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族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仲熊听罢,一下子露出愤怒神色,皱眉道:“你不知道,两年前我们族中探子得知,虞少卿这混蛋彻底归顺了寒国,更是拜了仇人妘寒浞做师父。当时姑慕族上下简直要气疯了,老族长、龙降二长老等人都为了姑慕族的声誉,想派人前去刺杀,而苍舒爷爷更是被气的去了半条命,从此卧床不起……”

    他心中气氛,一下子说了许多,风易却脸色一变,只听到了一句,急道:“老族长?发生了什么,姚虞思不是族长了吗?”

    仲熊闻言一愣,神色奇怪,道:“他已经退位了?”

    两人调笑几句,刚才那一丝丝由于多年没见的生疏也瞬间烟消云散了。

    又聊了片刻,风易忽的问道:“仲熊,你们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风易不愿去想,但不得不承认,在虞沫心中,或许自己远远不及姑慕一族那么重要,自己只是一个愣头少年,无意间和她走到一起,但不管经历什么,最终必然会分开。

    想了片刻,心中不由有些萧索。

    风易急问道:“那如今姑慕族的族长是谁?”他心中虽然隐隐猜到,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果然,仲熊道:“是沫儿!”

    仲熊心思玲珑,看到风易神情,立马猜到了他是在想虞沫,暗暗叹了口气,却笑道:“风易你真是不够意思,当年你跌落东海,我们找了你好久都没发现踪影,还以为你一命呜呼了呢。害得我白白伤心了好长时间,你为什么活着也不回虞渊昧谷来呢?”

    风易抛开那些心思,也哈哈笑道:“我正想说呢,我落入东海后,一直靠着一块木板飘着,天天就盼着你们来救我。可你们就是不来,后来我一路飘到北海,差点没被冻成冰棍,你说该如何补偿我?”

    他虽然轻飘飘的几句话,仲熊却知道其中必然有许多无法想象的艰辛,顿了片刻,忽然道:“那正好,我们就这么扯平了。”

    几年之间,姑慕族内忧外患,波折颇多,所以大家渐渐也忘了。不过此刻提起来,众人还是那样的兴奋。

    风易见自己几乎成了偶像,略略感到不自在,笑道:“大家不必这样,我也算是出身于姑慕族,抵挡外敌是分内的事情。”

    那几个青年却兴奋不减,你来我往,都是敬佩、赞叹之语。

    风易听后毫不惊讶,心中却涌出复杂的感觉。又有些疑惑,沫儿她年纪轻轻,又是一介女流,怎么会突然当上族长的?不管是论修为,还是论资历,比她强的都大有人在。

    仲熊笑道:“风易,早猜到你会惊讶。告诉你吧,这族长之位是大家公推的,即使是龙降二长老也同意了。”

    风易大为奇怪,觉得其中必然发生了许多事情。

    仲熊缓缓道:“当初寒国大军被天圆地方大阵击退之后,族中死伤惨重,大家都各自休养。想不到一个月之后,在族中大会上,沫儿突然当众质疑她父亲,历数了老族长的几大罪过。”

    风易心中惊讶,姚虞思向来爱民如子,宽厚仁德,深受族人的爱戴。他亲生女儿,能数出他的什么罪过来?

    仲熊叹道:“沫儿所列的罪状,一个比一个厉害。其一,老族长不思进取,作茧自缚,让堂堂虞舜的后人,沦落在一个小小山谷之中。其二,老族长居安不思危,让姑慕族有灭族的祸患,其三,老族长任人不明,使族中出现了我父……”

    说到这儿,仲熊神色一暗,过了片刻,才又道:“出现了季狸、虞少卿这样的奸贼……后面还有其四、其五……大多也是这些。”

    风易听着,每听一句,脸色便震惊一分,到了后来,心中完全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一个女儿数落父亲的罪过,还是当着所有族人的面!

    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虞沫言语中虽然激烈,但所列的罪状却让人无法反驳,甚至在当时的情况下,连辩解的人都没有。

    果然,仲熊道:“你这神情,跟我们当时所有人都一样。虞沫说完之后,整个大殿都陷入一片沉默。没有一个人说话,更没有一个人反驳,就连龙降二长老平日里这么有威严,不喜欢人以下犯上的,都沉默不语。”

    “许久之后,老族长面色惨白,汗如雨下,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喘息了半晌,才说道:‘沫儿,那你觉得为父该怎么办?’”

