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夺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妘寒浞闻言讶异一声,笑道:“姒小子,这方面你与寡人倒有一些相同,寡人也觉得那仙人做法十分不对。”

    风易听罢怒道:“和你这老贼一样,实在是我的耻辱。哼,我现在倒觉得仙人的做法自有其道理,那大英雄再如何治水,也不能偷盗别人的宝物!”

    妘寒浞不以为忤,笑道:“姒小子,你难道还猜不到吗?”

    妘寒浞又道:“当年洪水肆虐大荒的时候,在姒文命之前其实还有一人,竭力治水,以大神通封堵了无数大江大河,甚至从东海仙人那儿偷来了千年前女娲用来补天的九天息壤。可惜洪水滔滔,最终冲溃了一切。此人也被仙人捉拿,以雷电殛死在羽山。他死了之后,姒文命在其功绩之上,将江河水引入东海,才一举成功。”

    风易从未听过这故事,心头惊奇无比。虽然自己被怪人的泥蛇缠住,三鼎又从自己的体内失去,但还是忍不住叫道:“如果是真的,那这人也算是一个大英雄。这仙人太不像话了,不出来阻止洪水也就算了,还从中阻挠!”

    …………

    另一边,妘寒浞手托艮山鼎,手轻轻一挥,那怪人身上也放出一阵灵光。

    风易怒道:“猜到什么?老贼,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要妄想我磕头求饶。我即使死了,大夏属国数十万大军,还有无数的游侠会替我报仇的。”

    妘寒浞轻蔑一笑,道:“真是愚笨不堪。你难道不想知道这偷了仙人之宝的人是谁吗?”

    风易大吃一惊:“你也有九鼎?”

    妘寒浞哈哈大笑:“想不到,今日在这云梦泽之上,至尊九鼎竟然齐了!”他默念口诀,风易的三鼎缓缓飞起,来到其面前,太乙鼎出现在中央,和其余神鼎之间以颜色各异的灵力连接,一股沛然之极的能量在天地之间流转。

    这九鼎体积虽小,但内里包罗万象,风雨雷电、山川河泽……隐隐之中风易只感觉到世间的一切都包藏在九鼎内!

    风易恍然大悟,但思索一番,却从未听过姒文命的家世,他生于何族,长在何地,各种典籍中都没有记载。

    妘寒浞缓缓道:“姒文命成为天子之后,便令史官将这一切全部销毁,大荒中所有典籍都被更改。即使你这后人,恐怕也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了。”

    就在他说话之时,太乙、坤地、坎水三鼎已经从其丹田中漂浮而出,在云梦泽水面上嗡嗡作响,发出的光华漫天飞扬,直冲云霄,仿佛是连接天地的三股灵柱。

    风易心中一震,蓦然生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目光陡然朝那浑身焦黑的怪人投过去,口中自言自语:“雷殛而死?”过了片刻,忍不住大叫:“难道……你口中所说的就是眼前这个人?”但话音刚落,自己也觉得奇怪:“可是,大禹治水已经是百年多前的事情了……这怪人难不成已经将近两百岁了?”

    风易怒而看向妘寒浞,道:“所以你才在他身上下了蛊,让他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妘寒浞哈哈大笑,道:“你可真是高估寡人了,寡人虽为大荒天子,但也无法让人起死回生。此人虽然神智全失,但并非僵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让他成为这副模样的,正是将他殛死的人!”

    风易惊道:“你是说那位东海仙人?”

    妘寒浞道:“正是。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姒文命之父,你的先祖姒鲧。他死后被封为河伯,掌管天下泽之力。”

    风易愣在原地,妘寒浞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惊雷一般炸响在他的耳朵旁。他见到这怪人,只觉十分的熟悉,心中也早也想过无数种可能。但打死他也想不到,此人竟然是自己的先祖。风易心中不愿相信,但冥冥之中有一种神秘的血缘联系,让他不得不承认。

    而且,这怪人能够从自己的体内抽走至尊三鼎,除了和自己有血脉之联的,又能有谁?

    忽听妘寒浞冷笑道:“姒小子,你连自己的祖宗都救不了,还大言不惭说什么要打败寡人,真是贻笑大方。”

    正当时,风易耳边又听到无数喧哗之声:“这人竟然是姒文命之父,姒鲧?”

    “我就说世间有仙人的吧,你们还不信?如果没有仙人,一个已死的人怎么会复活?”

