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出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妘寒浞低头巡视,怒道:“什么人?在寡人面前鬼鬼祟祟的?”他惊怒狐疑,心中猛地想到那大夏少主,但是……刚才那小子灵力全无,被自己一道山之力袭击背后,就算没有立刻毙命,此刻沉入水底那么久,也该必死无疑了,但是除了他,又有谁敢当着自己面装神弄鬼?

    妘寒浞脑中闪现起几个熟悉的名字,但很快又摇摇头。

    就在他迟疑的片刻,只听得一阵哗啦啦的巨响,一望无际如同巨大碧玉的云梦泽水底陡然出现一个宽达近千丈的漩涡,边缘处水浪翻腾,不断攀升,一直冲到了极高的地方,甚至将南山等山峰都超了过去。

    四周群豪脑中嗡的一响,连身体都有些麻痹了,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深入骨髓的敬畏。岸边的数万寒国大军也心生恐惧,不敢上前,那些兽骑兵的坐骑更是齐声悲鸣,吓得匍匐在地,不敢挪动分毫。

    纯狐等寒国贵侯不明所以,脸色剧变,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仲熊和伯虎等人心中一凉,刚要再使剑法,忽觉身侧飞来一股无形的巨力。众人猝不及防,噗的喷出几道鲜血,身形不受控制跌了下去。刚到半空,又觉胸膛一紧,已被一团光芒牢牢抓住。

    只听纯狐娇媚的声音道:“陛下,这些逆贼胆大包天,违抗天意。不如就趁此机会,将他们在云梦泽上就地正法。”

    妘寒浞惊奇无比,随意拍出几掌,雄浑的气浪拍打出去,隆隆作响,但刚一碰到那巨浪,便瞬间消散于无形。

    一时间,那水浪腾空万里,形成一个巨大的通天圆柱,妘寒浞等人竟然被困在了其中。忽然间,从四周同飞出来数道白色的水龙,朝中央缠绕过去。

    姜蠡等九黎一派默不作声,心中却掀起轩然大波。其实这些年来,因为妘寒浞宠幸纯狐,隐隐有将太子之位传给妘喊希的征兆。他们九黎族人已经在暗中积蓄力量,准备攻入帝丘,逼妘寒浞退位,让大王子妘寒骁继承天子之位。

    但今日一瞧,妘寒浞的修为简直惊天动地,更何况他身边还有数个神秘高手,修为也是通达鬼神。九黎众人心中暗暗惊惧,只是看着姜蠡和妘寒骁,不敢妄动。

    妘寒浞御使大神通控制住姑慕族人和蛮坤,哈哈大笑,道:“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寡人便顺天下人之意,给你们一个了断。”他暗暗念诀,欲催动巨力震碎众人的经脉。正动手时,忽听云梦泽湖中传来一声奇异的吼叫声,呜……呜……低沉雄浑,悠长不断,仿佛来自深不可测的地底。

    蛮坤吐出一口鲜血,又呸了一声,怒吼道:“妖魔鬼怪,老子要杀光你们!”

    妘寒浞冷哼道:“不可好歹的凡人!”说罢凌空一握,一团黄光幻化成一个手掌的形态,瞬间将蛮坤抓在了手心里。这个丈余高的大汗竟然如同小鸡一般,动弹不得。

    “区区北狄人,也敢张狂!”

    妘寒浞面色恢复平淡,冷笑一声,从其身上爆发出一团巨大的黄色光球。那些水浪一旦触碰,立马碎裂开来,化作无数细小的水珠。他得意笑道:“寡人身负神力,区区水浪何足道哉?”正说话时,忽觉身形一晃,妘寒浞急忙退后两步,却已见姑慕族人和蛮坤被几条水龙衔在口中,飞到了数十丈之外。

    与此同时,一个青黑色的巨大山岭从湖水中隆了起来,其四足粗如天柱,一根长长巨尾朝天空一甩,那龙首山竟然应声崩裂。

    妘寒浞骇然道:“玄鼋?”他心中惊奇无比,这玄鼋兽乃是上古玄武的后代,实力通天,不下于当今大荒任何一个高手。但此兽却有一个弱点,那便是行动缓慢,几乎整日陷入沉睡之中。即使将它唤醒,也有如一座山峰,不会有多余的动作。

    甚至传闻当年女外砍下了玄武兽的四足来支撑苍穹,它都没有丝毫反应。所以后来女娲才对其心生可怜,令腾蛇驮之。

    今日这玄鼋兽怎么攻击性如此之强,简直如同罕见的凶兽?

    妘寒浞再不迟疑,那两山融合的巨石已经被震碎,他忙控制最后一座南山,轰然砸了下去。玄鼋的巨背承受如此巨力,轰然一震,快速下沉,磅礴的浪花朝四周扩散。过了片刻,玄鼋重新又浮起来,一股无俦反击力竟迫使的妘寒浞不得不闪身躲避。

    同时,玄鼋昂起它小山一般的头颅,张开巨口,仿佛一个深不见底的石洞。它身形微微晃动,紧接着发出沉混的吼叫声,仿佛整个云梦泽甚至是大地都在颤抖。过了片刻,四周的浪花全部朝其大口汹涌倾泻,恐怖的吸力甚至吞噬了四周散落的山石。

    忽听嗡嗡的奇异声音,一道奇异的光芒也混在水浪之中,朝玄鼋的巨口飞去。

    妘寒浞大吃一惊,忍不住叫到:“太乙鼎!”

