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误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过数日,鲸鱼找到族群。无数惊天动地般的怪响,巨大的水柱一个接一个的喷涌起来,交相汇聚在一起,哗哗啦啦融合在半空,又轰隆下落,仿佛暴雨骤然倾泻。风易运灵探出水花,不沾衣服,感觉到脚下鲸鱼的喜悦,也不由得为它感到高兴。

    鲸鱼和族群汇合之后,似乎对风易恋恋不舍,唱着的奇怪的歌曲,忽高忽低,周围的鲸鱼群也附和长啸,声威惊人。

    风易哈哈笑道:“鲸鱼兄,不用谢我啦。该是我谢谢你呢,既然你找到家人了,那我们就此别过吧。”

    鲸鱼身形庞大,每一次呼吸潜沉,都喷涌出千丈的巨浪。忽忽然,在大海中疾速游走,快得惊人。

    几十日过后,四周慢慢变得寒冷,海绵不时漂来巨大的浮冰。风易被冻得簌簌发抖,运灵御寒,如意袋中的小黑仿佛也惧怕寒冷,再也不曾出来。

    风易却从其神识中听出来,其族群远在北方,茫茫然不知几千里。

    他想要告知鲸鱼,但转而又想到:“若是到了北方,岂不是离虞渊昧谷越来越远了?”他心头纠结无比,不知该如何抉择,忽听鲸鱼歌声渐转低沉萧索,似乎极为难过。

    那鲸鱼呜咽一声,似是回应。足足游旋了半个时辰,才和族群潜入水中,消失不见。

    风易御风半空,心头慨然:“鲸鱼兽类之属,也如此重情重义!”

    “罢了,这头鲸鱼好歹救了我一命。娘亲曾跟我说过,人要知恩图报。我这就报答它一番吧。”

    想罢感应鲸鱼心神,控制其游走的方向。鲸鱼欢喜长啸,透出愉悦之意。

    风易体内气血不知不觉随着鲸歌游动,忽而如沸如奔,忽而又若有若无。他哈哈大笑,纵声高歌,唱着小时候老爹教给自己的无名曲子,一人一鲸,仿佛对歌欢唱,响彻在海面之上。

    他双手双脚运出灵力,死死吸在鲸鱼的背上,暗骂道:“你奶奶的,故意的是不是?”

    他一时好胜心起,想要用御兽诀感应鲸鱼的心神,但花了半天功夫,连鲸鱼多大都未曾看清。

    不由大为沮丧,运出重光瞳,又看到深海中不少奇奇怪怪的大鱼,有的尖牙利齿,有的浑身发光,他不敢大意,只得老老实实的抓住鲸鱼,任其潜浮。

    眼见鲸鱼全部消失,他才觉得冷风呼啸,寒意入骨。急忙运灵抵御,同时四下扫望,看到一块浮冰。风易跳在冰上,缓缓朝前。如此过了一日,四周坚冰越来越厚,连成一片,已经看不见水面,茫茫然一片雪白之色,仿佛一块巨大的冰原,偶有海鸟掠过,也很快飞走。

    “他奶奶的,以前真想不到,这冰能结的和草原一样大!”

    风易不愿徒耗灵力,便落到冰上,向前行走。他自小生活在大荒之中,从来没见过这些奇景。此刻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震撼。一时间他倒也不急着回去,反而想着就这么一直向前走,一直走到天边的尽头。

    眼前天高地远,漫漫冰原,一望无垠,寸草不生,视线所及处,都是死一般的雪白。

    而身旁百丈遥的地方,几座巨大的冰山横亘在冰原上,寒气森森,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冰山不远处又有一条宽大的裂缝,迤逦穿梭,一直绵延到看不见的尽头。

    走了多时,风易心下有些茫然,下意识的朝冰山的方向走去。靠近后,不由咋舌,这雪白的山峰足足有数百丈高,其上冰棱嶙峋,锋利之极,细细看时,竟有几只海鸟的尸体挂在上面,被冻得硬邦邦的,和山峰合为一体。

    在这荒无人烟,无一丝暖意的庞大冰原上,便连生长于此的海鸟也活的十分艰难,整日四处觅食,一旦找不到足够的食物,便力竭而死,化为冰原的一部分。

    风易正慨然时,一屁股坐在冰峰脚下,呼呼喘息,冰冷气息贯入胸腹中,略有疼痛。他伸出手指,迫出灵力,指尖处顿时呼呼冒出一道灵光,恰如锋利的短剑。那灵光碰到坚冰,如切中柔软的豆腐一般,毫不费力。

    风易如此割出丈余方圆的冰洞,透过深蓝色水面,可看到下方游着许多肥美的白鱼。他心头一喜,也顾不得寒冷,闪电般探手捞出几条,每条腹内都有紫黑色的鱼卵,无比鲜美。风易吃在肚内,便觉遍体生阳,精力大涨。

    这般绕着冰峰走了半日,寒风愈发呼啸凌冽,如锋利的刀子割在脸上,十分刺痛。不时有大风将冰块吹的滚来滚去,撞在一起,冰屑漫天飞扬,风易时刻以灵力护住周身,才不至于受伤。

