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行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妘寒希话音落吓,所有参加狩猎的人都齐齐看向风易四人。等风易点头后,他们才将猎物交给寒国侍卫。妘寒希一见,心中明朗,暗道:“果然又是这几人搞的鬼。按理说他们都是来自小国,绝不敢和我寒国作对。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恐怕都是假冒的身份。”

    妘寒希如此想,便越看风易几人越发觉得熟悉,但仔细回想,却又看不出来他们的真实身份。

    正在这时,侍卫收上了所有人的猎物,细加盘点,交由妘寒希。妘寒希一见之下,顿时脸色铁青,呆立原地。周围玉楼上千双眼睛齐齐看过来,想看看到底是哪个部落即将为贵族,又是哪个部落即将被贬为奴隶?

    妘寒希正沉思时,那白衣人已经翩然下落,不知踪迹。而白衣老者面不改色,仍然坐在原位,仿佛玉琢的仙人一般。妘寒希忽见父王看向自己,心中一动,忙站起身道:“诸位狩猎归来,辛苦了。接下来就是以各部落的猎物数量,论功行赏。”

    他说话之时,眼神不住朝四下看去,却并未看到虞少卿,心中惊讶之极。

    经此一事,妘寒浞只能背井离乡,云游大荒。从那以后,杳无音讯,族中再没有人听到他的消息。其父母心中有些悲伤,但更多的却是庆幸。

    岂料到十年之后,正赶上武观的叛乱,伯明国竟然在武观军中听到一个叫妘寒浞的人。一开始以为是重名重姓,没人去深究。武观之乱后,其麾下大将后羿再次率军,终于推翻了大夏。而后羿朝中的丞相,赫然正是妘寒浞。

    众人只看到妘寒希立在玉楼上,却不说话,心中大为奇怪。

    纯狐眼神凌厉,隐约猜到了大概,笑道:“希儿,你父王早就有言在先,你且按照狩猎成果,论功行赏就可以了。”

    妘寒浞登上高位,衣锦还乡,但性子却一点没变,依然离经叛道。族中人一点也没有趋炎附势,反而以之为耻。妘寒浞一怒之下,愤而离开。

    这一系列的事情,早已传遍了大荒,连三岁小儿都知道。但如今妘寒浞身居大荒天下,没有人敢当众提起。

    他从一个顽劣少年,一直登顶大荒,几乎可以用传奇来形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在那十年间,修为猛增,甚至在武观军中,也仅次于武观、后羿等寥寥数人。所以纯狐猜测,这白衣老者和红衣少年,和妘寒浞的那十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妘寒希回头看了一眼,却见父王面带微笑,与一旁妃嫔和贵族谈笑风生。他心中咯噔一下,这计划失败,自己在父王心目中的地位又要下降一截了,想到这儿,他苍白的脸上出现一丝狠厉之色。

    忽然看到玉楼下飞上来一个白衣人,走到父王面前,躬身一拜,却对白衣老者耳语一番,声音极其细微,妘寒希运转巽风鼎,借风听声,仍然听不清楚。

    他心底不由泛起嘀咕,这白衣老者和一旁的红衣少年身份极为神秘,朝中竟然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但人人都知道,此二人和当今天子关系非同一般,几乎同进同出,其地位,甚至还在纯狐、姜蠡和两位王子之上。

    妘寒希心中忐忑之极,他心思机巧,自然知道这狩猎只不过是一个幌子,最终目的却另有其二。第一便是借机杀死各部落的高手,然后嫁祸给游侠,让这个叛逆群体和大荒各部落为敌。第二则是借机分化各部落,让他们之间产生仇恨和怨怒,从此互相争斗,永远都没有力量和寒国抗衡。

    但此刻第一个计划已经付诸流水,第二个……妘寒希冷汗涔涔,这一次他本来以为是轻而易举,但没想到这一石二鸟的妙计,最终却全部落空。如果父王震怒,那他的地位必然会受牵连。

    思来想去,妘寒希无奈,突然回身拜倒,道:“父王,所有部落……都仅仅猎到一个猎物,儿臣无法判断,请父王发落。”

    其言一出,顿时所有人都哗然一片,议论纷纷。群豪不自主的面露喜色,所谓法不责众,难道他妘寒浞还能将所有人都贬为奴隶吗?

    妘寒浞面容自若,忽的扫向左右,奇道:“咦,姑慕侯也参与了狩猎,怎么没见他的人?”

