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又是一道擦破凉风传来的尖锐的声音,夏洢柠有些慌乱,这速度算的精准,她知道自己躲不过这一箭,身子一偏躲过要害,锋利的箭头朝着肩膀飞速靠近,然而……

    一个身影很快穿行而来,一手将她往自己身侧拉近,另一只手以看不见的速度将利箭握住,朝一旁射出,箭,深入石头!

    好强的内力!将一切隐约看在眼里的夏洢柠抬眸看向身侧,只一瞬,便撞进了那深如大海般的眸子里,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刚开始还不断的后退以便躲开进攻,此时五六个杀手已经包抄过来,欲将她困在其中,找准机会,本就有所顾忌的夏洢柠已没有了犹豫的时间,再退让下去,后面的人将她围住,她肯定会死在乱剑之下,面色绷紧,开始对准路晋反、攻。

    似是没有料到夏洢柠会突然反、攻,路晋有一丝错愕,在他分神的短短几秒钟里,夏洢柠一个飞身,朝旁边的空位袭去……

    “大侠饶命,小的迷路了,不小心便走到这儿来。”

    一脸可怜相,夏洢柠在打马虎眼,人这么多,打肯定是打不过的,尤其是今夜还是这身装扮,识相点还是找机会逃跑吧!

    “王爷”

    刚刚的杀手齐齐单膝下跪,低下来的头颅满含尊敬。

    “那为何不走到别处,非得到亲宁宫来,废话少说,杀!”

    狠狠的开口,路晋,也就是刚说话的领头男子率先冲来,利剑里满是杀气,力气也很足,夏洢柠只能吃力的闪躲。

    听到他的吩咐,身后站着的十几个黑影身形迅速动起来,丝毫不因为对方是女子而有些许犹豫,夏洢柠双眸一紧,知道这定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只听从命令,其余的一切都不会有所顾忌。

    目光不断搜寻,终于看到了墙沿上背对她而坐的一名男子,明明是墨一般的夜色,明明男子身着黑色长袍,可为何偏偏如此亮眼,夜空中的星光不过如此,只是,他又是谁,凭什么认为她会听话?

    “知道”

    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一边回话,身影一边快速的往旁边移去。

    夏洢柠回神间,发觉自己已经安安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轻轻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受伤,随即,很快……

    “这是你的侍卫?”

    她问,声音里很是好奇,这里是皇宫,缘何会有王爷的侍卫,而他,宫殿大堂里那个浑身散发着冷漠的王爷,竟会出手相救?

    厉眼扫来,他没有说话,向前缓慢的跨步。

    “起来,都退下去!”

    声音很低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冰冷!

    “王爷,擅闯亲宁宫者,杀无赦!”

    没有起身,身后的人也没有动,路晋抬头,眼光里满是坚毅,他是奉命守护这亲宁宫的,宫里的人都知道这条命令,所以从来没有人敢轻易踏入这儿半步,而今……

    “谁的命令?”

    他懒懒的道,看着路晋的眼神很是平静。

    “是……是王爷的命令。”

    路晋重新低下头,声音里依旧是恭敬,却有了一丝退却。两条都是王爷的命令,当日王爷说的是:私闯亲宁宫者,杀无赦!若放过一人,则提头来见本王!

    “退下去,本王亲自处理!”

    路晋起身,看了东方夜冥一眼,再看夏洢柠一眼,那个死里逃生的女子,容貌竟如此……

    “路晋”

    东方夜冥走上前,递上一个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说什么却没有说。

    扬起一抹笑,路晋朝后挥手,无声的指挥,他在王爷眼中看到了赞赏,这已经足够了,王爷在告诉他,他刚所做的并没有错,只是,王爷要亲自处理,他不再有插手的资格,也罢,是生是死,就看这女子的命数了!

    看着尽数消失的夜色中的身影,他微微蹙眉,手下的动作似乎比想象中慢了些。

    回神,走到一旁的石阶上坐下,挺直的背影依旧带给人满满的压抑,他启唇:

    “夏洢柠?”

