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好好享受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杨师弟,”刘寅轻抚着已经被他御回的钝虎法剑,钝虎法剑因为承受了证基法剑的数次冲击,剑身上已然出现了数道裂纹,他继续冷语冰人地说道,“我看你还是省着点气力吧,好好享受最后的这段时光,否则到了阴间,即使想要享受痛苦可都求之不得了呢。”

    刘寅话已说完,甚至不愿再看一眼杨平,钝虎法剑收回体内,转身便从陵寝大门走了出去,只留下因为浑身难受而龇牙咧嘴的杨平呆在原地。

    “哦,对了。”原本已经消失在门口的刘寅突然又折返回来,眯缝着双眼冲着仍在忍耐的杨平说道,“既然咱俩师兄弟一场,留你在这里孤苦无依我这个做师兄的也实在过意不去,不如临走之前再送你一份厚礼吧。”

    无数锋利银针刺入体内,仿佛无数虫蚁不断攀爬,透骨而出的麻痒感觉使得杨平十分难受,可是想要通过外力缓解又是触手难及,根本不能有所作为,只能强行忍受。

    “刘寅!”好不容易才没让自己倒地的杨平强忍着周身的麻痒,呼吸混乱,说出话来也有些含糊不清,“你……我……即使死了……也会……你……”

    证基法剑的剑影分身虽然为数众多,但从钝虎法剑的狰狞虎口中射出的锋利银针更是铺天盖地,更兼银针细致非常,即使在与证基法剑直接对撞而被挡下绝大多数之后,仍有许多银针从法剑剑影的细缝之中穿越而过行成了漏网之鱼,向着毫无防备的杨平快速飞射,眨眼间便全根没入了杨平的身躯。

    锋利银针虽然细小,但却十分刁钻,而且即使被大量挡下之后,没入杨平身躯的锋利银针仍然为数众多。这些银针进入身体之后,便如拥有自主的意识,第一时间便往杨平体内关键的气血交汇之处游走。

    “没安好心!”望着去而复返的刘寅,极力忍受麻痒的杨平咬牙切齿,终于只能蹦出来这几个字。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刘寅望着因为难受而导致神情滑稽的杨平摇头晃脑地说道,“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说了给你送份厚礼,不管你接不接受,都不会食言的。”

    气血交汇之处受到入侵,杨平体内原本欲要自动防护的原气,瞬间便失去了来往的通道,最终只能偃旗息鼓,同时,杨平的身体行动,也因此遭受到了限制。

    杨平体内的原气受制,依靠其与外界原气产生连接而施展各类功法的手段便失去了后续之力,已然击打到钝虎法剑上的证基法剑的剑影立时全部消散,更因此直接跌落地面发出金属苍脆,而原本射向刘寅的原气利刃,也在同一时间消散无形,原本导致刘寅仓促应对的威胁自此消失不见。

    “嘿嘿……”转危为安的刘寅虽然心中暗道侥幸,但是稳下身形之后依然装出了一副轻松自在的神态,冲着举止受制神态怪异的杨平得意道,“小师弟的进步变化果然不容小嘘,只不过你刘师兄长年累月的积累,也不是你得巧捷径便可以轻易超越的。怎么样,杨师弟,现在还要继续和我争这颗固原丹吗?”

    猛虎法相稍纵即至,但是如今的杨平也非昔日可比,面对来势汹汹的猛虎法相,杨平知道被动防御并非正确的应敌之策。可惜一击即止后续乏力,重新御气的速度定然落在刘寅之后,可是对面法相已至,硬碰硬的对抗已然来不及施展,于是杨平便有了防守反击的主意。

    匆忙之间,只见杨平并未将心力耗费在攻击的功法咒决之上,而是在尽己所能的情况下,御出一道厚实的防御盾墙,这道防御盾墙与以往所用皆不相同,杨平在保证其具备一定防御能力的前提下,更是控制着盾墙产生了明显的倾斜,盾墙倾斜,形成一条光滑的坡道,在与猛虎相接的瞬间,即使防御盾墙受到了猛烈的撞击,但因为角度却是倾斜的关系,两者相撞的同时,更兼杨平又顺着猛虎法相的力量方向再度施以巧劲泄力,于是,在此以柔克刚的技巧下,钝虎法剑所化成的万钧力量,虽然仍然给与杨平强大的压力,但也因此顺着倾斜的角度,朝着杨平的身后继续滑落过去。

    杨平讨巧的应对方式使刘寅一时未及反应,而在电光火石之间也没能让钝虎法剑调转回头。可此时的杨平,在见猛虎法相已然越过了自己从而露出了背后的破绽时,顿觉机不可失,一直徘徊在侧伺机而动的证基法剑突然乘势而起,“嗖”的一声化作数道剑影身躯,瞄准不及防御的钝虎法剑后背,如影追去。杨平的反击,只欲将刘寅的法剑打落,到那时,失去了进攻利器且接力不上的刘寅,定难招架杨平的反击之力。

