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蛊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人虽不知神秘人身份,但他擅使蛊虫,却是明摆着的。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贸然靠近,恐怕会着了对方的道。

    所以两人才故意调笑,想激得对方现身。

    想不到神秘人却沉得住气,道:“想不到昆吾二侯爷仅仅是一个鼠目寸光之辈。天下之大,比你强的人何止千万,你若都咽不下气,那还不如与这些村民为伴吧。”

    风易一击不中,也是有些骇然,但嘴巴却不能输了,回道:“还敢自称皓月,脸皮也是够厚的。”说罢转向姒庚金,道:“二侯爷你可要被比下去了。”

    姒庚金闻言不忿,道:“不行,整日在族中被大哥姒始生压过一头,出来又遇到风兄这样的英雄,这些倒也罢了。想不到此刻随便出来个人,也比我强上几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紧接着一道剑光从避水剑上汹涌而出,在地上划出深深的沟壑,朝那神秘人所在位置飞了过去。

    却不想在下一刻,那处突然响起一阵极为密集的嗡嗡嗡声音,仿佛有无数虫豸汇聚在一起,叫的人头皮发麻,心生惧意。

    姒庚金闻言笑道:“说的是。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比我还要狂妄?”

    风易和他对视一眼,将女艾交给八剑客照顾,随后同时冲出。两人一执避水、一执赤霄。一白一红,恰若两道长龙,齐头并进,声势惊人。

    风易的沛然剑光被那一团黑影包裹住,仿佛是明月遮挡在乌云之后,不过片刻,便消散无形。

    在场中人都是无比惊奇,那昆吾八剑更是握紧灵剑,跃跃欲试。他们刚才都见识过风易的修为,当在太仙境界。想不发出的一记剑浪却被这人轻松当下!

    那人冷道:“莹莹之火,也想与皓月争辉,简直不自量力!”

    忽听身后风易朗声道:“虽然时过境迁,大荒被一群宵小所占据。但云过雨霁,黑暗也会迎来黎明,终有一日,夏后氏会驱逐奸邪,回到帝丘的。”

    无意之中,风易竟不自觉的以夏后氏嫡系子孙的身份来说话。话刚出口,他便有些后悔冲动,万一被人认出身份就不好了。但转而一想,自己的身份除了女艾之外,就只有姑慕一族知道了,无须担心。

    姒庚金听风易这么说,心头慨然,感激道:“说的好,夏后氏子孙岂是那么容易服输的?”

    对方修为不凡,又隐藏身形。两人都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才暗中商议,同时出手,互相照应,逼得对方现出真身。

    神秘人见状,不见他如何施展,只有一团如墨般黑的蛊虫凭空而出,围住姒庚金。他御使赤霄剑,左右纷飞,道道赤红色的剑光化作火焰,顿时周围弥漫着一股腥臭之气。

    但那些蛊虫却好像是无穷无尽,越杀越多。姒庚金疲于应对,竟然再也不能靠前。

    一旁风易见状,急忙趁着间隙,御风上前,身形极快。他一剑劈出连环密集气浪,在那神秘人的所在处汹涌飞舞。

    只听得一道闷哼声,神秘人连连后退,现出身形,他身穿黄袍,面露深深的藏在里面,并未露出。但他手中拿着一柄权杖,杖上镶嵌着一块古怪的玉石,其中有数道阴影在回旋,仿佛困着什么灵物在其中。

    他看着风易,权杖上发出嘤嘤之声。显然是有些不可思议。

    他一开始并未将风易放在心上,但对于昆吾二侯爷的实力却早有耳闻,所以在两人齐齐攻过来的时候将大半力量用来对付姒庚金。

    不料风易突然灵力暴涨,竟一举击破了他施展的藏形幻境,让他露出真身。他心头惊骇,暗道:“这小子究竟是谁?以前从来未见过?”

    姒庚金御风后退,随后一剑灼尽跟踪来的蛊虫,稳稳落在地上,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西戎的人苗使。”

    人苗使道:“想不到你还有几分见识,识得老夫!”

    姒庚金笑道:“见识不敢当?只是听说西戎三苗使中,只有人苗使才这么鬼鬼祟祟,像是过街老鼠一般,生怕露出真面目。”

    他心中恨这人苗使在昆吾村民身上下蛊,所以冷嘲热讽,先骂一通再说。

    哪知人苗使却不以为意,冷笑:“呵呵,可以御使别人当傀儡,又何必自己亲自出手?”

