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守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风易听了,暗暗冷笑:“真是个蠢货,玄鼋兽如此强大,却乖乖卧在这里,明显是有人在看守。明着是守护,其实是以阵法囚禁罢了。”

    他嘲讽之余,心中也震惊无比。原以为寒国高手,只有妘寒浞父子三人,姜蠡、纯狐、逢蒙、欢兜、三妖仙等人,想不到这与世隔绝的云梦泽湖底,又出来一位绝世高手,看其修为,似乎不在姜蠡之下,简直可怖。

    与之一比,大夏各国没有一个能和寒国这些高手匹敌的,一时间,风易又有些泄气绝望。

    姜蠡淡淡道:“如果我所料不错,这应该就是守护云梦泽,守护玄鼋的人。”

    妘寒骁惊道:“什么?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过,这玄鼋灵兽的龟甲坚硬无比,还需要人守护吗?”

    妘寒骁笑道:“母上修为一日千里,天下间恐怕已经没有能和母上争锋的了。”

    姜蠡却脸色平淡,道:“骁儿勿要小觑天下英雄,这大荒,远比你想象的要大。”话音落下,却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看着那泥龙涡流消失的方向。

    姜蠡高声道:“阁下何人?我乃姜蠡,九黎之主、大荒天子之后,你见到我,竟敢放肆?”

    说话声如流火一般传出,却一点回应也没有,只有那三条泥龙涡流分别袭击三人。

    过了片刻,只见四周被劈开的水流又疾速涌过来,好像开闸的洪水一般。三人早有防备,岿然不动,又过须臾,风易惊诧看到,那湖底陡然又出现了数道微笑的漩涡,卷起那些淤泥,不断向上。

    转瞬之后,那漩涡越来越大,又出现了三条一模一样的泥龙涡流,一左一右向风易和妘寒骁袭来。中间那条尤其粗壮,卷的四周浑浊不堪,即使是风易的重光瞳,也看不清周围的景象。

    妘寒骁护住自身,惊叫道:“母上,这是什么?”

    像这样在水中激发出如此狂猛的洪流,风易简直想也不敢想。

    姜蠡皱眉,双目电射,手心一开,一柄绿色的长刀握在手中。她刀身一动,运灵贯入,绿色长刀陡然融入了一条红线,疾速生长,瞬间变成红中带绿,绿中带红,不分彼此。

    风易看了又惊又叹。他重光瞳和天子九歌运出,看出这长刀神力无比,蕴含着极其强大的木灵,此刻姜蠡又将离火鼎注入,这一木一火,本是不能相容的,但她偏偏能让其互相增生,威力数以倍计的变大。

    这三人都是大荒中的顶尖高手,合力之下,能够抵挡的几乎没有。眼前这玄鼋守护者看来也深知这一点,分别御使三条泥龙分开他们,各个击破。

    三人心高气傲,本来是不屑的。但出了几招之后,才道不好。这泥龙也不知是用什么灵力驱使,竟然能吸收旁人的攻击,不论是奔雷电剑,还是诸侯之剑,都是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唯有姜蠡手中的绿色长刀加上离火鼎,可以与之抗衡。但她心中惊怒,又时刻担心妘寒骁,一身修为大打折扣,竟然也被缠住,不能脱身。

    过了片刻,姜蠡怒喝一声,手中长刀顿时爆发出一道绿光,直透水面,节节暴涨,将整个湖底都映得一片碧绿,像是一块纯净的碧玉。她眼中生出寒光,轰然劈了出去。

    那泥土涡流瞬间一分为二,向两边退了过去,正好碰上袭击妘寒骁、风易的两条,如此碰撞一起,地动山摇,险些连湖底都要翻了个底朝天。

    风易受了一丝轻伤,躲在最后,朝前看去,只见一片浑浊之中,显现出一个人影。

    这人长得十分奇怪,面色惨白苍老,披头散发,两眼凹陷无光,甚至看不清眼球,好像是垂死之人,而且浑身焦黑,散发着一股怪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能相信有活人能长成这个样子。

    不知为何,风易见到这怪人的时候,却没有一点厌恶的感觉,反而觉得亲切,仿佛和这人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不知不觉,风易脸上出现两条湿热的泪线,他还未察觉,就已经融到了水中,消失不见。

    姜蠡在最前面,冷冷道:“你是何人?为何我在帝丘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连问了几句,那人却呜咽有声,只是不回答,双眼深深藏在乱发之后,身形佝偻缓慢,让人瞧起来十分不忍。

    妘寒骁忍不住小声道:“母上,难不成认错了,这人根本不是父王派来的,父王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人?”

