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觊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无数浑浊幻影之中,姜蠡和妘寒骁也被随之被巨大的水流席卷进去,身体不由自主,随着惊涛骇浪上下沉浮。足足过了半晌,两人才稳住身形,检查之下,好在只是受了些轻伤。

    妘寒骁惊怒道:“母上,刚才那是什么?”

    姜蠡四下查看,那怪人已经钻进了湖底沼泽淤泥之中,不复踪影。以她的修为,一时也无法将他找出来。姜蠡冷哼一声,忽的道:“那小子呢?”

    姜蠡正要一刀刺向怪人,忽被这洪流卷中,闷哼一声,那毕集灵力的一招烈火燎原之刃,也在洪水的冲击之下,威力减弱了大半。

    怪人突然得此帮助,身形嗖的一下,融入淤泥之中,卷起重重漩涡,化解了剩下的攻击。

    但妘寒骁怎么可能听他的,猛地用力,贯穿了过去。

    风易正要出手,睁眼一看,却看到怪人的身体也化作了淤泥,将那雷箭吸了进去,激起一道又一道厚重的涟漪。怪人脸色化作金色,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晃了晃,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妘寒骁啊的一声,找了半天,却看不到风易的踪迹。

    姜蠡眯眼冷笑,忽的运出离火之鼎,从中逸散出无数密密麻麻的无形火灵,充斥在湖水之中,仿佛一张极大的蛛网,向外扩散。她闭上眼睛,默默念诀,忽的身形一动,脚下气浪升腾,猛地几步跨过了数十丈的距离,朝黑暗中抓去。

    风易大喜,又看到姜蠡从怪人侧面袭了过来,她一刀斩了出来,绿光绽放,好像万木争春,节节暴涨,瞬间弥漫到眼力所能到的一切地方。随即她又虚指一弹,一点红光落入绿色海洋之中,哗啦啦一下燃烧起来,烈火燎原,势不可挡。

    这一招焚天煮海,威力绝强,那怪人即使正面应对,也阻挡不下来,更何况刚刚挡下了妘寒骁的震雷之箭,还没喘口气,又对上如此霸道绝伦的法术,他黝黑的皮肤似乎被烤焦了一样,即使不断从湖底沼泽中借力,也瞬间被灼烧殆尽。

    眼看他就要中招,命丧当场。忽然之间,云梦泽湖底的水流猛地汹汹流动起来,所有的一切,包括水底的无数怪兽、大鱼,都被席卷其中,化作一道铺天盖地的洪流,径直朝前方扑了过去。

    风易在一旁看着,惊心动魄。这母子二人不愧是顶尖高手,一个迅疾猛烈,另一个绵延不绝。那怪人修为虽高,但在两人的合击之下,也有些招架不住。

    妘寒骁对震雷鼎领悟极深,他所出的招式没有什么变化,但就是狠辣狂猛,无坚不摧。所以即使他的修为稍弱一分,但那怪人也不敢小觑,只能抵挡。

    一旁却还有姜蠡的长刀火刃环伺在侧,威力也是惊世骇俗,横冲直撞,将那些淤泥水龙冲了个一干二净。

    下一刻,那方向出现叮叮当当的声音,一片银光绿芒争相绽放,姜蠡身形赤红如火,来回奔突,如此五六招过后,她翻身一跃,稳稳的悬浮在水中。

    妘寒骁双眼放出电光,厉声道:“原来是你这小子动的手,给我拿命来。”说罢纵起雷刃,冲了上去。他炼化震雷鼎,出招也和雷电一样,迅猛快速,摧枯拉朽,常常在几招间就能取人性命。

    姜蠡惊道:“骁儿,不要伤他的性命。”

    妘寒骁狂性大发,也不知有没有听见,一阵电闪雷鸣之后,湖底轰隆隆作响。周围一片黑暗,唯有头顶数百丈上方的水面透过一阵微弱的光芒,此刻站在湖底,好像身处黑夜之中,妘寒骁便似深夜的雷电,凄厉而狂放。

    过了片刻,妘寒骁也退了回来,浑身肌肉闪光,手里抓着一个少年,面容苍白,嘴角含血,浑身都是伤,有几处甚至被电的焦黑,发出阵阵刺鼻味道。

    妘寒骁一把将他丢下,道:“刚才帮那怪人的,一定就是这小子。”

    姜蠡点点头,忽的疑惑:“除了他之外,恐怕也没有别人了。只是,这小子修为虽不弱,但怎么可能会如此精纯的水系法术,据我所知,这种威力的法术,只有昆仑蓬莱的那些人才能使出来。”

    妘寒希犹豫了片刻,道:“孩儿也不知道。”

    姜蠡直直的看着他,冷道:“骁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妘寒骁低着头,终于道:“不敢欺瞒母上,如果孩儿猜的不错的话,这小子应该身上有至尊九鼎,还不止一个。”

    姜蠡奇道:“哦,是吗?我也曾听说了,那至尊九鼎正中,代表冀州的太乙鼎就在这大夏少主身上。除了这一樽之外,还有哪个?”

