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考验(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夜深人静的卧房,那个身影在偷偷抄录书籍。

    还在空旷的藏书楼,偷练他门功法的少年。

    杨平感觉如释重负,但依然怀有不甘!

    和远去的杨磊和李雨。

    出云府里,小师妹偷偷教自己识字。

    “可是,那是什么?”杨平蓦然自问,因为意识里,突然出现的身影那么清晰。

    那在北山水库中尽情玩耍的孩童的掠影。

    突然,周遭的感觉渐渐回暖,四肢百骸的形状又逐渐在脑海里形成,杨平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再一次触摸到了四肢的顶点。

    然后,声音突然出现。

    那一群互相追逐嬉戏的孩童,他们身影路过之处,是久违的杨家村的模样。

    还有那突然废墟成的旷野,飘满灾后杨家村的荒凉。

    以及武阳城里的一路挣扎。

    考验的标准是在潭水中坚持的时间,所以说现在仅是成功了一半,真正的困难,方才正式到来。

    失去原气护体而成为普通人后的杨平回忆起往常过冬时的经验,在冰冷的小潭水底张牙舞爪,努力运动四肢和身躯,希望通过剧烈的活动增加身体的热量而使其可以坚持更久。杨平的搅动下,潭水将“紫光阁”三字挤压得失去了字形,最终只能感觉到微光,而根本看不出字形的模样。

    但是,饶是杨平舞动得再过剧烈,可水中的动作,怎能比得上陆地里的自在活泼?水压之下,耗尽力气也只得事倍功半,而因此产生的那丝热气,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更为严重的是,剧烈的运动已经使杨平累得气喘吁吁,如此一来,体内的热量反而消耗得更加快速,身体上的知觉,也逐渐变得麻痹迟钝,若是如此继续坚持,等待杨平的唯一结果必是力竭而亡。所以,似无奈的发泄般最后再舞动一番四肢,杨平终于放弃了继续坚持,并且为了尽可能多的保留体内的能量,他将手脚伸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沉没在水底,任凭水流拨弄调戏,直至感官消失,只剩下思维尚能自由活动。

    “杨师弟,快醒醒!”

    好熟悉的声音,她为什么如此焦急?

    “杨师弟,你赶快醒醒。”

    不仅仅有声音,竟然还有好多双手触碰在那刚刚形成的躯体之上。杨平感觉,这具躯体正在左右摇晃。

    “或许我可以睁眼看看。”杨平想着,努力适应双眼。光线进入之后,首先获得的,是几个模糊的脑袋,脑袋之后,还有光影婆娑。

    “杨师弟,你终于醒了!”

    杨平听到一声惊呼,惊呼里,有惊喜,有关切,还要喜极而泣。杨平终于认出,那是师姐席莫愁的声音。

    然后,又有许多其他的声音响起,大师兄李明恩、陶正、冯博,还有师父苻出云,他们的口吻里,写满担心。

    “师父,席师姐,我没事了。”清醒之后的杨平轻轻说了一声,然后尝试控制自己的身体。

    除了一开始有些酸麻,之后在众人的惊疑中,杨平坐起身来。

    苻出云的手再次搭了过来,他摸了摸杨平的额头,过了一会儿,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身体一切正常。”

    “既然如此,就先站起身来吧。”阁主林逸之听闻之后点了点头,说道,“诸位长老,各位弟子,毅力考验已经结束,我现在宣布,此处考验的第一名,便是杨平。”

    “杨平?他那是被冻得失去了意识,这怎么能算是毅力呢?”长老赵彦提出了质疑,他的带动下,更多人开始小声嘀咕,还有不满的窃窃私语。

    只有苻出云,对林逸之的决定感到出乎意料。

    见众人都有些不解和疑惑,林逸之淡然地笑道:“这次考验的规则仅有一条,便是看谁坚持的时间最久。而杨平在水底坚持了一天一夜,最后一个才被带出小潭,即使面临生死仍不放弃,此是其一。其二,杨平出水之后,瞬间便恢复了神智和知觉,而且身无异样,所以我估计,杨平失去对身体的控制,是他自己有意为之,为的是可以将自己融入水中,坚持更久。你说我猜的对吗?”最后一句,林逸之在问杨平。

    杨平听到林逸之说起,才意思到自己已经在水潭里呆了这么许久,然后阁主见问,他只好静思默想回忆细节,脑海里飞速重放水下发生的一切,然后方有些迟疑地回道:“我开始感觉刺骨的寒冷,我怕自己坚持不了,然后就下意识地刻意忽视身体上的感受,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有意为之。”

    “刻意忽视身体上的感受,这还不算有意为之吗?”林逸之说道,“不仅如此,这更凸显了你的机智和干脆。”

    “好了,最终决定无可更改,衣长老,宣布能够进入下一轮考验的弟子名单吧。”林逸之见几位长老仍像有话要说,于是直接做了决定,堵住悠悠众口。

    林逸之坚决的态度,众人只好作罢,然后由衣若凌长老宣布名单。

    此一次考验,参加人数整四十人,最后成功进入下一轮考验的有二十八人,杨平听到一些熟悉的名字也身在其中,如自己的师兄师姐,如冯博,如顾周、应武等人。

    等衣若凌长老宣布完名单之后,林逸之紧接着说道:“时间紧迫,我们便不做休息了,刚才衣长老念到的几人,现在立即随我等返回主殿,参加下一轮的学识考验。”

