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鸟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是三青鸟,却是姒庚金!

    风易顿时松出一口气,小声道:“二侯爷,我们不是说好了?三人分开行动,只要有一个人上去摘到灵芝就算成功嘛。”

    姒庚金满脸苦色,缓缓道:“别提了,我刚刚向上爬的时候就在天犬的身侧。它涎水直流,喷了我一脸。”

    眼见神鸟凶兽的战场就在旁边,他小心翼翼,贴着几片巨大的藤叶,在缝隙间穿梭。

    突然,风易听到不远处一阵响动,藤叶树叶一齐震了起来。他大吃一惊:“难道被发现了?”他取出避水剑,凝神以待,却见那叶片猛地被掀开,露出一个脑袋。

    三人借着浓密树叶的掩护,寻找着捷径,不断御风攀登。他们修为不凡,速度也没有慢上多少。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已经渐渐靠近了三青鸟和天犬的战场。

    风易手中生出吸力,紧紧的贴着仙藤,朝上攀登。一路上他还不忘细细感应,却发现这仙藤上仅仅有宽达肥厚的绿叶,并无花朵,也没有结出果子。

    风易失笑道:“它们斗的难解难分,还不赶紧趁着机会向上爬。”

    姒庚金苦道:“不行,天犬似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浑身都燃起火焰,我如果不躲开,恐怕被烤成焦炭了。”

    他心头狐疑:“难道太岁灵芝长在最上面?”

    风易不甘心,又加快速度,双手双足都运足灵力,姿势和那天犬几乎一样。这样爬了片刻,耳边已经能听到三青鸟的嘶鸣声和天犬的咆哮声,不时还有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

    他浑身出汗,可是怕三青鸟发现自己,不敢随意动作。

    果然,就在下一刻,天犬的三颗头颅突然露出极为痛苦的神情,口中冒烟,它忍耐片刻,实在忍受不住,嘴巴一张,吐出一道灼热的气息,连那柜格松都被灼烧成了黑色。

    风易定瞳一看,天犬的嘴中被灼出了重伤,鲜血直流。不过它不愧是凶神之兽,如此重伤之下,还不放弃,四足狂奔,不再和三青鸟纠缠。

    三青鸟似乎也怕自己的火焰损伤了神树和仙藤,不再发出,只是振翅追击,横起钢铁似的爪子,朝天犬撕咬而去。天犬速度极快,即使是三只围攻,也只能偶尔的伤它一下。

    说罢他露出后背,果然衣衫被烧毁,皮肤红肿。

    风易看了心惊,稍稍运灵帮其遏制伤势。两人既然遇到,就并肩向上,但上空天犬和三青鸟不断厮杀,竟然将前路完全给挡住了。

    姒庚金有些焦急,不由道:“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样了?”

    风易心头一动:“大侯爷性子沉稳,肯定不像我们两个人,说不定已经找到了上去的路了。我们不如放心大胆的走,避开了最好,如果避不开,也可以吸引三青鸟,为大侯爷开辟道路。”

    姒庚金闻言大喜:“妙极,妙极!”

    他本来就不是好静的人,此刻憋得久了,早就有些受不了了。闻言立马飞速上前,又见前方仙藤不断摇摆,似乎有些异样。

    姒庚金试探问道:“大哥,是你吗?”

    话音落下,却不见回应。风易警惕的看过去,却见那藤叶被一道寒光折断,倏然消失。

    定睛一瞧,竟然是天犬在吃仙藤的叶子。

    风易和姒庚金两人心中雪亮,暗暗失笑:“看来天犬受伤颇重,饥不择食,连叶子都吃起来了。”

    三首天犬此刻浑身是伤,口中鲜血、涎水混杂着流下来,有三只眼睛都伤得睁不开了。它吃完身边的藤叶,恢复了一丝精力,看到眼前的两人,似乎认了出来,低吼一声,却没有上来攻击。

    风易不由有些同情:“看来它被三青鸟纠缠,已经到了绝境了。”

    他想到这三首天犬以前也是不世出的神兽,所到之处,无不低头俯首。此刻却变得和寻常凡犬一样。

    风易想罢,心中蓦地生出一丝怒意出来。

    太岁灵芝乃天地灵力所生,凭什么三青鸟一直护着不让他人染指?况且就算青鸟是护药神兽,天犬此刻危在旦夕,吃一点又何妨?

    风易和天犬生出几分同仇敌忾之意,他凝视着天犬的眼睛,下意识的用出了御兽之术。一人一兽心智相通,刚才的一些仇怨顿时烟消云散。

    一旁的姒庚金见了,也瞬间明白,大为惊奇,笑道:“少主果真好魅力,我甘拜下风!”

    风易哈哈大笑道:“哈哈,二侯爷别废话了。我们今日就光明正大的寻灵芝,看着三只青鸟能奈我们何?”

