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渡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风易哈哈笑道:“好说,只要不是让我陪你去拐骗良家少女,我一切奉陪。”

    姒庚金佯气道:“不去找良家少女,难不成去帮城里的老奶奶洗衣做饭吗?”

    两位侯爷正护送伯靡上船,满脸不情愿的神色,正当时,忽听天空传来几道飞兽的嘶鸣,随即有几人的声音齐齐传来:“昆吾八剑,参见少主,国主,二位侯爷!”

    风易笑道:“你们的任务重要之极,那就是护送伯靡国主渡河回城。”不等他们说话,风易又道:“伯靡叔父,你率领昆吾国对抗寒国那么多年,实是当今大夏联军的灵魂。如果你有什么闪失,那后果不堪设想。”

    伯靡无奈,只好答应下来。两位侯爷乃是临阵大将,现在让他们渡河,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但少主的命令又不能不听。姒庚金唉声叹气,道:“少主,又着了你的道了。等击退敌人,老子可饶不了你。”

    风易听罢心中慨然,想不到在这生死关头,这些本来心意不一的大夏宗亲竟然联合起来,一同对敌。今日若能有幸逃出去,那众王之间一定会嫌隙尽消!

    风易哈哈笑道:“也罢,各位既然心意已决,那就让敌人瞧一瞧我们的厉害。”众王左右大声欢呼,各自归入阵中,率领麾下将士列阵迎敌。大夏兵士见敌人势大,心中本来已生出了惧怕之意,但眼见众国主甚至是少主殿下都毫无撤退慌乱的意思,一个个士气高昂,义愤填膺,看向远处滚滚的烟尘,心中想着这段时间一直被寒国压着,眼中似乎能喷出火来。

    风易抬头一瞧,来人正是掩日,断水,转魄,悬翦,惊鲵,灭魂,却邪,真刚,他们八人在那日阻止梼杌解封的时候身受重伤,一直待在陆终城疗养,没有随军。此刻看他们神色,应该是已经痊愈了。风易见之笑道:“八位,别来无恙。”

    八剑看到少主面对如此气势的敌人,仍然面色淡然,不改其色,心中都是暗暗钦佩,道:“多谢少主关心。我们听说大军归国,特来迎接。”说话之时,眼睛中反而露出兴奋的神色。他们在城中养伤数月,不能随大军行动,心中早已按捺不住了。想不到今日一出城就遇到敌人,怎么能不激动?

    就连那些已经在船上渡河的大军也恨不能跳下水来,杀入敌阵之中。

    风易眼见一切准备妥当,掉头看向左右道:“大侯爷,二侯爷,你们不用着急,现在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

    姒始生面露疑惑之色,姒庚金更是兴奋叫道:“少主有何吩咐,赶紧说就是。”

    紧接着,北方又掀起阵阵狂风,嘶吼不已,其中夹杂着无数凶鸟的尖锐鸣叫声,声音连在一起,整齐无比,几乎要刺穿众人的耳膜。

    风易暗道:“果然来了!”他运瞳一望,那南边是无数兽骑兵,雄壮的青兕,巨大的龙象,满身斑斓的插翅凶虎……而北边则是飞骑兵,漫天遍野,遮天蔽日,其中更有寒国最精锐的翼龙兽骑兵、巨蝠骑兵……

    大夏众将大为惊骇,纷纷变色,他们虽然没有可看远处的重光神瞳,但这些将军许多都曾和寒国大战过,对于寒国的军队熟悉之极。即使远隔数里,他们也能闻到那血腥凶残的气息。只是没想到敌人来的如此之快,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就到了眼前,若非少主突然警惕下令,恐怕敌人冲到面前大军也来不及准备。

    哪知道,姒庚金心中欢喜不亚于他们,哈哈笑道:“真乃天助我也。八剑,你们真是我的大救星啊。”

    昆吾八剑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姒始生也面露笑意,却听二侯爷道:“我们本来准备护送国主回城呢,既然你们来了,这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八剑闻言大惊,神色顿时降到了谷底,但他们忠心耿耿,不善言辞,更不会违抗命令。无奈之下,只好道:“侯爷,便交给我们吧。”说罢收起神剑,将伯靡扶上飞兽,又回头看了看,才向流沙河对岸冲过去。姒庚金还不忘叫道:“你们完成这任务,回去少主一定给你们记大大的一功!”

    风易哭笑不得,道:“二侯爷,你可真是好手段。”

    姒庚金哈哈大笑,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神色,大侯爷也走上来,道:“少主,请下令吧。”

    风易想到数里之外冲过来的敌人,恢复冷静脸色,大声道:“两位侯爷听令。这南方兽骑兵气势雄浑,一大半都是南疆蛮兵,大侯爷,你率领八千飞骑迎敌。切记,不要正面相碰。二侯爷,那北方的则是寒国的飞天骑兵,且手握强弓利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中大部分是逢蒙的神箭军,你且率一万大军阻住他们,行动必须要快,不能让他们靠近渡河大军。”

    两人面露决然,齐齐道:“是。”说罢双足一顿,御风冲了出去。

    风易安排就绪,心中却生出一丝绝望之感。单凭敌人气势,其数量至少也有近十万,几乎是五倍于自己的力量。而且他们以逸待劳,占了绝大的便宜。大夏军虽然骁勇,但是能抵挡得了如豺狼虎豹一样的敌人吗?

