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奇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过了片刻,风易道:“既然大家有争执,我们不如先各派一百御风术较强的士兵前往查探,如何?”

    姒无缰等人齐道:“如此甚好!”

    姒庚金得令而去,选了三百士兵,骑乘飞兽而去,很快消失在大军前方。

    姒庚金不悦道:“丹彤王,所谓行军打仗,最紧要的就是要料敌先机,确保万无一失。如今少主所想的并非没有可能,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姒无缰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鹿台山这条路绝不能走。可是……这一切都是风易的猜测,而且云中君若是早知道,为何不提前派军埋伏?难道……他并非真的是为妘寒浞做事?既然如此,又怎么能保证他这一次会出手呢?

    经过这数月来的事情,风易愈发觉得寒国深不可测,远非现在的大夏联军可以匹敌。而他既是少主,便绝不能让兄弟们陷于危险之中。

    大军又向前行了数十里,一路之上多次发现寒国侦兵,骑着巨大龙翼兽在空中盘旋,远远看去,和鸟群一模一样。如果不是风易身负重光瞳,眼力绝佳,而且路上时时警惕,恐怕大军的行踪早被别人窥探去了。众人佩服少主的修为同时,心中也渐渐惊恐起来,走到一路口,姒无缰急道:“少主,再拖延下去,恐怕寒国大军就快来了。我们不如加快行军,朝鹿台山进发。”

    此刻不仅是他,其余各国主也是同样的想法,就是伯靡国主其实也是一样的心思,只是碍于少主的面子,没有直接说出来。

    风易思虑片刻,为了不让大家惊慌,还是道:“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我们来的就是走的鹿台山,难免留下行军的轨迹。万一寒国派了侦兵到这里查探过,现在说不定已经派大军在前方埋伏了。”

    众国主闻言,都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那天杞国主姒忧道:“我也想到过这一点。但是寒国大军刚败,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飞过七八百里,到了鹿台山?”

    姒无缰也道:“本王也深以为然。少主,你一定是屡经大战,有些累了,所以心中多疑。”

    风易闻言暗想:“这些国主都不是好惹的主,如今联合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对抗强敌而已。将来如果寒国真的被打败了,那时恐怕谁也降伏不了他们。”一时间,他不由得忧心忡忡,转而想到寒国的强大,其拥兵百万,内有中原、九黎,外有上百部落臣服,麾下更是精兵强将,高高手如云。风易心中百感交集,只觉得打败这些妖魔,恐怕并非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正乱想时,忽听伯靡道:“少主,依你看,我们该走哪条道回?”

    风易闻言回过神来,心中仔细盘算,这三座山都是险峻高耸,飞鸟难越。而且山下分别有三条大河,分别是皇人山的赤水,鹿台山的西凉河和天帝山的流沙河。那赤水河畔多凶兽,不仅有熊兕猛虎,更有传说中的龙首怪物窫窳,而流沙河长万里,宽达八百里,河水中鹅毛难浮,芦苇都会沉下去,一旦落入其中连尸体都找不回来。不到万不得已,大夏军是不会动用这两条军道的。

    风易无奈,正要下令,忽然察觉到空气中有一丝异样的气息,惊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一点异常?”

    众人面面相觑,齐齐摇了摇头。

    风易心底一震,忽然取出腰间的避水剑,驱灵入剑,那薄如蝉翼的锋刃上顿时闪耀起灼目的光芒。一旁的姒庚金急忙道:“少主,怎么了?”

    风易低头查看,却看到那避水剑闪烁不定,便道:“避水神剑乃是一位神人传给我的,即使是滔天海浪,只要碰到其剑芒也会退避三舍。所以平常的时候避水剑会在空气中形成淡淡的薄雾。但此刻却什么也没有!”

    姒无缰哈哈笑道:“本王道少主说的什么事情呢,原来就是这个。少主可能不是西域人,不知道这里的特点。西域虽然多雪山、大河,但空气中却是异常的干燥,不要说薄雾了,有时候好几年连滴雨也不下去。所以才会被中原视为蛮夷之地,寒国来攻打几次没攻下来,索性便放弃了。如果还是像我们大夏朝以前一样,占据的都是绿水青山,那妘寒浞屁股恐怕早坐不住了。”

    风易闻言暗想:“难道是我多疑了?”正当时,忽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各位,少主并非是杞人忧天。这里干燥之极,堪比沙漠。如果再不离开,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众人听到急忙回头,姒庚金大笑:“大哥,你醒来了?”

    来人正是姒始生,他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神色不如往日那般威武,但脚步沉稳,目光凌厉,显然伤势已经不用担心了。

    风易也大喜道:“大侯爷,感觉怎么样?”

