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争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妘寒浞哈哈笑道:“说得好,若是天下人都像你这般,寡人也不用日夜发愁了。”

    风易暗想:“你怕是在愁自己的项上人头被人偷偷取走吧?”

    忽然听妘寒希冷冷道:“父王,既然他不要赏赐,那便罢了。依儿臣看,有赏必有罚。除了大玄山,其它所有部落可以说都在狩猎之中败下阵来,依之前的约定,当全部贬为奴隶才是。”

    远处的仲熊和姒庚金闻言,暗暗失笑,都在想:“巧舌如簧,差点连我们都骗过了。”

    风易这一番话说的极为漂亮,众人闻言一阵点头,再也不敢置喙半点。就连纯狐也无法反驳,她隐隐觉得风易有些奇怪,所以才来刁难,此刻竟然被暗中反击了一把,内心冷笑。

    忙道:“回陛下,我不要什么赏赐。”

    众人闻言一阵奇怪,纯狐笑道:“这可是太难得了,寻常人做梦都想得到陛下的赏赐,怎么你倒是嗤之以鼻一样?”

    其言一出,尽皆哗然,群豪不由得胆战心惊。而晏龙、雨师妾等参与狩猎之人则更是骇然,之前和风易约定,便是让众人不分胜败,让寒国无从罚起。现在看来,这妘寒希的狠辣,远超众人想象。从古至今,还没有敢将大荒各国统统贬为奴隶的,难道寒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看今日寒国的行事如此荒诞,恐怕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逢蒙冷冷道:“分明是藐视陛下天威!”一时间,众寒国贵侯七嘴八舌,各自议论。

    妘寒浞却面色不改,笑道:“哦?你为何不要赏赐?”

    风易心中有些后悔,他本来只是不想引众人注意,想快些远离,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是成了众矢之的。无奈之下,只好道:“陛下,我从小生在北海,得黑水玄蛇收为徒弟,与冰雪为伴。这一次能够来到中土,参加陛下的天子狩猎,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哪儿敢还要什么赏赐?”

    风易压制住心中震惊,暗道:“难道……这玉楼中竟然有三只神鼎,除了妘寒希的巽风鼎,不知另外两鼎在谁的身上?”

    他心中惊喜之极,却又生出一丝绝望感。想从寒国众多高手之中抢到神鼎,难如登天,几乎不可能。但既然感应到了神鼎,让他不管不顾,却又断难做到。一时间心中如天人交战,难以言叙。

    忽听妘寒浞笑问道:“为何别人都仅猎到一只灵兽,而你却几乎将满山灵兽都尽收囊中?”

    果然,妘寒浞哈哈笑道:“说的是。只是寡人身为大荒天子,该为大荒各国谋福祉才是,这尽数贬为奴隶,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风易听着这巨奸冠冕堂皇的话,心中一阵作呕,但表面却不得不附和,希望他能突然变了性子。而其余各国则心怀期待,只盼着这一次天子狩猎,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妘寒浞忽然转向左右,道:“各位爱卿,你们以为如何?”

    欢兜隆隆笑道:“本王觉得二王子说得对,天子一言九鼎,陛下的话就是法度,谁也不能反抗!”风易见他说话之时,虎目之中闪过一丝冷笑,瞬间明白:“这妖魔看来并非有勇无谋之徒,他明着是赞同,其实是想让妘寒希站在大荒各国的对立面去。万一将来二王子夺嫡,妘寒希必然不得人心。”

    纯狐急忙道:“既然陛下觉得不近人情,那不如将一半部落贬为奴隶,迁往各贵族之中,供以驱使。”

    妘寒浞颌首沉思,自他登位以来,帝丘附近的上万百姓都饱受苦难,和奴隶无二。按照他的性子,早就将天下各国都看作了低贱之人。只是大荒各处还有反抗的力量,他怕这些人联合起来,所以到处扶持势力,互相争斗。如果天下一统,妘寒希的提议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了。

    他赞赏的看了一眼妘寒希,忽然又看向风易,笑道:“大玄山赢了狩猎,从此就和琅琊、肃慎、鬼国同为贵族了。不知道你觉得二王子刚才的建议如何?”他以如此大事,来询问风易,众人却不觉得如何奇怪。因为从古至今,奴隶就是贵族的玩物。只要贵族愿意,便可以掌控奴隶的一切,甚至是生死。

    风易身为今日新封的贵族,自然地位已经非同一般,可以参与议事。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但余下各部落内心却已经沉到了谷底。封侯拜相,成为万人之上的贵族,是古往今来所有人的心愿。这次风易能够轻而易举的成功,怎么可能不愿意?

