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升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司幽国主晏龙修习这等邪法,虽然不主动伤人性命,但其性子却因此变得极为古怪。

    “难道,他趁机想对我偷袭,来以此向妘寒浞示好?”

    风易心底陡沉,若是平时对付这些阴毒的孔鸟,他只需御灵护体,它们便近不了身。但此时此刻,他还要不停的面对妘寒浞的狂猛轰击,稍有不慎有性命之虞。正在焦急时,那些孔鸟乌压压一片袭了过来,围绕着他的身体,钻入他的衣衫,那毒针一般的鸟喙扎进他的皮肤。

    他心慢慢生出绝望之感,手剑势一缓,立马又被一道气浪击,朝下疾速跌落。

    正在这时,风易耳边忽然听到一阵极其细微的嗡嗡声,声音虽小,却密集如瀑,震的他脑袋剧痛。风易急忙朝一侧看过去,浑身顿时冒出了鸡皮疙瘩,原来那一团声音不是别的,而是数也数不清的孔鸟。这种鸟身体极小,却能吸取他人的力量,为主人练功,正是司幽国主的独门功法。

    风易心大凛,正要防护自身,但面前已有一道狂梦之极的黄色气浪当头击了下来。他猝不及防,胸口被重重的击,噗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浑身骨骼咔嚓作响,身子像是断线的纸鸢一般朝下跌落。

    他身痛极,想要停下来但那黄色气浪连环而至,一道接着一道的朝他胸口猛撞。

    “我命休矣!”

    风易内心焦怒之极,却毫无办法。这孔鸟和河伯鲧的泽之力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一个澎湃如洪,势不可挡。另一个无孔不入,细微难防。相之下,此刻风易更不想面对的更是这些孔鸟。他无奈疾飞,却始终摆脱不了。

    风易运起太乙鼎之灵,让自己随着浪花漩涡不断腾挪,以极惊险的方式将巨大的山之力卸到了云梦泽大湖。但饶是如此,他和妘寒浞之间的修为却差距实在太大,几招过后,他便跌落了数百丈之高,离天的玄鼋越来越远。

    而那团水流失去了坎水鼎的控制,不断崩塌倾泻下来,仿佛天下起来惊天暴雨。幸而玄鼋不断张开巨口,将大半水浪吸了回去,才不至于跌落下来。

    风易想要冲高空,但眼面前铺天盖地的全都是灼目的山之灵光,他纵起神剑不断撩起凌厉变化的九渊三乘剑光,但面对妘寒浞似乎是无穷无尽的山之灵,却一点作用也没有。一瞬间风易几乎觉得妘寒浞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普通凡人,而到达了另一个境界。

    妘寒浞尖厉的叫声从后方响起:“姒小子,你跑得了吗?”

    话音刚落,玄鼋巨大的身躯突然猛烈一晃,几乎要倾斜过来。姑慕众人身有伤,一不小心纷纷从玄鼋背跌落下去。

    伯虎见状大惊,想要飞身去挡住众人,但他受伤最重,稍一动作立马牵动伤势,喉头一甜,吐出一大口鲜血。一旁的仲熊伤势也不轻,去势不及,又被迎面而来的一道浪花重重地打了下来,在龟背气喘吁吁。

    但过了片刻,他出的却没有失血虚弱之感,反而经脉充盈,一股勃勃之力陡然汇入他的丹田之。

    风易又惊又喜,恍然大悟:“原来是司幽国主在暗帮助我!”心感激,又觉充满了力量。他奋起神剑,朝疾速劈斫,蜿蜒变化的剑浪不断地和山之力对抗。虽然始终落于下风,但总算在无穷无尽的黄光之开了一条缝隙,但妘寒浞怒意升腾,狠下杀手,山之力从四面八方朝风易的位置挤压过来。

    四周的空气不断枯竭,风易几乎喘不过气来,力气越来越小。正在这时,那些孔鸟又离开了他的皮肤表面,忽的化成一个尖角形状,朝前猛扑过去。

    这些细小的毒鸟虽然厉害,但又怎么是山之灵的对手?它们像是一只只扑火的飞蛾一般,瞬间在黄色光芒化为无形。

    风易知道这些孔鸟极为难得,都是司幽国主炼化多年才得到,此刻见它们为了救自己,甘愿献身,心又是感动又是觉得不甘。此刻司幽国主应该在不远处,风易正要让他不要再浪费孔鸟,刚叫出声,却见无数只孔鸟竟然在一片浑厚如苍穹的黄光之扑杀出了一条缝隙。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孔鸟竟然是以自己的性命,在不断吞噬着妘寒浞的力量。虽然相后者微不足道,但在这狂怒愤懑之时,妘寒浞又怎么可能注意到这么一点微小的变化?