    姒始生行了一礼,道:“谢少主关心,属下已经无恙。”转而又道:“我的水心剑剑光黯淡,说明此地水灵急剧匮乏,乃大热之地。”

    伯靡奇道:“怎么会这样?此地乃三山地势汇聚之地,到赤水、西凉河、流沙河都不过百十里的距离,应该水汽充沛才是。”

    风易眉头紧锁,忽听后方有人来报:“少主殿下,大军到了此地突然口干舌燥,随身所带的水袋快要被喝完了。”

    众人一听,大为凛然。行军作战之时,有时候最重要的不是人数,而且水源粮草。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在这西域,如果不靠近大江大河,反而是水源最为重要。

    众国主看向风易,默然不语,心中皆叹服他惊人的洞察力,不敢再多说话。

    姒庚金道:“少主,那得快些去找水源才行。饭能三天不吃,但水不可一日不喝啊。”

    风易当机立断,道:“传令下去,前方再走一个时辰就有大河,让士兵们忍耐一会儿。”那报信之将面露喜悦的神色,得令而去。而众人却不明所以,少主不说行军路线,却说前方有大河。但是前方最近的西凉河也要近乎一百里。

    风易又道:“二侯爷,那之前派出去的士兵还没回来吗?”

    姒庚金闻言,露出担忧的神色,道:“少主你不说我险些忘了,按理说早该回来报信才对。”

    风易沉吟片刻,道:“再派人,这次不需飞太远,只要看看不远处可有草原树林即可。”

    姒庚金道:“是,少主。”

    风易道:“全军继续前进。”众人轰然领命,心中都笼罩起一丝不祥的预感。风易正骑马走着,身后一股疾风袭来,再看时大侯爷已经在身侧,道:“少主,依我看。这里好像发生过天灾一样,十几年前,在昆吾国北面也曾有过,那时天降巨大流星,燃烧起熊熊大火,绵延上百里。不过幸亏是在荒原之中,即使这样,那里依然大旱了几年,所有的生灵全部死去,简直和炼狱一样。”

    风易闻言大惊,道:“大侯爷,你是说这里和之前发生过的很像?”

    姒始生道:“嗯,不过也很奇怪,那天降流星一般都是惊天动地,千里外都可依稀看到。但我们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实在诡异。”

    两人正商讨时,大军已向前又走了二三十里,而士兵们随时携带的水早已喝光,一个个口干舌燥,萎靡不正,若是此刻遇到敌军,恐怕一点战斗力也没有。

    正当时,忽有一队侦兵来报:“启禀少主,五十里外的草原、森林、河流全部像是被烈火灼烧过的一样,大地上都是看不见尽头的焦黑,想要找到水源恐怕是不能了。”

    不过凡事有弊必有利,当年昆吾国开辟三条军道的时候,也想过一旦寒国发动大军前来,万一鹿台山守不住的话,就毁去此道,然后依靠赤水和流沙河阻击敌人,保住最后的力量。

    众国主见风易心生犹豫,还以为他是不熟悉道路,忍不住道:“少主,我们来的时候便走的鹿台山,山中更是安排了五千士兵接应。那些寒国妖魔随时都会追上来,我们还犹豫什么?”

    众国主一听,顿时面色微变。姒无缰道:“伯靡,我们这次前来正是通过那鹿台山。只是想不到你们竟然背着我们偷偷开掘了这么多的隐秘山路,都不告诉我们。可笑大家同是大夏宗亲,应该同心同德才是,这样实在是不应该啊!”

    姒庚金率先笑道:“丹彤国主,你可别忘了,这些年来你们安心居在西域,乐不思蜀,哪里还记得复兴大夏的使命?”

    姒天牧、姒乌等人齐齐变色,道:“二侯爷此言不妥吧。这些年寒国大兴刀兵,处处征战,气焰滔天,大荒中哪个部落也无法与之匹敌。我们如果不是韬光养晦,怎么可能积蓄力量,等到如今少主的到来?”

    姒庚金还要再争辩,却被伯靡打断道:“不得对各国主放肆。”随即又道:“各位,勿要纠缠这些陈年往事了。以前的种种,都是形势所迫,现在少主到来,复兴指日可待,我们应该同仇敌忾,切不可互生嫌隙啊。”

    众国主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风易闻言一惊:“你们来的时候便走的鹿台山?”

    姒庚金见他这副模样,惊讶道:“少主,可有不妥?”

    风易摇摇头,心中却莫名的感到一丝异样。转而又想起云中君所说的天之眼来,这位蓬莱神仙深修天灵,如果猜得不错的话,就连那乾天神鼎也在他的手中。万一他真的能看到苍穹下的一切,那大夏军的行军路线岂不是全部暴露在他眼皮底下了?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撩神[快穿]综漫之从巨人开始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矮人在未来我的冰山美女老婆腹黑老公别太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