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小成境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覆盖大地的苍穹上,突然有声音陡然而起。

    “不愿意,我不愿意!”杨平撕心裂肺地回答,他没有心思去深究声音的来源,因为他的眼里,仍然还有正在发生的悲惨。

    “修真炼道,若为了守护万民,但面对生死抉择,只能有死方能得生的时候,你要做何选择?”发自苍穹的声音虽然空洞,但却一字一句,击打着杨平的内心。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杨平眼睁睁地望着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切,绝望无力,只能哀求般地叩问似乎正在主宰眼前一切的未知力量。

    “这样的世界,你可愿意看见?”

    刀光剑影之中,有拼命挣扎的草芥蝼蚁,在冲天的熊熊烈火里,被燃烧得灰飞烟灭。

    刀光剑影之中,还有獠牙森森,嗜血吸髓的无数凶禽猛兽、妖惑魑魅,肆无忌惮地吞噬着眼前的一切,而后又被洪水、被烈焰,被锋利的刀剑,完全吞灭。

    “不知道,我不知道!”

    “呵呵呵,修道一途,若是为了拯救苍生,又必须要你去杀戮天下,你又会做何选择?”

    “这是哪里!”

    将这一切丝毫不落地看在眼里的杨平极力嘶吼,他不愿看见正在发生的惨烈,不愿注视成片的生命消失在自己眼前。他想关闭自己的所有观感,想紧紧闭上仅余的双眼,想从眼前的惨烈世界里抽身离去。

    但杨平无能为力。因为鲜血的浸染而变得更加猩红的大地,却让他的视线更加清晰;因为濒死而绝望的嘶喊,却让他的听觉更加敏锐;因为染红尘埃的血色迷雾,却让他的嗅觉更加灵敏……

    “这是哪里?”

    意识完全清醒之后的杨平仍然感受不到自己的躯体,此时的他,仿佛只剩下了虚无的几种感知,而这几种仅剩的感知里,又尤以视觉为最,使杨平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仅剩下了一双眼睛。杨平感知的这双眼睛,更是遥遥漂浮在苍穹之上,以绝无仅有的目视能力,将苍穹覆盖下的一切尽收眼底。即使在那苍穹与大地之间,充斥着滚滚浓烟,澎湃着灼灼热浪。弥天浓尘,仍不能丝毫影响杨平的视线。

    可俯瞰着苍穹下风云变幻的杨平却极度渴望那些厚实的尘暴,可以将他的双目遮蔽,可以阻挡过于锐利的视线。

    “求求你,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杨平在意识里不断挣扎,“请让我离开,请让我别再看这一切!”

    “求求你,求求你!”杨平竭尽全力地呐喊,竭尽所能地挣扎,直至天地色变,直至山崩地裂。

    “让我离开!让我离开!”杨平的心脏猛烈跳动,仿佛冲体而出,让他感觉天旋地转,让他穿透了另一片黑暗,也让他重见了眼前的光明。

    所有的感觉都在瞬间恢复,对身体的感知也一如从前。杨平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地上,于是鱼跃而起,入眼之后的环境,告诉他自己仍然只身在欧阳靖陵寝外的怪异草坪。

    在与刘寅的一番博斗之后,杨平因为始料不及的钝虎法剑上暗藏的杀机变化,最终导致体内血气运行受制,不仅原气运转受阻,更使整个人的行动也受到完全的限制而无法自由行动,因此,面对刘寅的所作所为,他只能任凭处置,更甚至被刘寅甩回到草坪之内,他也毫无应对的手段。

    跌落草坪之后,被杂草层层覆盖的杨平,再次感受到了衣物紧贴身体的难受,以及遍布周身的蚀骨剧痛。

    这次的剧痛来势之猛更甚于从前,因为从前虽然作用寥寥,但至少也能有聊胜于无的原气做一番抵抗,可这回的杨平,却只能凭借着坚强的毅力做无谓的挣扎。

    剧痛的迅捷来势,自皮肤向内,层层递进,直至肌肉、血脉、骨髓。

    因为杨平的体内尚有来自刘寅钝虎法剑的锋利银针留存,于是不及所料,不断深入的痛楚竟然在到达气血交汇处时,与产生麻痒之感的银针产生了激烈的对抗。双方仿佛各有千军万马,在杨平身躯内的狭小空间里,进行你来我往的血腥拼杀。

    而痛楚与麻痒的交汇反映在杨平的感受里,痛苦更是成倍递增。杨平再也忍受不住,惨烈嘶嚎,只愿浑身的不适能够因此有所缓解,但此前的遭遇再次袭来,仅仅片刻之后,奋力嘶吼的杨平除了喉头仍有因为用力而产生的粗糙声响,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但与浑身不适相较,姑且也算作因祸得福吧,本想痛苦挣扎却因行动受制而不可得的杨平,在痛楚与麻痒的双重冲击之下,总算与从前有了不一样的变化。在不断增长的不适感受中,杨平的意识渐渐陷入混乱,双眼也慢慢无神,直至陷入无知无觉的昏迷之中,这可是曾经的杨平求之不得的期盼。

