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借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罢大吼一声:“天冲月虹!”

    他一掌推出,那无数灵光如月如虹,纷纷散开,化作满天星斗罩在风易上方。

    风易只觉一股绝大的压力当头而来,他仿佛面对着浩瀚星空,而自己只是其中的一个尘埃,力量渺小,微弱之极。饶是如此,他仍然不甘放弃,暗中运灵,想要作最后一搏,至少不死的那么窝囊……

    此番自己可真是托大了!

    下一刻,虞少卿手掌华光绽放,宛若正午的太阳。映得他的冷笑狰狞无比,他大踏步向前,冷道:“废物,学了个三脚猫功夫就以为可以和我相比了吗?今日就让你瞧瞧北斗七灵的威力。”

    饶是如此,那刚猛的拳风仍然压的自己胸口疼痛,气血翻涌,过了半晌才压了下去。

    虞少卿不可置信,又是震惊又是愕然:“怎么可能?这狗东西昨天明明还一点修为都没有,怎么今天完成变了个样子……”想罢又怒火攀升,直透头顶。

    虞少卿手掌轰然变大,如山岳一般。他见风易仍想抵抗,冷笑:“狗东西,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就先废了你的丹田,让你成一个真正的废物。”

    说罢掌心调转方向,直向风易的小腹拍去,其速度极快,势若雷霆。

    “我就不信以我太灵境的修为,竟然收拾不了你一个废物。”

    说罢右掌疾速抬起,疾风呼啸,灵光乍现。风易惊骇看到,竟有无数亮光汇聚在其掌心,仿佛无数星辰一般,融合成一磅礴的大海,其中灵力沛然之极,不可阻挡。

    风易这才真正生出一丝惧意,自己虽然修为大涨,但与虞少卿差距仍然巨大。况且对方身为大长老之孙,自小便修炼功法,招式精妙,后招无穷无尽,实非自己这个半路出家的可以比拟。

    他虽有灵力,却不会一丝武功,在半空中停留片刻便无以为继,跌坐在地面上。却见还有一箭正朝自己眉心而来,他心头大骇,急忙下意识的挥起胳膊去挡,只觉一阵钻心的剧痛,鲜血激洒。

    风易向后翻滚几下,那羽箭正扎在手臂上,他一咬牙,用力拔了出来,脸色已是苍白。

    虞少卿见他中箭受伤,却不再追击,冷笑道:“看不出你还有一点修为,对你们外族人算是难得了。只可惜你不懂事,非要来忤逆我。这样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乖乖的给我磕头认错,答应以后臣服于我,今日便不杀你。”

    风易万念俱灰,脑中陡的浮现起武青阳的面孔,喃喃道:“老爹,还是给你丢脸了,下辈子再来找你一起快活……”那一瞬间,神识中闪过无数想法,但都是浮光掠影,转瞬即逝。

    就在虞少卿的掌风轰然袭来,如银河倒泄。风易忽觉丹田中蓦然生出一股热力,疾速旋转扩大,转而化作一团火焰一般。虞少卿手掌刚距其丹田寸许,竟再难以逼近分毫。

    他脸上现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猛地运灵而出,似江河一般汹涌而下。但风易丹田中的力量也随之变大,如此僵持了片刻,虞少卿发出一声惨呼,竟被震的高高飞起,一直跌出来五六丈,才落在草丛中。

    风易本来已经闭目等死了,却听到虞少卿的惨叫,才睁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虞少卿缓缓站起来,嘴角渗出一丝鲜血,他才确信躲过了那必杀之击。

    心中却更加疑惑起来:“老爹给我的灵药到底是什么宝物,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威力?看来我昨天根本没有吸收掉,不然说不定能够到达太灵境也说不定,真是可惜了。”

    惋惜之际,震惊、骇然、欢喜、惊疑……诸多情绪混杂在一起。太灵之境,那是许多资质平平的修灵者难以到达的境界,只有数十年的苦功才能勉强达到。即使是如虞少卿这般天资卓著的人,也需要数年的功夫。

    而小小一颗丹药,竟然能爆发出太灵境的力量,简直匪夷所思。风易暗暗打定,这次回去一定要问清楚,若是老爹不回答,就把他捆起来不让他出去喝酒,就不信问不出来。

    正思虑间,却听见几声咒骂,这才想起虞少卿还没死,只不过被震伤了而已。风易收敛心神,暗自警惕,此时此刻他仍然还不是对手,看来只有趁着对方受伤的机会,拼尽全力,才能获得一线生机了。

    他暗暗运灵游走全身,全身戒备,却见虞少卿恶狠狠的揍过来,却突然面色一变,朝自己身后看过去。他有些奇怪,也回头一瞧,却见不远处尘土飞扬,隐约现出一个旗帜,上书一个大大的“寒”字。

