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舌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风易心暗道:“这老贼的摄魂术太过可怕,再这样下去可要前功尽弃了。”他脑飞旋,思索办法,忽然看到脚下的玄鼋,灵机一动,叫到:“怎么把它给忘了?”想罢微微一笑,默念口诀,刹那间一道灵光从其泥丸宫射了出来,一直没入玄鼋的巨头之。

    过了片刻,玄鼋游动身体,掀起一阵阵滔天巨浪。它缓缓将巨大的头颅沉入水,旋即猛地抬起来,发出一道冲天的吟叫声,仿佛惊雷在空炸裂一般。这声音难以言喻,不是世间其它任何灵兽可以发出的。

    如此叫声之下,群豪身体一震,陡然回过神来,一个个茫然四顾,只觉得之前好似有一道怪的声音在耳畔不断讲述,细细回想,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道是谁大叫几声,所有人又朝风易和妘寒浞两人的方向看过去,才渐渐想起之前的事情。

    “陛下圣明,臣有罪!”众贵侯齐声大呼,声如鼎沸。

    风易看的又好气又好笑,大声道:“好了,老贼,不要假模假样了,惹人恶心。”蛮坤叫道:“厚颜无耻,老子连昨天的午饭都快吐出来了。”

    唯有蛮坤、桓少灵等寥寥几人脑清明,暗道:“这老贼又在惺惺作态了。”

    风易更是暗道糟糕:“险些忘了他的摄魂术了,想不到他竟然能同时对在场千人施展这妖法,真是可怖。”念头一起,急忙仰天长啸,激越昂扬,直冲云霄。试图以啸声唤醒众人,但过了片刻,风易却见众人目光涣散,神情恍惚,一点清醒的迹象也没有。

    妘寒浞眼闪过一丝冷色,笑道:“姒小子,你可真是神通广大,大出寡人的意料啊!”

    风易冷笑道:“彼此彼此,老贼,今日我非要在天下人面前戳穿你的真面目不可。”

    一时间,他心惊恐慌乱,暗觉自己还是托大了。想要扳倒这些妖魔,哪有那么容易?

    忽有妘寒希扑通一声跪下道:“父王,都是儿臣教导无方,才出现了这么多事情。儿臣一定派人严查,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随即咚咚咚的声音四起,逢蒙等人跪了一地。妘寒骁无奈,也随之拜倒在地。须臾之间,寒国众贵侯都变成了罪人一般,自愿请罚。

    妘寒浞又道:“行下效,世现不良,岂能怪罪你们这些臣子?都是寡人蒙蔽了眼睛,惹来诸多事端。”

    风易见到如此情形,心也是又惊又喜。他向来没有争夺天下的野心,有的也只是想扫不平之事而已。今日一看,竟有如此多的人和自己一样。他一时热血沸腾,精神大振,目光陡地射向寒国众人,叫到:“轩辕黄帝曾经说过,人心所向,无所畏惧。你们还不悔改吗?如果现在认错的话,本圣人或许抱着仁慈之心,还能对你们从轻发落。”他学着纯狐的语气,将同样的话还了回去,气的寒国一众人火冒三丈。

    正当时,忽听一道巨鼓一般的笑声自玉楼传来,声音拔高入云,仿佛从望不见顶的高山传下来。

    “哈哈哈!好!好!”

    妘寒浞哈哈大笑,笑声有如山崩,又似惊雷,在云梦泽久久回响。笑了半晌,他才道:“真面目?哈哈,姒小子你可真是天真。世人都胆小愚昧,懦弱不堪,哪里知道什么真面目?他们只会服从于强大,服从于绝对的权威!”

    风易闻言,心凛然,想要反驳却找不出话来。忽然觉得妘寒浞的声音有些怪,他细细感应,总觉得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灵力笼罩在四周。再凝目远眺,只看到不远处的群豪脸色又现茫然,看了过来。

    他脑一闪,悚然道:“你……”

    妘寒浞脸色一惊,笑道:“姒命所创的天子九歌?帝舜的重光神瞳?姒小子,你可真是全身都藏满宝贝啊。你猜的没错,这些所谓的大荒英豪在寡人心不过是一群蝼蚁而已,寡人想让他们看到什么会看到什么,想让他们听到什么会听到什么。只要寡人愿意,甚至可以控制他们的思想,操纵他们的灵魂。”

    风易闻言大骇,忽然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惊道:“那……你是说魑魅魍魉?”

    妘寒浞冷笑道:“魑魅魍魉?呵呵,不过是一群怨灵的聚集,寡人创造了他,让他来吞噬所有不听话的人的灵魂!”

