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国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姒庚金哈哈一笑,应道:“我看你这鸟人才应该逃命去。你听好了,我们是夏后氏子孙,昆吾国大将是也,你们这些荒外宵小,滚回老巢去吧。”

    玄鸟冷笑一声,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一群丧家之犬,你还以为如今是夏后氏的天下吗?寒浞陛下威震九州,早就应该剪除你们这些余孽!”

    姒庚金闻言大怒,喝道:“你们果然归顺了寒浞这个奸贼,看剑!”

    北狄飞骑借势呼啸一声,哗啦啦冲了下去,和玄鸟军队碰在一处,只见得羽毛漫天,刀枪剑影,剑灵嘶吼,一时连风雪也落不下来。过了一刻钟,冰原上已是落满黑鸟和枭兽的尸体,堆积如山。双方鸣金收兵,各自退后。

    玄鸟振翅飞了出来,厉声道:“尔等何人,似乎不是北狄这帮缩头乌龟,若想活命的话,速速退去。”

    留吁弼凛然一怔,沉声道:“这应该就是昆吾国的两柄神剑,一位水心,一为赤霄!”众北狄将士一听,发出钦羡之叹声。

    原来,昆吾国在大荒中素以擅长炼器著称,其所在疆土多产玄铁精玉,又有昆仑山上的神水流过。

    仗剑而出,赤红色的剑身呼的一下子绽放出数丈长的火光,宛若长虹贯日,吞吐而出。那赤炎嘶吼怒啸,像是一条火龙,带着姒庚金冲阵而出,杀入玄鸟军中。

    玄鸟冷道:“来得好!”

    每一柄产自昆吾的宝剑都神力非凡,惹得大荒中人趋之若鹜。更有传说,当年夏后氏之九鼎,便是姒文命下令让昆吾国人,融化了创世神鼎,轩辕黄帝宝剑,再采集九州之异金炼制而成。

    风易暗生敬佩,却见姒始生手执水心剑,手腕一震,沛然之灵刹那间如江湖入海般进入剑身之上。宝剑中央的那一道蓝线瞬间抖动,疾速扩大,片刻整个剑身都化作晶莹蓝色。姒始生沉呵一声,宝剑挥出,顿时像是从空中降下滔滔洪水。

    那首当其冲的玄鸟军被暴雨一淋,像是落汤鸡一般。周遭又极寒冷,转眼间又冻结成冰。数百巨大黑鸟难以展翼,纷纷跌落下去。身后的北狄飞骑压力顿轻,急忙挽起强弓,箭如雨下,将落下的黑鸟尽数射死。

    北狄人极富血性,心中越是惧怕,便越是勇猛,若是面对弱小的敌人,反而懒洋洋的毫无斗志。此刻众军求战心切,早就等着这一句话了,纷纷御风骑乘鸟兽,手持弓箭,窜入空中。

    不料刚飞过城楼,却听前方传来嗖嗖连声,密集无比,仿佛是天空降下倾盆暴雨。飞骑被那劲风扑面,几乎抬不起头来。前方枭兽骑兵顿时折了五分之一,若非巨枭周身布满坚硬羽毛,恐怕单此一阵,便要全军覆没。

    风易等人在后方见到,那玄鸟大军全身黑羽硬如钢铁,一旦发出,无异于枪林箭雨,毫无间隙,如果这样冲锋的话,恐怕还没到对方跟前,便栽了下去了。

    周身黑羽根根倒竖,形成极为紧密的螺旋之状。巨大鸟身在空中疾速盘旋,顿掀起阵阵狂风,赤霄剑的光芒没入其中,便像是一个火星落在了冰湖中,哧哧作响,很快湮灭。

    姒庚金猝不及防,周身被霜雪击中,胸膛滞堵,灵力难以为继。赤霄剑竟化作了暗红之色,仿佛风中残烛,摇摇欲坠。

    风易在后方暗叫一声:“不好!”大声道:“蛮兄弟,我去去就来。”不等北狄人反应,便御风而出。

    掠阵而入,正见姒始生执剑而立,面色淡然。回头看到风易,喜道:“风兄弟?”

    姒始生看到风易神情,知其所想,笑道:“无须担心,舍弟他自有分寸。”

    风易讶异停住,过了片刻,却听前方茫茫风雪自上而下,席卷上空。黑羽军队立在其后,宛若浓密的乌云蔽空,妖气凛然。隐约间只见玄鸟巨大的身影在其中穿梭,另有淡淡的红光摇曳在内,好像随时要被吞没。

    突然,从风雪中传来一阵高呼,以灵发出,沛然冲天,隐成音律。

    其歌曰:“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歌声苍茫雄壮之极,在北极冰原上空久久回荡。

    风易心头讶异,却听姒始生笑道:“让风兄见笑了,这便是夏后氏的天子九歌其中的一个篇章-国殇曲!乃是当年先祖姒文命自九鼎中悟出功法,又由其子姒启以音律集大成,便是这天子九歌心法!”

