做事去了。

    其次,在苻梦楠偷偷而又细心的教导之下,他识字了。杨平不仅识字了,更是利用了身在藏书楼的便利,学问有了长足的进步。

    但同时也有美中不足,经过了三年时间,他的易气清心道竟然还没有突破第二重吸纳境界。平日里修炼时被杨平吸纳进身体的原气就如泥牛入海一样,运转一圈之后,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作为对比。与他同时起步修炼的苻梦楠,却早就跨过这一境界,开始了第三重炼丹的修行。

    所以这些年来,杨平也是十分苦恼。有意无意间,他总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怀中的珠子默默端详,他总觉得自己的易气清心道一直没有突破与这个珠子存在很大的关联,但回忆起在前两重功法修炼是珠子给予自己的极大帮助,他又下不了判断的决心。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阿斯加德之王万界之逆天求生娇妻如蜜:千亿总裁吻上瘾隐婚萌妻,轻轻抱快穿之炮灰凶残岁月如此多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