    风易震惊无,忍不住退后了一步,骇然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妘寒浞笑道:“寡人是何人你不用管,姒小子,你只需要知道,世间还有许多事,远远超乎你们这些凡人的想象!”

    风易屏气凝息,扫去心的种种杂念,哈哈道:“老贼,不要故弄玄虚了,你虽然祭出结界隔绝了群豪。但大家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将你的丑恶行径全部看在了眼。除非你将所有人都杀光,不然等这天子狩猎结束,大荒反抗寒国的部落恐怕会像雨后春笋一般节节而出,千夫所指,万人所向,你挡得了吗?”

    妘寒浞大笑不止,片刻道:“姒小子,你果然和你先祖们一样愚昧不堪。大荒成千万的百姓虽然都是蝼蚁,但却也是女娲大圣的灵力所化,合在一起确实没有人能抵抗的了。但你可别忘了,蝼蚁之所以为蝼蚁,那便是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渺小之极,若无人领头,他们连尘土也不如。”

    风易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冷笑道:“这么说?你今日要杀了我吗?”

    妘寒浞笑道:“不,寡人不会杀你。当年后羿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那是逼死了姒太康,让大夏的人同仇敌忾,苟延残喘了数十年。寡人可不会重蹈覆辙,你还有一个作用,那便是臣服在寡人的脚下,让天下人看看,反抗天子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风易闻言一惊,猛地想起魑魅魍魉,想起这凶神禁锢了那么多灵魂。每一道灵魂都失去自由,饱受折磨,更可怕的是,这份折磨将要历经千万年都不会停止。

    风易怒啸一声,嗖的祭出避水剑,清光闪耀,在空划过一个晶莹的轨迹,斜指空。冷冷道:“老贼,今日让我在天子人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

    一连说了几声好,音如山崩地陷,震的所有人心头凛然,喧哗声,议论声顿时全部消失不见,群豪带着惊恐的目光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只见妘寒浞从龙椅之一跃而起,缓缓御风来到玉楼之外,直面不远处的风易。其举手投足,每一个动作之间都裹挟着惊天动地的气势,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一直淡然从容的老头,而是化作了一座高山,惊天的压力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之。

    紧接着,琅琊国主诸葛瑜朗声道:“若这位姒太康真的是姒命和帝舜的后人,那是融合了双圣的血脉,难怪仙人会传令于他。看下小说网 wWw.我琅琊国愿意听从号令。”

    君子国主桓少灵道:“我在东方曾听过这位少年的事迹,他少时多坎坷,但心胸宽广,慷慨豪迈,正是君子之风。我君子国下不敢有违。”

    过了片刻,更有雨师国主雨师妾柔声道:“雨师国古时曾受过仙人恩宠,一直铭记于心,时刻不敢忘。想不到千年之后又见到仙人的踪迹,愿举国相报。”

    一时间,竟有十几个国家站出来,明确支持风易。除了琅琊、君子、雨师等国之外,更有肃慎、大人国、巫咸等部落,这些虽然不南蛮、北狄等大国,但也都是大荒赫赫有名的势力。余下的只有鬼国、三首等国痛首疾呼,声称他们是被风易所蒙骗,现在赶紧回头是岸,祈求天子宽恕,还来得及……

    纯狐等人脸色愈发难看,本来是想借着天子狩猎的机会,替陛下镇服群豪,安定天下的。想不到势头一转,竟然变成了这样的局面。尤其是妘寒希心惊恐震怒,只觉得到手的太子之位怕是又飞走了。这些叛贼势力越强,那父王越倚重九黎这一帮人,如此一来,妘寒骁岂不是大占风了?

    风易见之一惊,全身都下意识的绷紧起来,暗道:“这老贼一直气定神闲,此刻总算是忍不住出来了。”

    妘寒浞面带微笑,环视一周,除了风易之外无人敢和他目光交接。过了片刻,他笑道:“哎,寡人深居宫,原以为天下奸邪已去,已经恢复了太平盛世了。想不到今日一看,原来还有许多事情寡人都不知道,真是愧对天下百姓。”

    众人一愣,没料到妘寒浞第一句竟然是这样的话,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所有人抬头仰望,神识被那巨大无匹的压力震的昏昏沉沉的,几乎都快忘了在短短数个时辰之前,是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人,一令之下,让成百千的人身首异处,也是在他的纵容之下,无数游侠死于非命。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全界公敌大秦之吾名胡亥超神学院之觉醒系统武器大师神话之最强许仙猎尸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