    姒庚金挥舞一剑,从四周的藤叶中飞了出来,朗声道:“他奶奶的,早该这样了,想我堂堂昆吾侯爷,躲在这里像什么样子?”

    两人豪气陡生,分别左右站在天犬的两边。

    三青鸟环绕四周,看到竟然又来了两个入侵者,勃然大怒,鸟目中泛出汹汹碧光。三只鸟儿高昂一声,尾翼在空中舞动,仿佛落下一片无边无垠的祥云,顿时将两人一兽笼罩在其中。

    风易率先挥剑,御风朝中央的一只青鸟飞过去。他剑风浓密,环绕自身,旋即又疾刺无数灵光,分别朝青鸟双翼的根部刺过去。

    他以前和大玄山的玄鸟战斗过,知道但凡禽类,虽然速度快如闪电,但只要刺中它们双翼上的经络,就可大大剪灭它们的威风。

    不料风易一道剑光过去,青鸟的羽毛顿时张开,如无数绿色的剑刃,一阵叮叮当当响声中,风易的剑灵像是泥牛入海,一点回应也没有。

    而那只青鸟见风易主动攻击,愤怒之极,双翼尽数张开,遮天蔽日,足足有数十丈长。它稍一挥动,便掀起阵阵狂风。

    风易顿时被吹的七晕八素,天旋地转,差点吐了出来。等一个停顿空隙,他急忙念起御风术的口诀,刚刚稳住身形,却又觉得热风扑面,灼气难挡。

    他挥出避水剑光,将其弹开,不想那青鸟接连吐出火球,温度高的吓人。

    风易接连使出三乘剑法,仍只是堪堪抵挡,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又斗了片刻,他心中惊骇之极,这才知道自己远远小瞧了这昆仑山的神鸟。自己如今修为已达太仙,又领悟到了诸侯之剑的一点点门槛,竟然还是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不由担心起姒庚金和三首天犬,他们一人一兽分别斗另外两只青鸟,估计也落不得好去。

    风易不断逃窜,以诸侯剑法,加上四处的仙藤之叶抵挡那袭来的狂风和热浪。寻得一个间隙,他运瞳朝两边看去,见到天犬怒吼不止,身上又添了几分伤势。而姒庚金祭出赤霄剑,已淹没在那紫青色的火浪之中。

    好在他对于火灵修习良久,又独特的控制方法,一时不至于受伤。

    又过片刻,姒庚金抵挡不止,手中的赤霄剑完全被青色火焰覆盖,不断震动,几乎要握不住了。他飞身后退,急忙大叫:“少主,出发之前国主不是给你一件火浣衣吗?赶紧取出来穿上,正是时候。”

    风易闻言暗骂自己,连这个都忘了。

    急忙从腰间的如意袋中取出那火浣神衣,刚一拿在手中,便觉得四周的热浪立马退避三舍,清风扑面,畅快之极。他一把穿上,顿时身体周围出现一道淡淡的光晕。那些紫青火焰遇到,不是被弹开,就是化作一股别样的灵力,渗入神衣之中,奇妙之极。

    风易心中大喜,道:“哈哈,你们这三只大青鸡,看我今天不把你们的毛扒光。”

    风易见了,慨然道:“想不到这凶兽也如此顽强,不过再爬一会儿,恐怕它就坚持不住了。”

    姒庚金兴奋之极,跃跃欲试,道:“那还等什么?趁着它们鸟犬相争,我们赶紧趁机上去吧。”

    风易三人看的目瞪口呆,无比惊讶。

    他们即使远隔数十丈之外,也能感受到那紫青火焰的温度,脸上都觉得滚烫,下方的池水也发出汩汩的一声,白气蒸腾。

    风易知道,天地间的火焰以颜色分类,每一种颜色都有着独特的威力。但一般来说,颜色越深,温度越高,威力越强。普通的红色火焰只能燃烧草木,但一旦升级为橙色,便能融化青铜。

    据说以前有修灵者修炼到一定地步,能够控制青色、蓝色的火焰,即使是不世出的凶兽,也能烤成灰烬。更有传说,火元灵力浓烈到一定的地步,可以成黑色,毁灭世间万物。

    此刻三青鸟的火焰为青紫色,和那黑色仅有一步之遥。如此威力,三首天犬怎么能挡得了?

    他正要御风冲上去,却被姒始生一把拦了下来,后者冷冷道:“你跟在我身后,不要冲动。此刻关键是不要引起三青鸟的注意,若不然,我们和那天犬就是一样的困境了。”

    姒庚金嘟囔一声,不敢反驳,老老实实的慢了下来。

    风易看得好笑,却也知道姒始生说的没错。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农绣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洪荒都市之最强玩家田园佳婿茅山摆渡人化龙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