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仙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风易一咬牙,不顾全身剧痛,挥剑俯冲了下去。他竭尽全力,将诸侯剑法舞动起来,四周寒光笼罩,仿佛织成了一张剑,连一丝水花都溅射不进来。风易知道一旦让那些泽之蛇靠近,会像是附骨之蛆一样再也摆脱不了了。

    如此行进了百十丈,却像是跨越了世界最高的山峰,最险的峡谷。风易气喘吁吁,终于来到河伯鲧的身旁,他看着这张焦黑的脸庞,面布满丑陋的疤痕,仿佛一条条虫子一般在脸爬着。风易心没来由的一痛,道:“先祖,我身为子孙,却无法救你脱离苦海,心十分的愧疚。如果你能认识我,请帮我这一次,不要让这老贼的奸计成功。”

    说罢沉呼一口气,重光瞳放出两道毫光,猛地射了出去,扫视在河伯鲧的经八脉之。果然顺着一道灵力在他的泥丸宫找到一个五彩斑斓的异蛊虫,忽大忽小,身形也不断变化,一见知道不是寻常蛊毒。

    风易听到其森寒而带着杀意的声音,不由得浑身一震,也不反驳,只是将目光投向河伯鲧。这位先祖此刻正相助妘寒浞,通灵其它各鼎。他虽然失去了神智,但风易相信在其内心深处,仍然存在着自己的灵魂。若不然,他也不会三番两次帮助自己。

    “维今之计,只能杀死先祖体内的蛊虫,唤醒他的神识。”

    妘寒浞心惊,一时想不明白,但对眼前这个少年的小觑之心却渐渐消失了。

    此刻风易却一反常态,神色飞扬,仿佛浑身的修为都恢复了一般。原来,这泽之力虽然神,但相于脱胎于创世神鼎的太乙鼎还是相差甚远。此时的太乙鼎虽然漂浮在半空,成为无主之物,但风易毕竟掌控了它数年,和其之间还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风易心一紧,回想起以前和羽兮仙子相处时听她说的蛊毒之道,想了片刻,忍不住暗骂自己:“以前一直觉得蛊毒是害人的方法,所以没有注意听。如果早知道有今日,该拉着仙子多说一点,算她打我骂我也不撒开。”

    无奈之下,风易收起避水剑,指尖生出一道灵光,猛点出去。那灵光没入河伯鲧周身的泥浆之,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刚才的一瞬间,风易念起控制太乙鼎的法诀,然后以泽蛇为媒介,连接了河伯鲧的兑泽之鼎,随后又通过兑泽鼎通灵了太乙鼎。他运转太乙鼎,竟然在须臾之间反控了无数的泽蛇,吞噬了河伯鲧甚至是妘寒浞的一丝力量。

    不过这方法惊险之极,风易之前一点灵力也没有剩下,如果妘寒浞早有防备,或是河伯鲧心对他有杀意,只是那一刻,可以将其修为完全吸干,沦为废人,甚至是侵入其神识和魂魄,让他永远的变成毫无意识的行尸走肉。

    妘寒浞惊诧一闪而逝,随即便看穿了风易的底细,冷笑道:“小子,你便如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时了。待寡人收服了太乙鼎,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绝望的!”

    “既然如此,只要震死他体内的蛊虫,或许能让他脱离妘寒浞的控制。”

    念头一起,风易心大喜,但转瞬间便被泼了一头凉水,他骨骼咔嚓作响,剧痛之极。自己被缠住,动弹不得,还谈什么去震死别人的蛊虫?

    风易苦思冥想,忽然感应到手的避水剑,神剑也被包裹在泥浆之。但他分明感觉到,那些泥浆一碰到避水剑的剑气,立马避让开来,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

    “吞噬一切灵力,我这位先祖岂不是成了不死之身?”

    风易屏气凝息,将太乙鼎的心诀和九渊三乘剑法融合在一起,又接连逼出几道气剑,终于有两道穿过重重泥浆铠甲,没入了河伯鲧的身体。随后沿着经脉直达泥丸,一瞬间,那只彩色的蛊虫陡然生出了变化,快速的放大缩小,仿佛在痛苦挣扎一般。

    风易大喜,以为起了作用,正要靠近,忽见河伯鲧的目光看了过来,似乎发出了冷笑声。随即从水底陡然窜出十来条惊天泥蟒,张口咆哮,朝风易撕咬过来。他猝不及防,体内灵力又所剩无几,勉强躲过了其三四条,身体被泥蟒的尾巴扫,仿佛断线的风筝一般朝水跌落。

    正靠近水面时,又有一条蟒蛇冲了出来,正将他吞了下去。

    一时间,四周昏天暗地,鼻息全都是泥沙的腥臭气味。风易脑昏昏涨涨,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又被泥浆困住,动弹不得。更让他惊恐的是,此刻河伯鲧泥丸宫的那蛊虫竟然分裂开来,化作无数细小的彩色光芒,顺着灵力一点点的来到他的身。

