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坏公子——下了血本搞华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以前受过公子的气——现打两巴掌出出气!---

    以前在你家撒过嘎——现在公子你随便打!

    以前欺负过你的妻——现打公子他不急!---

    县官每说一句就敲一下锣,这看热闹的越来越多,怎么想的都有。不过!这大人、小孩、老头、老婆都没见过这阵势!暗中吃惊不小……

    县官又喊话了:“别挤、别挤——”

    公子以前把你惊——现打公子让他疼!---

    公子现在已光膀——你有气上前几巴掌!---

    给你妻、脱过衣——现在别着急!---

    现赔你两匹马——任你骑来任你打!---

    以前有得罪——公子给你下个跪!---

    以前有不对——上门给赔罪!---

    以前把你伤——用钱来赔赏!---

    县官一边喊叫、一边敲锣。讲到这里,他左右看了一下,想看看大家的反应。

    大家一看、一听是议论纷纷:

    公子学好不可能,——公子坏蛋也练成!---

    以前有伤亡——现在就赔赏!---

    那时的马值钱啊!大家一看,公子真准备了十几匹马,不过,人们是不敢打公子的!还怕!!县官又开始敲锣、说话了:

    大家赶快来——办完好交差。---

    取得凉解书——回家老爷瞅!---

    这时:公子抬起头,贼眼四处乱瞅,(脸可一点都没红!)装腔作势,面露惭愧的挤出了几滴浑浊的眼泪……

    说道:

    我决心要学好——不再把事找!---

    以前有对不起——我给你作个揖!---

    只要把事讲——全部给赔偿!---

    向你真心道个歉——登记赔偿都兑现!---

    大家一听是议论纷纷!一会儿过去了,又一会儿过去了……县官一见,人虽多,但没人敢揭发公子的罪行!就把公子的诚意又重申一遍!然后来到场子中间,叫人们大胆上前、揭发领赏!

    见人们光看不行动,县官就来到人前,一个个的询问:“公子欺负过你?哎——你呢?”

    这时,有个做小买卖的李三被问,战战兢兢的说:“公子那天要税,我没现钱,他打了我的脸……”

    县官问?:“几下?”

    “两下!”

    “给二十两!”

    李三一惊!‘这么多!二十两!’吓的把头一摇,那意思是:“不要,不要了!”

    县官一见,想:‘准是嫌少!’道:“不行?给三十两!”

    李三一听,吓的直摇头……

    县官一见急说:“给50两总行了吧?”

    有个同伴捅了一下发愣的李三,李三一激灵、回过神来了,急上前接过50两银子,分开众人、走了。

    众人一见真给钱,就又交头接耳、议论开了:

    以前挨了打——只是没法法!---

    仇家来赔赏——想都不敢想!---

    这事真奇怪——叫人随便打无赖!---

    公子醒了腔——不再把人伤!---

    众人无不惊奇:

    以前打人给赔赏——坏小子变成好思想!---

    莫非浪子真回头——不再给太守把人丢!---

    公子个大胆不大——吃不住老牛把他吓!---

    老牛碰的公子惊——才有这样的好事情!---

    这时,就有胆大的、和真受过气现在还气不过的,就去登记,可不敢打公子!公子一见没人打,就叫无义打,无义只好拿了一个鞭子,一下、一下打在公子背上!把公子打了几道血印,大家一见,心里一惊一诈!

    “这公子莫非真要学好?”

    “嗯!真是怪异……”

    凡是来登记的,银子随便拿!有拿十两的、有拿二十两的、气大的也有拿50、100两的。反正你消气、签字就行!!

    散场后:

    公子又对以前欺压过的,个个登门道歉!被欺负过的男女都得到了赔赏,大部分取得了凉解,在凉解书上按了手印!

    有伤了性命的、和妇女被欺负怀孕的都一次性得到了几百两银子,但这毕竟是少数……

    有的怕公子领人进家道歉丢人现眼,就在街上随便领个钱、按个手印。也有让公子沾过光的妇女忍气吞声、不做追究……

    受过欺凌的新娘又去揭发(四不是)的罪行,气的公子连扇他们耳光,又让他们自掏腰包做了赔赏,弄的四不是个个倾家荡产,大快人心。

    剩下的这四个金刚早吓坏了,见了人们就笑容可掬连连施礼,他们以前虽吹胡子瞪眼打过人,但没干过更恶劣的,人们也就宽宏大量不做追究了。

    话说十几天过去了,这天公子拿了几百张凉解书、先来大老黑家看牛、喂牛,并住了下来,和大老黑同吃同住,一住十几天,待牛、真像儿子孝顺他爹……

    老牛见坏小服软,也就跟公子和好了,这牛是吃软不吃硬!!真是:

    老牛吃软不吃硬——不对软的来耍横!---

    坏小天天来喂牛——成了牛朋友!---

    公子把牛拉拢好了以后,就牵上牛,拿着几百张凉解书,第八次来到花荣家。华荣的父母、哥哥一见公子领人来了、急忙站了起来……

    因为公子以前给了几百两银子,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父母一见公子来,就叫华荣来见公子,华荣不听,回屋把门拴上了,不肯出来。

    只见公子:

    牵牛在华荣门前跪下道:

    华荣、华荣听我讲,——我办事已经不荒唐!---

    以前受过、我欺负,——每人我已给赔偿!---

    华荣看我、已变强,——现有谅解书几百张!---

    只求华荣把我原谅,——我的以前您全忘!---

    华荣一听,又来气了,心想:“什么谅解书?上次挨打没打够,几十个耳光没打怕?”