    风易听到这里,才听出来这种被称为不离尸的蛊毒全是这人苗使所下的,那乱童子和巫歌、巫舞两人恐怕也和他有关系。

    风易心头生出怒火,想着一定要从他手中夺得不离尸的解药,帮女艾解毒。但对这人苗使却一无所知,忍不住小声询问。那姒庚金提起西戎,一脸不屑。

    他随口说了,风易才得知。原来西戎举族炼制蛊毒,十分神秘,平日绝不与外人来往,大多躲在一些毒物横行的地方,常人难以靠近。那乱童子等人就是西戎的高手。

    不过要论蛊术修为,西戎最厉害的却是三人,天苗、地苗、人苗,合称三苗使。所以大荒中人也把西戎叫做三苗。

    不过三苗使极为神秘,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底细。据说见过他们真容的人,都已经死在了蛊毒之下了。刚才姒庚金见到这神秘人,也是猜测,碰巧猜对了而已。

    风易听罢,上前一步,冷冷道:“快把解药交出来,或许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人苗使闻言一愣,阴森笑道:“好大的口气,就是不知道手段如何?”

    风易最恨这种草菅人命的人,怒道:“手段怎么样,你看看不就知道了!”说罢避水剑身一振,如龙吟出海,勃然生光,竟像是宝剑本身自发的冲了出去,带着风易疾刺上前。

    人苗使大吃一惊:“好凌厉的剑法!”他久居西域,而姑慕族也隐居在虞渊昧谷,所以并不认识三乘剑法。

    人苗使冷笑一声,手中宝石权杖在半空中随意挥洒,落下一片绿色的迷蒙毒雾,腥臭刺鼻,浓的像是要凝结成水一般。

    风易长剑一抖,翻出几个剑光,在空气中不断振荡,仿佛是海浪滔天。那些毒雾碰到避水剑的剑光,纷纷退让开来,泛起一道一道的涟漪。

    身后昆吾八剑急忙御起气罩,将女艾护起来。同时目光看向姒庚金,问道:“二侯爷?”

    姒庚金淡淡一笑,道:“先看看再说?”他虽然没和三苗使交过手,但听大哥姒始生说过,三苗使蛊术天下无双,但真实修为却并非顶尖。所以他们战斗时,常使阴招,又因为蛊毒神秘阴险,所以防不胜防。

    他等风易出手,试探几分,自己却环绕四周,提防人苗使。

    风易破掉了绿色毒雾,御风直冲,想要制服这人苗使。但对方隐藏在宽大的袍子下面,一直躲避,而且并没有寻找的招式,而是控制细小的蛊虫和连绵的毒雾层出不穷,自己却不正面相抗。

    风易一边要抵抗蛊毒,一边要御灵虫击,颇有些捉襟见肘。若是寻常修灵士,风易有重光瞳探查对方,又有天子九歌感应其灵力游走的规律,足可占据上风。

    但对这自己不出手的人苗使,却是毫无办法。

    片刻,他剑光已经有些疲软,不由暗想:“不行……对了,这些蛊毒虽然是外物,但也都是他控制的,可以看做他灵力的延续,我何不通过蛊毒本身来查探?”

    当下依计施展,果然剑浪横迭,逼近对方。人苗使有些惊讶,权杖横在前方,从其杖尖的宝石中涌出一道灵光,化作无数飞蛊,缠住了风易的避水剑。

    须臾间,剑光黯淡,那些飞蛊似乎以灵力为食,不断在剑上产卵增生,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经变作了原来的数十倍多。甚至蔓延到了风易的身上。

    神秘人冷笑一声,道:“大言不惭?都被灭了族还想复国?”

    风易也驳道:“族虽灭,但血脉却不会断!”

    风易等人闻声大吃一惊,他们个个修为不凡,神识敏锐,方圆百里内掉根针都能听得见。此刻竟然有人靠这么近的距离,还没有发现?当真匪夷所思。

    姒庚金哈哈笑道:“我倒是已经尽兴了,不过贵客来此,我作为主人,自当奉陪。”

    风易护住背上的女艾,同时凝神戒备,看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隐隐觉得那儿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不弱于己。

    那人冷笑道:“主人?昆吾二侯爷好大的气派,到哪儿都是主人。你以为还是当年姒文命九鼎镇九州的时代吗?”

    姒庚金闻言皱眉,这一段夏朝历史是昆吾国的忌讳,虽然人人都想着复国,但平时很少有人提起。此人故意说出,明摆着是想激怒自己。

    姒庚金咦的一声,转而暗想:“风兄一定是指的昆吾。也对,夏后氏尚有藩国数十,虽然血脉已经稀释,但总还是姒文命及其子孙的偏支,也不可就说血脉断了!”

    神秘人默然片刻,目光向风易投过来,冷道:“你是何人?胆敢大放厥词!”

    风易应道:“我是谁就用不着你管了,倒是你鬼鬼祟祟的藏在暗处做什么,给我滚出来。”说罢猛地拔出避水剑,贯入灵力,一道灼目的光华将四周照的透亮。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活在汉魏的泰迪魔法理论高材生穿到古代当状元修僵成魔魔尊的重生嫡妃一剑功成万骨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