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挫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虞沫瞧的满脸通红,但心底却疑惑不解,以她的见识,竟然看不清为何会成如此局面?但虞少卿是苍舒长老最疼爱的孙子,他更是不能有所损伤,伯虎便道:“风易,他承认输了,你放手吧。”

    风易冷道:“认输就行了吗?他刚才不是让我输了叫爷爷吗,这下我嬴了,他该叫几声才是。”

    还未等众人反应,虞少卿已道:“爷爷,爷爷,爷爷,我错了,你放手吧。”

    风易周身浴血,脸上却带有笑意,道:“虞少卿,你且说说,是谁赢了?”说罢暗中用力,顿时如杀猪般嚎叫。

    虞少卿见其目光,生怕他一个发狠,让自己终生成为废人。急忙点头:“你嬴了,你嬴了。”

    他此刻受伤颇重,气力不支,即使打中对方也没有多少攻击力。情急之下,只能用这种儿时擅长的下流招数。

    虞少卿被他抓过,没来由的心头一慌。怒而伸出左拳,击在风易的手肘处,只听得咔嚓一声,他胳膊应声而断。经此一变,虞少卿的右拳力道却少了几分,但仍结结实实的打在风易小腹之上。

    风易呵呵一笑,收起丹田中的太乙鼎。虞少卿顿时如遭重击,整个人飞出三丈,重重地撞在墙上,吐了满地鲜血。

    伯虎、仲熊急忙跑过去将其扶起,但见虞少卿满面死灰,双眸却杀气腾腾。他看了风易一眼,不发一言,便在两人的搀扶下,远去了。

    一旁虞沫大为惊骇,命海乃是人要害所在,这般被击中,哪里还有命活?

    刚刚惊叫出来,飞身阻拦,却见风易受了一拳,却屹立不倒,更没有跌出去。反而是面色奇怪,他顾不得其它,趁着虞少卿惊愕之时,另一只手直插其双眼。

    虞少卿大吃一惊,急忙护住。如此一来,空门顿时大开,却见风易诡异一笑,掌风下旋,一把捏住其胯下。片刻之间,形势逆转,虞少卿痛的跌倒在地哇哇大叫,想要撤回拳力,却如被吸住一般,定在风易的丹田之处。更为可怕的是,自己的灵力如江河入海一般,汹涌泻出,无隐无踪。

    虞沫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回头看去,风易满脸血红,带有几分狰狞,眼光中却是露出一丝骇人的色彩。他又缓缓道:“虞沫,你让开。”

    虞少卿哈哈狂笑:“沫儿,怎么样?这就是一个寡廉鲜耻,忘恩负义之人,你对他再好,他也不知道回报的。”笑了片刻,突然森森道:“这样的人,就活该被人踩在脚下,任人唾弃。”大喝一声:“这一拳,就送你下地狱吧。”

    说罢纵身一跃,刹那间已至风易面前。他冷冷一笑,手掌凝握成拳,猛地击向其命海之处。风易感知其拳上风势,身形忽的向后倒去,便似重伤不支一般。虞少卿冷笑:“现在想装死,已经晚了。”

    片刻,风易终于支撑不住,摔在地上。面色苍白,唇如金纸,浑没有半点血色。虞沫过去将他扶起,直直地盯着他,仿佛今天才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风易喘息半天,才缓缓道:“怎么?想说我下流无耻吗?”

    虞沫摇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想问你,你刚才是如何反败为胜的?”

    风易愣了一愣,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不定是虞少卿那厮没有吃饱饭吧。”

    他此言确是实话,这一身灵力纯是靠丹田中的太乙鼎修炼而来。此鼎不仅可在主人受外力时自御卸力,更可化旁人力量为己用。更神奇的是,它似乎还有神识,可以周游流转,无时不刻的吸纳周围的自然灵力。若不然,凭风易的市井手段,早已死在虞少卿手下了。

    虞沫闻言却有些不悦,她还以为风易是故意隐瞒自己,便道:“你不愿说便罢了。”低头却见风易胸口伤势甚重,血流不止,她目光凝动,闪电般地在伤口周围连点数下。刹那间流血顿止,疼痛大减。

    风易叹服道:“这是什么法术,如此神奇?”

    虞沫淡淡道:“这也是北斗七灵之一,曰天璇灵力,可以提升人体精气,是治疗伤势的法门。”

    风易此刻徒有灵力,却不知如何施为。今日见到虞少卿的瑶光和天权二灵,威力非凡,各有妙用,这时又见虞沫的天璇灵力,生灵造化,神奇无比。他不由心生羡慕,鼓起勇气道:“这个可以教给我吗?”

    虞沫瞧了风易一眼,突然调笑道:“你的撩阴戳目神功那么厉害,还需要我教吗?”

