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失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风易闻言,顿时明白。思虑片刻,道:“既然如此,只要你们不再害人,并帮忙解开西域各国中传播的蛊毒,今日我便放过你们。”

    西戎军队闻言,顿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半晌,才在几名领头将军的带领下,低头拜倒,却不说话。

    乱童子见状,惊叫连连,道:“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回去我禀告天苗、人苗两位大人,将你们投入蛊池,万蛊噬身而死……”

    风易朗声道:“西戎的将士们,你们也都是天生地养,父精母血造就的凡人。怎么忍心放出这些邪恶之蛊?”

    一西戎绿袍将军低着头,颤声道:“我们炼蛊和你们铸剑一样,都是用于对敌,本不想用来残害普通百姓……”

    西戎军队惊惧无比,看着无数喷血浇在这些剑士的身上,他们的护体水罩和铠甲都变作了鲜艳的赤红。他们仿佛看到了索性的地狱之使一般,连连后退,同时不断从腰间的锦囊还有袖口中飞出蛊毒。

    到了后来,蛊毒施完,西戎军顿时变成了手无寸铁之人,与平民无异,个个惊慌失措,连后退也使不出力气来了,只能跪在地上,不断求饶。

    他话未说完,突然惨叫数声,已被风易以几道剑光制住了经脉,动弹不得。

    此时此刻,女艾正和猿沐斗了个难解难分,而余下的昆吾剑士没有了蛊毒的侵袭,顿时奋起而斗,宝剑舞动,寒光闪烁不定。

    风易见状,叹了口气,突然停下手来。其身后的昆吾剑士虽然杀性大起,恨不能将这些放蛊人剁成碎片,但见少主罢手,也只有听命列在后方。

    风易叹道:“乱童子,你还有何话说?”

    乱童子面目骇然,眼见麾下的西戎军人人匍匐在地,哭声求饶,连连喝骂:“废物,废物!”又想出手斩杀其中领头人,却见一道灵光闪烁而来,将其右手斩下两指,鲜血溅射。

    木须蛊遇风即长,连绵不休。一旦放出来,即使是天苗使大人一时也无法完全清除。这小子手中拿的究竟是什么,竟有如此奇效?

    乱童子想到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满面惊恐,口中喃喃道:“难道真的是他?不会的,不会的。”

    风易冷笑:“还不相信吗?那就再仔细瞧瞧。”

    那灵猴大军虽然机巧敏捷,修为不凡,却也不是剑阵的对手,渐渐败下阵来。

    猿魔巨尾狂甩,掀起连绵飓风,将女艾挡了开来。随即又是一阵清啸,数百灵猴纷纷听命,一跃回到树干之上,密密麻麻俯视着下方的昆吾大军。

    猿魔朝那地上的乱童子看了一眼,冷笑一声,道:“西戎的人果然都是废物。”

    乱童子不能动弹,带着恳求的目光看向猿魔,道:“猿沐大人救我。”

    猿魔面色冰冷,眼神阴鸷,无动于衷。突然笑了笑:“救你?”话音未落,其双脚踏着大树,身形如电射一般冲了下来,手中拈起一道气剑,嗖嗖数声,正穿透了乱童子的胸腹要害之处。

    风易大吃一惊,道:“你……”他见这西戎、南蛮两方大将竟然自相残杀起来,一时回不过神来。

    片刻后,一旁女艾道:“快拦住他,他好像是要杀人灭口。”

    风易闻言顿时醒悟过来,仗剑而去。那猿魔冷笑一声,巨尾似是钢铁一般,重重的拍在风易的剑锋之上。

    风易顿时觉得胳膊酥麻,手中脱力,避水剑顿时握不住,高高的甩在半空。猿魔身形又是一闪,将避水剑捏在手中,端详片刻,笑道:“果然是好剑!”

    风易惊骇无比,自练剑以来,虽然曾遇到无数高手,但猿魔却是第一个如此轻松的将自己的宝剑夺去之人。其修为简直可怖。

    这避水剑是无支祁前辈交给他的,风易一直视若珍宝,此刻被人抢走,顿时怒极,道:“快还给我。”

    猿魔看了他一会儿,道:“我刚才听你麾下将士叫你少主,原来你就是那个从逢蒙手下逃出来的姒少康吗?”

