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兵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蛮行伯愣了一愣,不明所以,忽而想到姒庚金口中所说的应该是昆吾国献上来的宝剑,心下一叹:“此刻两国尚未结盟,还是敌对的关系,此子竟已将宝剑看作了我国之物……夏后氏虽没落了,果然还是大国之风,而且他此举暗示风易必胜,哎……我这说可以也不妥,说不可以更不妥,这可真难办了。”

    说罢默然片刻,姒庚金却笑着看向自己。蛮行伯叹了口气,正要说话,却见蛮坤已朗声道:“当然,快给风兄弟。”

    姒庚金微微一笑,又令昆吾大汉递上来一个铁木匣,匣口一张,嘤嘤作响。他虚指一弹,宝剑应声而出,飞入风易手中。风易凝视剑身,叫道:“好剑!”

    风易侧身一躲,铁片叮叮声射入山石上,没入其中。

    正当时,姒庚金突然上前拜道:“汗王陛下,我想借一柄贵国的宝剑给风兄弟,不知是否可以?”

    蛮坤修为非凡,见识颇高,知道风易尽落下风,忍不住高声叫道:“风兄弟,你赤手空拳和留吁将军的饮雪玉髓刀相斗,也太小瞧我们北狄人了,接着!”说罢一抬手,飞出一柄剑。

    风易哈哈一笑,一把接过。心头暗暗感谢,蛮坤明着为留吁弼说话,其实在帮助自己,这等关头他竟能如此,怎能不让人感佩?

    长剑气芒吞吐,直射丈余,光华炫目。风易呼啸一声,剑锋所指处,霜雪顿时化解,如暴雨般倾盆而下。转而人剑合一,尽包裹在一道剑芒之中,朝前方电射而出。

    两人相斗以来,风易第一次转守为攻,占据上风,气势惊人。留吁弼心头一骇,横刀在前,饮雪玉髓刀顿时发出一阵奇异的光彩,纯净无暇,宛若万里澄空中飘下的第一片白雪。众人看过去,竟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他接过宝剑,刹那间使出庶人剑法,剑灵呼啸飞舞,近则环绕周身,叮当作响,刀剑相交,灵光绽放,炫目之极。远则有如流星,激射而出,攻向留吁弼周身经脉,不过风易不愿伤人,只是想制住对方,所击经脉都是些手肘、腰腹等无关紧要的地方。

    但留吁弼也非凡俗,长刀所向,将剑灵一一弹过,那饮雪玉髓刀愈发变得华光大作,有如一弯明月般,银辉流淌。

    两人一刀一剑,如此又斗了十来招,风易还仅仅是堪堪抵挡,手中长剑也不过是普通凡品,竟生出几道裂痕来,又听一阵脆响,剑锋碎成无数铁片,被饮雪刀上下一裹,朝风易飞射而来。

    风易十分奇怪,大为不解,犹豫之时已觉劲风扑面,寒气透体,浑身都有些僵硬起来,但肌肤已被刀风划过几个口子,鲜血刚一渗出,便凝结为红色的冰晶,晶莹剔透,彷如血玉一般。

    姒始生等人惊呼一声,大为担忧。

    风易心下凛然,不敢轻敌,急忙一运灵,震碎那些血水化为的冰晶,若不然寒气入体,运灵更是困难。旋即急忙后退,双足御风腾空,上下闪躲,渐渐得已看不出人形。

    一阵炫光之中,铿然作响,尖锐的刀剑之灵直入高空,消失在一片虚无之中。

    众人睁开眼睛,却见风易、留吁弼两人相隔有十丈,各执刀剑,站立原处,胸膛微微起伏,好像都受了点伤。

    风易剑锋别在身后,笑道:“留吁将军,我看就不必再比了吧。”

    留吁弼冷哼一声,却不说话,默默退回到离汗王不远处,收刀入鞘,一时寒气尽去,众人提着的心也落了回去,仿佛回到春天一般。姒始生两人心下明白,大为欢喜。

    剩余众人眼见留吁弼也不再坚持,面面相觑,即使仍有心怀不忿之人,见过风易的手段,也不好再站出来了。

    风易拱手道:“多谢留吁将军手下留情!”留吁弼默然不语,朝欧丝野看了一眼,又很快闪开。

    汗王蛮行伯哈哈一笑,道:“既然各位再无异议,那寡人宣布,北狄和昆吾……”话未说完,却见欧丝野站出一步,向众人款款施了一礼,蛮行伯愕然,道:“神女使者可有话说?”

    欧丝野点点头:“陛下,神女的示谕在这个国家已经不管用了吗?”

    其言一出,北狄众人冷汗直下。神女虽然十数年未曾出现,但她神威不凡,风采超然天下,国人至今仍是又敬又畏。蛮行伯默然片刻,缓缓道:“当然,寡人和所有国民都谨遵神女示下。”

    欧丝野淡淡道:“有神女在,又何须外人插手北狄国事!他们无故来此,只会给北狄召来灾难!”

