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兄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湘夫人面带疑惑,突然顺着湘君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满面惊愕的风易。她瞬间明白,忍不住笑了起来。

    湘君道:“你笑什么笑?”

    湘夫人声音也变得温柔,微笑道:“玄仲,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了?你是气我一出来就盯着这个俊秀小子看是吗?”

    湘夫人闻言一愣,嗔道:“你对我什么态度?刚才若不是我吹奏凤犀角破了对方的风阵,怕是你要成为那些凶鸟的腹中食了。”

    湘君冷道:“老子要你救了吗?那些虾兵蟹将,老子一个喷嚏也能震死他们。”

    哪知羽兮冷笑一声,传音道:“傻小子,放弃吧,他们两个如果想要对付我们,你长八条腿也逃不了。”

    风易闻言,一阵丧气,他负有重光神瞳,自然也能看出自己和对面两人的实力差距,无奈放弃,任由发落。

    湘君怒道:“放屁,放屁,你盯着谁看关我什么事?再说,他俊?能有老子俊吗?”

    湘夫人愈发温言软语,像是哄一个小孩一样,道:“好了,好了。他连你的万分之一都不如呢,你是天兵神将,他就是街边乞丐,怎么能比?”

    湘夫人面带微笑,让人瞧了如沐春风。她看了风易一眼,似乎将他心底所想都看在了眼睛内。

    过了片刻,她才转向黑着脸的湘君,呀的一声,飞了过去叫道:“玄仲,你怎么受伤了?”

    湘君怒道:“老子怎么会受伤,不过是衣服破了而已。”

    她话说出口,顿时霞上双颊,心中扑扑直跳。她修行仙法十几年,心境一直如古井碧波,这还是第一次生出与人比美的心。一时间暗骂自己。

    风易嘿嘿干笑,论及姿色,眼前这女子确实比不上羽兮。但她浑身一股气质若有若无,缥缈不定,让人忍不住去看,忍不住去触摸,就像春天阳光下的微风一样。

    风易暗暗收敛心神,传音道:“怎么会?她可及不上仙子你的万一,不过这女的到底是谁,实力如此之强?”

    风易开始听得一脸无语,这两人修为奇高,但性子分明是一对热恋的男女,不仅吃醋,还乱发脾气。一时间他不由疑惑起来,暗想:“仙子刚才不是说他们是兄妹吗?怎么会和情侣一样,奇怪,奇怪!”

    他暗道自己一定是认错人了,他们仅仅是名字和嬴伯翳的一双儿女正好相同而已。

    后来又听到自己成了炮灰,被人一顿恶损,实在忍不住道:“喂,两位,在下还在一边听着呢。”

    湘君怒气稍消,笑道:“听着又何妨?你身边的这九尾狐双眼发光,心中一定也在狠狠的骂我们,如此一来就抵消了。”

    羽兮仙子淡淡道:“蓬莱的果然没一个正常人,我可没空与你们纠缠。湘君,你把避水剑还给我们,我们这就离开,不打扰你二人的好兴致。”

    湘君道:“这避水剑,可不能还给你们。”

    风易惊怒道:“为何?”

    湘君道:“老子刚才不是说了吗?将来若遇见无支祁前辈,老子还要拿这把剑当作见面礼呢。”

    风易气的发抖,但却毫无办法。若是势均力敌,还可用力用计,总有办法抢回来。但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就像一个凡人要从饿虎口中夺食,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羽兮仙子道:“昆仑蓬莱已经百年没有碰面了,难道你们又想挑起东西论道吗?”

    湘夫人一愣,微笑的面颊忽的冷了下去,似乎在思索什么,而湘君却大声道:“你少来唬老子,如今我们都无家可归的人,还扯什么东西论道?”

    羽兮仙子淡淡道:“昆仑蓬莱两大仙山超脱凡尘,立于天地之间,亘古不朽,如何成了无家可归了?”

    湘君忽然笑道:“你这狡猾的九尾狐不要想骗老子,东王公西王母早在百年前就消失了。他们二人不在,昆仑不是昆仑,蓬莱也不是蓬莱了。老子说我们无家可归,难道错了?”

