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决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法相尚未接触何煜何吕的防御盾墙,仅与其他鬼谷门弟子做出的反应交接,便突然发出一声爆裂,然后化为无形,烟消云散。但何煜何吕二人却已经倒退出数丈由于,剩余的鬼谷门弟子,交手过后更是御宝凌空,矛头直指尹家弟子。

    尹家弟子自然也争锋相对,毫不犹豫。

    倒只有紫光阁的弟子,反而显得像是格格不入的局外人,在旁观望。

    基台不大,几人站立的距离也不遥远,尹乔松、尹杉的攻击瞬息便到,何煜、何吕也只能将将聚起原气抵挡卸力,同时为防万一,身子也有如疾风中的落叶,向着后方着急退却。

    而失去何吕控制的墨珠,又如被一股莫名之力牵引,骤然间便退回基台,漂浮于原先的位置。

    鬼谷门及尹家弟子这么一动手,反而让紫光阁弟子陷入了难以抉择的两难处境,无论自己作为第三方参与还是加入一方共同争夺,最后都极有可能引发一场乱斗,而现场所有人又皆是各自师门里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弟子,功法修为深厚,一旦陷入苦战,后果难料,种种顾虑,反而让紫光阁一行有些不知所措。

    “二虎相争,恐怕必有一伤,我们且耐心等待,同时更要时刻警惕洞穴内的异动,若是这珠子真就是蔽日珠,那这里绝不该是这样的安静祥和。”顾周见同行师弟们面有难色,立即用心意念为大家稳定心神,同时盯紧了场中的情势,不放过任何变故。

    “尹乔松,你他妈混蛋!”通过法相接触,已然知晓尹乔松和尹杉的攻势不过是虚张声势,何吕怒急而骂,全然不顾友盟之谊,而何煜,看似波澜不惊,但也眉头深锁,冷哼连连。

    “蔽日珠,能者得之。”既然已经动手,尹乔松也不再装腔作势,一路而来的情谊,在师命及师门荣誉面前,实在太过脆弱,“只知道乘人不备抢先下手,算什么本事!”

    鬼谷门抢先动手,蔽日珠已被何吕掌控,同时又有何煜的从旁护卫,要想直接从他们的手中夺回对蔽日珠的掌控定然不易,所以尹乔松及尹杉二人也顾不得是否有违公义,将功法修为的作用目标,直接放在了何煜与何吕的身上,可是毕竟尚未失去理智,知道此时此刻并非你死我活的争斗,而尹家与鬼谷门之间,也不能因此引发流血的冲突,所以他们聚起的原气攻击何煜何吕,不过就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打断他们对墨珠的控制。

    尹乔松、尹杉虽然掌握着分寸,但他们聚起的原气所造成的气势,却全然没有留有装腔作势的态势,只见二人轻巧动作间,澎湃原气激发体外,同时牵引周边原气灌注,只此一刻,巨大法相便已形成,气势逼人,杀气腾腾,向着何煜何吕二人,有如饿虎扑羊,猛冲过去。

    正在全神贯注于墨珠的何煜何吕二人,突见尹乔松、尹杉以自己为目标强势来袭,他们哪能知晓那庄严深威的法相不过是尹家人的虚张声势,因此即使有其他师兄弟从旁守卫下,仍然是不敢迟疑,当时便舍弃了墨珠,急急聚气应对。

    基台下聚集的人数陡然增多,但那疑似蔽日珠的墨珠却仅此一颗。对于蔽日珠,所有人都是志在必得,各怀心意让当场的氛围变得压抑。

    此情此景下,尹杉附耳与尹乔松低语几声,一向镇定的尹乔松脸色立即阴晴变换,原本自信傲然的尹乔松,自覆海丛林一行以来,已然不见曾经的胸有成竹,而尹杉与其沟通了之后,更使他惊疑不定。

    不仅尹家弟子如此,即使紫光阁这边几人中,顾周与应武也在用心意念小声嘀咕,偷偷商量着什么事情。

    “那可有偷袭来得可耻?”何吕争锋相对。

    一旦与人做口舌之辩,何煜便不再言语,一切皆由何吕代劳。

    “偷袭?”与何吕进行沟通,从来孤傲的尹家大弟子觉得有失身份,便也由身份相似的尹杉进行你来我往的争辩,“若是真的偷袭,你们还能像现在这么生龙活虎?我们只不过提醒你们,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先来后到,只顾争抢,定然自食其果。”

    “笑话,就凭你们那点皮毛本事,还想伤到我们。”何吕冷笑言道。

    受到轻视的尹乔松,不等尹杉开口还击,突然持剑在手,抢先说道:“既然如此,那便让我们在刀剑之上见真章。”

    尹乔松的法剑名曰“赤木”,是由罕见的万年铁树炼制而成,全身包浆让其如玉温润,虽是木制,但锋利厚重,完全不输玉制钢锻,外表看似寻常亲切,实则杀机暗藏。

    “既然如此,也说不得我们鬼谷一门欺负人了!”一直冷然森严的何煜也开了口。伴随着他的话语,一声金属轻吟蓦然出现,伴随着轻吟,何煜的头顶已然浮现一柄墨色戒尺。戒尺极黑,望之迷离,像突兀形成的黑洞,欲要吞噬一切。这把戒尺名唤“墨牍”,正是由鬼谷门门主苏张先生亲传。