    妘寒骁道:“据孩儿探知,坤地和坎水二鼎就在昆吾国中,现在看来,它们已经归这小子所有了。”

    姜蠡微微惊奇,随即厉声道:“骁儿,你早就知道,为何不禀报上来、”

    妘寒骁愣了一愣,说不出话来。

    姜蠡叹了口气,道:“骁儿,你自小崇尚武力,以祖先战神蚩尤为目标。你这一次隐瞒不报,是想着有一天,打败昆吾国,然后将两鼎据为己有是不是?”

    妘寒骁默然不语,显然是承认了。

    姜蠡温和道:“不是为娘责备你,我早跟你说过,这至尊九鼎神奇之极,寻常人最多只能占有一个,你若强行占有两个,或者三个。九鼎的力量就会在你丹田经络之中互相争斗,那你的身体就变成了一个战场,不论谁胜谁败,受伤的都是你,稍有不慎,就会修为大损,甚至有性命之虞。”

    妘寒骁面色一变,有些不信道:“那这小子为何能同时占有三鼎?”

    姜蠡看了风易一眼,道:“他是姒文命之后,有着大夏血脉,才能控制太乙鼎,而只有太乙鼎,才能驱使其余八鼎。所以它才有九鼎之尊的称呼。”

    妘寒骁颓然丧气,他自小天赋异禀,十七岁的年纪就已到达上仙境界,跻身大荒一流高手的行列。只不过其后又过十几年,修为进步缓慢,至今才到太仙,所以才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母上,即使我们不能占有九鼎,也不能让这小子得到,不如将他体内的三鼎取出来。”

    姜蠡皱眉沉思,半晌道:“至尊九鼎奇妙之极,我也不知道如何取出?权且一试。”说罢将重伤昏迷的风易拉过来,打量了几下,忽的手上生出一股强猛的灵力,按住风易的丹田,经由穴位通达经络。

    刹那之间,风易的身体变得通红,无比滚烫,脸色痛苦之极。又过片刻,他身体周围的湖水都汩汩冒泡,发出嗤嗤的声音,生出一丝丝的白气。

    紧接着,昏迷中的风易颤抖起来,发出一声声凄惨的吼叫。

    姜蠡将手撤开,道:“没有办法,这太乙鼎已经和他的身体融在一起了,没法分开。”

    妘寒骁不甘心,道:“不如让孩儿试试。”

    姜蠡看了他一眼,道:“如果让你试,这小子恐怕性命不保。”妘寒骁闻言只好作罢。

    姜蠡喘息一口气,又试了一试,这一次她精微的控制灵力,一丝丝的渡入风易的丹田,仿佛潺潺而过的溪流,虽小,但绵延不绝,试图占据风易的身体。

    正当她的灵力周游风易的经络,到达丹田时,姜蠡忽的眉头一皱,睁大双眼,面色骤变。

    过了片刻,双方僵持,你来我往,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风易负有神瞳,却看出来这怪人渐渐已经落了下风,若非他招式奇怪,可以不受四周的水流影响,恐怕早已经落败了。

    殊不知,姜蠡此刻心中也震撼无比,眼前这怪人修为绝高,而且招式奇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本以为这一次和骁儿来杀玄鼋,十拿九稳,想不到出了这样一个怪人!”

    她不由得有些懊悔,后悔没有探查清妘寒浞的底细,看来两人之间虽是夫妻,但貌合神离,早已对对方藏着太多的秘密了。思前想后,姜蠡已生出了一丝退意。

    哪知妘寒骁突然怒吼一声,道:“大胆,敢伤我母亲!”说罢身上环绕雷灵,宛若雷电汇聚,轰然一声冲了出去。

    姜蠡叫道:“骁儿,不要冲动!”但已经阻拦不及,她无奈之下,也再次出手。两人一火一雷,互相增益,几招之下,将湖底更是搅了个天翻地覆。

    又过片刻,妘寒骁托起震雷鼎,其中的雷电之力源源不断的溢出来,陡然化作一柄长余三丈的电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轰然霹雳,摧枯拉朽,毁灭着前方的一切。

    怪人连翻后退,手指一点,从湖底掀起了一道又一道的沼泽之墙,拦在前方。那雷电之箭轰隆隆连续撞穿了十几道泥墙,霹的一声射入怪人的胸口。

    风易见之大惊,下意识叫道:“留手!”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代嫁丞相钱忆柏的小草人生重生之归来成双万灵斗世录游戏侠侣斗智能时光与你共缠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