    这时公子又说了:

    小姐打俺打的手疼,——俺一想起就心疼!---

    现在正式向你求婚,——希望我俩快快成亲!---

    华荣脸一红、急了!大骂:

    公子无情意,——再求我不去!---

    公子不必求,——名花己有主!---

    公子快回家,——回家找你妈!---

    让妈把你抱,——别再来胡闹!---

    公子脸一青,可怜巴巴的说:“我也带来了彩礼,让人交给了你的爹娘。”

    花荣一听急说:

    公子别给钱,——给钱也不沾!---

    以后你少来,——结婚更免谈!---

    不必把钱拿,——你钱不敢花!---

    不要再纠缠,——见你就心烦!---

    这下好了,弄的公子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应付……

    静了下来,公子跪着、耷拉了脑袋,毫无办法!弄的他脸红脖子粗!

    不过公子聪明!他眼珠一转,就冲县官连使眼色……

    县官一见:“啊!这是让我想法呀!”聪明的县官眼珠子一阵乱转,计上心头!大踏步走到村长面前、耳语几句……

    老村长就来到了花荣窗前,说了:

    “花荣呀,这公子对以前欺压过的百姓,是一家一户的登门道歉,都给了赔偿,这不,公子拿着的都是按上手印的凉解书,几百张啊!现在公子懂事多了,这公子送给你家和村里的东西也不少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原谅他了。”

    这时,老牛冲天叫了一声:“哞——”

    村长见机行事、接着劝道:

    “你看,大黑牛也来了,公子给它治好了刀伤,是又给买草、又给买料的、好像牛的儿子一般孝顺!弄的牛见了公子都不好意思了,见了他就低头,还伸出舌头,舔公子的手呢,你说,这牛都原谅公子了,那我们也该原谅他了吧?”

    村长又苦口婆心的劝说:

    “华荣听我讲,浪子回头金不换,原谅他吧!让他进屋吧。你看公子每天都在门外跪着,虽不是天天来,也有几个月了,听我村长的,让他进屋坐坐吧!”

    花荣一听:“这……唉!……没法!让他进来吧!”

    这公子在门外一听,华荣让进了!急跪行来到花荣跟前,连连磕头,道:

    小姐在上——公子在下,---

    给你赔礼——再磕几下。---

    我已知错——认罪伏法!---

    若还有气——再打几下!---

    那劲也像诚心的,一下把花荣给逗乐了,道:“公子既然已学好……”

    公子急插言:“是华荣小姐让我学好!”

    华荣:“我没说完呢!你插什么言?”

    公子急说:“是、是、是!”

    华荣:“即然你已学好,我也就原谅你以前对我的无礼了!!可这亲事……我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我也有了相好,你以后不必来了,走吧!!”

    公子一愣!

    但他头脑聪明、遇事三分计,急说:“即然你把我给原谅了,我就是和一般人一样不是坏人了,你有相好,可没结婚,我要竞争,公平竞争!”

    花荣急了:“你不可伤害我的相好!”

    公子眼珠一转,假惺惺说道:“我不伤害他,也不会让他心里难受,我要让他不好意思和我竞争!!”

    花荣:“做梦去吧——你!!滚蛋!”

    这公子倒也听话,高高兴兴、领着县官、无义就走!但临出门,忍不住又冲屋大喊:“好看妮,等我!我还要回来的!等着我……”

    花荣气的冲窗怒吼:“滚蛋!再胡说八道,我、我打死你!”

    说罢,操起一把扫帚追了出来……

    公子一看不好,急撒开双腿,跑出了院子……

    花荣气的追了出来,扫帚出手打过去!木柄正打后脑勺,马上起了个紫包!公子虽疼、但并无大碍!

    花荣扶着院门,气的胸脯一起一伏……

    公子跑了一段,见花荣懒得追他,就回过身来,用手揉了揉头上大包,小声嘟囔:

    “我操,真疼!”

    见花荣双手叉腰,并没追来,又胆大了!把胸脯一挺、双手做喇叭状、放嘴边大喊:

    “花妮——等着我,注意别让别人找了——便宜!离臭男人远点……”

    气的花荣捡了块石头、起身就追……

    公子一看:“小妮子真急了,再不走,非吃亏不可!”

    想到这,仗着身高体壮,撒开了强健的双腿儿、一溜烟、没了影……

    弄的大家啼笑皆非,县官急招呼众衙役跟了上去……

    无义望着颤抖怒放的花枝,恋恋不舍的看了最后一眼——肤白如雪的仙女。也飞身而去“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但:

    这公子一走,可不得了!!他要做一件没人能做的出来、做梦都想不到的稀奇事!!

    现在公子态度好,——是为把华荣小姐找!---

    众人是不相信公子呀,不过!快看!!公子出场了!

    公子回家这就做了些准备。第二天,公子没去看牛,没麻烦华荣。不过,这坏公子突然没来,反让华荣和家人感到一些失落……

    只见公子,领上无义、县官等十几人,来到了石家庄的大街上,摆上桌子,4大金刚打鼓敲锣,这场子就围上了好多人,又是县官先上场,他为了显示自己,故意提高了嗓门,生怕别人听不到:

    公子也学好,——不再把事找!---

    以前受过气,——这里来登记!---

    一一给赔赏,——有屈赶快讲!---

    只见公子光着上身、用绳子绑了自己,故意一瘸一拐的来到了大家面前,跪了下来,象个犯人似的,把头一低!

    神医无义站在身旁,暗中保护、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只见县官,猛敲了一下锣,大声说了:

阅读狼引男女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绝版猎灵师五行神术邪山冢重生之末世女兵王武侠之老子是段正淳校园投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