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不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此时看来,虞沫手中枝条虽短,但正因如此,反而很少露出破绽,即使有了,也稍纵即逝,自己极难把握。如此这般,自己长枝发挥不出来,对方短枝优势却淋漓尽致,岂有不输之理?

    既然相通此节,风易心头便思考对策。片刻之后,道:“我又要来了。”虞沫嗔道:“来便来吧,那么多废话。”

    话音刚落,便见前方闪过一道绿光,迅猛之极,比之前更强几分。她心头一凛,却不惧怕,只是凝神以待,感应那枝条上下的节奏,和空气摩擦的震颤。

    风易一直想着帮助虞沫,此刻却见自己连她的衣角都沾不着,一时心头略略沮丧,又生出强烈的好胜之心,只是冷道:“不需要,就用这个。”虞沫听得有气,哼了一声,道:“那你可别嫌疼。”

    风易叫道:“怕疼是孙子。”话虽如此,他连连中招,反而冷静下来,心神愈发专注,对那三乘剑法中所强调的心法也渐渐有所领悟。

    但虞沫手握短枝,只需轻轻一拨,便能化解他数下攻击。如此一来,又过几个回合,反倒是风易气喘吁吁,尽落下风,低头一看,手上长枝的外皮已尽数剥落。

    枝条上渗出汁液,颇为滑腻。风易紧紧握住,左右奔跑,行走如飞,想要混淆视听,不让虞沫看出自身的音、律。他瞅准时机,便送出一下,但许多次皆是出时若惊雷,过了片刻,枝上剑势便被疾速化解,待靠近时已是轻飘飘的,反而他自己被接连击中数下,火辣辣的甚是疼痛。

    电光火石间,虞沫已是微微一笑,闪电般刺出,毫不拖泥带水,但正中风易招式中的虚弱处。本以为会像之前一样,听到哎呦一声,不想自己短枝横在前方,但风易却奇怪的势头一减,枝条相触后,她没有感受到分毫的力道。

    虞沫略略奇怪,还未来得及细想,却忽觉那定住的长枝猛地一颤,竟绕着自己手中枝条疾速旋转起来。如此力道愈发强劲,她想要收回,却觉手腕微麻,枝条几乎要脱手而去。虞沫俏眸一动,运足灵力,稳稳捏住枝条一端,在那绿影中猛地一突,却听咔嚓一声。

    风易低头看自己的手背,已有好几道红红的痕迹。这时才突然想到,比斗剑法,本是寸长寸强,寸短寸巧。一开始自己手拿长枝,显然是占尽上风。但渐渐的比试下来,两人已不是在较量气力,而是比试剑中技法。如此一来,他的长枝反而成了劣势。

    更关键的是,这枝条黏滑,他握着枝条一端,一旦交手后,却又不知不觉的滑到另一处了,大大的不称手。

    虞沫似也是发现这一点,道:“不如我们换两根新的吧。”

    她本意是知道风易剑法不行,想让他一让。但风易却觉脸上无光,道:“好……”说到这儿,扬起树枝,嗖的一声刺出,其中蕴含瑶光灵,迅疾无比,存心要打虞沫一个措手不及。

    虞沫却微微一笑,退了半步,风易手中树枝的势头如此一缓,力已耗竭。

    她不发一招,便躲过攻击。风易暗暗惊叹,脚下却忽生奇力,在地上猛地一踏,那树枝又生剑灵,加速而出。

    风易接连退后,手中只剩下两截断枝。他面色沮丧,道:“还是输了。”

    虞沫却微微愣了愣神,暗道侥幸。刚才风易那一招,殊为奇怪,她也想了半天才想明白。

    原来他刚开始运足雷霆之力,不过是虚招,在半路上他便已撤回了大部分的力量,但自己却未发觉。待两枝交缠后,自己的灵力无处施放,反被风易带走,如此一来,虚门自是大大的露出来。刚才风易若不是想着要震飞自己的短枝,而是朝自己胸口来上一下,恐怕便已中了。

    她心头一暖,泛起一阵酥麻之意,热腾腾的,过了片刻才嗔道:“你干嘛让我?明明可以赢的。”

    风易笑道:“哪里?沫儿剑法神乎其神,我力道已经用尽了,就是碰不到你。”

    虞沫也不去拆穿他,只是点头道:“嗯,进步不错,你再多练练,胜过我是迟早的事。”

    昨日风易虽击败了虞少卿,但其中多有虞沫看不清的地方,她更想不到其中有一部分是太乙鼎的功劳,还有他那天马行空的灵力。所以她猜想不过是运气而已。今日一看,风易剑招虽生涩,但对于剑诀的领悟,却已登堂入室,初窥门径。

    两人拆了这数十招,都觉大有收获,便互相交流探讨,说到兴致处,又忍不住斗了起来。但渐渐的心境已是不同,招式间毫无争斗之心,只是在领悟剑法中的精妙之处。若让外人看到,一眼便能看出两人情意绵绵,舞剑胜过斗剑。