    空气中,弥漫的都是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

    看着两派之间剑拔弩张,似乎马上就要进行生死力战,一直局外旁观的顾周再也难以袖手旁观,原本此行,不过是以此为由拣选盟主人选,盟主之位无论最后花落谁家,今后都只能同仇敌忾,可是如果现在因此发生了你死我活的争斗,万一不幸真伤了性命,即使之后联盟成功,但联盟内部,也必然根植仇恨,莫说等外地来袭,即使联盟自身,也将内部自溃。紫光阁有心盟主之位,而阁主林逸之也是对此志在必得,但是如果留有这样的隐患,空有盟主之位又能如何?千百年之后,昙花一现的修真联盟,留给后世的恐怕更多的只是笑柄吧。

    “两位师兄,大家都是友盟,千万不要轻言争斗而伤了和气。”顾周急忙劝解,希望可以让两派弟子重回理智。

    然而顾周的努力如同石沉大海,怒气正盛的两派弟子,哪里便能听进他人的劝诫?更何况人类弊病,怒火燃烧的时候,理智便失去了立锥之地,哪还有空间去权衡考量利弊。

    顾周的劝解被直接无视,让顾周显得有些难堪,原本的笑脸也慢慢凝固在他的脸上。顾周如此,紫光阁的其他人更是如此。

    “大师兄,如果到时候他们真打起来,我们怎么办?”杨平未到五重小成境界,还不能使用心意念,所以只好压低声音偷偷向李明恩求问应对之策,也好使自己早做准备。

    李明恩的双眼紧紧盯着一触即发的鬼谷门及尹家几人,忧心忡忡地摇了摇头,用心意念回答杨平道:“我们人微言轻,就看顾师兄怎么应对了,但以防万一,你可先让证基剑做好准备。”

    杨平点点头,证基法剑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情势变更,墨珠恢复如初,但一路上原本互帮互助的一行人,已然情谊不再,而他们所在的洞穴,却仍像一位超脱万物的宽厚长者,默默地看着风云变幻,仍然古波不惊。

    相比起来,反而最后到达的鬼谷门弟子最是镇定自若,不过这也仅是表象而已,鬼谷门为首的何煜何吕两兄弟本是孪生,他们之间的心有灵犀,在修炼了功法大道之后,早已超越了普通的默契,甚至即使是心意念也只能望其项背,因此,即使他们不做沟通交流,但行事打算,早已了然于胸。

    何煜与何吕二人对望一眼,神态坚决,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以墨珠为目标,抢先下手。

    第四十九章 决裂

    自鹰虎兽突然不听使唤停滞不前而被后来者超越之后,即使鬼谷门人再是沉稳老练,宝物只有一个,越是迟延便越是不利,因此在紫光阁等人过去之后,他们果断舍弃了鹰虎兽,选择了御宝而来,然后也发现平台火光,顺着火光便进了洞穴。

    鬼谷门弟子一进洞穴,却发现紫光阁和尹家两派弟子行为举止十分怪异,之后也看到了基台上空诡异漂浮的疑似蔽日珠的墨色珠子,更是让他们啧啧称奇。于是,性情相对火爆急躁的何吕便忍不住发出了疑问。

    “咦,你们这是?咦,那是什么?”

    何吕的声音,将紫光阁及尹家人的注意都吸引了过来,三派弟子相视一笑,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笑意渐敛,显然并非诚意十足,内中警惕防备之色有增无减,其中,又以尹家弟子的最为浓厚。

    何煜与何吕似是同体,二人各自作为,却是难分彼此。何吕心意轻动,已然用原气将墨珠包裹在内,将之疾速御往自己,而在他一侧的何煜,也是围绕着墨珠的动作轨迹,驭起了厚厚的原气隔墙,以此阻挡因见何吕动手而可能招来的紫光阁及尹家弟子的从中作梗。

    鬼谷门这后来居上的行为让尹家弟子十分愤慨,他们一直未有行动,只是由于担心此处寻常表象下潜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然而最后到达的鬼谷门弟子对此却全然不顾,捷足先登,立刻便要将那疑似蔽日珠的墨珠据为己有。

    鬼谷门既然如此行事,尹家弟子自然不甘示弱,虽然除何煜何吕以墨珠为目标行动之外,还有剩余的五个鬼谷门人虎视眈眈地堤防着他们,但他们显然不以为意,尹乔松、尹杉二人功法最强,于是他们便直接以何煜何吕为目标,即使不能直接从他们的手中夺取墨珠,也要阻断他们获取宝物。同时其他五人也有样学样,参照鬼谷门弟子的样子,对旁人警惕堤防。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玄幻之最强反派村海贼之极恶帝王偏执先生的猫皇恩五十米就此别过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