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全凭阁主做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说得不错,近百年的修为一旦废去,作回普通人之后,你确实几无活下去的可能,所以,虽然本门有森严规矩,但万事万物也得容情容理,否则轻易的处罚便成了白白害人性命。因此,我打算再给你一个机会,暂且先将你逐回你原先修行的辅峰别院,也算是给你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而且距离下一次十年考核也就一年多的时间了,若是一年多后你还能继续通过考核,我也还当让你继续成为本门的关门弟子。苻师弟,你意下如何?”林逸之给与刘寅相当于重获新生的机会时,也还不忘征求苻出云的意见,不过听林逸之的口气,显然他的征求意见不过是????,所以当苻出云打算出言制止的时候,林逸之便直接将其打断,反而自决道,“有以惩戒,也照顾了刘寅的实际,我看这是就这么定了。”

    “谢谢阁主,谢谢阁主!”刘寅仿佛担心林逸之会改变主意,急忙磕头谢过,他那原本就已经多次砸向地面的额头,此时也终于流出血来,让紫云宫暗沉的大理石地面,也染上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红色。

    林逸之这一似有实无的惩戒,不仅让苻出云琢磨不透,更让杨平也颇觉意外。已经因近段时间的种种变故渐渐影响了心性的杨平,他觉得阁主此举简直便是放虎归山,实在使人莫名其妙。

    “不过……”在刘寅的不断乞求中,林逸之似乎有了回心转意的意思。

    而已近绝望的刘寅,闻听林逸之好似给了转圜的余地,当时便更加卖力,朝着林逸之,磕头如捣蒜。

    “按照本门规矩,凡做出这种事情的弟子,无论地位高低,都当废去所有修为,而后逐出师门,永不再续!”心灰意冷的苻出云看着刘寅,眼神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惋惜同情。

    “刘寅,你可听清按照本阁规矩犯下如此大错的后果?再者更兼你是本门首犯,即使仅仅只是为了以儆效尤,也必将严格执行规矩才行。”林逸之望着刘寅言之凿凿。

    “为何一向英明果决的阁主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杨平想不明白,但是心中的忧虑却不能就此放下。但即使是身为长老之一的苻出云的意见也被林逸之强行驳回,想来不过只是普通弟子的杨平,更无让林逸之收回成命的可能,所以心中虽然不甘,但嘴角触动几番之后,杨平也只好抑制了自己的冲动,即使在林逸之过场般地询问他这个受害人的意见时,他也只好口是心非地回答一声:“全凭阁主做主。”

    处置了刘寅之后,林逸之似又有意安抚杨平的情绪一般,向杨平和蔼问道:“我看杨平你从禁林回来,不仅安然无恙,还能收服了神兽坐骑,更皆你你使用了心意念,想必一定是功法修为上再次获得了突破。实在是可喜可贺,这般精进速度,当真过不了多久,你就要成为我紫光阁新一代的翘楚了。”

    “阁主,师父,千万不可呀,杨师弟,杨师弟,”原本对着林逸之及苻出云痛哭流涕的刘寅见到他们二人不为所动,更是恬不知耻地跪行到杨平身侧,向其求情,“是我对不住你,是我该死,是我鬼迷了心窍,可是杨师弟,若是一旦废了我的修为将我逐出师门,以我近百岁的年纪,根本就是等于要了我的性命啊!杨师弟,求你帮我求求情,帮我向阁主向师父求求情,一定要饶恕了我这回……阁主,师父,弟子再也不敢了,在也不敢了……!”

    可是已然经历了种种算计,连续见到人心叵测的杨平,早已不是当初淳朴单纯的农家少年,无论心性及待人接物,早已更加成熟,换言之,也就已经变得更加地冷酷,所以如今面对刘寅的卖惨,杨平心若止水,面不改色。

    刘寅眼见连一向心肠柔软的杨平也对自己的请求视而不见,又调转过身来,继续打起林逸之和苻出云的注意,声泪俱下的自我谴责,当真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哼,不过就是几枚银针,谁知道是否是你自己臆造的,更何况,你拿出这几枚银针便说是我的暗器,那我也照样可以说是你的故意造假诬陷呢!”看到杨平拿出银针,刘寅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大意,竟然未能注意留下了这些祸根,但杨平口口声声声称这些银针属于他刘寅,但也是毫无依据,所以刘寅仍然强硬驳斥。

    “这些银针明明就被你藏在法剑的剑柄之内,如果刘寅师兄坚持否认,变轻阁主师伯和师父让刘寅师兄拿出他的法剑,让我们一一比较。”

    “哦?”林逸之对杨平的提议深以为然,于是手抚长须淡然说道,“刘寅,你若担心杨平血口喷人,不如就将法剑唤出,在我与你师父面前与杨平对峙如何?”