    众人一听,议论纷纷。

    风易暗叫不好,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欧丝野她绝对有问题。

    可是……难道之前她假装被九尾狐们打晕,是迷惑自己吗?那她是如何知道自己一定会去追击的?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一时间风易满腹疑惑,想不明白。

    蛮行伯仍道:“可是,神女她……”

    话未说完,已有一名长老上前道:“启禀陛下,神女她是不会抛弃我们北狄的。之前她一直没有现身,一定是认为凭北狄自己的力量,可以应对。但如果真的发生了大的灾难,她必然会降临,一如当年一样。”

    留吁弼闻言,竟神色一变,转而变得迷离,似乎在期待什么,完全沉醉在其中。

    另一名长老也道:“是的,陛下。若没有神女,我们北狄早已亡国。我们不能违抗她的示谕!”

    北狄国人闻言,竟一瞬间又倒向了另一边,纷纷向汗王蛮行伯请命。

    此刻,欧丝野又道:“北狄如今国力强盛,兵强马壮,纵是大玄山来袭也不足为惧。至于那寒国,我们的探子遍布北海,却还未收到消息。寒国入侵,不过是外人所说,陛下请谨慎斟酌!”

    其言一出,昆吾国等人面有不悦之色。那姒庚金早已忍耐不住,冷笑道:“可笑,我们好心好意奉上厚礼,意欲结盟,竟被你们这样诬陷,也罢,我们走就是,他日寒国和大玄山兵临城下,可别来求援。”

    姒始生想要拦住他,却早已来不及。北狄人虽居冰天雪地,但性烈如火,闻言纷纷大怒,出言讥讽,更有甚者有人拿起刀剑,想要大打出手。

    蛮行伯面有难色,他虽偏向于结盟,但却也不能逆了所有人的意愿。

    一时为难之极,风易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恐怕已无挽回之机,昆吾国人唯有先行退去,从长计议,如果再留下去的话,恐怕会刀剑相向。

    他更是暗暗打定,找个机会说出自己和女艾的关系,表明身份,和姒始生、姒庚金两人一同商议对策。

    却在这时,忽见天空中飞来几个黑点,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已至眼前,却是几个北狄的侦兵。他们骑乘北海巨枭,来去无踪。但此刻一个个竟身带血迹,面色苍白,竟是受了极重的伤势。

    蛮坤大惊,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中一名伤的较轻的侦兵道:“回禀……汗王,将军,大……大玄山五仙尽出,正朝幽陵城杀过来了!”

    要知道,三乘剑法之所以为圣人绝学,除了威力非凡绝伦,身法也是其最为厉害之处。而庶人剑更是讲究巧妙二字,无论手中是宝剑还是一片绿叶,只要速度快过别人一分,在别人出招前已将灵力送至要害,那即使是赤手空拳,也可立于不败之地。

    众人第一次看到虞渊昧谷的身法,大为惊叹,想要看清风易身影,却怎么也无法捕捉。

    风易早看出他修为不凡,此刻也不惊骇,只是连连后退,那饮雪玉髓刀裹起的风雪只在风易身前一寸处肆虐,却难以再进分毫。如此僵持一阵,风易目中灵光乍现,呼啸一阵,一指迫入风雪之中,正点刀身中央的一点。

    一时只听到嘤嘤震颤,饮雪刀上的冰层猛地炸裂开来,洋洋洒洒,仿佛下了一场暴雪,刹那间地上变得雪白。又被两人灵力碰撞,纷纷又融为雪水,四下流淌。

    姒始生本来还担忧风易,此刻一见之下,才知这少年身负绝学,心下佩服,暗想结束之后,一定要好好结交一番。但随即又想到夏后氏和虞渊昧谷之间的渊源,叹了口气。

    留吁弼见自己狂放一刀被破,暗暗惊讶。不过他刚才那一刀只是试探而已,看起来气势庞大,其实刀灵分散到冰雪之上,威力大为减弱。

    他沉吸一口气,又拔地而起,刀身刹那缩小了一半,说是长刀已十分不妥,而是变作了一把匕首。

    但留吁弼却毫无表情,只是送出刀风,四下扫掠,外人看来仿佛是胡乱挥舞一般。

    但风易身在场中,却暗暗叫苦,原来无论自己如何闪转,想要寻到对方破绽,但那把饮雪刀却如影随形,仿佛自己的影子一般。而且刀身可大可小,刀灵却不断呼啸膨胀,迫的自己近身不得,连连后退。

    过了片刻,风易衣服上已被风雪击中,冻成了硬块,刚运灵融化,又被冻住。稍一用力,竟咔嚓裂响,化作了碎片。只怕再过片刻,风易就要赤身裸体与人战斗了。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跑,你继续跑[穿书]寻道客最终幻想之改写者娇贵死了(男主重生)流年恰雪绒飞刀战神在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