    风易自小没出过虞渊昧谷,对大荒中的势力也不太清楚。只觉好像听过一个国家叫寒国,但具体便说不出来了。

    但虞少卿却现出一丝惊恐之色,原来这寒国是当今大荒第一国,其国主妘寒浞便是大荒天子。不过寒国却不是以德服人,而是靠着征战杀伐才有了今日的地位。传闻其国主更是嗜杀,连亲族也不放过,可谓是六亲不认的极恶之徒。

    这都广之野上的惨事才发生,正巧就碰见寒国的军队,看来……虞少卿脑中不笨,已想到了此点,他冷冷地看着风易,突然灵光一闪,暗想:“这小子也不知有什么古怪?看来一时半会儿杀不了他。不如,就借寒国的手,除掉这个狗东西。”

    想罢自认想出来一个绝佳妙计,神不知鬼不觉,即使被发觉也不会有人怀疑自己。风易莫名其妙的看着虞少卿在原地一会儿冷笑,一会儿皱眉,简直跟个傻子一样。

    风易聪慧之极,隐约猜到这支寒国军队就是都广之野上惨案的凶手,念起他们手段狠辣,杀人如麻,他不禁有些害怕,忍不住道:“虞少卿,你想取我的性命,看来等明日了。此刻若是暴露行迹,恐怕我们都活不了。”

    虞少卿嘿嘿冷笑,却不回答,忽的从袖中飞出一物,在风易头顶上猛地炸裂开来,化作一道绚丽的烟花。

    风易见之大惊:“你……”讶然之极,这烟花信号本来是为了通知另外几人的,但此刻敌方势大,那伯虎、仲熊再是修为高强,也不过是少年而已,如何能敌得过成百上千人?

    哪知烟花爆裂开来,疾速升空扩散,却在风易头顶上方的三丈处停滞下来。风易抬头一瞧,原来是虞少卿飞出一掌,浓烈掌风凝聚半空,那烟花挡住了。

    风易还未料到他想做什么,虞少卿便冷笑一声,足尖点地,嗖的一声远去了。

    风易又惊又骇,这才知道虞少卿的险恶用心。原来他知道一时半会儿杀不了自己,竟然暴露行踪,然后一走了之。他自幼修习姑慕国的功法,御风术颇高,自己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风易扯下一截衣袖,包好伤口。这箭伤深可见骨,血肉外翻,若是平时他早已疼的昏过去了。但奇怪的是,过了片刻鲜血竟然自己就止住了,疼痛感也大为减轻,仿佛有一股暖流自动的环绕在伤口周围,缓缓愈合。

    片刻后,他已觉好了一小半,心头大喜。当下缓缓站起身来,道:“要我磕头认错吗?”

    风易闻言一凛,退后几步,干笑道:“我觉得……不会信吧,除非我真的是被羽箭射中而死的。”

    虞少卿嘿嘿一笑,道:“你倒是提醒我了。”说罢手掌伸开,蓦地掀起一阵疾风,将周围那些牛马身上的羽箭尽皆握在手中。他另一手捏着羽箭的一端,用力弹出,风易只听得嗖嗖连响,耳边听到裂风之声。

    若是放在两日前,但这一箭风易便躲不过去,只能闭目等死。但昨夜吃了老爹给的灵药,修为大增,耳聪目明,那羽箭射来的轨迹他竟然看了个一清二楚。当下侧身一躲,那箭头擦着他的脸皮飞了过去,微微感到一阵疼痛。

    虞少卿见他躲过,大吃一惊,又是虚指连弹,五六只羽箭接连朝风易射了过来,

    风易目光一闪,只觉前方无数灵光闪烁,他瞅准缝隙,先是抬脚一跃,堪堪在其中两箭的空档中穿过。旋即又用手抓住一箭,四下乱挥,又有三羽受力迫开,落在了草丛之中。

    虞少卿以为他要屈服,点头应声,却见风易弯下腰去,忽的大叫:“做你老母的春秋大梦去吧。”下一刻,已见几道羽箭飞了过来。

    虞少卿见他学自己的射箭之法,又敢对自己出手,大怒不已,挥手弹开羽箭,飞身过去一拳砸在风易的胸口。哪知风易早已预见,侧身向右一退,虞少卿那足以开山断石的拳风击了空,后面的一棵大树被瞬间击出一个碗口大的深洞,汁液横流。

    风易接连退后几步,大口喘气,心头暗道侥幸。若是虞少卿全力出击,以他太灵境的修为,自然绝不是对手。但这厮自负实力强,出手只顾力量,没有一丝机巧。自己预判他的出拳轨迹,正好躲过去了。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凰途:和亲逃妃昏婚欲睡天地至圣北堂的小娇妻异装圣贤万灵斗世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