    “苻师弟,你出云府里卧虎藏龙,各个都不简单哪。”林逸之转向苻出云,也想他肯定道。

    “师兄言重了。即使算上我出云府所有弟子,也没有哪个能够比不上师兄府中的顾周和应武二人的。”苻出云谨慎回道。

    “说到顾周应武,”林逸之再次手扶长须微笑道,“还是得感谢师弟不是……”

    “师父,苻师叔!”林逸之话未说完,却被突如其来破门而入的顾周打断。

    然而刘寅听了杨平的提议和阁主林逸之的肯定,他却突然呆住了。原本这些锋利银针刺入杨平体内封住了杨平的气血,使得他可以志得意满安然返回,可孰料即使在他将杨平掷入草坪以便获得双保险之后,杨平竟然还能全身而还并且奇遇不断,而曾经为其获胜立下大功的银针,此时又成了为其掘下万劫不复的坟墓的帮凶。刘寅实在想不明白,为何资质平平无奇的杨平竟然可以拥有如此绝无仅有的幸运和关注,而自己却只能循序渐进辛苦修行近百年。 联想起种种差别,刘寅更是忿忿不平。可是大错铸成无可挽回,刘寅再是不愿束手就擒,不想轻易放下自己的坚持,可是面对杨平咄咄逼人的气势以及阁主林逸之的深邃目光,苦思冥想应对之策仍无所得的刘寅,神情立时变得慌张起来,阴晴不定的脸上好似开了彩帛铺,各种颜色一一绽将出来。

    “刘寅!”看着迟迟疑疑难以作答的刘寅,强压住自己怒火的苻出云也开始出声呵斥,“既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清清白白的,为何现在给你机会证明自己却开始变得支支吾吾了?”

    第一百零七章 全凭阁主做主

    杨平眼神笃定,小心翼翼地从自己怀中捧出一个厚厚的布包,然后将布包一层层缓缓剥开,直至露出了其中闪烁的银光,于是众人都能看清,那布包之中静静躺着数枚寸许长短的银针,正是当初由刘寅的钝虎法剑剑柄射出而没入了杨平体内的锋利银针。

    这些银针,不是何故在杨平陷入昏迷之后竟然全部从他的体内剥落出来,等到杨平清醒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但杨平看向被自己身上流淌出的脓血粘连成束的杂草,才终于发现那些原本封住自己气血的锋利银针已然夹杂在杂草之中,仍然寒光闪闪。于是,本来急于返回飞云峰的杨平见到这些银针之后,灵机一动,索性将这些银针一一收集,并扯破身上的衣服用意细心包裹,以便回到师门之后作为向刘寅讨要说法的证据。

    当初的灵光,如今正好派上了用场。

    “这些银针,便是当时在师祖陵寝内刘寅师兄抢夺我的固原丹时,刺入我体内的暗器,正是这些暗器封住了我的气血,才使我不能驱动丝毫原气,导致只能遭受他的摆布。”杨平将手中的银针举到胸前,另有一手直指刘寅,忿忿然道。

    苻出云的呵斥化作了压垮刘寅的最后那根稻草,终于起了作用。可想而知朝夕相处的师父对于刘寅来说,是具有何等的震慑力度,于是,哆哆嗦嗦的刘寅面对各种纷至沓来的情绪,束手无策,只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开始苦苦哀求:“弟子面对为难的时候一时鬼迷心窍,所以才对杨师弟的固原丹起了歹意,弟子现在已经知错,求阁主、求师父开恩,绕过弟子这回~”

    刘寅恳切哀求,几行悔之晚矣的泪水,也在追悔莫及的声音中潸然落下,常人闻之,也定然为之动容,可回想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此刻他的这番悲戚,又实在是属于自作自受,所以纵使刘寅举止言语再过哀痛,但是苻出云的反应仍然还是冷冷的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觊觎同门宝物,甚至于不惜痛下杀手,追溯我紫光阁建派的数千年来,出现你这样的弟子,只怕也是开天辟地的第一回。”林逸之睨眼看了一眼仍自跪在地上磕头痛哭的刘寅,转向苻出云说道,“这事发生在你出云府两位弟子之前,如何处置,苻师弟可有决策?”

阅读证道传奇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我在末日吃软饭超神学院之断点时间盗取攻略娱乐圈的妖精影后我是一个道士隔壁法师要修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