    如此残酷的环境,饶是风易性子乐观,也不由生出几分落寞寂寥之感,便走走停停。

    忽有一刻,脚下冰原剧烈震动,几乎站立不稳,抬头一瞧,那厚达数尺的冰层竟疾速断了开来,露出绵延数千米的巨大裂谷,冰下游鱼见状,纷纷跳跃欢腾,发出扑通扑通的声音。

    风易诧异之极,又怕跌落冰海中,急忙御风半空,极目远眺。却见北方不远处,露出一个庞大的黝黑巨物,上面好像还有人影走动。风易自落入东海,迄今已有数月没有见到一个人。此刻乍见之下,心情大好,也顾不得那许多,放声大叫。

    “嘿,朋友?”

    他运足灵力,声音穿透风霜冰雪,便如洪雷一般。那些人影也似听到了,驱动着脚下的巨物驶了过来,待靠近时,却见巨物竟是一艘船舰。这这船与那寒国的却大有不同,其周身遍布许多金属叶片,呼呼飞旋,发出嗡嗡的轰鸣声。那些坚硬冰层一触即溃,化作齑粉。

    风易第一次见到这神奇大船,拍手笑道:“原来是破冰船,果真稀奇!”

    便在这时,船上走过一个人,立在船头,其身形魁梧之极,足有一丈二三,满脸胡须,身披着黑色兽类皮毛,看起来威风之极。姑慕国的尨降长老已是风易见过最高大之人,但和他一比,便如幼童一般。

    那人居高临下,看着风易,冷道:“你是什么人?”

    其声隆隆,显是灵力十足,修为不弱于己。风易生出敬佩之意,拱手笑道:“在下风易,不过是一无名小卒,是从东海来的。”

    那人闻言咦了一声,声音带着防备,道:“东海?你当老子是被骗大的吗?东海和北海之间相隔万里,你孤身一人,又没有船只,怎么可能到达这里?”

    其话音刚落,身旁便有几名也穿着兽皮的勇士举起手中长矛,凝神戒备。

    风易也有几分讶异:“原来这里就是山海之经上所说的北海,怪不得这么冷?”

    嘀咕了几句,才意识到对方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陪笑道:“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那人冷哼一声:“我叫蛮坤。”

    风易闻声哦了一声,神色并无半点改变。

    但这蛮坤却是北海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更是北狄国的第一高手。北海有番邦、岛国足有数百个,听到蛮坤之名,不是敬畏便是惧怕,尽是战战兢兢。

    蛮坤见风易如此反应,倒有些奇怪,语气放缓道:“小兄弟,你老实说从哪儿来的?只要不是敌人,大可来船上一聚。要再在这天寒地冻的荒原上走上几天,你可要被冻成冰棍了。”

    风易见他不信,苦笑道:“我确实是从东海来的。不过其中波折缘由,牵扯太多,不太好说出来。不过有一点可保证,我绝无恶意。”

    说罢见对方仍将信将疑,便将如意乾坤袋掏了出来,看其中是否有东海的物什,可以证明自己的来历。

    不想袋中空空如也,倒是小黑沉睡了许久,感应到主人,便探出头来,嘶嘶尖鸣。

    风易还想再说,抬头一看,却见蛮坤面色大变,怒道:“玄蛇?你是大玄山的人?”

    如此上上下下,几日之间一人一鲸纠缠了数十个回合,风易每一次都觉得筋疲力竭,但他死不认输,强运太乙鼎,不断修炼。丹田中忽而充盈,忽而又干涸。

    这般来来回回,他修为一日千里,比之前不知强了多少!

    山海之经中记载,在大荒之外,四海之中,有一种巨兽,名为鲸鱼,此鱼巨似山岳,嘴巴一张,便能吞入半个城池。

    风易刚看到时,还以为是杜撰的,此刻亲眼看到,才终于相信。他纵目看去,竟看不到鲸鱼鱼背的尽头。

    他性子放浪不羁,天不怕地不怕。此时不惧反喜,在鲸鱼背上跑来跑去,御风飞舞,足足欢喜了一刻钟,才停下身来。

    “哈哈,再也不用待在那破木板上了!有这头鲸鱼垫脚,我就是大海之王……”

    话未说完,鲸鱼疾速下沉,又潜入海中。风易咽进去不少苦涩的海水,剧烈咳嗽起来,费了半晌才适应那道绝大的水流。

    终有一日,他又尝试默念御兽诀,忽而心生感应,察觉到了鲸鱼的一点意识。风易欢喜不已,发现鲸鱼竟是从族群中走失的,它终日长啸,以鲸歌联络鱼群,传达千里。

    虽然偶有回应,但这头鲸鱼颇为愚笨,辨不清方向,只是一头乱撞。

    “哈哈,你块头那么大,脑子却不太灵光嘛。”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洪荒之最强魔主罗睺爱上傲娇女同桌养母难为你比时光深情养蛙的诡姐姐大仙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