    一旁侍卫应道:“回禀陛下,姑慕侯并未归来,也许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妘寒浞沉吟不语,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等待他的发落,心中剧跳。纯狐知道他心中不悦,忽然笑道:“陛下,妾身倒是有一想法,可以解开僵局。”

    妘寒浞淡淡道:“爱妃有何妙计?快快说来。”

    纯狐笑道:“既然分不出胜负,那此局就不算。再来一次好了。”

    欢兜哈哈笑道:“再来一次,可是太过无聊了。”

    纯狐道:“南蛮王说的是,山中狩猎便可跳过,再来一次其它的比试,也未为不可。”

    其言一出,风易不由得暗骂:“这妖女,果然不安好心。不管接下来比试什么,我们都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如果妘寒浞再派人暗中刺杀,恐怕所有人都抵挡不了。”他权衡再三,想不出其它办法,唯有心一横,忽然哈哈笑道:“陛下,我险些忘了,除了刚才的白玉三睛虎,我还猎到了一头鬼影兽,一头独角兽……”说罢一股脑的接连拿出来几十头灵兽,尽皆被封住了经脉。

    周围人看的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妘寒希等人见了,心中怒极,暗想:“果然是这小子作的手脚,恐怕这一切都和他有关系。”

    忽然听妘寒浞哈哈笑道:“好,好!黑水玄蛇之徒,果然是大荒中年轻一代的翘楚。”

    纯狐娇笑道:“不知陛下该如何重赏呢?”

    妘寒浞指着风易道:“你且上前来让寡人瞧瞧。”

    话音刚落,仲熊三人顿时紧张起来,风易的身份特殊,且只有他们知道。万一到了妘寒浞面前,被识破伪装,那后果可大大的不妙。

    风易却泰然自若,笑着御风而上,凌空跃到了太液玉楼之上。众人见他露出这等境界的御风术,皆啧啧称奇,而妘寒希则暗中愤恨。

    风易走了过去,躬身道:”拜见陛下!”

    妘寒浞笑道:“平身!”

    风易抬起头来,面对着寒国朝中数十权臣,其中不乏欢兜、逢蒙这等或阴险、或暴虐之辈。他自小时候起,耳边就不时出现这些人的名字,后来经过种种事情,更对这些人深恶痛绝。此刻相隔这么近的距离,风易心中想到那么多枉死之人,还有成千上万因他们而饱受苦难的百姓,心中早就怒火冲天。

    但表面上却装作欢喜道:“多谢陛下!”

    风易正视前方,正对着妘寒浞的眼睛,刹那间,一股匪夷所思的灵力陡然从他的神识中生出来,他浑身微微发抖,莫名的生出一股恐惧敬畏之感。同时,妘寒浞的身形越来越大,而自己越来越小,到了后来,他仿佛感觉到自己成了一只浮游,但面对着的,却是巍峨耸立,直插云霄的高山。

    妘寒希曾经问过母后,但纯狐也一脸茫然,不过她日夜侍候在妘寒浞身边,猜到一丝端倪。

    据说当年妘寒浞只是东夷伯明国的一个少年,他还在十几岁的时候,恶名就已经传遍了东夷。性子顽劣,最喜捉弄人,而且下手不分轻重,在恶作剧时竟然误伤了族中的不少人。后来伯明国主忍无可忍,给妘寒浞的父母下了最后通牒,要不严加管教,要不就按族规处置。

    风易击退浓雾中的偷袭者,救了群豪,已然成了众人的领袖。此刻群豪威拥在后,姒庚金、仲熊和蛮坤分列左右,众人一起御风在空,穿过几个山头,便到了上林苑。

    远处典礼官得到探子来报,急忙擂鼓,高声叫到:“狩猎之人安然归返。”

    其言一出,各玉楼上的人纷纷站起来,翘首以望,露出期待的神色。这狩猎的结果,关系到各部落的命运,他们一个个心吊到嗓子眼,屏住呼吸。

    而太液玉楼之上,纯狐和妘寒希却勃然变色,这借狩猎环节,绞杀各部落高手的计划,也是他们向妘寒浞献策,并由妘寒希一手策划。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妘寒希向其父王借了其麾下一队神秘高手,再加上姑慕侯虞少卿,原本以为必定成功,想不到这些人竟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其父母也愤怒不已,要将妘寒浞关入小黑屋,一直到他悔改为止才放出来。但后来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妘寒浞在外玩耍的时候,听到了父母要惩罚自己的消息。他毫不惊慌,略一思虑,就到河边捉了几条鱼,带回家中,对父母说是孝敬他们的。

    其父母一见,心中感动,以为自己儿子已经变好了。便决定吃完饭,再对儿子开诚布公,若是从此安守本分,也不需要再行惩罚。哪只妘寒浞在饭中偷偷下了*,其父母不知所然,昏睡了过去。待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深山的大树之伤。

    妘寒浞要挟父母,从今以后不得对他指手画脚。其父母气急,怎么可能答应?妘寒浞见状,竟然扬长而去,留下父母二人在深山老林之中,如果不是后来族人发现不对,找到了他们,恐怕父母不是饿死,就是被山中恶狼吃掉了。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综+剑三]逼王的自我修养唯愿来生不相见矮人在未来蛰龙吟都市之万界拯救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