    正想时,忽听远处传来一道惊雷般的笑声,道:“一群逆贼,还想逃脱得了我寒国天军的追击!”话音刚落,其头顶陡然出现一道惊雷,宛若一条白亮亮的巨龙从天而降,一下子落入大夏军的阵中。一刹那间,数十大夏士兵被闪电击中,浑身焦黑,惨死当场,就连流沙河畔都被击出了一个大坑,空气中充满焦臭的气息。

    来人正是寒国大王子,大荒天子妘寒浞和九黎之主姜蠡之子,战神妘寒骁!

    姒始生大吃一惊,急忙下令大军撤退,借助地势躲避敌人锋芒。但那些兽骑兵来势太快,所到之处,就连山丘都被踏成了平地,前方的昆吾剑士猝不及防,被兽骑兵大阵卷入了脚下,惨叫连连,即使有剑士奋死朝巨兽的四肢砍去,也没有减慢敌人的半点步伐。这些兽骑大多时来自南疆的狮虎巨兽、龙象、上古兕……每一头都几乎是昆吾剑士的三四倍高,移动起来有如山岳一般!

    这边尚在激战,那北方忽然风声大作,凌厉飓风四处席卷,不断的将大夏军撕扯,阵型都难以维持。而空中的无数飞骑神箭军则手持强弓,箭如雨下,众军被风沙迷了眼睛,都方向都无法辨别,更别谈躲避箭矢了,一个接着一个的被飞箭贯胸,钉死在地上。

    此刻莫说是大夏军,就连风易等众将也惊骇不已。

    寒国这次精锐尽出,而且一向不和、争权夺利的寒国两名王子竟然在此刻联手!

    看来妘寒浞真是打算毕其功于一役,于这流沙河畔彻底剿灭大夏!

    大夏军虽然临时变了阵,但数万人一部分在对岸,一部分在渡河,此刻留在岸边的不到一半。之前在雁门山时几乎是全军出动,尚且不是寒国大军的对手,此刻兵力分散,气势顿时被压了下去。众剑士满脸震惊愤怒,虽然神情坚毅,但心底却已经报了必死的决心。

    风易知道对方会来,但没料到会来的如此之快,道:“各位国主,敌人来势汹汹,你们快些登船,我来挡住他们。”

    大夏军虽是联军,但都是训练有素,执行军令绝不怠慢。如此有序渡河,加上对岸游侠的帮助,不过半个时辰,四五万大军已经渡过去一半。而对岸的人越多,这些大船的航行速度也就越快,渐渐的似是乘风破浪,来回只需要短短一炷香的时间!

    而越是如此,风易越不敢放松警惕,心底的那股感觉也愈发强烈。忽然之间,风易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看向那茫茫天空。但见空中几朵巨大的白云缓缓飘动,偶尔又有几只鸟儿飞过,还没有靠近就被无数龙鹰的气势吓到,惊叫一声就快速远去。苍穹上碧蓝澄澈,仿佛美玉一般。

    面对如此平静的天空,风易却忽然胸膛大跳,急忙叫道:“大侯爷,二侯爷,全军戒备。”

    姒始生二人行军作战多年,也早就养出了一丝异于常人的敏锐感觉,听到少主的吩咐立马下令还在岸边的大军结成剑阵,原地待命。许多将领不明所以,但军中命令大于一切,他们不敢怠慢,除了踏上大船的士兵之外,岸边的两外大军纷纷回到阵中,神色肃穆,之前的激动欢笑瞬间消失,脸上冰冷,如同铜铁一般。

    正当时,忽听南方传来一道轰然雷鸣,方才落下又响起一片隆隆的铁蹄声,仿佛千兽怒吼,万马奔腾,巨大的力量震的大地不断晃动,连一旁的流沙河水也翻起滚滚巨浪,打在大夏军的身上。但众士兵岿然不动,任凭河水淋湿盔甲衣服,眉头也不皱分毫。

    众将闻言脸色一变,尚未劝说,那姒天牧已经哈哈笑道:“少主,你这话让我们这些老臣的脸面往哪儿搁?哪有让少主冲锋在前,我们作臣子的缩在后面的。”

    姒忧沉声道:“赤缯王说的是,请少主赶紧撤回西域。这些敌人交给我们就是。”

    就连一向圆滑的姒无缰也道:“少主不用担心,区区贼寇,不足挂齿。”

阅读九鼎惊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万界雇佣军三界生命之量子重生最后一个武神UP主的新闻主播日月星辰都落入你眼中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