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弟子定然绝无二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杨平!在座的各位都是本门内的长老,与长老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因为面临八府会审的对象正是自己的弟子,故此一直保持沉默不语的苻出云见杨平吞吞吐吐有些不知好歹,终于忍不住出声呵斥,同时也是尝试着劝诫。

    “师父,弟子知道各位长老在本门中的轻重,但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还请师父谅解。”杨平想着待自己恩重如山的师父,无奈回道。

    “既然如此,”眼见兴师问罪难以从杨平口中问出什么,于是林逸之便改变策略,制止了其他人的追问,先将见不到结果的话题抛开,转言问道,“对于偷习他门功法这事,你自己还有什么话说?”

    “有什么难言之隐还能让你做出如此忤逆师门的事情!”叶清尘再次追问。

    “弟子不能说。”杨平仍然守口如瓶。

    虽然已经事先知晓,但此时经由当事人的确认,还是在众位长老中引起了轻微的骚动。

    “杨平!”作为紫光阁内辈分最高的叶清尘霍然而起,指着杨平声色俱厉地问道,“我问你,难道我紫光阁的功法配不上你吗!”

    “关于偷习他门功法的事实,弟子确实无话可说,可面对各位长老的指责,弟子除了受领之外,却是有话要说。”面对已然既定的事实,杨平也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趁此机会,将自己对于师门的感情做个陈诉,如果能够因此获得一些同情,从而在最终的处理上给与他一些宽容,更是求之不得,“阁主、师父,各位长老,紫光阁对于弟子而言,犹如再生父母,甚至比亲身父母还要情重。亲身父母不过给了弟子生命,可惜早早就在意外中死去,而正是师父及众位长老,正是师门紫光阁,才造就了现在的弟子,才使弟子重获新生。如若没有恩师的救助,没有师门的收留,此时的弟子,恐怕仍然混迹于武阳城的街头,甚至横尸荒野也不是没有可能。弟子能够有今天,全然是由师门所赐,所以不论此次会审之后给与弟子的是什么样的处置,弟子定然绝无二话。”

    杨平的一番肺腑,换来苻出云的一针长吁短叹,也换来一些长老的嗤之以鼻,可主导此次会审的林逸之却突然默不作声。

    “不是。”杨平木然回答,此时,他的脑子正在飞快运转,极力想在如此被动的局面下寻找突破的机会,可是唯一可能让自己逆转情势的师祖欧阳靖,却将杨平的百般呼唤置若罔闻,更是在隐去声音之时警告杨平决不可将受他所托的事实进行公开,这让杨平的处境,更是雪上添霜。

    “既然不是,你又为何要偷习他门功法?如此心口不一、言行相悖,看来你还是死不悔改,不知廉耻!”叶清尘对杨平回复自己的语气十分不满,质问出的言语,也因此更加刻薄。

    “弟子非是对本门功法有其他看法,实在是有迫不得已的难言之隐。”杨平咬咬牙,绞尽脑汁地思索,也全然摸索不到光明的途经,索性紧咬牙关,厚着脸皮死扛到底。

    “出云府弟子刘寅,杨平识字及偷学鬼谷门及尹家功法一事,是由你首先发觉,也是由你首先向各位长老进行了汇报。如今杨平已然在场,未免事实上的出入,你且再将你发现杨平违反门规的事实和经过,重新叙述一遍,好让杨平知晓有无冤枉。”林逸之不偏不倚,公事公办的言语,将有些失魂落魄的杨平拉回了现实。