    林逸之说完起脚便走,刚刚迈出几步之后,似乎又想起什么,突然转过身子望着杨平继续说道:“关于学识考验,如果我没记,杨平你并不识字。既然如此,让你参加这项考验,便失去了意义。不如这样,我允许你一毅力考验第一名的成绩破格免试,只待学识考验结束之后,便可以直接参加最后一轮的功法测试。”

    林逸之话说一半,杨平顿觉如重坠潭底,而等林逸之话一说完,杨平又觉身处极le天堂,天地的落差,使得他的情绪波动难以自持。杨平有些不敢相信,原本听说二轮考验是学识测试时,他已经手足无措,甚至考虑是否要将识字的秘密进行公开,可尚未等他下定决心,不料阁主却主动为其排忧解难,对于阁主今日毫不见疑的决定,杨平充满感激,甚至心生愧疚。可除杨平之外的其他人,却因林逸之的言论再次哗然,他们看向杨平,神色复杂,显得难以置信。

    林逸之的这一决定,却让苻出云产生了些许隐忧,因为他十分清楚阁主对自己的猜忌,并因此也殃及了出云府内的一众弟子。可今日的林逸之却十分反常,不知何故竟如此堂而皇之的偏袒杨平。苻出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又有了一丝警觉,他捉摸不透林逸之的意图,这使他疑虑更重。

    第二轮的考验在主殿内进行,而且形式也十分简单。

    主殿内已经为所有参加考验的弟子预备好了座椅及笔墨纸砚,众人案座椅上的标记入座已毕,只等阁主出题。

    端立于主殿正位的林逸之指诀变换,然后长袖一舞,正位上空,便缓缓浮出一些原气聚成的文字。

    因为无需参加本轮考验而成为旁观者的杨平,看着那些文字,心中暗自庆幸。因为林逸之提出的问题皆与覆海丛林有关,比如:覆海丛林的地形特征、丛林中已知的神兽凶猛程度排行、阁中神兽的习性及克服技巧等等。

    对于这些问题,杨平一无所知。他入道修真的年限太短,世上游历的经验也几近全无,而且虽然牛头山上也生存着不少奇禽异兽,但与覆海丛林相比,却只能相形见绌。

    既然事已至此,只剩意识尚存的杨平索性直接放弃了重新掌控身体的努力,反而极力控制自己的思维不去关注那从皮肤至骨髓,源源不断传来的刺骨感受。如此一番努力之后,没料到却是无心插柳,当杨平只剩意识之后,修炼鬼谷门功法获得的意念控制能力的加强,反而让他做到了沉身静气,抛却外物,使得现在的他,更像是一汪清泉混入潭水,二者相互融合直至难分彼此,而意识,超脱在外,如灵魂出窍,再感受不到身体的不适。

    可是这样的状态持续一会儿之后,杨平又开始惊慌起来。

    第三十七章 考验(二)

    不知又往深处游了多久,周围的光线早已消失不见,而那深入骨髓的寒冷也已经变成了有如万千根细针扎来的刺痛,将杨平折磨得神情恍惚。然而,就在这番折磨使他濒临崩溃的时候,眼前的不远处,三个发着微光,于水里顺着水纹静静蠕动的文字突然跳入眼帘。

    那应该就是目的地了。杨平心里想着,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也似绝望中重新迎来了希望,这近在咫尺的距离,鼓舞着他再次精神抖擞,奋力向前。

    “我坚持到了!”杨平终于游到了微光文字的近前,他可以清楚辨析,那正是“紫光阁”三字。想必这里便是目的地无疑了。

    目的地已到,杨平尽力稳下身子悬浮水中,并将正面转向来时的方向,那里,还能在黑暗中隐约觉察到不少身影正在奋力向前,他们的竭尽全力,正使周围的水体更为震动。然后就着三个文字发出的微光,杨平转向四周,发现已也经有不少身影像其一样悬停静默,可惜光线确实过于微弱,杨平根本看不清周围的人是谁。

    只有意识,感觉不到自己的躯体,让杨平渐渐害怕。

    “难道我是死了吗?”杨平自问,但无人作答,黑暗中四野空旷,只剩自己的声音清冷回响,并化作惊慌,挤压他的心脏。杨平想要询问欧阳靖,但丹田原气早已被封,欧阳靖也悄然无声。

    如果真的死了,是不是便可以见到爹爹和娘亲了?杨平想着,或许如此也算解脱。数年的时光匆匆过去,似乎早已走出了亲人失落地悲伤,然而此时此刻,杨平才意识起,那原以为放开的过人,仍然贮积在意识的最底层。他抚摸着心底的情感,如同抚摸到自己的灵魂,抚摸了自己的一生。他在意识里微笑。这么多年的努力,小磊、小雨的下落,欧阳靖师祖的遗愿,怕是要半途而废了吧?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天使之神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天王女主她总是被下药女大学生村官的贴身高手潜伏搞笑圈夺天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