    虽说是第二次经历欧阳靖陵寝前怪异草坪的折磨,而杨平也终于在这一回体验了他在首次经历时所梦寐以求的昏迷,但是昏迷之后的杨平再也感觉不到周围的环境以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各种变化,可他的意识仍然觉醒,觉醒在俯瞰炼狱般的一切。

    从草坪中醒来的杨平仍对刚才的炼狱场景心有余悸,但他却因为恐惧,再也不愿回想,甚至不敢琢磨究竟自己所见,是梦一场,还是真真切切。

    微风吹拂,拂过浑噩站立的杨平,让他的周身突然产生了阵阵凉意。杨平低头扫视自身,发现仍然紧贴在自己肌肤之上的衣裳,此时血脓之色更重,湿湿漉漉甚至有未干的脓血仍在流淌。而周围密实的杂草丛里,也有许许多多的杂草因为血脓而被黏作一团。

    “奇怪,怎么感觉不到疼痛了?”看到自己一身脏污的杨平回想起曾在草坪中遭受的异常痛楚,感觉有些诧异,“而且原本因为银针导致的麻痒感觉,怎么也消失了?”

    感受到身体上的异样,杨平立即内视自己的四肢百骸,发现原本深深没入体内的无数银针已然消失不见,不仅如此,更让杨平感觉意外的是,经过自己对原气的一番调用,竟然发现丹田内原本属于欧阳靖的原气结晶,几乎能够尽被自己调取。不仅原气如此,甚至身体上的各种观感,也变得更加敏锐,周身宽广的范围内,一切的风吹草动和虫鸣私语,全都可被他一一掌握,更兼肌肉中蕴藏的爆发力量,也如山洪般澎湃,也像江海般源源不断。

    “啊~!”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让杨平难以抑制地发出畅快的呐喊。而杨平舒畅的呐喊,也是潜藏了无限的力量,声震九霄,没入禁林。

    “别喊了。”欧阳靖的声音再次出现,但这一回,他的声音却显露了从未有过的疲惫,嘶哑困乏。

    “师祖,我感觉好畅快啊!”杨平仍然沉浸在神清气爽的感觉里,原本使他心有余悸的炼狱般梦境也被抛诸脑后,甚至欧阳靖奇怪的语气,他也完全没有留意。

    “当然舒服了。你小子因祸得福,刚刚冲破了关卡,现在已是小成境界的修为了。”欧阳靖的声音依然有气无力。

    “小成境界?”杨平大吃一惊,旋即又发觉了什么异样,“师祖,您怎么了,您的声音怎么变成这样了?”

    “呵呵……”欧阳靖发出的笑声乏力干涩,但却充满喜悦,“你一旦进入了小成境界,与我的原气结晶便有了更好的融合,更多的原气结晶变成了你自身的修为,我仅存的能力,自然就越来越稀薄了。”

    “师祖……”听到欧阳靖如此说法,杨平突然感觉如冷水浇头,声音也开始哽咽,他回忆起之前欧阳靖与他的对话,等到杨平学有所成的时候,也便是他欧阳靖彻底消失的时机。

    “别给我婆婆妈妈的。”欧阳靖骂道,“好好修炼,别辜负了我的期望。”

    “一定!”杨平坚定的点了点头。

    进入小成境界,便意味着杨平有了可以御剑飞行的实力,如今被刘寅打落草坪,却不知为何竟然因祸得福仿佛脱胎换骨,兴奋过后,杨平也冷静下来,他得即刻赶回飞云峰,他还有要紧事得做。

    心随所动,证基法剑冲天而起,拖起莹莹光束,然后绕着草坪周围飞了几圈,最终停留在了杨平的脚前。

    杨平心中激动,期盼已久的御剑飞行,如今终于可以得偿所愿!

    因为尽被杨平收入眼底的苍穹下的世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炼狱场景。

    那里面,有喊杀惨嚎震耳欲聋,有各式各样的刀枪剑戟,把整个大地覆盖在刀光剑影之内。而在刀光剑影之中,有脆弱的生命仿佛风吹麦浪,在血雾膨出一片绚烂之后,成片地扑倒在猩红的大地之上。

    第一百零四章 小成境界?

    “杀!”

    “救命啊!”

    “哈哈哈……”

    各式各样的吼叫声此起彼伏,将杨平的意思从一片混沌里拉了回来。

    刀光剑影之中,有羸弱的生命仿佛饕餮,四处收集着所有可以下肚的物品,而后在心满意足的微笑里,死得悄无声息。

    刀光剑影之中,有虚弱的残肢病躯,贪婪地汲取着每一次的呼吸,却最终在渴望里渐渐窒息。

    刀光剑影之中,有苦苦求生的万般生命,在面对洪水滔天的时候,只能绝望的注视着自己被湮灭。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异世之江湖路我在红楼当天师结婚真耽误我追星血族七少食鬼猎人城市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