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突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另一人不紧不慢的回到:“偏锋虽然厉害,但却不可常走。若是有人以不变应万变,你这偏锋最后只能害自己。”这说话之人听起来像是角工。

    欧离闻言叫道:“还想以不变应对我的偏锋,简直做梦。要不我们各炼一剑,比划比划?”

    此刻和通出来劝道:“都一把年纪了,比什么比?小心闪到了老腰,再也举不起锤子了。”

    这一次的目的,是要让五长老专门铸造一些宝剑,不需削铁如泥,也不要雷霆之威,只需要能切开仙藤即可。

    刚一靠近,就听到一人怒道:“胡说,胡说。这样炼剑怎么了,剑走偏锋,防不胜防,岂不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兵器?”听声音,正是五长老之首欧离。

    姒庚金苦笑道:“还是算了吧,就算五长老变成了五位天香国色的美人,我也不想进去。”

    风易抓住他的胳膊,用力道:“这可由不得你了。”

    欧离、角工两人还是争执不休,各不相让。

    一旁风易两人听了半天,暗暗失笑。过了片刻,风易硬着头皮上去道:“几日不见,五位长老依然精神矍铄,气概非凡,风……少康拜见了。”

    两人来过一次,路途熟悉,很快便到了铸剑山的山腹部,站在入口一瞧,前方剑林如初,每一柄都闪耀着刺目的寒光,一看就知道是罕见的神器。

    不过这一次需要的却并非寻常宝剑,若论锋利程度的话,很少有能超过避水剑的。但风易用此宝剑切斫仙藤,还是用了不少的力气。

    更何况那些修为平平的工匠们了?

    风易闻言愕然:“什么?交给我?”他叫苦不迭,上次虽然获得了五长老的承认,但这五位老头子的古怪脾气他是领教过的,想让他们帮忙铸造切藤宝剑,估计是不太可能的。

    工匠们闻言,齐声欢呼,道:“多谢少主。”

    风易骑虎难下,突的心生一计,笑道:“诸位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说罢一把拉着姒庚金,不顾他大喊大叫,两人一起走进铸剑山的甬道之中。

    五长老听到有外人的声音,便停了下来。

    欧离头也不抬,只是道:“少康?是什么人?没什么事的话赶紧滚出去,别打扰我们参悟剑之大道!”

    姒庚金闻言,有些尴尬,说道:“少康我们大夏部落新的少主,五长老忘了?”

    角工冷冷道:“少康不是死了吗?怎么突然活了?”

    风易不以为意,笑道:“回五长老,我曾被寒国军队围剿,但侥幸没死。”

    五长老淡淡的嗯了一声,他们身为昆吾国的长老,也曾是大夏的臣子,不好太不给风易面子。过了片刻,刑业道:“少主此来何事?”

    语气淡然,似乎还是一丝逐客之意。

    风易暗暗苦笑,他早就听说了,五长老常年待在铸剑山,醉心炼剑,从不外出。久而久之,也不喜欢旁人来打扰。即使是伯靡前来,有的时候也会被晾在一边,甚至赶出去。

    风易这两次来,待遇已经算是好的了。

    两人正要说明来意,却听欧离咦的一声,叫道:“等等,你们来的正好。我和角工刚炼了两柄宝剑,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路子。正好给你们比试一番,看看到底是谁的剑厉害?”

    角工闻言喜道:“好主意,好主意!”余下刑业、和通、木光三长老也拍掌叫好。

    风易、姒庚金两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已听到剑炉的方向传来两道声音,一个轻盈如风,嘤嘤如鸟鸣,另一个厚重如山,嗡嗡似野兽吼叫。

    随后,那两道声音越来越近,化为两道亮光。风易和姒庚金无奈,只好运灵伸手接了下来。

    低头一瞧,原来是两把宝剑。风易那一把奇形怪状,剑柄在中央,左右两侧伸出弧形剑刃,灵气逼人。而姒庚金那一把却厚重古朴,比寻常宝剑重上数倍,轻轻一挥,便掀起一阵狂风。

    风易、姒庚金不由同时出声赞道:“好剑!”

    欧离等人见他们二人识货,稍微露出一丝喜色,道:“知道是好剑,还不赶紧比试,看是谁的剑比较厉害?”

    姒庚金正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时,一旁的风易却哈哈一笑,将那弧形奇刃高高抛弃,又直插入剑山上,直没入柄。

    欧离大怒:“小子,你敢扔老夫的剑?”姒庚金也是脸色大变,这欧离脾气是出了名的大,甚至听到别人说话声也会无缘无故发怒。

    风易镇定自若,笑道:“长老,这剑不用比了。”

    五长老面色不愉,沉声道:“为什么?不说出个理由来,老夫今天拿你来炼剑!”

