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施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仲熊知道他是提当年谷中的事情,不以为忤,哈哈笑道:“能者多劳嘛。”

    风易思索片刻,缓缓道:“这山上的敌人粗略估计,也有千人之数,而且姑逢山地势开阔,和周围的其它山峰都有栈道山道连接在一起,一旦惊动了他们,恐怕蜂拥而来的不止万人。”

    “所以这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声东击西,诱敌在前,奇谋在后。”

    待众人说罢,仲熊笑道:“我只是鼓舞一下士气,这办法还得风易你来拿。”

    风易笑骂道:“早就猜到了,几年前就被你利用,如今还是一样。”

    众族人一头雾水,不懂他在讲什么。

    唯有仲熊哈哈大笑:”哪儿敢?我那都是小心思,真正的大事情还需要风易你这个身兼姑慕和大夏两大血脉的英雄去做,我这样的小人物,就只能从旁协助了。“

    仲熊惊喜道:“快别卖关子了。”

    风易笑道:“姑逢山守卫森严,强闯的话是万万不行的。想要进去,只能是吸引所有守卫的注意,剩下的人再浑水摸鱼,趁乱混进去。”

    风易见他说到这份儿上,也不藏着,笑道:“少给我拍马屁,这游侠肯定要救,不仅是为了姑慕和大夏,更为了打败寒国!”

    仲熊闻言放下心来,看着风易坚定的眼神,他也不由热血沸腾,道:“说的极是,今日即使我们都回不去了,也要救出游侠!”

    姑慕众人听他们如此说,也都不再有异议,齐声应和。

    他知道族人都生出退意,所以一时也顾不得那许多,直接说出了心底的想法。

    姑慕众人闻言深以为然,一个个皱眉沉思,却都想不出办法来。

    仲熊笑道:”而且风易这个大夏少主在这里,还怕寒国这些宵小不成?“

    仲熊闻言皱眉道:“计策是不错,只是这里守卫这么多,怎么可能把他们全部都吸引过去?”

    风易笑道:“你难道忘了我这个大夏少主了吗?”

    仲熊大吃一惊,连连摇头。之前交谈的时候,他知道了风易身份已经暴露,如果风易现身,确实会一层石激起千层浪,但这样一来,岂不是陷风易于危险之中。

    “不行,万一你有什么不测,我可怎么向沫儿交代?”

    风易此时是姑慕、大夏结盟的关键,更是反抗寒国的领军人物,用他去作诱饵来救这些游侠,可有些得不偿失了。

    风易见他担心,笑道:“不用担心,这些臭鱼烂虾想抓我还没那么容易。”

    见仲熊等人仍然犹豫,风易正色道:“这些游侠桀骜不驯,都是自由义士,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我们都要救他们出来,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

    仲熊无奈,只能点头,姑慕众人看向风易的目光则充满敬佩。

    风易哈哈一笑,又和众人商讨了一下后续的行动,旋即脚下生风,嗖的一声穿过浓密的丛林,向山顶飞奔而去。

    靠近山顶时,风易放慢速度,四下张望,忽见几个骑乘飞骑的寒国士兵经过,风易冷冷一笑,暗道:“就是你们了。”

    说罢运灵入掌,猛地推出一股狂风,几头飞骑猝不及防,身形不稳,一下子坠落下去。

    士兵们惊叫出声,连忙念起御兽口诀,安抚坐骑,刚刚稳下身来时,又觉得身后传来几道凌厉无匹的光芒,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觉胸口一凉,心脏剧痛,下一刻没了气息。

    风易冲了上去,将几个士兵尸体踢进了山沟,又故技重施,换上了其中一个士兵的衣服。随即大摇大摆的骑乘飞鸟,冲上山顶的大营。

    还没落地,已经听到无数惨叫声,风易心神一凛,扫视过去。看到几十个大汉被绑缚在一根根柱子上,浑身*,血水遍地都是,而他们前方正有一些士兵,手拿着铜鞭、铁环等各式各样的刑具,在严刑拷打。

    “妈的,快说,你们的同伙在哪儿,还有多少人?”

    一开始众大汉还大骂不已,那些士兵神色狰狞,忽的从火炉仲抽出几根烧的通红的铁棒,在狞笑中一下子贴到了大汉的身上。

    刹那间,惨叫连连,响彻整个山谷。

    有些大汉忍受不了,一下子晕死过去。还有两个意志薄弱,声音细如蚊子,道:“我……我说……”

    还没说出口,已经被当中一个壮汉冷冷打断:“不准说,落到这步田地,还想活着吗?大丈夫死就死了,怎么能连累兄弟们?”

    那施虐的士兵们见状,嘿嘿冷笑,走了过来,道:“你骨头挺硬的嘛,不知道能不能挨得过琵琶追魂剔骨刀呢?”