    询问的语气,接触到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夏洢柠乖乖的点头。

    “我刚说了,皇宫里别随处走动,怎么……命太长?”

    接收到他有些嘲讽的眼神,夏洢柠暗自腹诽了他一遍遍,才不得不漾出笑脸。

    “多谢王爷救命之恩!”

    他手一扬,似乎很不屑她的道谢,眸光对着她锁得很紧,这笑容太假!

    “我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个事?”

    夏洢柠很狗腿的上前,蹲在他身旁,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一看就知道有事相求。

    “你有资格?”

    他突然靠近,属于男性的气息笼罩而来,轻轻的呼吸全数喷在夏洢柠脸上,距离之近,甚至能借着月光清晰的看到他长长的睫毛,仅一瞬间,似乎忘了呼吸,而这夜色恰好隐去了她涨红的脸色。

    他冷哼一声,微微扬眉,她凭什么认为她有资格,所谓的商量不过就是请求!

    “没有”

    她很快的回答,他都这么说了,她能说有,到时候他问什么资格,她不还得绞尽脑汁,说不定还找不出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倒不如直接些……

    “求王爷一件事。”

    求?他正视这名女子,大堂上不食人间烟火,满是疏离气息的郡主,和眼前这个……差距不是一般大。

    “说!”

    “别告诉哥哥我会武功。”

    她眉里眼里都是期待,仿佛在等他赦免死罪一般的小心翼翼。

    “郡主以为本王爷有闲心和夏将军聊一名女子?”

    他嗤笑,他堂堂王爷何时会无聊到这等地步!

    “那……洢柠谢过王爷!”

    她微微欠身,怕的就是你心血来潮突然无聊,这一身的功夫,都是在蝶山上勤学苦练得来的,蝶山……真是让她又怕又爱的地方呵!

    没有了气息,墙上坐着的人迅速回头,鹰一般锐利的目光在朗月的映照下,分外清冷,看着身后空无一人,东方夜冥眸中一震,刚那名女子武功不浅,这么快他已经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了,是朝中大臣的闺秀还是……刺客。

    兜兜转转,看来皇宫也和府里差不了多少嘛,就在夏洢柠有些怠倦的时候,眸光突然撞到了一处牌子——亲宁宫。探头朝里张望,仿若许久没有了人生活的迹象,没有灯火,没有守卫,也没有丫鬟走动,虽说今晚是太后寿宴,人都往皇后宫殿而去,可是不至于殿里一个人也没有吧……满是好奇,不管了,先进去看看再说。

    许是不小心灌了一大口酒,觥筹交错间人声又有些嘈杂,夏洢柠感觉有些许闷,刚好哥哥在和朝里的大臣们聊着天下时事,她是完全不懂的,于是只得悄悄的从侧门开溜……

    皇宫比想象中大很多,满带好奇地沿着小径蹦跶,凉风吹来,清醒了不少……

    哼着不成调的曲子随性的走着,夏洢柠不知怎么竟拐到一片池塘边,池里很多枯黄的荷叶,还在秋风中微微摇曳,有些许凄凉,看着池水倒映的星光点点,夏洢柠抬头仰望,突然想起了蝶山上的姨娘,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也在看着这片夜空……

    “在皇宫里,别随处乱走!”

    一道声音蓦地传来,让仰着头走路的夏洢柠险些栽倒。

    很黑,靠着月光在摸索,不待夏洢柠走至主殿前,耳膜微微震动,一道细细的声音擦破黑夜传来,好奇的眸光收起,夏洢柠快速闪身,躲过了急急而来致命的利箭。

    “什么人,胆敢私闯亲宁宫!”

    一道冷呵,夜幕中迅速闪出十几个黑影,动作很快却不凌乱,看样子训练极其有素,此时说话的正是站在最前的领头男子。

阅读陌上花开吾妻可缓缓归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隐婚娇妻:总裁一战到天亮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永恒圣帝最强借贷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