    姜蠡沉思片刻,道:“绝不可能,这样的高手,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冒出来?哼,你父王神秘之极,他早年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连自己的父母都敢喊打喊杀,消失了几年就多了一身修为,摇身一变成了后羿的丞相,他的底细你又知道多少?”

    妘寒骁闻言一时说不出话来,心中反倒是有些惊恐。如果这人真的是父王的人,那自己和母上的行为,岂不是暴露了?

    姜蠡却气势外放,身形都好像变大了几分,目光中满是杀意,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连你一起杀了吧。”言罢纵起绿色长刀,灌注离火之灵,轰然一下劈了出去,所到之处,无论是水流还是泥土,都瞬间化为灰烬,和无尽的白气。

    风易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看了过去,那怪人黑色的皮肤陡然变成了黄色,身体像是融化了一样,和最下面的湖底淤泥化在了一起。与此同时,云梦泽水底陡然剧烈震动,像是发生了大地震,四下摇晃。

    湖底的那些淤泥经历千百年的岁月,积蓄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灵力,就像是无边无际,深不见底的沼泽,可以陷没万物,连灵力也不例外。

    怪人御使那些淤泥,瞬间将湖底化作了一片浑浊世界,姜蠡的长刀猛灵劈了过去,就像是泰山落入了海洋之中,激起了滔天气浪。但与此同时,那巨大的刀气却节节变弱,一点一点的,快速的,消散无形。

    那些淤泥浑浊不仅吸收了姜蠡的刀气,更是滚滚流动,将一部分力量返还了回来。

    姜蠡猝不及防,闷哼一声,以绿色长刀挡在身前,身体像是离弦的箭一样疾速退后。

    妘寒骁见状,大呼道:“母上!”奔雷滚滚,飞了过去,扶住了姜蠡。哪知那力道还没衰减,带着两人一直飞过了四五丈,才停了下来。

    风易瞧得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这水下可不比地上,尤其还是深逾百丈的云梦泽湖底,这强大的压力压的众人不得不运灵抵抗,稍有疏忽,身体就会被压的咔咔作响,甚至骨断筋折,五脏六腑破裂而死。

    也就是姜蠡、妘寒骁、风易这样的高手,才能在湖底行动自如。但即使是这样,所使招式的威力也只有五六成。这怪人只是防御,单单反击的力量竟如此惊人,实在匪夷所思。

    四周水流扩散,变成了红彤彤,好像岩浆,又忽而绿幽幽的,像是剧毒的蛊池。

    姜蠡冷冷一笑,手中红绿光芒陡然劈了出去,在水中生生破开了一道宽达数丈的真空。其刀气凌冽狂猛,是风易生平之所见,与它一相比,那虎翼、犬神的妖刀,简直和厨房生锈的菜刀没有两样了。

    三人惊讶看过去,却见远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虽在水中,但一直从地上延伸上湖面,像是一条水龙,在湖中翻滚,产生巨大的力量。

    风易察觉到什么,低头一瞧,那水龙一直插入湖底,卷起了无数淤泥。那些泥水渐渐蜿蜒向上,这白色的水龙陡然变成了灰色,仿佛湖底出现了沙尘暴一般。

    三人正凛然,凝神戒备时,那泥土漩涡猛地席卷过来,妘寒骁愤怒不已,猛地劈出一道雷电,夭矫插入其中,速度极快。他此次入水以来,处处受制,不仅遭遇诸多困难,还要受风易的气,心中早就憋了许久了。这一招石破天惊,如果是在外面,即使一座小山也要给劈开了。

    哪知他的一道雷电气剑送出去之后,一下淹没在泥龙漩涡之中,消失不见,好像连一点水花也没激起来。

    风易看出一些端倪,他掌控太乙鼎之时,也可以生出无形的灵力涡旋,化解别人的攻击,只不过太乙鼎融入了他的身体,想要化解,只能先生生承受,如果力量太大,那尚未来得及,自己已经受伤了。

    刀光一闪,仿佛眼前的云梦泽被分为了两半。那泥龙涡流被刀气一阻拦,也停了下来,它的力量本来就是一部分靠着云梦泽无穷无尽的水流汇聚而成,姜蠡这一刀切开了水流,也切断了它的力量源头。

    刹那间,泥龙涡流停了下来,渐渐变小,随即消失不见了。

    风易惊的长大嘴巴,不由得对这九黎之主有些畏惧,暗道:“乖乖,刚才幸亏没有激怒她,不然她给我来这么刀,岂不是连骨灰都剩不下来了。”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国王游戏都市之无敌帝国盛世婚宠:总裁的头号鲜妻快穿之渣攻攻略手册被遗弃的黑武士腹黑老公别太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