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这最后的一段路只能靠自己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知道。”

    杨平仍然毫无温度地回答了刘寅的询问。杨平虽然选择了寻找刘寅,也选择了与刘寅建立联系,但这些付出,已使杨平觉得仁至义尽。他会付出,并不等于杨平已经将刘寅视为同道中人,所以杨平没有丝毫意愿要与刘寅多做交流。

    杨平冷冷地回复了刘寅之后,便立刻转回了身子,随着杨平的转身,巨树上原本分聚成两捆树冠的枝叶也迅速恢复了原状,将杨平与刘寅之间的视线密密隔离开来。

    听到杨平声音的刘寅抬起头来,惊魂未定的他看清眼前之人正是杨平之后,方才神色大定,似乎找到了依靠般长舒了口气。

    “杨师弟,我们这是怎么了,还有这些树,又是怎么回事?”

    “可是刘师兄呢?”看清了周边的情况和身体上的不适消失之后,杨平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失去踪迹的刘寅。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答应了与刘寅互相照应,杨平便会努力做到应有的程度。所以等到头脑完全清醒,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之后,他又准备跳离巨树,往四处搜寻一番刘寅的身影。

    可是尚未等杨平提气扬身,他所站立的这棵巨树却心有灵犀般突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伴着响声,巨树的枝叶便在杨平的眼皮底下慢慢地朝着两侧分开了聚拢。巨树的枝叶虬杂繁茂,但却十分均匀地拥挤成两捆巨大的树冠,直至在原本的枝叶中心,让出了一个可以让杨平的视线完全穿越的空间。

    杨平转身之后,心中也在筹划盘算着自己的下一步动作,是继续在各个树冠之间提纵飞跃,还是索性便留在巨树之上?因为巨树前进的方向,不偏不倚也正是欧阳靖陵寝所在的位置。

    最终杨平还是决定稳妥为上,毕竟留在巨树上,看起来要比自己冒冒失失地行进安全许多。于是杨平便紧紧地扶住了身旁的一根粗壮树枝,而后放眼远眺,静静地看着远处的飞檐斗拱在自己的视线里越来越大,同时也将注意力紧绷,丝毫不敢松懈对可能隐在暗处的危险的警惕。

    透过巨树枝叶让出的空间,被这巨树的古怪行为惊讶地目瞪口呆的杨平遥遥望见,正随在自己所在的这个巨树之后,还有一棵相似大小的巨树也在不紧不慢地朝着自己的方向慢慢移动,那棵巨树上,也编织有一个巨大的鸟巢形状,而在那个鸟巢上,已经悠悠醒转回来的刘寅,正如最初的杨平那般惊恐诧异,双手死死地抓着鸟巢的边缘,探出脑袋不住张望。

    “刘师兄!”

    杨平觉得,此时此刻还是应该与刘寅打个招呼,以便让他知道现在的他们并没有什么大碍。

    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之后,杨平发觉天旋地转并非自己的幻觉,而是天地真真切切地正在不断抖动。杨平忍受着头痛与耳鸣,艰难地爬起身子,他想知道,这一回莫名其妙的昏厥之后,他又已经陷入了什么境地。

    杨平蹙眉扫视一圈之后,发现原来自己并非躺在地上,而是平平安安地睡在一个巨大的鸟巢之中,这给与了他容身之所的鸟巢,此刻正朝着禁林深处那仍然隐约可见斗拱飞檐的紫光阁师祖欧阳靖的陵寝移动。

    “这又是什么情况?”杨平再次翻身翻趴下,之后又爬到鸟巢的边缘小心查看周围的环境,欲从此处看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杨平仍然清晰记得在突然昏迷之前,他的举动只是跃向空中,所以他十分惊诧,“难道自己运气好,没有落到地面摔个鼻青脸肿,而是刚好掉进了鸟巢?可是进入禁林这么久,也从来没有看见过又这么巨大的鸟巢啊!”

    事实证明,杨平的选择是极其正确的。

    站在巨大的鸟巢里,接下来的一段路程,杨平便再未遇见任何凶险,而巨树虽说行动迟缓,但从不拐弯抹角地直接越过所有的障碍,反而比杨平二人需要顺着树枝的长势进行反复跳跃的前进速度快了不少。

    于是将近半个时辰之后,两棵巨树便捧着站着杨平和刘寅的鸟巢,一前一后地穿透了茂密的禁林。眼前的视线瞬间开阔,那欧阳靖的陵寝,也毫无遮挡地出现在杨平与刘寅二人眼前。

    但是那类似俗世里庙宇一般的建筑完全出现在杨平二人眼前的时候,并不等于杨平二人已经安全地到达了目的地。因为在茂密丛林的边缘与那建筑之间,仍然间隔着一马平川的宽广草坪。

    草坪上细密的野草随风招展,苍翠欲滴它们嫩得像是流水一般。而那欧阳靖的陵寝,便在这草坪的中心位置。风吹草低,野草们像是在招呼着杨平与刘寅赶紧前往。但是原先带着二人翻越丛林的那两棵巨树,却在草坪与丛林的边缘止住了步伐,不再向前移动半分。

    “看来,这最后的一段路只能靠自己了。”杨平琢磨道,然后向着刘寅说道:“我们走吧。”

    杨平说完,仍旧不顾刘寅的反应,飞身便自鸟巢跃到了一马平川的草坪上。

    趴着身子的杨平看了一圈之后,仿佛看见了一件难以置信的怪事。因为杨平发现,拖着自己的这个巨大的鸟巢所在的巨树,竟然将根须拔出地面,正向着禁林深处缓缓移动。

    “这棵树竟然会动!”杨平看着巨树的根须宛如一根根灵活的手指,在枝繁叶茂、腐叶深厚的禁林中,时而拨开挡住道路的细小树木,时而又穿透地面牢牢稳住树干,忍不住发出感叹。

    第九十八章 这最后的一段路只能靠自己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为了查看在悄无声息中失去踪影的刘寅而在树冠上提纵跳跃然而突然坠落地面的杨平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这一次昏迷,他即没有感觉到任何梦境,也没有体会到丝毫的情绪,有的只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无尽黑暗里,无法抑制地下落,就像进入了无底的深渊,有股巨大的虹吸力量,束缚着他不断下落,也让他呼喊不出,挣扎不了,动弹不得。

    昏迷的原因,浑浑噩噩的杨平一无所知,而醒来的经过,他也稀里糊涂,不明所以。

    杨平只觉得睁开眼睛之后,整个人还是天旋地转,脑袋内也像有绳索拉扯般的隐隐作痛,双耳嗡嗡作响,恶心的使他连连作呕。

    怪不得会让杨平感觉整个天地都在不断波动,原来这并非他的错觉。

    “难道这是棵成年的铁树?当时听小师妹说,铁树苗长大之后,是不会动的呀?”杨平自我琢磨,而目前他所知道的能够行动的植物,也就铁树而已。

    杨平结合目前的情况以及自己毫发无伤地在巨树上醒来,权衡之后觉得这巨树上并没有什么危险,而且随着巨树朝向禁林深处缓缓移动了一段距离之后,原本一直困扰着他的头痛耳鸣以及断断续续的反胃,都在快速减缓直至消失不见。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末世大狙霸综漫之最强冠名都市之万界召唤系统教主!先生今天又旷课了[综武侠/剑三]诸天黑手血脉超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