    于是,刘寅举手一挥,一道流水般的实质原气便流向杨平,将毫无招架之力的杨平紧紧裹住。

    “杨师弟,这里也太冷清,师兄怕你孤单,姑且就送你一程吧。”

    刘寅说完,牵引着裹住杨平的原气,将杨平狠狠地甩向了半空。

    无依无靠的杨平仿佛折翼的巨鸟,在空中扑腾翻转几圈之后,便重重地砸到了陵寝外的草坪内,但是即使有厚厚杂草的重叠缓冲,杨平仍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好好享受吧~”刘寅望了一眼已然被杂草倾覆的杨平,便取出了玉瓶中仅余的最后一颗固原丹,毫不迟疑的吞服而下。

    服下固原丹的刘寅望着远在草坪尽头的那片禁林,嘴角浮现出一抹怪笑,脚下聚气,便向着来时的方向飞跃而去。

    草坪上微风拂过,杂草依然频频点头,而氤氲其上的水雾,再一次将被刘寅冲散的空间填补抹平。

    而且,杨平的行动并非仅限于此,证基法剑出击之后,杨平再次故伎重演,犹如当初与林逸之应对时一般,靠着自己因为修习原气决而获得的额外御气能力,手中指诀变化,又再聚出一柄原气利刃。这柄原气利刃舍弃了刘寅的法剑,而是朝向刘寅反射而去。

    刘寅突然望见又有一柄利刃向着自己激射而来,顿时心中大骇,匆忙将灌注在钝虎法剑上的注意收了回来,可一番耽搁之后显然已来不及御出厚实的防御盾墙,只好免为其难地使出原道衣功法,让自己委身于发着弱弱微光的原道衣之内,同时身体也在毫无规则的持续摆动,以此希望可以避过杨平直来直往的原气利刃。

    第一百零三章 好好享受吧~

    虽然刘寅因为轻敌且自视过高而使自己吃了一亏,但他的估算其实也并非错得十分离谱。虽说杨平因为机缘巧合而在功法修为上有异于常人之处,但毕竟时日有限,旬日之间即使修出现了巨大的增长,可也远远没有达到翻天覆地的变化,更不可能就此将已在小成境界上临门的刘寅完全超越。所以,杨平的这一次攻击在击碎了刘寅的防御盾墙之后,其势也已是强弩之末再难以前进分毫,并且耀眼光芒消散,原气利刃也就此化为无形。而证基法剑,虽然仍有前进的余力,但无论气势速度都弱了许多,因此为恐有变,杨平还是将法剑唤回身侧,况且当真要直接取了刘寅的性命,料想已经对刘寅毫无好感的杨平,也不是这么轻易便能下得去手的。

    受到杨平的攻击而被倒飞出去的刘寅,重重地撞上了陵寝的围墙,前后冲击下,刘寅的腹中热血上涌,几道血痕已然出现在了他的嘴角,颇为触目。

    “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被撞得有些头昏眼花的刘寅扶着围墙踉跄爬起,而后用手背擦了擦垂在嘴角的血痕,吐着血沫说道,“不过你的实力还是差了一点,虽然让我受了伤,却没有触及根本。不过承让已过,这回,我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刘寅话音刚落,法剑见势而起。刘寅的法剑名唤“钝虎”,颜如其名的外表平平无奇,但实则内藏重重杀机。于是“钝虎”法剑在刘寅的全力催动下,竟幻化成一个金光闪烁的猛虎法相。猛虎血盆大口见势怒张,顿时金光大盛,带起呼呼狂傲风声,朝着杨平呼啸而去。

    可是仅仅聊胜于无的原道衣又如何能够抵挡利刃加身?所以刘寅在做好自身应对的同时,再次显现了他老道的手法。虽然刘寅已经基本上将全部注意力撤离了自己的法剑,但平平无奇的法剑却仍然另有后招。钝虎法剑在失去刘寅的全力驾御之后,由其携带的原气气势所幻化而成的金色猛虎法相立刻消失不见,只剩下将将还能浮在半空的朴素法剑真身,但正是钝虎法剑变回原形之后,让杨平始料不及的一幕就此发生。

    钝虎法剑剑柄之末,原本仅似装饰模样的狰狞虎口仿佛活了过来,獠牙裂口怒张而起,于是虎口之中,细密如丝的无数锋利银针,虽未裹挟原气,却也顺捷无比,迎着证基法剑的剑影身躯反扑过去,目标直指剑影之后的杨平本身。

    此时的杨平,因为需要分心另御原气利刃攻击刘寅,所以便对已然拥有证基法剑应对的钝虎法剑降低了警惕,而且在杨平看来,情势翻转之后,无论是刘寅的法剑还是刘寅自身,都已经失去了主动,所以便对自身的防御也放松了戒备,所以竟未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刘寅法剑剑柄之上的变化。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时空万界临时工新女性前程畅想曲萌萌爱:甜甜青梅,好Q弹!翔凤归梦榻我不是猫神梦幻西游之幸运神主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