    那壮汉闻言一愣,脸色瞬间惨白,一时间竟吓得牙关发抖,说不出话来。

    风易在一旁看的怒气冲天,拳头紧握,几乎要忍不住冲下去。但为了救出更多的游侠,他必须要忍耐。

    士兵们见壮汉不说话,冷笑:“不说话,那就是想试一试喽。”说罢走到一个石台上,拿起一柄黑黝黝的软刀,刀身刀背上满是奇怪的锯齿,细小之际,闪烁着寒光。

    那名士兵缓缓走向壮汉,上下打量,道:“该从哪里动手呢?”话音刚落,忽的抖起软刀,从壮汉的大腿插了进去,刹那间,软刀像是活了一样,自己蜿蜒着的钻进了壮汉的血肉之中,在其中蠕动。

    壮汉极是勇悍,痛的浑身颤抖,血流如注,仍然破口大骂。

    士兵嘿嘿一笑,又用了一分力,那软刀一下子完全插进了大汉的腿肉中,直没入柄。他见壮汉晕了过去,笑道:“真没意思,这就不行了。”

    说吧向外一拉,软刀一下子拔了出来,带出一坨坨支离破碎的血肉。而此时壮汉大腿上,血肉和骨头已经完全分离,雪白的腿骨被剃的一丝肉都不剩,鲜红的血顺着腿骨流到地上,来回摆动着。

    壮汉痛的又醒了过来,虽然已经发不出声音,但口中似乎仍然在骂着什么。那施虐的士兵怒极,冷笑一声,手指忽的探入他的口中,将其舌头硬生生朝外一拽,血光四溅,舌头断成了两截。

    其他被绑在木柱上的大汉们被吓得面色苍白,一句话都不敢说。过了半晌,忽有一人高叫道:“你们这些寒国妖孽不得好死,我们游侠就算还有一口气,也要杀光你们,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

    众士兵闻言大怒,冷笑:“真的吗?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吃谁的肉?”说罢有几个人竟然真的割下游侠的肉,直接在炭火上靠着,血水嗤嗤,还没熟就扔进了嘴里。

    “好香,好香!”

    风易愤怒之极,通灵飞骑一下子俯冲过去,那飞鸟被风易激的发狂,猛地落地,爪子胡乱抓着,当头几个施虐的士兵闪躲不开,一下子被利爪穿破了胸膛,连声惨叫都没发出来,就死了过去。

    众寒国士兵见状,大吃一惊,纷纷拿着兵器冲过来,叫道:“什么人,敢闯姑逢山大营?”

    风易假装神色慌张,一下子从鸟背上滚落下来,惊道:“快,快通知将军,有人闯进山里来了,是那大夏少主!”

    众人听罢,这才想到一旁的风易,纷纷将目光投向他,眼神中满是期待。

    风易暗暗失笑:”好你个仲熊,竟然将难题丢给了我!“他知道仲熊刚才那一番话,其实是在试探自己。大荒游侠向来是大荒仲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人人都想拉拢,风易和姑慕族都不例外。

    风易大吃一惊,急忙放出姑慕一族特有的烟花讯号,这烟花是特制的,只有用重光神瞳才看得出来。

    讯号发出去不一会儿,四周山峰密林中有十几道身影穿梭,来去如风,速度极快,片刻后仲熊等人已经来到,他们顺着风易所指的方向看上去,但见守卫森森,探子几乎比周围的树木还多。

    一姑慕子弟道:”这么多人,凭我们几个,恐怕连进去都有些困难。“

    众人听到这丧气话,却没有反驳。本来这次援救游侠就是族长虞沫下的额外任务,想要成功难于登天。而姑慕族和游侠早在百年前就已经不来往了,谁也不想为了他们位丢掉自己的性命。

    过了片刻,仲熊忽的沉声道:”今时不同往日了,我们姑慕族想要光复,必须要得到游侠们的援助。这对我们来说可是个天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拉拢大荒游侠,如果真的能救出他们来,那姑慕族在大荒中的声望必然会完全不一样。“

    虽然当初风易在虞渊昧谷中和族长姚虞思定下了姑慕大夏联盟的计划,但如今三四年过去了,大夏各国联合在一起,击退了寒国的几番攻击,实力和声望都越来越强。而姑慕族却一无起色,虽然拉拢了东夷各国,但他们都还是盘旋不定,真要和寒国开战的话,他们不可能冲在前面的。

    所以仲熊明着是在告诫族人,其实是逼风易摊牌,当初的联盟究竟还算不算数?

    风易笑道:”几年不见,仲熊你心机愈发深沉了,都算计到我头上了。“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小学生之破案之王[综]审神者画风不对重生千金归来时间猎人重生之霸婚军门冷妻亲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