    “是!”刘寅应声而出,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向着几位长老,便将自己所掌握的事实细细叙述起来,“回禀阁主及各位长老,弟子数十年如一日,刻苦用心地在易气清心道上专研,直至现在方才看到一点突破的曙光,但是弟子的小师弟杨平,自从加入师门以来,短短时日内,功法修为竟然取得了惊人的进展,更隐隐然有超越弟子数十年功力的势头。原先以来,弟子对于杨师弟的骄人进展十分羡慕,也为他取得的成绩感到欣喜,同时更想向杨师弟讨教,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取得他人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功,是否摸索到了什么修炼上的窍门,或是感悟到了什么原气驾驭上的心得。但是,经过弟子数次的询问和请求,杨师弟一直对这些事情闭口不言,似乎是刻意隐瞒着什么秘密。因此,弟子日渐觉得杨师弟的行为古怪异常,同时,当然弟子也有私心,想要偷偷观察杨师弟的练功习惯,看看会不会得出什么门道,以便满足自己这颗渴望突破的急切心肠。于是,当那日杨师弟突破进入第四重返璞归真境界,并从剑冢寻回法剑的当晚,弟子便再也难以抑制急切的情绪,鬼使神差似的让自己豢养的赤睛鸟前去杨师弟的卧房周围,查看杨师弟练功模样,幻想因此可能获得一二修炼上的心得。可是那一日晚上,弟子通过赤睛鸟却发现杨师弟的行为十分古怪,杨师弟将卧房窗门关得严严实实之后,却完全没有就寝或者冥想修炼的意思,而是端坐在桌前,手上动作连连,不知做着什么事情。弟子觉得奇怪,但是隔着门窗,只是通过灯光映照出来的身影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究竟什么情况,所以弟子便找机会让赤睛鸟进入了杨师弟的卧房。正是这一次弟子的好奇,才终于发现了杨师弟的惊天秘密,杨师弟他竟然不顾门规禁令,偷偷瞒着所有人,在偷看偷学鬼谷门及尹家的功法,不仅偷看偷学,更是偷偷将记载有这两门功法的书籍详详细细誊抄一遍。弟子虽然不知道杨师弟为何会有关于鬼谷门及尹家功法的书籍,但为了以防万一,也怕杨师弟事后会矢口否认,于是弟子也留了一个心眼,想办法通过弟子的赤睛鸟,在杨师弟的书籍上留下了记号。后来,弟子本打算提醒杨师弟,希望杨师弟悬崖勒马,可是弟子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是杨师弟及时收手就可以让之消弭无形,如同从未发生的,毕竟牵涉的是另外两家名门大派的功法,万一将来一有不慎东窗事发,很有可能会对我紫光阁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所以弟子权衡再三之后,方才决定向阁主及众位长老汇报了杨师弟的这个秘密,一来是希望通过阁主及长老们的教育,可以让杨师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二来也是让阁主及长老知晓之后,能够提前完善处理,不使将来有失。弟子以上所言,句句属实,恳请阁主及众位长老明鉴!”

    刘寅事无巨细地将事情的经过一口气说完,语气诚恳,更是另有一番失望清切的情绪混合在其中。然而与此截然相反的,虽说刘寅的话语当中透露有极多对杨平的关心羡慕甚至殷勤,但却自始至终,都未看过杨平一眼。

    林逸之的默不作声,并非受到杨平情绪的感染,而是他的内心,此刻正琢磨着另外的事情。

    原本林逸之引诱杨平修习他门功法的目的,是希望易气清心道一途精进非常的杨平可以因此走火入魔直至功力全毁,谁曾想杨平早已在他引诱之前便已然暗自开始了修习,而如今再看杨平的状态,绝没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似乎他的此番谋划又打了水漂。

    想到这些,林逸更是愠怒地瞪了一眼顾周。

    林逸之也在搜肠刮肚。一次次失策之后,是否还能有另外的办法,即使不能不落破绽地除去杨平,也可使杨平的功法修为受到重创,从而削弱出云府的实力?

    (近两日因为女儿要打疫苗和体检的事情,白天里难得有闲暇的时间,所以更新上就慢了,而且码字的速度也缓了下来,请读者朋友们见谅。)

    林逸之见刘寅话已说完,平静地点了点头,那张气质凌然的脸上,除了威严之外,看不出任何情绪。

    “杨平,刘寅所说的事情,是否属实?”林逸之问向杨平。

    第九十章 弟子定然绝无二话

    所谓八府会审,顾名思义,便是由紫光阁内可以开府而收关门弟子的八位包括阁主在内的长老,共同组成审议机构,专门处理阁中成员重大或影响深远的违反门规的事件。

    八府会审的制度,从紫光阁创派之初便已建立,可是因为能够触发这一制度的违反门规事件实在罕见,而且一般的违反门规事件,各位长老在自己本府内便可便宜处理,所以从创派至今,真正需要严重到启动八府会审制度的,算上杨平这回,也才仅仅是第二次。

    可也正因为八府会审所审议的事件都是触及阁中根本,故此,所有被审议的事件,也自然而然被当成了阁中最顶级的机密进行封存、管控,所以时至今日,第一回启动八府会审所审议的对象及事由,几遍算上了当今的阁主林逸之,也已经无人知晓详细。

    杨平虽然少年心纯,但进入紫光阁至今,也有六七年的光景,虽说在这几年内并未能够走遍牛头山所属的山山水水,但自己师门之中的各类规章制度,基本上还是了然了大概,因此也明白“八府会审”所代表的意义,而正因为明白,所以才更让杨平惶恐非常,坐立不安。

    此时的杨平,心中已然五味杂陈,既有恍然大悟,知道原来当初闯进自己卧房的赤睛怪鸟竟是刘寅所为;也有心灰意冷,因为刘寅所言之事,除了他自己对待杨平的态度之外,确实属实;除此之外,还有疑虑重重,若然偷学他们功法在紫光阁内是如此罪大难恕的事情,为何近日里,又有阁主私自与他相约呢?

    “杨平,刘寅所说的事情,是否属实!”林逸之见若有所思、神情闪烁的杨平仿佛并未听见自己的问话,于是加重语气,重新问了一遍。

    “弟子确实有在修习鬼谷门及尹家的功法。”阁主的厉声问话,杨平终于支支吾吾地进行了作答。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魔道幻境蜜宠甜心:竹马男神撩上瘾左耳清风右耳雨重回十七撩男神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武道夺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