    他堂堂一族之长,在大家面前对女儿说出这样示弱的话,风易忍不住觉得,沫儿此举,实在是有些过分了点。

    仲熊又道:“当时沫儿说:‘父亲你既然知道悔改,就该让出族长之位,让能者居之。若不然,堂堂虞舜圣人的后代,就要灭亡了!’”

    “说到这里,龙降二长老才终于站了出来,不过他身为族中修为最强的高手,却抵御不了外族入侵,心中也觉得惭愧。所以他虽然认为沫儿以下犯上,语气却不像平时那么威严。只是说族长刚遭逢大变,需要族长镇守,族内更不适合变动。一时间,渐渐的有人站出来说话,虞沫无奈,只能作罢。”

    风易闻言,心中慨然交集,也不知道是喜还是悲?他早看出来沫儿雄心不小,虽是女儿身,却有男子气,但没想到她会用如此激烈的手段?

    仲熊又道:“如此再过了一个月,族中又举行会议,那时谷内兵力不到一万,而虞渊昧谷的位置又被敌人知道,万一寒国再次来袭,真的是无法阻挡。许多人都提议加强阵法,也有人说寒国这次兵败,短期内不会再来,族人应当趁机修养。更有人建议抛弃虞渊昧谷,移居海外山岛,避免祸患。”

    “众议难决的时候,沫儿再一次站出来,竟然直接说到:‘说迁居的人都该以族规处置!’就在大家惊讶时,她说固守谷内难逃灭亡,而寒国势力遍布天下,逃出谷外更是难以避免灭族下场,唯一的办法就是……“

    风易闻言,脱口道:”联合其他部落,一起反抗!“

    仲熊讶异一声,笑道:”风易,你果然是沫儿的知己,一下子就猜到了。“

    风易苦笑一声,暗想:”姑慕族内忧外患,实力大减,连一般稍大的部落都不如。更糟糕的,它却是妘寒浞的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而且山谷位置已经暴露了。虽然没有了季狸、虞少卿,但族中有二心的不在少数,他们为了性命和荣华富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种情况下,其它部落的人没有来落井下石就算仁义了,怎么可能还会和姑慕族联合?”

    仲熊抚掌叹道:“风易你一定觉得这极不可思议,说实话当初沫儿说出来的时候,族中各位长老前辈也都觉得她疯了。“

    风易心中又是惊奇又是叹息,但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忍不住问:”沫儿她到底是怎么做的?“

    仲熊伸出两个指头,道:”很简单,恩、威,恩威并施,只用了半年沫儿就达到目的了。“

    风易听的更是一头雾水,恩威并施?这向来是君王的驭下之术,用俗语来说就是打一个巴掌给一颗枣,只要以适当的方法,不论是小到人或猛兽,大到一个部落,一个国家,其实都是可以驯服的。但以姑慕族如今的实力,想施恩没有资本,展露威仪更是没有实力,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仲熊见状,笑道:”这第一步,施恩于人,其实还和风易你有关系!“

    仲熊见风易模样,暗暗好笑,过了片刻道:“好了,我和风易这次相见,还有事情要说,你们到周围查探,若有情况,立马发信号。”

    众人闻言,这才不情不愿的去了,一个个走的时候还不忘让风易回谷的时候,一定要到家里做客。风易觉得盛情难却,连连答应,心中却忽的想起那个率真刚强的少女。

    风易哈哈大笑:“不用还,我已经好几天没好好吃一顿饭了,你先欠着,等哪天空了,得请我吃顿大的。”

    仲熊一愣,笑道:“那可真是便宜我了。”

    两人多年未见,却一点也没生疏。一旁姑慕族众位青年看了,都暗暗惊奇。过了好半晌,他们才有人忽然回想起来,忍不住大叫:“你就是那个通灵了獬豸神兽,打开大阵,击退了寒国大军的风易,是不是?”

    这么一说,众人一下子都想起来了。风易当年虽然一直被软禁,但在妘寒希、逢蒙入侵的时候,他和虞沫一起破解对方的阴谋,随即又阻止了虞少卿,最终冒着生命危险通灵上古神兽……

    这些种种事迹早就被姑慕族的所有人记在心中,后来谷内还曾派人到东海寻找风易的下落,只是一直没找到而已。

    “我真的还能回去吗?”

    风易眼前忽的浮现起那一天坠落悬崖入海前见到的最后一个眼神,那其中有伤心、悲痛、惋惜、绝望……但更多的确实庆幸和欢喜……

    没错,是欢喜!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死亡设计师NBA之功夫巨星大秦之吾名胡亥都市之大帝归来军少心尖宠之全能千金强势缠绵:总裁大人,你轻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