    风易御风冲上去,双掌挥舞,想将宝剑夺回来。但猿魔身形快如疾风,甚至比女艾也不遑多让,风易左扑右闪,连他一根毛也没抓到。

    他最擅长的便是剑法,此刻失了宝剑,顿时手足无措,出招不得章法。

    风易连出十招,却毫无所功。猿魔冷笑道:“真是个酒囊饭袋。”说罢伸出长满钢毛的巨爪,向风易胸口探来。

    一旁的女艾御使玄阴离合双刺,电射而来,击向猿魔的后背。他皮毛虽硬,也不敢直掠锋芒,急忙一个转身,躲了开来。

    猿魔立在树上,俯视道:“竖子,妇人,不足与斗。我先走一步了。”说罢一声令下,成百上千的灵猴吱呀乱叫着,在树干上来回腾挪,瞬息之间,全部消失在远方。

    风易气极,正要追赶,却被女艾拦了下来,道:“不必追了,你追不上的。”

    风易急道:“可是那剑……”

    女艾淡淡道:“不用担心,很快便会有再见的一天。现在是要想清楚,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风易心头一跳,点头称是。

    西戎和南蛮同是出自九黎一族,虽然两者不和天下皆知。但也没必要失败了就要出手诛杀,刚才猿魔不顾一切击杀乱童子,一定有所图谋。

    南蛮九魔个个骁勇无比,此次欢兜派其中最善计谋的猿沐前来,一定是筹划着什么?可惜乱童子已死,不知道他麾下的这些将军是否知道?

    风易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避水剑,当下回落地面,收拢昆吾军队,稍一点数,仅此一阵就伤亡近一半人。

    但这次西戎出马的仅仅只有数百名巫蛊,远远不是主力,虽有猿魔帮忙,但己方也有驱蛊灵甲……

    风易心中生出一丝慌张来,忽的想起还有上千剑士被困在沼泽中,他急忙询问拜倒在地的西戎巫蛊师,道:“怎么救他们出来?”

    刚才那名巫蛊将军犹豫片刻,道:“他们都是被一种泥沙蛊困住了,所以才动弹不得。”

    风易闻言一动,暗想:“怪不得身负修为,却逃不出这区区的沼泽。”思绪间,突然看到眼前这巫蛊将军眼神犀利,不卑不亢,即使此刻成了俘虏,仍然昂首而立。

    他有些好奇,又有些欣赏,不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巫蛊将军答道:“我叫巫罗。”

    风易点点头,道:“烦请把泥沙蛊,和西域各国身上的那些蛊毒的解药交出来。我以大夏少主的身份担保,绝不与你们为难。”

    巫罗闻言一动,却面有难色。

    身后的一众昆吾剑士见了,心中不忿。他们本来就对风易放过这些西戎将士有些意见,此刻又看到西戎蛊师们不识抬举,纷纷大叫。

    巫罗喃喃道:“大夏少主……”他正要说话,却被身后数人悄悄拦住。

    风易看出他们有口难言,笑道:“怎么?”

    巫罗鼓起勇气,道:“西戎三苗使治下极严,若有二心者,必会被投入蛊池中,受尽折磨而死。”

    风易闻言背后一凉,生出寒气。他已见过不少中了蛊的人,那痛苦透彻心扉,不是肉体疼痛能比得了。这些普通蛊毒已经如此了得,更何况西戎那集满了无数恶蛊的蛊池?

    说罢猛地一晃,太乙鼎中泼出一股灵水。风易掌心运灵,将其吸了过来,随即又生出一股沛然推力,那水流顿时迎着风易的脑袋倾泻下来。

    他护体气罩顿生感应,将那些水流吸附成一个水罩,晶莹透明,在他身体周围不断流转。

    乱童子见状大惊失色,呵道:“这是什么?”

    风易冷笑道:“你连这个都认不出来了吗?果然是一个欺师灭祖的叛徒。”

    乱童子惊骇无比,似乎想到了什么,连连后退,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心中疑惑惧怕,却又不得不相信。

    这木须灵蛊是天苗使的五蛊锦囊中养出来的不世出的恶蛊,凶险之极。寻常人兽只要沾到一点,便会立马被吸尽生命力,化作枯木。

    这等厉害蛊虫,如果不是此次行动关系重大,天苗使也绝不会交给他的。乱童子本来想利用此蛊立下一个大功,没想到刚一使出,竟然就失效了?

    风易有这蛊神池的灵水护体,再也没有畏惧。当下清啸一声,一头冲入了西戎阵中。身后余下的两千余剑士也分出一半来攻击西戎军。

    这些西戎人精擅蛊毒,但修为却是平平。他们放出来的蛊虫一旦碰到风易的水罩,或是驱蛊灵甲,立马枯死在地,而风易手执避水剑,率领昆吾剑士,纵横交错,剑光弥漫,只听得一阵阵惨叫声,血肉横飞。

    风易本不是心狠手辣之辈,但眼见他们放蛊害人,作恶多端,一时也收起了妇人之心。每一剑扫过,都有断肢横飞,血如泉涌,白骨森森可见。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异世之江湖路我在红楼当天师结婚真耽误我追星血族七少食鬼猎人城市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