    如此你来我往,比到日落西山,霞光倾泻。远处的密林被如此映照,透绿染姿,瑰丽无比,不时有飞鸟乘着微风,掠过丛林顶端,发出清越高昂的嘶鸣,远远回荡在天际。

    见天色将晚,虞沫又告别而去。只留风易一人在院中,不过今非昔比,他心境已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胸膛中早已没了急躁和愤懑,反而日日修炼剑法,沉醉其中,心无旁骛之下多了几分平和。

    又过几天,姚虞思派人来接风易到族中居住,风易却不舍这静寂的小院子,婉言拒绝。姚虞思不好勉强,又想女艾可能会常来找他,便也答应下来,只是吃穿用度一直派人送来,从不曾落下。

    其后一段时间,女艾又如消失了一般,一直没再出现。倒是虞沫隔几日便来找风易切磋剑法,两人互相比斗,不拼灵力,纯以剑招而较。风易那日虽悟出奇妙一招,但虞沫也是冰雪聪明,很快破解,她如想出一招,也是在比试中用出。

    风易脑子转的极快,常常不过半日就破了。如此两人互相领会,见招拆招,你来我往,都是精进极快。偶然在伯虎等人面前使出时,都是引来一阵惊叹。

    但练着练着,两人却渐渐陷入瓶颈,一时再无领悟。三乘剑法虽强,但还是依托于北斗七灵和重光瞳。这两种心法却极难修炼,只能日积月累,慢慢进步。是以剑法也只能循序渐进,无法跨越。

    到了后来,风易才真正领会,剑法最重要的地方不在灵力强弱,不在迅猛快疾,而在为人修道。

    若是一味逞勇斗狠,招招夺人性命,虽看似凌厉非常,却极难露出破绽,反被趁虚而入。又或是故弄玄虚,将杀意藏在剑势之中,虽能杀人,却不能屈敌,一旦遇上势均力敌之人,被看破杀招,便会害其自身,追悔莫及。

    姚虞思最初所说,剑法精妙之处,在于剑道。那些心怀奸恶、卑鄙狭隘之人,断难练好剑法。所以帝舜当初才化剑道入治国之道,正是想让族人谨遵教诲,不得逾越。只可惜其后数百年,姑慕国也未出一个经国治世的英雄。

    虽有嬴皋陶、嬴伯翳等人,但不是冷峻严肃,无心争权,就是被仇恨蒙蔽双眼,总是差上些许。及至姚虞思,眼见大荒奸人当道,他早已失去了匡扶济世的雄心,只想着能让姑慕国安然传承下去。所以才会对季狸这等小人视而不见,只是暗中告诫而已。

    虞沫娇呵一声,侧身躲过,同时纵起手中短枝,和长枝摩擦而过。风易暗道不好,急要闪避,但短枝势头太猛,他反应过来之时,已经难以躲过,只觉胸口微微一痛,已被点中。

    风易出了一身冷汗,好在这是树枝,若是锋利宝剑的话,这一下已是穿胸而过了。抬头一看,却见少女正捏着树枝,含笑看着自己。

    风易闻言,大声叫苦:“我才记住了剑诀,得让我练习一下吧,不然哪儿打得过你?”

    虞沫俏眉一竖,面露轻蔑:“我这就是在帮你练习,况且你想打得过我,还不知道练到什么时候呢。”

    风易被他如此瞧不起,也生出几分好胜心,当下道:“也罢。但长剑锋利,恐怕会有损伤。“

    虞沫微微一笑,玉手疾挥,从头顶树上落下两截断枝,她一把抓住,又轻轻一拨,将另一枝条击飞到风易面前。他握住挥了挥,笑道:“那便来吧。”

    虞沫扬起脸来,道:“等一下。”说罢又掌风一扫,将自己手中的树枝又断了一截。如此一来,便与风易手中那段差了许多,她道:“我便用短的,你用长的。”

    风易不敢再有大意之心,收起杂念,同时脚下踏着疾风,忽而绕向侧面,举枝便刺,这一下带有一个虚招,已是隐隐触到了三乘剑法的门槛。

    虞沫叫了一声好,脚下却未动分毫,只是轻轻举枝,便将风易的攻势生生抵住。这树枝本是十分脆弱,但经由两人灵力灌注,其力道却十分惊人。如此两枝交缠,不一会绿皮化作齑粉,四散飞扬,露出树皮下光滑柔韧的枝条。

    风易剑法未熟,知道拖的时间越长,自己露出的破绽就越多。是以他连番抢攻,招招迅疾,势若奔雷,就想靠着暴风骤雨般的攻击胜过一筹。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洪荒之最强魔主罗睺爱上傲娇女同桌养母难为你比时光深情养蛙的诡姐姐大仙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