    蛮坤等人看的惊怒交集,想要上前帮忙,但转而看到身边的族人,又踌躇不前,众人只能握紧拳头,盯着云梦泽中央。

    风易大吃一惊,随即恍然,原来妘寒浞为了打击自己,打击大夏一族的声望,刚才竟然悄悄的撤去了结界,让大荒中所有人都听到的姒鲧的身份。风易又气又恨,本来借此天子狩猎的机会,大荒群豪的反抗之心已经被唤起。但是……大荒中最重部族和祖先,自己连先祖都救不下来,又有哪个部落会跟随,恐怕就连游侠们心中也会不耻。

    风易运瞳朝前看去,见到鲧双目中一反常态,闪烁着奇异的灵光,他不断御法,控制着那漂浮在天空中的九鼎。此刻太乙鼎闪烁着淡淡的光晕,就和在自己丹田中一样。但风易已经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和它的联系。若再无法抢回,恐怕这女艾传给自己,凝聚了大夏数代人,甚至大荒无数百姓鲜血的神鼎,就要落入妘寒浞这老贼手中了。

    他再也按耐不住,猛地调集起最后一丝灵力,念起御兽口诀。随即,两道重光瞳力如雷电一般射了出去,瞬间到达玄鼋的头顶。刹那之间,这北海巨兽一下子躁动起来,在云梦泽水中不断耸动,稍一动作便掀起巨大的浪花,四周漩涡迭起,瀑布飞流不断。

    妘寒浞忽的御风飞来,冷笑道:“小子你还不放弃?嘿嘿,你也真是不孝,竟然和自己的先祖争夺九鼎,成何体统?寡人便来教训你一下。”说罢双手举起,一道黄光绽放出来,瞬间环绕着太华山的山体。巨峰轰隆震响,猛烈的砸了下来。激起的冲击波不断向外扩散,仿佛天空中荡漾起的无形涟漪,一直奔至百里之外。

    滚滚泥沙之中,玄鼋的巨背猛地拱起,仿佛一座黑黝黝的山峰,正与太华山撞在一起。一时间,水浪翻滚,山石崩裂,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妘寒浞只觉右臂微麻,连身后退,惊道:“不愧是北方玄武的后代!”他又御来小华山、南山,接连震击,终于把玄鼋压了下去,如此多的巍峨山峰横在云梦泽上方,黑压压一片。湖水则不断上升,几乎要没过了玉楼。群豪惊慌失措,围作一团,恐惧的看着远方。

    妘寒浞制服了玄鼋,忽然脸色一变,四下张望,怒道:“小子,你去哪儿了?”

    运灵入眸,穿过浓雾和烟尘,仍然没有发现半个人影。妘寒浞又惊又怒,呵斥道:“小子,你难道要作缩头乌龟吗?你今日若不出现,你先祖的性命难保。”他叫声如惊雷巨鼓,传遍云梦泽上的每一个角落。但玄鼋沉入水中,山峰缓缓上升,水面上渐渐恢复了平静,浪花沉寂,竟是白茫茫的一片。

    忽然之间,一个人影从水中直窜上空,快逾闪电,直扑空中的太乙鼎。

    与此同时,远处的群豪更是一片慌乱,在玉楼中也冲出几道光柱,正是姜蠡、妘寒骁和妘寒希的离火、震雷和巽风三鼎。群豪不知是九鼎的灵光,还以为是仙人显灵,纷纷拜倒地,不敢抬头。

    姜蠡等人却纷纷骇然,急忙将目光投向云梦泽的中央,那儿被妘寒浞的结界所笼罩,什么也看不清楚。但见此状况,她还是知道陛下在抢夺至尊三鼎,心中悲喜莫名。

    风易闻言,全身大震,愣在原地,过了半晌才结结巴巴道:“老贼,你是说……这人就是姒文命?”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的看过去,重光瞳力上下扫视。此人面目虽然像是被烧焦了一样,但依稀辨别,果然和自己有一些相似。

    可是……这老贼刚才不是还说,姒文命被一座山化成的恶龙吞噬,尸体都没留下来吗?怎么可能又突然出现在这里,还疯疯癫癫的,被其用心神蛊控制?

    妘寒浞哈哈笑道:“小子,你真是愚昧不堪。你的先祖一定就是姒文命吗?”

    风易愣道:“不是姒文命,难道这人是帝舜?”

    妘寒浞摇头道:“寡人且问你,姒文命难道是天生地养,石头里蹦出来的?他也不过是一凡人,是父母精血所养。”

    正当时,姜蠡忽然心生警觉,朝陛下的龙椅看过去,却见那白衣老者怀中突然涌现出一道淡淡的清虚蓝光,与此同时,天空斗转,风起云变,苍穹都似乎要崩塌下来。

    但这异状很快便消失,姜蠡讶异看过去,白衣老者面色淡然,除了身形微动,其它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老者,难道也有九鼎?”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我爸是首富总裁先生矜持点军婚绵绵:顾少,宠妻无度误惹惊世神医:最毒世子妃美食供应商田园小酒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