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战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人苗使闻言大怒,正要反唇相讥,却听一旁那个英武男子说道:“罢了……地苗使你们本来就处置不当,如今才会被外人有机可趁。”

    天苗、人苗闻言一惊,忙道:“这是姜蠡大人当初同意的。”

    男子道:“同意又如何?西戎蛊毒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不留痕迹的杀人手法,你们却让他逃了出去。如果这次昆吾没有蛊神池水,能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吗?”

    他惊笑道:“嘿嘿,原来你也是对待同伴毫不心慈手软的人,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风易讥讽道:“这些百姓受人所制,我送他们上天,是善人之举。而你对待同伴,却是下蛊暗杀,都是些卑鄙之极的手段,凭你也配和我相提并论?”

    姒始生等人深得伯靡教诲,一直爱民如子,此刻面对这些百姓怎能下手?而这数十个百姓受到人苗使的控制,修为倍增,出招狠毒,一时间竟将这几个当世高手逼得险象环生。

    此刻姒庚金一旁看着,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左右踌躇。

    天人二苗低下头去,不敢再说。

    风易等人看的大惊,虽然早看出这男子身份非凡,但原以为不过是南蛮九魔中的一个。但此刻一看,西戎二苗在他们面前,竟然似乎只是下属!

    风易一咬牙,奋起一剑,上前拨开众人,道:“侯爷,他们的意识已经被吞噬,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既然你们下不了手,这种滥杀无辜的事就交给我好了。”

    风易也不管他们,纵起几道剑光,闪烁如长龙,将那来袭的数十个百姓拦腰斩断,血肉横飞。只是短短一瞬间,周围已经横了许多尸体,风易剑上不沾一点血迹,迎风而立,嘴角含笑,仿佛刚才做的只是一件轻描淡写的小事。

    人苗使见状心底暗惊,若是平时,他一定驱使着数十万百姓铺天盖地的冲上来,但这一次,这些百姓却还有大用,不能浪费。

    风易冷笑:“他住在仙山,神鸟为伴,不知道有多快活呢!”

    此刻,人苗使却突然嘿嘿笑道:“神志不清,生不如死,也叫快活吗?”

    风易怒气顿时从心中腾腾窜出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人苗使,你作恶多端,罄竹难书,以为自己能逃得过吗?你不如好好想想自己会有什么下场吧?”

    风易心中一动,脱口道:“你……是妘寒浞和姜蠡之子,妘寒骁!”

    妘寒骁是当今大荒天子妘寒浞的大儿子,也是蚩尤的传人。据说他铜头铁臂,威武不凡,一举一动,都可断裂山河,震撼大地,久而久之,甚至有人说他是蚩尤转世。

    自他出世以来,就一直在南荒拜欢兜为师,灵力强猛无比,放眼天下的年轻一代,几乎是所向无敌。成年后他帮父亲妘寒浞东征西讨,战无不胜,大荒中许多部落已经将蚩尤的战神称号送给了他。

    妘寒骁转过头来,冷冷道:“你就是最近那无比嚣张的大夏少主姒少康吗?”说话之时,他身躯又似长大了一些,周身发出嗤嗤的声音,闪闪发光,仿佛要化作雷电,飞天而去。

    风易心中一惊,暗道:“这厮好强的修为,功法也十分奇怪!”他不甘示弱,笑道:“嚣张不敢,但是大夏少主确实是区区在下!”

    妘寒骁对余下四人道:“五行阵法正在关键时刻,你们不准大意,这几个贼子,就由我来对付。”

    姒庚金闻言大怒,叫道:“看不出来,你的口子比本侯爷的还要大,只是不知道本事怎么样?”

    妘寒骁冷道:“试试不就知道了。”一掌拍出,手臂上突然白光缭绕,掌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姒庚金汹涌而来。

    姒庚金一惊,急忙祭起赤霄剑,如流星一般迎了上去。

    两者碰撞,发出叮的一声脆响,赤霄剑那焚毁一切的红色剑身竟然伤了不对方分毫。反之,妘寒骁掌风弥漫,每一掌都像是泰山压顶,发出惊雷般的怒吼,且速度奇快,肉眼几乎不可察觉。

    十招一过,姒庚金大汗淋漓,突见一记惊雷掌从上到下拍了过来,他避之不及,只能将赤霄剑横在头顶。听到咔咔一阵响声,赤霄剑弯曲的像是一把弓箭。

    姒庚金双足陷入三危山中,一直没到了膝盖的地方。

    姒始生见状,生怕二弟受伤,急忙仗剑冲了上去。哪知妘寒骁早有准备,那一掌突然斜了出去,贴着姒庚金的面颊飞到了他胸口,又重重的一推,两位侯爷同时面色一白,身子飞了出去,在八剑的帮忙下,堪堪在山顶的边缘处停了下来。

    妘寒骁以寥寥十几招,击退了昆吾两大年轻高手,直令在场众人震惊骇然。就连天人二苗、蛇猿二魔都暗暗惊佩。

    风易更是目瞪口呆,这厮的修为好像已经突破了太仙境界,到达了神境!