    风易惊叹之极:“天子九歌!”

    他如今融合太乙鼎,才真正将一部分的天子九歌心法修至大乘。为何姒庚金也会天子九歌的心法,难不成……

    风易回想起女艾所说,至尊九鼎中有两只在昆吾国,难道是他们也从九鼎上感应到了天子九歌吗?

    想到这里,便觉得大有可能。

    殊不知昆吾国中的夏后氏血脉已经十分稀薄,难以融合九鼎。所获得的天子九歌只是残篇,并不完整。

    不过饶是如此,姒庚金使将出来,仍有莫大的威力!

    风易耳边听着这音律,却觉胸膛中的气血如潮水般涌动起伏,浑身充满着无穷的力量,将要奔勃而出。天子九歌心法是夏后氏修灵的无上心法,更是入阵杀敌的曲子,可以激发众人斗志!

    须臾,那风雪中的红光疾速恢复,赤红如日,猛地爆发一出。风易远在数十丈之外,已觉热风扑面,灼热难挡,下意识的运灵防御。

    姒庚金是当今大荒中年轻一辈的高手,资质非凡。他此刻使用天子九歌的心法,手中赤霄剑大开大合,剑上激起滔天的火焰,将玄鸟笼罩其中。

    他所出招式精彩纷呈,威力非凡。更令人惊奇的是,那赤霄剑的火浪随着姒庚金的出手蜿蜒夭矫,变化无常,精妙之极。他仅仅一人之力,面对玄鸟和上百个鸟兽兽身,也不落下风。

    那火焰忽而化作赤龙,忽而化作炎凤……

    先不论姒庚金的修为,单轮他对于火灵的掌控,几乎已入神境。

    风易大为惊奇赞叹,忽的想到:“太乙鼎的天子九歌是观察人体阴阳灵力的运转规律,难道姒庚金的天子九歌是关于火灵!”

    他想罢心神大跳,便以太乙鼎去感应那姒庚金出手间的规律,过了片刻,风易似乎能看到姒庚金的灵力顺着剑身,化作磅礴的火海,沸腾、爆裂……摧毁着一切!

    片刻,已看到玄鸟气急败坏,疾速后退,身上黑羽发出阵阵焦臭味,显然是受了伤势。

    不过玄鸟军人数众多,且融合了兽身,肉体极为强悍。即使被烧成重伤,也挥舞着残缺的翅膀,嘶吼的一齐冲上来。

    姒庚金虽有神器,又有无上心法,但终究独木难支。

    姒始生见状,心中担忧,正要冲上去。却见一旁的风易飞了上来,笑道:“区区一群凶鸟,哪儿能劳烦侯爷?”

    说罢御风飞了上去。

    此刻姒庚金正节节败退,赤霄剑的光芒被无数玄鸟掀起的狂风压制,冰冷的霜雪不断化作利剑,击打在赤霄剑上,发出叮叮的响声。

    姒庚金暗叹一声,正要回身,忽见一道剑光飞来,那些霜雪顿时分为两半,静止在空中。他愣了一会儿神,又见一道晶莹的透明长剑搭在自己的赤霄剑上。

    那透明长剑顿时变得火一般的通红!

    姒始生等人瞧的大惊,按捺不住,道:“蛮坤将军,容我等先去掠第二阵!”

    留吁弼闻言一愣,急叫道:“不可,你们并非北狄的人……”话未说完,已见姒始生、姒庚金两人御风冲了出去。

    大玄山五首领玄鸟,所炼兽身为北海鸟中之王,所到之处,无论是枭兽还是冰原巨熊,皆是望风而逃。甚至连海中巨鲸也难逃其手。

    此刻玄鸟化作人首鸟身,嘴角含着阴笑,周身黑羽如利剑般根根竖起,泛着寒光。

    其身后是如星辰罗列的玄鸟军队,个个身长三丈,双翼展开,将整个北海都遮在下方。他们昂首嘶鸣,高扬尖锐的鸣叫声汇在一起,化作撕天裂地的风暴,将茫茫冰原席卷的是一片雪白。

    北狄人和大玄山曾无数次交手,却从未见过这等骇人的景象,一时有些惊惧。此刻,却有一个瘦长大汉拜倒:“请将军准许巨枭和雪雕飞骑出击!”

    留吁弼沉吟不语,蛮坤大喝一声,道:“前军飞骑,派五队进发。中军列在后面,随时准备支援!”

    只见两人袖中华光一闪,已分执两剑在手,一把通体晶莹透明,中间一道蓝线从剑柄直达剑尖处,疾速流动,仿佛要破剑而出。

    另一把剑身赤红,嵌以七彩宝珠,九华尊玉,在空中缓缓一划,便如烈炎一般,留下灼热的气浪。周遭风雪尚余十来丈,已是纷纷融化,洒向冰原之上。

    风易拍手赞道:“好剑!”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为美丽的舰娘献上祝福青春予我一首诗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1号霸宠:总裁老公,超给力!神迹之界我真的没想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