    风易虽擅长此道,但在喜欢的人面前使出这等招数,总是羞愧之事,当下脸红道:“那是情急之下用出来的,总不能见人都用那一招吧。”

    虞沫脸色也微微羞红,过了片刻,突然叹了口气,道:“北斗之灵绝非那么简单,你是外族人,恐怕一时半会儿难以学会。难道季狸长老没有告诉你吗?”

    风易听在耳中,暗道:“让他教我?估计太阳要从西边出来。”

    虞沫没有看他的心思,反而道:“风易,虽然不知你用了什么招式打败了虞少卿,但你接下来可得小心,他一定会千方百计报复的。”

    风易浑然不惧,笑道:“怕什么?他屡次三番挑衅我,还不是被我打回去了,我看也不过是一个脓包而已。”

    虞沫暗道:“他若一开始就用尽全力,怕是一百个你也不是对手。”但顾忌风易自尊,这话却不好说出口。想了片刻,才道:“这几日你便老实待在院子里吧。我回去禀报父亲,央求他派卫兵巡逻,不让虞少卿接近你。”

    风易知道他是好意,便笑着点了点头。

    一时两人无话可说,虞沫叹了口气,翩然而去。走至门口时,回头却见风易仍呆呆地坐在地上,似是在疗伤一般。她看了片刻,又加快脚步,穿过林间道路,轻烟一般消失了。

    风易一人默然,缓缓运灵,虽不知如何治疗伤口,但那灵力流过胸口周围时候,便疼痛大减,说不出的畅快。他浑无机巧,只知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希望以此来愈合。

    但这一次却又不同,受伤颇重,几乎危急生命。他丹田内灵力终究有限,效果甚微。

    而且经过这一次的争斗,风易发现那太乙鼎已经渐渐和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合,分不出彼此。这看起来是好事,但对于当前的他却是大大的坏事。

    以前太乙鼎尚未融合时,仿佛有自己的神智,一旦风易遇到危险,它便会出来抵挡。但此刻化为一体后,它反而变成了风易的一部分,完全听从风易的指令。

    可惜风易完全几乎不通太乙鼎的奥妙,这至上神器到他手里,慢慢的变作和一块废铁无异,怎能不让他感到泄气?

    不知不觉,玉盘跃然半空,月光缥缈微茫,似仙子的白纱一般,悠悠然倾泻大地。四周的一切都似镀上了一层白银瑞雪,萦绕出一丝别样的意境。风易置身其中,也受感染,便连疼痛也好像感觉不到了。

    正全神贯注,突听一人道:“小子,看不出你一身市井无赖之气之下,却藏着风流傲骨。”

    哪知风易双脚却不离原地,整个人与地面平行一般,躲过了虞少卿的铁拳。后者大为惊诧,对方这一身法大出其意料。不过虞少卿这一拳便远不止于此,此拳乃是取北斗七灵的天权之灵。此灵后发而制人,飘忽不定,擅于权衡推演。一旦被其发现敌人弱势,那便是雷霆万钧之击,一举定出胜负。

    虞少卿使出此招,已是抱有必杀之心。誓要将此子斩于手下。

    众人闻声一愣,只见风易慢腾腾的站起来,浑身衣衫几乎已被染成了血红,胸口处更是有一个大洞,可见血肉和森森白骨。

    虞沫、伯虎、仲熊三人都有些愕然,世间竟然有如此倔强之人。他如果就此倒地装死,或许还可以逃过屈辱。但如此争锋相对,只能把自己逼入不死不休之局。

    虞少卿站在原地,面色阴冷,浑身杀气却呼呼蒸腾。他心里怎么也无法理解,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小子,如何能在自己的瑶光指下活下命来,更有甚者,还能立而不倒,简直是奇怪之极。但越是如此,他心头好胜心便越是浓烈。在虞沫面前,他话已说满,若没个了结,他以后怎么能抬起头来?

    虞沫心底一沉,挡在风易之前,道:“虞少卿,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我定会禀告父亲和苍舒爷爷,让他们定夺……”

    话未说完,却听身后一声沉呵:“让开!”

    风易虽躲过一击,但那拳上的劲风还是扫在脸上,火辣辣的剧痛。他右手一撑地面,在空中回旋三周,忽然来到对方左侧。

    虞少卿冷笑一声,他拳头只用了三分灵力,可随时转向。即使对方从身后袭来,他也可从容应对。立时脚下回旋,拳风又至。

    风易猝不及防,顿时似陷入汪洋大海之中,整个人飘零游荡,不能自己。焦急之下,他忽的感应灵力,沉入丹田,刹那间身形稳如泰山。风易初次与人相斗,殊无技巧,此刻第一次察觉到所修灵力的好处,大为欢喜。当下伸出手爪,朝虞少卿的裆下撩去。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算命女画师流量时代的巨星流芳诀重生弃少归来快穿女主:男神,撩不停快穿:报告宿主,您已被攻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