    不过,这对于风易来说已经足够。他微微一笑,纵起神剑,一瞬间和避水神剑化作了一体。随着一道白色长练的夭矫升空,风易躲在其,不断将灵力鼓舞螺旋,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离开了妘寒浞的重重围堵,又回到了玄鼋背。

    如此死里逃生,他浑身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喘息半晌,方才找到仲熊、蛮坤等人的踪迹。

    一见之下,顿时大惊。原来玄鼋被河伯鲧以泽之蛇缠绕,寸步难行。趁着这个机会,寒国大军已经如黑云一般拦在前方,利箭如雨,长枪竖在半空发出耀眼的寒光。

    众人此刻筋疲力竭,灵力耗尽,心渐渐生出了一丝绝望之感。

    忽然之间,远处高空传来嘶哑的一阵怪叫之声。风易循声看去,只见苍穹下无数凶鸟扇动着翅膀呼啸而来,一头冲入寒国军阵之。一时间惨叫连连,大军混乱不堪,又在玄鼋的吼叫声心神崩溃,纷纷退却。

    风易哈哈大笑,耳边那回响的黑龙角筝的声音如同仙乐。不久前他从寒国手救下了白浮、林和林香等人,又让他们暗从水路逃跑。没想到此刻绝境之时,竟然是他们又返回来助自己一臂之力。

    得此强援,众人心神大振,纷纷鼓起灵力,和四周的寒国众高手对抗,一时间场面如天雷勾地火,惊天动地。

    玄鼋乘着水浪,呼啸着升入高空。即使修为强如妘寒浞,也阻止不了。他立在原地,心怒极,忽然朝身后大叫。

    “寒国众人听令,将在场的所有各部落人全部囚禁,听候发落!”

    正当时,忽见一道黑色寒光从后方闪电般飞了出去,直奔姑慕众人。伯虎和仲熊二人以重光瞳一看,却是一柄极大的黑色勾镰,仿佛地狱使者的勾魂之刃。不过此刻这勾镰却并未取人性命,而是以刀背一一托住姑慕族人,随即又立刻转向,将众人于跌落的一刹那拉了回来。

    蛮坤救完人,也体力不支,瘫软在地。伯虎等人急忙称谢。但还没说几句话,那巨大的震动又快速传来,众人不敢再多言,只能在手脚生出吸力,死死的吸在玄鼋的背,再也不敢动弹分毫。

    风易见状,猛地祭出避水剑,气浪纵横,裹挟起一道凌厉之极的水柱,闪电般朝那泽之巨龙呼啸过去。看下小说网手机端 m.只见到寒光一闪,巨龙被拦腰斩断,无数淤泥从天而降,瞬间将清澈如明镜的云梦泽染成了一汪洪流。浑浊的水浪朝远处汹涌拍打,四周到处都是灰蒙蒙的。

    轰隆巨响,传来妘寒浞愤怒的咆哮:“快,别让那小子跑了。”

    四周的寒国士兵纷纷领命,一个个颤抖地举起长枪,冲了去。但还没靠近,被玄鼋带起来的滚滚漩涡卷了进入,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消失不见。

    玉楼纯狐、妘寒希等人急忙率大军围了去,但在玄鼋这等北海巨兽面前,寻常人自保都来不及,哪儿还有胆量去帮天子陛下分忧?唯有逢蒙等高手在浪花穿梭,不时发出利箭,但玄鼋之背何等广阔,全部拱出水面后像是一座小山。风易等寥寥数十人藏身面,根本看不见踪影。

    风易取出丹药分给仲熊等人,沉声道:“坐稳了。”他强运太乙鼎,一股磅礴之极的坎水之灵不断的汹涌而下,从云梦泽汲出一道庞大的水流,缓缓升,竟在天空化作一团晶莹澄澈的流动的玉石。而玄鼋四足踏在水,疾速朝西方飞去。

    风易以坎水鼎控制着一大片水流呼啸向,却忽然停了下来。他低头一看,暗道糟糕。原来是河伯鲧以四条泽蛇拉住了玄鼋的四足。这巨兽咆哮不止,剧烈挣扎。但它山崩地裂的力量却不断被泽之力吞噬,愈来愈小。

    风易目视着河伯鲧,心悲痛之极,暗道:“先祖,请恕小子不孝了,不仅救了不你,还要与你为敌。”他朝后大喝:“你们莫要冲动,我去去来。”说罢踏着浪花,从玄鼋背飞了下去,避水剑发出一道蓝幽幽的光芒,夭矫飞舞,连那空绵延百丈的巨大瀑布都一断为二。

    玄鼋怒吼一声,后两足在水猛踏几下,顿时将围拢来的无数寒国士兵和妘寒希等人逼退回去。风易脚下御风,在空不断穿梭,瞬息间来到玄鼋头颅下,正准备朝剩余的两条泽龙劈砍过去,忽听妘寒浞道:“姒小子,哪里走?”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女法医的诡探档案女配炮灰已上线驼龙行者龙珠之老子是比鲁斯阿仁修仙记都市之神龙降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