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压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妘寒希冷眼看去,道:“你笑什么?”

    风易道:“就算是五千头猪,你想全杀掉也要费上几天几夜吧,更何况是五千大军,吹牛!”

    妘寒希眉头一皱,他所言虽然属实,但当年逢蒙乃是借助火炮的威力,方才成此奇功。他原本想借此威慑姑慕族人,吓得他们赶紧投降,只要这些族人生出俱意,到时候众命难违,姚虞思等人不答应也不行。

    妘寒希拍手笑道:“不错,这正是家师的流星箭术。此术力道强大,波及极广,家师曾倚仗其灭掉了敌人的五千大军。”众人一听,顿吸一口凉气,惊惧之极。

    风易却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但那妘寒希岿然不惧,站立原地,赞道:“父王曾说尨降长老修为盖世,有万夫不当之勇。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他话音刚落,却见逢蒙飘然一动,挡在妘寒希之前。他伸出六指,灼然爆发出一阵刺目光华。只是向上一挥,却有无数亮光勃然在空中爆裂,尽皆环绕尨降周身。

    他被风易这样嘲笑,之后准备好的话语也无法说出口,心头怒极,冷冷道:“姑慕族长,难道你们族中都是这种胡言乱语的人吗?”

    姚虞思淡淡道:“我姑慕族中人人平等,各人更是畅所欲言。不像寒国,鱼肉百姓,防民之口!”此言说的十分精彩,不少族人纷纷叫好。

    尨降身形一顿,竟无法向下迫进分毫,双拳中的强大力量也被无数亮光消耗殆尽。他一声怒吼,却退后翻飞,直退出十几丈,方才躲过了那漫天飘洒的光芒。

    风易在下方看的分明,那些光芒不是它物,竟是逢蒙将灵力迫出体外,化作无数飞箭,威力绝伦,范围甚广。

    “流星箭术!”姚虞思惊呼出声,脸上现出愁色。

    妘寒希笑道:“我早已有言在先,此行乃是为和姑慕国结盟。只要你们同意,谷外的四万大军便立马卸甲,欢送族长和几位长老前往帝丘,和父王一叙。”

    虞沫闻言大怒,寒国不仅要让族人臣服,更要父亲和长老们作为人质,此举恶毒之极。若是父亲答应的话,那姑慕国将永无翻身之地了。可若是不答应,那谷外大军进来,族中更是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一时众族长皆陷入两难境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妘寒希冷道:“我不与你逞口舌之利。只问一句话,今日姑慕国是降还是不降?”说罢环视一周,不忘补充一句:“我那四万大军在谷外恐怕也等得急了,再不得到我的命令,我可不能保证他们会做出什么?”

    其言隐含威胁之意,一时族人都不敢说话。虞沫怒目相向,却又无可奈何,绝望想到:“难道这一份基业真的要毁于今日了吗?”

    众人沉默之际,又忽听风易大声叫道:“喂,白面小子,你到底是要和姑慕国结盟,还是来威胁姑慕国投降的啊?”

    “对二公子客气一点!”逢蒙怒道,同时指尖迫出一箭,射在风易身上。顿时他全身抽搐,满头大汗,半晌才恢复过来。虞沫等人想上前相救,却又怕他们下毒手,一时竟不敢有所动作。

    妘寒希心思机敏,智谋百出。但他为人又十分高傲,此刻以为一切都已经在自己掌控之中,便也不隐瞒,冷道:“哼,此时此刻,结盟和投降有什么分别吗?”

    风易忍住疼痛,暗运太乙鼎之灵,疗伤伤势,片刻后笑道:“当然有差别。若是结盟的话,你该撤去大军,说服姑慕国人才是。若是要让人投降的话,那就简单了,直接让军队进来,杀他个片甲不留,岂不快哉?”

    “风易,你胡说八道什么?”虞沫闻言怒极,冷眼瞪视。苍舒更是愤道:“这小子从小奸邪,和这些寒国人一丘之貉,他一定是看别人势大,不惜欺师灭祖!”说罢痛心疾首,不住咳嗽。

    妘寒希见众人态度,心中倒是生出几分疑惑。这些姑慕国人对这小子看起来十分关心,说明他身份绝非一个杂役那么简单。但苍舒长老等人对他又是有些嫌弃厌恶,难道他并非姑慕族人,或是受人排挤?

    他隐隐觉得风易身份特殊,既然今日是来降服姑慕国,便要服众才行。

    思索片刻,道:“杀人非我所愿。况姑慕国传承圣人血脉达数百年,一朝毁灭岂不是残暴?我们寒国也想礼贤下士,和姑慕国结盟,一起建立清明盛事。”他说的诚恳,若非在场皆知寒国的暴虐行径,几乎要相信了他。

    风易笑道:“那还是想结盟了?”