    只见一个身影从玄鼋的口中闪电般飞了出来,一手抓住太乙鼎,念念有词。过了片刻,太乙鼎嗖的一声没入他的腹中,随即又有一蓝一橙两道光芒也紧随而至。

    那身影发出一道激越的长啸,仿佛胸中有无尽的愁绪和愤懑一瞬间都抒发了出来。衣衫猎猎,随风鼓荡,四周凶猛的水浪和巨石一旦靠近,就立马被其护体灵力震碎开来,化作乌有。他站在玄鼋高高的头颅上,俯视着妘寒浞,目光中满是嘲弄和鄙夷。

    仲熊、蛮坤等人见了大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过了片刻,才大叫道:“风易,你他奶奶的没死,老子就知道你哪有那么容易死?”话虽如此,众人却大惑不解,刚才之前风易修为全失,又被恐怖的山之力击中,即使侥幸不死也该受到重伤才对。怎么转瞬间生龙活虎,还控制着玄鼋打了妘寒浞一个猝不及防?

    原来,那太乙鼎连接其余八鼎,已是汇聚了庞大的灵力。再加上妘寒浞和河伯鲧两人不住运灵意图将其压制,更是增添了九鼎不少的力量。刚才,风易在千钧一发之际,靠着玄鼋的巨口将太乙鼎吞噬过来,顿时将其中所有的力量全部据为己有。

    此时此刻,他修为不仅完全恢复,甚至更胜从前。

    妘寒浞见状,又惊又怒,叫到:“小子,寡人今日定要杀了你。”

    风易神采飞扬,立于玄鼋头上,高声笑道:“老贼,我命硬的很,你想要杀我,恐怕还要等上一百年。”说罢忽然疾念口诀,湖水陡然升起数丈高,浪花飞溅,遮蔽了群豪的目光。紧接着玄鼋又发出一声咆哮,它巨大的身躯竟然乘着浪花,飞到了高空。

    妘寒浞心中惊奇,道:“小子,寡人真是低估你了,不过想要逃跑可没那么容易。”他口中念念有词,不远处的河伯鲧忽然一抬手,几道粗达数丈的泽之巨龙蜿蜒呼啸过去,死死咬住了玄鼋的头颅。

    这只巨龟痛苦难挡,发出惊天的怒吼,不断挣扎!

    妘寒浞冷笑数声,随即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大荒群豪。群豪大惊失色,心头恐惧之极。北狄蛮坤的名头响彻北海,甚至在大荒中也是赫赫有名,想不到竟然不敌妘寒浞的一招。群豪见状哪里还敢抬头去看,纷纷拜倒口称万岁!

    妘寒浞见群豪如此畏畏缩缩的模样,心中得意之极。忽觉一股浊臭传过来,他急忙躲开,却见是蛮坤吐来几大口混杂着鲜血的浓痰。

    来人正是蛮坤,他之前混于肃慎国中,一直暗中观战,虽然屡次想要上前帮忙,但都被雨师妾劝了回来。如今肃慎族刚刚归附北狄没多久,他却带着数百肃慎族人偷偷的来到上林苑。如果他贸然行动,肃慎族人的性命恐怕难保。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克制自己,一再忍耐。

    但看到风易一人独战妘寒浞,最终体力不支,跌入湖水。同时姑慕众族人身受重伤,危在旦夕。他终于按捺不住,愤然御使大勾镰,如黑色疾风般冲了出去。

    没想到只是一合,便败下阵来。

    刚才的一瞬间,身经百战的蛮坤竟然生出了一丝惧意。妘寒浞那瘦小的身躯横在天地间,却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巍峨庞大,无法撼动。

    妘寒浞低头看着来人,笑道:“寡人道是谁?原来是北狄的蛮坤,听说北狄将军悍勇之极,有万夫不挡之力。今日一看,果然是夸大其词了。念你远道而来,赶紧退去,寡人可饶你不死。”

    蛮坤动弹不得,却嘿嘿直笑。

    妘寒浞脸色一寒,忽的笑道:“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寡人就满足你。”正要用力将其捏死,又听几声喊叫:“老贼,看剑!”妘寒浞转头一瞧,两道灵光呼啸飞来,仿佛流星陨石,速度奇快。灵光飞至半空,各自变化,竟然化作了四面八方的剑气。

    妘寒浞见他们身受重伤,还能用出这等剑法,微微惊讶。只是轻轻一挥手,从四周迅速凝聚出一块通天巨石,将所有剑光都挡了下来。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玄幻之最强反派村海贼之极恶帝王偏执先生的猫皇恩五十米就此别过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