    仲熊暗中和姒庚金道:“这可糟糕了,这是把风易推入两难的境地了。”

    只见风易沉呼一口气,突然抬起头,朗声道:“陛下之前问我要什么赏赐,我之前一时想不出来,现在我突然想到了。”

    众人见他忽然岔开话题,疑惑不解。

    仲熊心中咯噔一下,道:“不好。”

    逢蒙又在一旁不耐道:“之前要给你赏赐,你却不要。现在我们在说贬奴之事,你又再次提起,难道真的不将陛下放在眼中吗?”

    风易理也不理他,双瞳放光,看了一眼各玉楼的群豪,最终目光落在妘寒浞的脸上,一字一句道:“我斗胆,请陛下废除贵族和奴隶的封号。”

    他话音刚落,顿时像是巨石落入平静的水面,激起千层浪花。一时间,妘寒希、逢蒙等人纷纷呵斥:“大胆,靠着一点小小的恩宠,就敢大放厥词。”欢兜、纯狐、三妖仙看着眼前这人,越看越是惊奇,心中都冒出一个想法:“此人绝不是大玄山的人!”

    一时间,寒国贵侯都大声呵斥,其余群豪则震惊骇然,心底却暗暗支持,但没有人敢出言附和。众人之中,唯有妘寒浞笑容依旧,不发一言。

    天苗使忽然娇笑道:“贵族和奴隶制度,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了,从未有过改变。你区区一人,难道想改天换日吗?”

    风易朗声应道:“存在数千年?难道比大荒的时间还久吗?早在伏羲女娲的时候,那时没有贵族奴隶制,人人平等,和平共处,是后来从未有过的盛世。难道天苗使自认为比双圣还要高明?”天苗使闻言一阵愕然,她双手之中,闪过一丝绿光,心底暗想:“为何此人看起来那么熟悉?”

    纯狐又道:“伏羲女娲不过是传说中的人物,而且那时天地初定,日月不明。后来才慢慢生出了万物,贵族和奴隶自然也就产生了,这是天意。”

    风易怒极反笑:“好一个天意!难道一个人生下来就是贵族,另一个人生下来就是奴隶,这都是上天注定的吗?”

    妘寒希呵斥道:“放肆,这当然是天已注定的!”

    风易冷笑:“说得好,那九尾狐一族从东海仙族,来到大荒,也是天注定的了!”他此言说的极为狠辣,九尾狐从万人敬仰的仙族,到了大荒,成了妖女的代名词。这是纯狐和妘寒希心中的耻辱,此刻被风易当众提起,虽然没有明说,但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清楚。

    妘寒希怒道:“大胆!”说罢拍案而起,周身疾风呼啸,无尽的杀意汹涌袭来,笼罩在风易头顶。

    风易此刻心中已经十分平静,以往的那诸多仇恨、愤懑仿佛一瞬间都抛诸脑后了,面对如此强大无匹的敌人,万万不能让自己心境受到影响,若不然,未战先输。

    风易淡淡道:“回陛下,我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风易浑身冒出冷汗,心中恐惧惶惑增长到无以复加。到了后来,不仅仅是妘寒浞,就连纯狐等人也变得气势恢宏,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正当时,忽然觉得心口一痛。风易刹那间恢复了一丝神智,细细一探,原来是羽兮的灵犀仙蛊咬了自己一下。这仙蛊一开始是羽兮为了控制他才下在他的身上,但后来两人敌意尽消,关系匪浅,这仙蛊反倒成了风易的一部分,有好几次都帮他疏通经脉,疗养伤势,只不过风易不知道罢了。

    风易猛地惊醒,暗道:“不行,这一定又是妘寒浞的摄魂法术。我不能中了他的招。”想罢默念口诀,运转太乙鼎,不断稳住心神,抵挡外界侵袭。

    过了片刻,那被压制的感觉渐渐消失,风易整个人仿佛卸下了千斤的重担,觉得轻松了许多,神色也变得淡然如常。不料太乙鼎却忽然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嗡嗡飞旋,灵力四射,激的风易气血翻涌,脸色通红。

    他大吃一惊,不明所以,急忙念诀压制,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种奇怪而又熟悉的感觉生出来。风易感应到一、二……三股气息。他胸膛骤跳,几乎要忍不住叫出声来。这气息……和当年在虞渊昧谷中,感应到妘寒希的巽风鼎时候一模一样,难道……

    纯狐忽然笑道:“想不到大玄山的人如此谦逊,陛下,该好好重赏才是。”

    风易见这妖女一双狐魅之眼上下打量着自己,心中一阵厌恶,下意识的掉过头去。

    妘寒浞笑道:“爱妃说的是,大荒中难得有如此少年英雄,寡人得好好想想才行了。”说罢作沉思状。风易一人站在中央,眼前面对的尽是寒国高手,而且还有欢兜、虎翼、犬神这些曾与自己交过手的,他生怕被看穿身份,暗想早点脱身才是。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跑,你继续跑[穿书]寻道客最终幻想之改写者娇贵死了(男主重生)流年恰雪绒飞刀战神在都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