    苍舒、尨降等人见风易对敌人陪着笑脸,皆是心中愤怒,直想上去将这小子碎尸万段。

    但姚虞思站在前方,却暗中止住众人,心中想到:“这小子虽然放浪不羁,但绝非奸邪小人。我看他一定另有想法。反正此刻姑慕国已陷入绝境,稍有不慎便有覆灭之虞,不如让他周旋一番,伺机寻觅良机。”

    姚虞思此刻心中最后一个希望,便是那摩天崖,只要派人去启动崖上的“百穴”,生出滔天水浪,或许可以阻住外面的军队。

    而正如他所料,风易也想到此节,是以一直在插科打诨,拖延时间。而他也早猜到妘寒希绝不愿屠杀姑慕国人,若有此意,恐怕早就下手了。

    妘寒希道:“正是结盟。”他竟上前扶起风易,道:“你有何高见?”逢蒙见状,大为惊诧,不知二公子意欲何为?

    风易大方的站起身来,也不道谢,笑道:“既然是结盟的话,得有来有往才行。你刚才不是说让族长和各位长老前往帝丘吗?那作为回报,你也当留在虞渊昧谷才是。嗯,你一个二公子,勉勉强强够了吧。”

    逢蒙怒道:“胡说,二公子何其尊贵?岂是这些落魄之人能够比的?”

    风易不以为意,拍手道:“说到底,你们还是自认高人一等,那这还结个屁的盟?”

    逢蒙又欲再说,妘寒希摆手,道:“小兄弟,你的提议很有道理。但我掌管大军,还要为父王,为大荒守卫疆土,恐怕不能留在此地。”

    风易佯装沉思,抓耳挠腮。虞沫见了,暗暗失笑:“且看着顽劣小子能掀起多大风浪。不行,等赶紧派人去启动摩天崖的阵法才行。”四下一看,却见伯虎、仲熊不知何时,消失在人群之中。

    她心头一喜,暗中佩服父亲的安排。也只有他二人年纪不大,不会惹来别人的怀疑。而且修为颇深,开启摩天崖的阵法绰绰有余了。

    过了片刻,风易又道:“那可真是为难了。不过还有一个办法,或许可行。”

    妘寒希心中暗笑:“看你这小子能说出什么来?不管你有什么诡计,我都一一应对。”他自负智谋,一点也未将风易放在眼中。便问道:“什么办法?”

    风易看了一眼姚虞思等人,暗中思量:“尨降长老修为绝世,当可制服那六指妖人,而姚虞思实力也不弱,总能胜过这白面妖精吧。”当下信誓旦旦,道:“我觉得寒国乃大国,若要和姑慕结盟,得处处胜过才是。”

    妘寒希傲然道:“寒国疆域之广,席卷天下,包举九州,囊括四海。姑慕国不过弹丸之地,这还不是大大的胜过吗?”

    风易摇头道:“不。今日你们来了两人,若要服人的话,得打得过姑慕国中的高手才是。”说罢又怕被对方钻空子,补充道:“若一胜一负,当为平手,那也不行。”

    风易说完,瞧了瞧姚虞思,但见他神情肃穆,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不由暗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僭越,最后道:“当然,此间大事,当由族长决定。”

    妘寒希冷笑一声,想道:“今日看来不打败这些人,是无法招降他们了。”当下和逢蒙耳语片刻,朗声道:“族长大人,我觉得此法不错。不知你意下如何?”

    虞沫见父亲沉默,心头焦急,道:“父亲,不可毁了一世英名。”

    妘寒希笑道:“妇人之见。若性命都没了,还要英名有何用?”

    姑慕族人闻言大哗,众皆失色,震惊骇然之下,一时竟没有人敢说话。

    姚虞思等人也现出一丝慌乱,怪不得这两人敢堂而皇之的擅闯虞渊昧谷,原来谷外竟有大军围拢。但是……昧谷的所在极为隐秘,还有重光北斗阵的结界,从外面看,这里不过是一座小山,并无什么出奇。寒国军队到底是如何发现这里的?

    虞沫、风易等人也想到此节,诧异不已,心中皆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姚虞思虽愤慨之极,但在他心头,祖先的基业胜过一切,不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能在他手中毁去。

    当下按捺心神,道:“妘寒希,你想怎么样?”

    台上人闻言,竟有不少人下意识的点头,深以为然。

    直到此刻,虞沫才知族人并非都是那般宁死不屈,若非族长和长老在前,怕是有一半都要投降了。念及此,她不由心如死灰,正沮丧时,忽听平底起惊雷,震耳欲聋。

    “竖子!我先擒下你再说!”循声一看,正是尨降长老。他魁梧身躯猛地飞至高空,长袍翻飞,宛若山岳一般。其出手为拳,顿时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天陡降,所有靠近之人皆觉呼吸顿止,连站立都有些困难。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仙武之拳打万界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国王游戏唯愿来生不相见放开那个女巫剑中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