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香味致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时的杨平,不仅感觉整个身躯被牢牢的紧缚住,更是觉察有许多冰冷的触感正慢慢向自己的脖颈处游来,压迫得连他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怎么回事!”杨平努力地伸出尚能自由动作的头颈,奋力地向自己的身体望去。

    杨平的身体上,不知何时爬满了如同树木须根一般粗壮的触手。此时,这些触手已经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内,同时也在向着他的脖颈、头颅不断游来。

    这是怎么了!

    杨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他再次用力挣扎想要起身,无奈那来自身体上的挤压感觉,反而在他的挣扎下越来越紧。

    患得患失的杨平听到了意识里来自欧阳靖的声音,这声音充满急迫,也有浓浓的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师祖,为什么我不可以在梦里和小磊小雨他们永远在一起?”杨平仍然沉浸在现实与梦境的落差里无法自拔。

    “这是什么东西!”压迫的感受越来越强烈的杨平突然紧张起来。

    “赶紧幻出证基法剑,把这些东西割开,再来好奇这些乱七八糟的。”欧阳靖的声音再次响起。

    “混蛋,这么点东西就让你受不了了!等你没命了,看你用什么来做梦!”欧阳靖没好气地骂道。

    欧阳靖的讥讽让杨平慢慢醒悟过来。是啊,梦境中的幸福只在一时,而只有坚强地活下去,并且早日提高自己的修为,才能更早地游历天下,更早地找到杨磊和李雨,才能在现实里拥有长长久久的幸福。

    杨平被欧阳靖骂醒,醒来之后便不再犹豫,然后便要起身站立起来。可是虽然腰腹用力支撑,但杨平的身躯仍如沉醉未醒一般,更似被一双双巨大的手臂牢牢环抱,杨平动荡不得。

    原来,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梦境。

    看清了周围一切的杨平恍然大悟。

    看清了周围一切的杨平也满腹失落。

    “对对对。”

    杨平不敢再有迟疑,证基法剑突现,便开始用它那锋利的剑刃,如同锯木的锯子一般来回锯割着裹缚在他身体上的根须触手。

    证基剑刃所过之处,根须触手犹如拥有意识一般,仅仅感受到了剑刃的凌冽寒意,便已然开始争先恐后地逃离剑刃的锋利,逃离杨平的身躯,最终缩回地面,躲回了地下。

    杨平身上的压迫终于消失,但他仍然不敢怠慢,一咕噜便翻身而起,奋力一跃直接跳到了身旁一棵大树的树杈之上,然后不断地活动因为受到长久压迫而有些麻痹了的四肢,同时也开始后怕,暗暗庆幸自己的及时醒来,也暗暗庆幸这些触手可以被轻松逼退。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触手缩回地面,地面也恢复了原先的平整,直至找不出一丝一毫有关触须的痕迹。

    “这东西叫做游根草,虽说只是一种植物,却比许多的猛兽要危险得多。”知道杨平已经脱困的欧阳靖开始向杨平解释起来,“这游根草平日里躲藏在地底下,一旦发现有猎物进入自己的地域,首先便会散发出一种可以麻痹意识的香气使猎物失去意识甚至产生幻觉,然后它便用自己的无数只根须,就像长蛇那样紧紧地将猎物捆缚住,直至猎物窒息死亡,然后它会再从触手中伸出吸食猎物体液的针须,将猎物的所有骨血吸食干净。”

    “香味致幻?”杨平突然若有所得,然后立即屏息说道,“难道就是这东西组成了一道通过嗅觉迫人性命的关卡?”

    “正是。”欧阳靖道,“这也算是给你的一个下马威吧,五道关卡之中,这也算风险最低的一道了,而且一次中了他的致幻香味之后,直至七日内,便都不会再次中毒,所以你现在完全可以放心喘息。不过,把你从走向死亡的浑浑噩噩中拉回来,也算是我救了你一次。”

    “什么,这就算救了一次!”不再屏息的杨平难以置信地跳了起来,甚至差点便从树杈上掉了下去,“师祖,你别开玩笑了,这怎么能算救了我一次的。”

    “这不算还能怎么算?”欧阳靖没好气地道,“难不成每次都得像对付相柳巨蟒那样才行啊!要救你的是我,什么算救,怎么救都由我说了算,否则,我就概不伺候了!”

    “好吧。”杨平无奈道,“您是师祖您说了算。但是这最后一次的机会,能不能等我请求之后您在出手?”

    “嘿嘿,还懂得讨价还价了。”欧阳靖不置可否,但也没有反对。

    既然已经脱困,而天色也渐晚,杨平不知道前方还有多少距离,更不知道还有什么危机隐藏在暗处,于是,他便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些干粮,决定还是先找个较为安全的地方过了今晚再说,毕竟白天的时候,再致命的危机也比在夜晚里面对要容易得多。

    “不对,刘寅师兄呢?难道他自己先走了?”虽然二人的关系已经跌入冰点,但毕竟仍有同门情谊,而且两人还是一同进入禁林前往师祖陵寝拜谒,此刻刚从危险中脱身回来的杨平多少还是难以对刘寅视而不见的。毕竟这里危险重重,若是刘寅遇难,也并非杨平的意愿吧。所以杨平还是难免担心。

    于是,杨平便再次跳跃直到站上树冠,然后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地域,寻找刘寅可能存在的一些蛛丝马迹。

    果然,昏暗的光线下,杨平发现就在自己刚才遇险的不远处,有一个人形模样的阴影正纹丝不动地躺在地上。

    “但愿还来得及!”见到可能是刘寅的踪迹,杨平也产生了一些焦虑,然后向着疑似刘寅的阴影快速跃了过去。

    那如此真切的情感,为什么只是镜花水月?

    杨平仍然躺着,仍然动弹不得,就如同躺在梦境里李雨新家的床上。

    第九十五章 香味致幻?

    “啊~!”杨平赫然叫喊出声,因为垂死的急迫以及面对杨磊的杀意的惶恐,杨平的尖叫不自觉地就带起了丹田的原气,直至震裂山谷,将周围一切如镜面一般冲得粉碎。

    在杨平的尖叫里,宁静的村舍,香飘百里的桃林,温馨的房间以及凶神恶煞般举刀相向的杨磊全都破碎成了齑粉。

    杨平的尖叫,尖叫带动的原气,也终于让杨平的眼眸再次变得清晰。

    哪有什么世外桃源?哪有什么袅袅炊烟?哪有什么久别重逢?这四周里,有的不过是随着微风漱漱作响的枝繁叶茂,有的只是墨云层层下的昏暗天空,有的只是不断钻入躯体的丝丝冷意。

    虽然已经回到了真真切切的现实,但杨平却反而不愿接受这样的现实。

    杨平就这么静静地躺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大地拥抱地越来越紧。

    “臭小子,你不要命啦!”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十老抬棺女配不接受洗白[穿书]怀了头龙崽子怎么办遗画师谱凡者综漫之从斩妹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