    风易浑身发麻,惊恐不已。他清楚的知道了心神蛊的下场,如河伯鲧一般自己具有神识,却被迫的做出自己不愿的事情,这份痛苦,简直被千刀万剐也要煎熬。

    他拼命挣扎,但泥浆越缠越紧,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渐渐的,那彩色蛊虫侵入了他的经络,一只,两只,三只……到了后来,风易的神识越来越微弱,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心神蛊到了自己的身体,也许是一千,也许是一万。

    蛊虫穿过他的经八脉,游走周天,到达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最终快速游动,靠近心脉的所在。

    正当风易放弃抵抗,神识消失的时刻,他忽觉胸膛一阵剧痛,仿佛万箭穿心一般。但风易不惊反喜,感应自身,竟发现那些彩色蛊虫全部围拢在心脉周围,裹步不前。又过片刻,一道灵光从他的心脉钻了出来,仿佛一头猛兽看到了无数猎物一般,欣喜之极,以极快的速度在彩色光芒来回穿梭。

    不过多时,心神蛊被吃了个干干净净,一个也不剩。

    风易死里逃生,浑身生出一股冷汗,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地狱里走过了一遭。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灵犀仙蛊竟然如此强大,竟把心神蛊当作了食物,吃了下去。仔细想来,灵犀已经救了他数次的性命,当初仙子下蛊的时候,风易还暗叫骂,现在回想不由得愧疚之际。

    风易脱离了掌控,正欲故技重施,脱离泽之力,忽听一阵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

    “你……你是谁?”

    “难道……避水剑不仅能够逼退水灵,还能够逼退泽灵吗?”

    风易欢喜之极,急忙挣扎着轻轻舞动剑气,果然,那些融合了泽灵的泥浆立马退了开来,露出一道缝隙。风易趁机大喘几口气,定下心来,口念起三乘剑法的口诀,随即猛地大喝:“诸侯之剑-归元剑术!”

    浪花四溅,泥沙滚滚。看下小说网 风易人如利剑一般,从其飞了出来,手定海神针不断挥舞,挡开连续袭击过来的巨石。但他本来身受重伤,再加体内灵力被泽之蛇吸去了大半。此刻全靠着一口气,胸膛起伏,脸色涨红,每一次都像是要力气耗竭,被浪花或是飞石砸,但每一次都堪堪躲避了过去,惊险之极。

    妘寒浞口诵洛书心诀,一边以艮山鼎感应其余八鼎,一边冷笑道:“小子,你死到临头还反抗……”说罢右手向河伯鲧的方向一推,本来静立原地的怪人身体微动,从其脚下猛地生出数十条泽之蛇,乘着水浪蜿蜒向,朝风易突袭而去。

    风易刚闪过一道巨浪,避让不及,顿时被泥蛇缠绕了起来。浑身像是压了一块巨石,喘不过气来,更可怕的是,那泽蛇化作一团泥浆,不断地吞噬着他的灵力。渐渐的,巨大的空虚感袭遍了他的全身,从骨髓深处生出了一丝冰寒的凉意。

    风易痛苦的挣扎着,忍不住朝河伯鲧看过去,两人目光交接,仿佛跨越了一百年。风易看着自己的先祖,心百感交集,忍不住叫喊了一声。忽然之间,他重光瞳看到了一丝异样,河伯鲧的眼神虽然冰冷无神,但在其深处,分明还有着一丝犹豫。

    瞬间,他猛地想起妘寒浞之间说的话来,河伯鲧并非是不人不鬼的僵尸,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不过神智全失,全靠着心神蛊支撑其行动而已。

    刹那之间,一股凌厉的剑气陡然从避水剑生了出来,不断鼓舞,跳动的光芒在泥浆之不断穿梭。数十条泥蛇发出嘶嘶的怪声,向外飞去,崩散开来。但不过瞬间,又重新聚合在一起,团团将风易包裹起来,而此刻避水剑气又弱了几分,风易脸色苍白,汗流不止。

    妘寒浞笑道:“小子,泽之力陷没万物,你虽然有无支祁的避水剑,也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不信你再使几道剑法,你剑气越强,泽之力吸取的力量也越多。”

    他话音刚落,忽见风易脸色微变,从其身陡然射出无数毫光,仿佛一个被泥沙包裹住的蚕茧要孵化脱离一般。那些毫光潋滟流动,在风易的身体周围形成一个人形护罩。但见风易大喝一声,从护罩的顶端飞了出来,朗声笑道:“老贼,想困住我哪有那么容易?”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一念永恒田园佳婿四时花开[娱乐圈]操之过急化龙诀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