    羽兮仙子一时哑然,脸色一暗,说不出话来。

    风易在一旁却听得目瞪口呆,脑子反应不过来。他们口中的昆仑、蓬莱、西王母、东王公……都是大荒中口口相传的神话人物,凡人莫说是见一面,连是否存在也不得而知。

    他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人都是仙山仙人,不由得心潮澎湃,难以遏制。

    场面一时冷了下去,仿佛落到了冰点。忽然之间,湘夫人微笑道:“玄仲,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浑身那么多伤,还不好好休息。”

    湘君冷哼一声,却不说话。

    湘夫人笑着手中运出一团灵光,在湘君身上抚摸了一阵,刹那之间,他身上那些被风刃割开的小口子瞬间愈合,完好如初。

    湘君脸色涨红,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正当时,忽听空中传来一阵清脆的鸟叫,此刻风消云散,阳光直照入洞庭山中。碧波潾潾,宛若仙境。

    风易闻听后,却眉头一扬,他听出这鸟儿不同寻常,急忙默念控禽口诀,召唤它下来。却见是一只五彩斑斓的翠鸟,歪着小头颅,豆子一样的眼睛看着风易。

    “这鸟儿估计是林奇林香派来的,看来他们已经脱离险境了。”

    风易正要用通灵之术读取鸟儿的想法,却忽听湘夫人笑道:“哟,竟然是灵语国的人,想不到这个部落还有幸存者。”

    湘君闻言忽的急道:“哪里,哪里?”

    风易大为惊奇,愕然道:“你……你能知道鸟儿在想什么?”

    湘夫人笑道:“为何不能?不过……这灵语国的人为何用飞鸟传信给你,难道你也是来自灵语部落?”

    风易刚才打消的疑虑又重新浮现出来,这御兽控禽之术都是传自于灵语国,后来嬴伯翳在治水时又从他们国中学来,接着刻在虞渊的崖壁之上。

    如今灵语国灭,嬴伯翳身死,世间会御兽控禽法术的,除了自己,林奇林香之外,就只有可能是嬴伯翳的一双儿女。

    想到这里,他再无疑惑,笑道:“我不是灵语国的,不过这御兽控禽术,我却知道一点点。”

    风易不要引起误会,便道:“两位前辈可是叫玄仲、玄竹?”

    湘夫人没料到他突然这样问,蹙眉道:“妾身正是玄竹。”

    湘君大声道:“你这小子好没礼貌,怎么能直呼我们的名字?如果你是灵语国的人,老子可得替你先辈好好教训你一下。”

    风易笑道:“那两位可还记得虞渊昧谷这个地方吗?”

    湘君、湘夫人两人闻言,脸色齐齐一变。

    忽然间,湘君脸色一愣,闪电般冲了上来。羽兮仙子飞舞上前,却被一股大力阻住,浑身肌肤都似被阵刺似的,奇经八脉也凝滞堵塞。

    她默念仙法,护住周身,正要反击,却见到风易已经被湘君一把扼住喉咙,举在半空。

    风易脸色通红,口中咿咿呀呀说不出话来。羽兮仙子看的心焦,急道:“放开他。”

    却见湘君大怒道:“原来你不是灵语国的人,却是虞渊昧谷那帮混蛋。老子这么多年一直想去报仇,但一直被玄竹阻拦住了,今天你送上门来,老子还能放过你吗?”

    风易呼吸不畅,脑中却分外清明,惊骇想道:“他们也曾是虞渊昧谷的人,怎么看起来却有深仇大恨一样?”一时间暗暗后悔。

    羽兮仙子冷道:“哼,她就是湘夫人,是蓬莱的风神,而是这位湘君一母同胞的妹妹。”

    风易闻言一怔,又觉得无比巧合,暗道:“难道真的是他们?虽然世上同名的不在少数,但……这也太过巧合了。”

    风易刚想起来,就觉得身后传来一股温和柔软的气息,他觉得舒服之极,一时间仿佛赤着身子陷入温暖的泉水之中,全身无力,动也动不了,爬也爬不起来。

    他正享受时,忽听仙子冷哼道:“傻小子真没用,人还没见到,骨头就酥啦。”

    风易瞬间惊醒,用尽全力转过身来,顿时眼中一亮,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见来人是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子,脸上不施粉黛,发髻高耸,以一根似玉似石的发簪插住。但她气质脱俗,玉缜兰熏,眼眸轻似烟波,脸色皓若婵娟。

    更神奇的是,她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轻飘飘的,仿佛身体没有任何重量,只是随意的在风中行走。

    羽兮仙子见他这幅模样,更加生气,忍不住飞出一双云袖,将风易拉了过来,怒气汹汹道:“看得眼睛都直了,难道比本仙女还好看?”

    湘夫人婷婷袅袅,慢慢走了过来,笑道:“你就是姬瑶吧。”羽兮仙子哼了一声,不去理会,湘夫人又娇笑道:“你如此国色天香,却来吃妾身的飞醋,可是大大的不应该哦。”

    她一上来就言语示好,羽兮倒不好再生气,脸色缓和了一些。

    风易却如临大敌,这湘君一个人就不好对付了,再加上一个如仙女下凡的湘夫人,自己和仙子两人怎么会是对手?得找个机会赶紧逃脱。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农绣情欲超市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医品宗师喜孕少奶奶:总裁大人,又饿了我欲封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