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今日为何事而来?”

    “不该问的事别过问!”夏琰坐回了那把雕花木椅上。

    轻咬薄唇,是么,有个人好像也跟她说‘少管他人之事’,可是她明明就不是那样的人不是么,而且她已经没有了选择!

    “来人,送客!”也跟着起身,但却站在原地,那人早嚣张的踏出客堂,他送不送又有什么区别,道德礼仪这种,都是礼尚往来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哥哥”她从屏风后走出,夏琰转身,面色之平静,俨然早已习惯了夏洢柠的行为。

    “夏将军,今日怎么不见令妹?”该说的客套话已经说完后,林铭朝客堂张望一圈,开口道。

    “舍妹许是昨日累着了,此时还歇着呢,让林公子见笑了!”都日上三竿了,还在歇息,岂止让人见笑!躲在屏风后的夏洢柠努努嘴,哥哥这分明是在坏自己的名声!

    “哥哥好像不喜欢他呢!”她笑着说,一步步上前,然后倚着哥哥,似一个孩子一般。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听到哥哥的回答,她嘴角弧度加大,如此甚好!

    “原来如此!”声音里有一丝丝的失望,他敛下双眸,端起茶杯。

    一阵风从客堂前刮过,夏洢柠微微蹙眉,这气味……

    “那就不打扰夏将军了,在下先告辞!”林铭起身,甩甩长袍,扇子合拢着拿在手里,没有了来时那般神气。

    不到一刻钟,房门被轻轻推开,房内的女子端坐着,仿佛早在等待一般。

    “是丞相之子,名唤林铭。”

    不需她开口,这早已是多年的习惯了,轻轻摆手示意依依先退出去。

    到来只是问夏洢柠的消息,而昨日的宴会林铭当然在场,那艳惊天下的女子,他会不起歪主意,谁信?这丞相之子,在京城中口碑如何他怎会不知,一个日日寻花问柳,毫无作为的男子!只怕今后……

    “洢柠,往后你记得避开他,少接触为好!”心中的石头还是没有落下,不知为何,他甚至觉得昨日若是让洢柠不改装扮也许更好,此后,图谋不轨的何止林铭……

    手指绞着发丝,夏洢柠歪着头把力量都放在哥哥身上,避开么?她偏不!

    “洢柠,你在想什么?”得不到身旁人的回应,夏琰朝身侧抬头,一张笑靥映入眼帘。

    “哥哥,应山上的枫叶红了,明日与娘亲一块儿赏枫叶好么?”

    “依你!”他点头,语气里满含宠溺,带娘亲出去散散心也好。

    “那等你明日早朝回来一块儿去!”

    “好!”陪在身边他比较放心,他要撑起这个家,要保护好她们俩。

    翌日清晨。

    “夏将军!”退朝走出大殿的夏琰被人唤住,声音有些苍老却很有劲,缓缓转身:

    “丞相!”低头行礼,毕竟是老一辈朝廷大臣,该有的尊敬还是有的。

    “哎~不必多礼!”丞相笑呵呵着走进,面容慈善。

    “走,老身有些事情需与你一同面圣!”不待回答,他已往殿内走去。

    “敢问何事,需要面见皇上?”夏琰跟上。

    下朝的人三三两两经过,无不毕恭毕敬的朝丞相打招呼。

    “只是犬子的一些小事罢了!”丞相脸上依旧堆砌着笑容,仿佛只是一位溺爱儿子的慈父。

    夏琰脚步顿了顿,微微蹙眉,他似乎预感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经门口公公通报,俩人一起跨入大殿,皇上还没有离去,令人诧异的是王爷也在。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赐坐!”

    “谢皇上!”

    俩人起身,在入座之前,皆朝王爷打了个招呼。

    “丞相和……夏将军前来,所为何事?”东方夜冥低下头,皇兄语气的停顿,该是和他一样,有些奇怪俩人竟然同时求见!

    “皇上”丞相起身往前几步,掀起长袍跪下:“犬子不才,前日太后寿宴之时见到郡主,魂魄皆丢,嚷嚷着非要老臣给他做主,求皇上成全一段佳缘,当然,也是要听取将军的意思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夏琰,而后又折腰匐于地上:“求皇上成全!”

    接收到丞相那一眼,夏琰心下一慌,昨日林铭才到府上,今日,在皇上面前,丞相作为朝中重臣,这是在用权力施压,他已然没有了拒绝的余地!

    “朕这里有进贡而来的冰山雪菊,丞相先起来尝尝,看看味道如何?”

    “这……”丞相抬头看了一眼皇上,不拒绝又不答应,这是什么意思,虽是这么想,却还是依言起身,回到座位上。

    “爱卿觉得如何?”看着丞相拿起杯子品尝,皇上才问道。

    “闻之清香扑鼻,喝进去似乎没有味道,但咽下去后,舌齿留香,耐人寻味,确实是上好佳品!”丞相咂咂舌道。

    “恰巧王爷也在品尝,他好像……比丞相先喜欢上了这饮品!”不动声色,皇上也拿起杯子,浅尝一口。

    郡主……夏老将军,你倒是藏着个好女儿,那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可不简单!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肥水不流外人田,东方夜冥,不是外人!

    听出了皇上的弦外之音,夏琰悬着的心终于归位。

    秋天的朝阳升起得有些晚,一缕阳光倾洒入大殿,铺在了东方夜冥身上。

    剑眉微扬,似乎别人谈论之事与自己无关,轻轻晃动着手里的杯子,杯子里浑浊的液体沿着杯壁转动,却一滴不漏,那里面——赫然是酒!

    父亲为官时,家中常常宾客满门,作为一名未出阁的女子,她当然不能轻易露面,因此于,依依便是她的鸿雁——传递信息之用。

    丞相之子么?夏洢柠行至书架旁,不需寻找便快速抽出她想要的书简。

    门口处传来一阵喧闹,树上坐着的女子微微前倾,透过大树的枝枝条条张望。

    一顶华丽到有些夸张的轿子,有人恭恭敬敬地将帘子掀起,然后有一个人满脸笑意,钻出轿子,环顾一圈周围人的反应,似乎无比满意,一手捏开扇子轻轻扇动……

    这天气……难道很热?夏洢柠抬头,果真,秋高气爽呵,此时的天空纯净得能夺走人的呼吸,只是,扇子……会不会太夸张……

    “我们公子求见夏将军!”树上之人微微蹙眉,这下人的态度都这般趾高气昂,声音之大,不需要内力都能听得真切,当然,怎会错过那语气里施舍般的高傲。

    趁着无人注意,身形一闪,已稳稳当当站在地上,然后往自己闺房行去。

    ‘当朝丞相膝下一儿一女,均为二房所出,儿子唤林铭,女儿唤林白雪’书简上的字苍劲有力,出自父亲之手,里面记录着当朝所有官员的家事信息。

    哥哥新入朝为官,根基松松垮垮,若是来巴结不太可能,何况丞相在朝中可谓呼风唤雨,再者笼络势力也该是丞相亲自前来才显得诚意,反观林铭刚刚一副威风凛凛之模样,挑事的可能性还比较大。

    还是去看看,夏洢柠从来就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哪一次父亲接待客人,她不是在屏风后偷看的,这次……当然不会例外!

阅读陌上花开吾妻可缓缓归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难承欢:妾心已荒芜锦兰问镜补心球王皇上,皇后跑路了游戏侠侣斗智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