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唱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不能因为几百块钱害死了妈妈,让她抑郁症发作,还毫无愧疚之意的,觉得她死乞白赖的在他们家里。

    不过,这也提醒了齐媚,她下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赚钱,当然了,她很快就会发现,赚钱这件事情,比紧要还要紧要。

    见着两人转身就要离开的样子,齐媚眼里闪过一丝冷意,随即柔和了表情,和韩琰一起迎了上去。

    齐心淑因为自小体弱,加上抑郁症,吃不消在外面打工,所以家里的花用事实上,大多是外公给的,后来又是外公的徒弟秦华林接手了,事实上,齐兴文一家,也并没有给几个钱。

    更别说,其实妈妈还是努力的想要挣钱的,当然,妈妈想到的法子,却是用画画来赚钱,而听着他们的对话,齐兴文可能压根也没有去卖过妈妈的画,可能他压根也不会觉得妈妈的画能够卖出钱吧。

    “要去你去,今天女儿回家可不能没饭吃。”赵红霞才不乐意去看齐心淑,“我跟你说,你可别想着给你妹妹掏医药费,这可是她自己作的。真是的,说起来,秦大哥怎么好几个月没汇钱了?要不是这样,我也不会生气啊。”

    不就是扔了个画具,跳什么河,这不是自找的是什么!而且,又没什么事情,居然还去住院。

    “舅舅,舅妈,你们怎么在这里?”说着,齐媚看向自行车后座上的一大块猪肉和一条大大的鲫鱼,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主动上前拿了下来,“来就好了,舅舅舅妈怎么这么客气?还带着鱼肉什么的。”

    正要离开的齐兴文和赵红霞不由一惊,心虚地看了眼齐媚和韩琰,这两个孩子没听到他们说的话吧?

    齐兴文有一瞬间的不自在,“心淑也是我的妹妹啊。”

    “知道了,知道了,”赵红霞不耐地,转身推着自行车就想离开。

    听着他们的话,齐媚脸上露出一丝冷意来,原来是为了钱么?她还记得,外公离开花云市之前,千叮万嘱,让齐兴文照顾一下齐心淑,现在齐兴文却看着他的妻子,因为几百块钱,而害死自己的妈妈?

    看着不远处的齐兴文和赵红霞两人,韩琰不由抿了抿唇,手指微动。

    那头,见齐兴文气弱,赵红霞越发理直气壮,“什么抑郁症,我可不知道,我看就是你妹妹性格怪异,让你这个哥哥养着的借口。”

    只要想到自家小姑子,不赚一分钱,还要她家贴补,她就心疼得抽抽,要不是这样,她能扔了齐心淑的画具,这么一想,她越发的理直气壮。

    说实话,他们私下说说也就算了,却也不敢给人知道,齐心淑坠河的事情,跟他们有关,要不是这样,赵红霞也不会一早就去东水河边销毁证据了。

    “咳……小媚,你回来啦。”

    因着心虚,赵红霞没来第一时间拦下齐媚的动作,不过,见着齐媚的动作,脸色还是刹那间变得难看了几分。

    当做没看见赵红霞外露的脸色,韩琰笑道,“齐舅舅,齐舅妈,你们对小媚真好啊,”说着,感叹道,“小媚,看看,这到底是你舅舅舅妈呢,知道齐姨住院了,第一时间就过来看望了。”

    “是啊,是啊。”齐媚连连点头,拎着鱼肉,一边开门,一边笑道,“舅舅舅妈也知道我妈妈的事情了吧?唉,可惜妈妈住院了,不能回家烧菜了。”说着,有点发愁地道,“我真怕这鱼肉会坏了。”

    “我拿”……回去……赵红霞刚想说话。

    “什么?”

    齐媚疑惑地看向赵红霞,饶是如此,小脸上的感激和信任,还没有消散。

    韩琰一笑,将凤凰自行车停好,笑道,“你舅妈的意思是,她拿去烧,待会你带去给齐姨吃。”

    “哦,哦,舅妈真是太好了。”齐媚笑容愈甜。

    知道赵红霞吝啬到了骨子里的性格,齐媚不介意,让她肉痛一下,何况,这是他们欠她的,这不过是一点利息罢了。

    闻言,赵红霞脸上的表情,差点都没挂住,谁说的,她才不想去烧呢,何况,这些肉菜是她买给女儿吃的,花了十几块钱呢,给齐心淑那是做梦。

    那头,被韩琰和齐媚的一唱一和,弄得十分尴尬的齐兴文,不自在地抢在赵红霞前面说道,“没错,你舅妈说了,要给你烧好了带去。”

    “我……”赵红霞刚要说她真没这个想法。

    就听齐媚甜甜地笑道,“舅妈真好,难怪琰哥哥总是羡慕我有这么好的舅舅舅妈呢,我先把鱼肉拎到厨房间去,舅妈你看着弄就行,我先去换个衣服,一晚上没清洗了。实在脏的不行呢。一切拜托舅舅舅妈啦,我妈落了水,身体体弱了,这鱼肉刚好可以补补。”

    说着,她转身就上了楼去,不愿意和赵红霞再多说一句话,再说下去,她怕自己脸上的怒色会再也忍不住。

    “红霞,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齐兴文无奈道。

    赵红霞冷笑一声,“你照顾你妹妹我不管,但是你不能亏了咱自家吧。她那破画,你每月掏一百块钱也就算了,但是现在变成了两幅,以后要是十幅二十幅呢?家里所有的钱,都填给你妹妹?”

    “小媚……”韩琰担忧地看着,紧握着拳头的,浑身颤抖的齐媚,不由拍了拍她的肩头,“小媚,有我在,有我在……”

    韩琰也没想到,齐心淑的坠河,居然还有这种原因存在。

    看到少女失神的样子,他不由心痛无比,却只能拍着少女的肩膀,让她放松,他不想再看见少女绝望的样子。

    两家之间,因着自己的爷爷和齐媚的外公相交相知,而经常往来,他和齐媚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在他的心里,齐媚和他的妹妹没有区别,齐家的外公和阿姨,也是他的亲人,尤其在他刚刚失去了爷爷奶奶之后,他心里仅剩的亲人,也就是齐媚和齐心淑了。

    齐兴文更是无奈,“红霞……”

    “你看看咱们家女儿,这么大一个孩子了,连着想要上进,学个好点的补习班,都没钱。你这当爸爸的就忍心了!!!”赵红霞越说越气,话语如同连珠炮,让齐兴文都插不上口。

    闻言,齐兴文心头愧疚,口中不由一顿,叹气,“算了,别说了,你这性子也藏着点。幸好心淑没事。我们去医院看看心淑吧。”

阅读回到九零做神医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武侠之小白脸系统新婚无爱,替罪前妻都市之重立天庭朕亦甚想你[娱乐圈]操之过急与天同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