    风易毫不畏惧,道:“长老们精通炼剑,放眼大荒几乎没有敌手。自然知道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剑之威力,在于使剑的人,而不在剑之本身。”

    五长老闻言一愣,一时竟沉默下来。这道理他们年轻时候就曾知晓,但这些年来醉心炼剑,早就忘在脑后了。

    他们心中不忿,如果剑器真的不重要的话,那他们数十年炼剑,岂不是白浪费功夫了?

    五长老同时怒道:“小子放屁,胡说八道。你说剑器不重要的话,那我们比上一比。”五人同时拿起自己炼制的最满意剑器,又随手给风易一把。

    风易一瞧,这把剑锈迹斑斑,断成两截,刃口钝得像是石头。

    姒庚金见之大惊,忙道:“各位长老,不要冲动。少主不是有意冒犯你们……”

    话未说完,五长老已经是齐齐冲了出来。他们年纪虽大,但修为却是不凡,至少也有上仙境界。

    而且五人虽然天天吵架,但极有默契,且个个剑意不同,互为补充,合在一起,威力惊人无比。

    风易大为惊骇,只好拿起那把破剑四下抵挡,叮当响声之中已受了几处伤势。耳边不时传来姒庚金的叫声:“长老手下留情!”

    又斗十来招,风易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无奈之下,只好御风后退,借着铸剑山的地形来回奔袭,躲避五长老的攻击。

    五长老却得势不饶人,口中还大叫:“小子,你拿着把破剑,怎么不还击?还不是因为剑器不行。如果你承认错了,我们大人有大量,说不定会原谅你。”

    风易暗暗失笑,嘴上却道:“明明是你们错了。”

    五长老闻言大怒,手上剑势又加重几分,五人前后左右,挥舞灵光,密不透风。如果不是他们稍稍顾忌风易的身份,恐怕风易早就受伤不支了。

    姒庚金一旁看的胆战心惊,道:“少主,你怎么如此固执呢?”他仔细看着,随时准备出手打断。

    风易听着耳边呼啸的剑风,瞳力看过去,阵阵连绵的剑灵四下挥洒。或正或奇,或轻或重,交相汇聚,像是织成了一张大网。

    不知为何,身处如此弱势之下,他倒是突然镇定下来,心如古水,脑中蓦地回想起姚虞思传授的三乘剑法的总纲!

    “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法方地、顺四时……”

    风易心中空明,突然觉得手中那把破剑似乎活了过来,连那些斑斑的锈迹也绽放出不一样的光华。他微微一笑,破剑在手中挥舞起来,起初非常慢,像是一个垂垂老者。

    渐渐的越来越快,剑气纵横,交织如密。五长老的宝剑进击上来,还未接触,便感应到一股庞大的剑气,他们面露震惊,不明所以,不再手下留情,而是将灵剑催动至极致。

    风易不畏不惧,任由灵力贯入破剑中,让自己的身体通过手掌,和破剑连为一体。他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这破剑已不仅仅是一把剑,而是一股充斥在这铸剑山的气。

    无所不在,无所不至!

    身后姒始生难得的笑了一笑,随后又指挥工匠,分派任务。众人先尝试着以普通的宝剑斫开仙藤,制作铠甲。

    片刻间,铸剑山外围一片热火朝天,充沛的灵力甚至吸引来无数飞鸟在空中盘旋,五颜六色,宛若祥云。

    风易见此情形,不由感慨万分,但还是说道:“只可惜仙藤数量有限,一日长出的量估计仅仅可以制作七八十副灵甲。而且仙藤极为坚韧,寻常刀斧伤不了它。”

    工匠们闻言,顿时有些失望。一人又道:“如果割不断的话,那还怎么制作铠甲?”众人议论纷纷,各自思索办法,但过了半天,还是束手无策。

    姒庚金笑着手指着不远处的铸剑山,道:“想要切仙藤,自然要用宝剑了。”

    众人转头看去,先是一喜,转而又皱眉道:“二侯爷别难为我们了,五位长老现在脾气是越来越怪,我们可不敢进去。”

    姒庚金笑道:“怕什么?你们安心商讨出制造灵甲的办法,这种事情就交给少主吧。”

    风易两人走进甬道,却不敢走的太快,生怕惹怒五位长老。

    姒庚金更是走在后面,四处张望,愁眉苦脸道:“为什么要拉我进来?五长老他们一直不喜欢我,有一次甚至还要拿我扔进炉子中炼剑呢。”

    风易也心中忐忑,还是笑道:“那不是正好?你可以改变一下长老们对你的看法。”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小学生之破案之王矮人在未来蛰龙吟爱上一个不回家的女人无心剑圣喜孕少奶奶:总裁大人,又饿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