    神境高手,可都是大荒中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人物。即使是如今动乱年代,人才辈出,高手层出不穷。九州能数得上号的神境高手也不过只有十几二十人。

    这妘寒骁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修为,连风易也不得不相信,他或许真的是蚩尤转世!

    妘寒骁一下战退昆吾两位侯爷,志得意满,虽然借助了一点五行阵法的威力,但他凶傲狂暴,向来目中无人,此刻见风易站上来,挡在前方。

    冷冷道:“哦?当初二弟在都广之野没杀得了你,今日就让我代劳吧。”

    风易一愣:“二弟?”旋即反应过来,他所说的正是妘寒希,不由冷笑道:“你不知道吗?你那个不成器的二弟已经在姑慕国败在我的手里了,你若不想重蹈覆辙,还是乖乖投降吧。”

    妘寒骁闻言眉头皱起,道:“巧舌如簧,还想乱我军心?”说罢手臂蓦地爆发出一道火红色的闪光,风易定睛瞧去,却是一把巨大的长戟,透红如火。长戟刚一出手,那赤红色的光芒顿时和岩浆池融合在一起,一时间,山顶众人仿佛身处火焰之中。

    风易不敢大意,凝神以待。但见妘寒骁在原地没动,一柄长戟却猛地挥了过来,所到之处,都是红色的残影,热浪滚滚,仿佛连周围的虚空都被灼烧得变了形。

    风易眼见对方气势惊人,不敢正面对敌,急忙舞剑,嗤的一声逼出了三尺剑芒,和那长戟撞击在一起。

    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风易大为惊骇,那灵力汇聚而成的剑芒,竟然瞬间被长戟的红光烧成了虚无。

    身后的姒始生突然想到了什么,叫道:“少主小心,这是蚩尤当年所用的焚天画戟,威力无穷。”

    风易不甘心,强运太乙鼎,同时那蓝色的坎水鼎也呼呼的飞转,无比精粹的水灵在两鼎之间来回流转,一次强过一分,到了后来,几乎不弱于滔滔洪水。

    风易大喝一声,避水剑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强猛的水灵,那水灵遇剑即散,包裹在剑身周围,呼呼的朝前猛进。一时间三尺剑芒化为三丈,宛若实质。

    一剑一戟交相碰撞在一起,爆发出无比强大的冲击波。四周众人都觉飓风扑面,几乎稳不住身形,心底又惊又骇。

    殊不知风易、妘寒骁此刻都是不敢相信,两人都是当世少有的年轻高手,在相遇之前都是十分孤傲,如今针尖对麦芒,天雷勾地火,越斗越是心惊,同时也不断生出傲气,发誓要分个胜负。

    姒始生、姒庚金两人紧握着神剑,心底紧张无比,生怕少主有失。

    正看时,突听头顶传来一声轰隆的声音,众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却见一个光球在疾速汇聚,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下一刻,那雷电光球猛地爆炸开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风易劈了过去。

    人苗使一怒,道:“小贼敢尔!”说完他背后陡然升起那漆黑的权杖,权杖顶上的宝石陡然发出无数凄厉的啸声。随着人苗使的尖锐口诀,那宝石猛地射出无数灵魂,一个个汇聚到半山腰的那些百姓身上。

    风易等人见状大吃一惊,急忙朝下看去,却见数十个手无寸铁,毫无修为的百姓陡然睁开眼睛,嗖的一声御风而起,朝他们几人攻击过来。

    天苗此刻娇躯颤抖,似乎是受了一点伤,脸上出现一团黑雾,挥之不去。她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风易满满都是刻骨的怨恨,可偏偏嘴角还带着笑容,看起来诡异之极。

    她深呼一口气,淡淡道:“这就是地苗那老鬼送给你的蛊神池水?”

    风易一愣,陡然想起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头,暗想:“地苗使被你们害的那么惨,还敢提起?”

    他怒声道:“不错。”

    天苗脸色恢复正常,但脸上仍笼罩着一团黑雾,她冷冷道:“想不到他还活着。”

    人苗使奸笑道:“嘿嘿,这些灵魂都是你们昆吾的剑士,而下面的也是你们昆吾的百姓。你们不是自诩正人君子吗,面对自己的同胞,会怎么做呢?”

    不用他说,姒始生、八剑等人心中也已经十分犯难,自从伯靡带领着军队从帝丘逃出来,建立昆吾之后,他一直强调大夏遗民团结自爱,人人平等,即使是当年妘寒浞多次攻打,伯靡也没有丢下一个百姓。

    他深信,只有得了民心,昆吾才能屹立不倒,大夏才有复国的一天。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魔尊冥道怪谈女主她总是被下药蜜恋2V1:偏偏喜欢你至尊蛊医半世江湖一世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