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客栈里传出一阵骚动,一个玄色身影踏了进来,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扑面而来,蓬荜生辉不过如此!

    “这位爷,请入座!”店小二肩上搭着一条毛巾,丝毫不敢怠慢,弯腰低头将客人往里面请。

    无视旁人欲探望却又有丝丝惧怕的目光,他从容的坐定,林皓宇如往常一般,站在不远处,然后突然低声道:“爷,是夏将军!”

    “娘,我很快就回来的,你好好歇息,吃些东西哈!”话音未落,身影已经快速的沿着有些曲折的山路而去了,娇小的身子还很灵巧的躲避着他人。

    轻扬起一抹笑,夏夫人看着即将消失在眼前的身影,她是拖累了这个女儿呀,这一路因着自己慢慢地走,看她这会儿跑得多欢!

    “哥哥,你们在这儿等依依好么,我去山顶的寺庙上柱香,很快回来!”

    又是一副讨好的面容,有些委屈的皱起小脸,五官险些就挤在了一块儿,大眼睛眨巴眨巴的……

    一帘之隔,东方夜冥看去,隐隐约约的身影,但是是夏琰没错!

    看到他起身,林皓宇立刻上前掀起帘子……

    “我若说不可你会听吗?”完全无视她的讨好,夏琰眺望着远方的红枫问道。

    “不会,我保证!”她听出了哥哥语气里蕴含的意味,上前一步一把拥住那伟岸的身躯:

    “哥哥,你最好了!”

    “娘不累,洢柠,这枫叶似乎比往年更红呢!”夏夫人脸上噙着笑,面容清和,纵使年岁已高,却风韵犹存!

    “娘也是这么觉得么!”出声的是旁边的夏琰,夏洢柠闻声抬眸,隔着娘亲看了眼哥哥,按这意思,这枫叶是真的红艳更胜以往了。

    伸手摘下一片拿在手里,她也要将生命演绎得这般,热烈,而无悔!

    “王爷!”夏琰单膝着地,似乎没有料到会在这儿相遇。

    “起身!往后在外,别拘泥于这些小节!”嗓音很轻,语气很是不在乎,仿若风一吹过就被带走,不仔细听都扑捉不到。

    “是,王爷!”夏琰起身,而后道:“这是家母。”

    “夏夫人,请坐!”听到夏琰称呼其为王爷,夏夫人只好起身,只是不曾想,那个他人口中冷血无情的王爷,虽然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却是这般彬彬有礼。

    “今晨,多谢王爷的相救!”他距离比较近,看到了那杯子里晃动着的浑浊的液体!

    相救?接收到这两个字,东方夜冥扯起嘴角,踱至栅栏旁,这客栈是依山而建,入座的小隔间用帘子隔开,脚下均为木板,木板则是悬空撑起,栅栏外就是不矮的斜坡,远处的风景尽收眼底,视野不错!

    夏琰入朝为官不久,倒是看得真切,把丞相看成是难题了吧,至少,林铭他倒是警惕着了,挺好!

    饮下一口清茶,他淡淡开口道:“夏将军怎么不想想,也许本王另有目的呢!”

    他说得轻巧,仿佛只是很平静的问候一般,倒是让夏琰接不上话来了,将他的不解看在眼里,而后视线再次转出去……

    早上他们俩人离开后,皇兄指着厚厚的一沓奏章说:这奏章里,三分之一是有关黎明百姓的,剩下的是关于本朝王爷的终身大事的。

    “所以呢?”他一派气定神闲,反问。

    “夜冥,奏章里写着,大家都很关心王爷的幸福!”

    “你相信?”他笑了,笑得魅惑众生。他东方夜冥的婚姻何时需要这般兴师动众,这些官宦大臣不断的把家族的女子往上推,为的是什么?

    “郡主没有一块儿来?”

    “舍妹说要去寺庙里上柱香,所以……”

    “林皓宇!”

    “在!”

    “在这儿等本王回来!”他说着,帘卷微风,轻轻摇曳,已不见了踪影。

    “这……”夏夫人很是不解,与夏琰面面相觑,倒是林皓宇早已熟悉他的作风,依旧恭恭敬敬地立在不远处:

    “爷今日,就是想去庙里上柱香才来的!”

    山顶风比较大,好在寺庙里还算清静,禅声似乎来自很远的地方,直击心灵深处。

    安安静静地上香,转身就看到了坐在一旁占卜的大师,大师闭着眼睛,带着些神秘,感觉到有人靠近,他半睁开眼:

    “姑娘,是否求一卦,女子怕是只有姻缘可求了。”

    姻缘,倒是挺有诱惑力的,她正欲开口……

    “大师,在下欲求一卦!”一道嗓音响起,很狂妄,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额……公子写一个字,本仙可以帮你解!”大师呵呵的笑,似乎没有想到有人这么积极。

    夏洢柠侧眸,看到身旁的人微微屈身,大手一挥,如行云流水,一个龙飞凤舞般张扬的‘冥’字跃然纸上。

    “烦请大师解惑!”放下笔,他身躯直立,双手负于后,风扬起墨一般的发丝,淡漠密铺,没有一丝间隙。

    “这……”大师皱眉,眸光里头透露着畏惧:“这可是当今王爷的名讳,公子你以后还是谨慎些为好。”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哆哆嗦嗦着将纸张卷起,未干的字迹一层层裹住,终于消失在了眼帘。

    “走吧!”夏洢柠突然觉得轻松了,转身走了出去。

    “你不问卦了?”

    “连王爷的身份都不能知道,我还能相信他什么!”

    听到回答,东方夜冥脸上的淡漠稍稍退去,跟上了她的脚步。

    “娘,半山腰上有家客栈,我们到那儿休息!”稍稍停下脚步,一行人退至路旁,避开来来往往赏枫叶的人群。

    夏琰自下人手上接过手巾,替夏夫人擦拭着额头处冒出的细汗……

    应山的枫叶似乎比以往红艳,张扬着生命的热烈。

    漫山遍野的红,映衬着蓝天底景。如今识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不就是如此么,夏洢柠深深吸气,真的是识尽愁滋味了,父亲不具在,才算是懂得了‘物是人非事事休’中所含的种种无奈……

    “依依,给我拾些完好的叶子!”他们一行人沿着山路前行,看着道路两旁铺满的落叶,她突然觉得可以作为他用!

    “是!”依依欠身答道,而后一个身影渐渐落下,仔细的挑选、捡拾。

    “娘~累吗?”身旁是她搀扶着的夏夫人,夫君离世,对她而言确是沉重的打击,身子骨早已不如当年,她步履有些许蹒跚,鼻间冒着汗……

    “哥哥,我也要!”一张脸蛋凑过来,有些撒娇的表情,假装没有看到身旁擦肩而过的行人故意慢下的脚步。

    一只手无奈的伸过来,下方是一张绽放开来的笑脸,很生动,让人无法淡忘的气息!

    一路看,一路聊,终于来到客栈,先找个位子让娘坐下,夏洢柠就贴在哥哥身上了:

阅读陌上花开吾妻可缓缓归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超级机器人工厂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万界登录之满级成神没事别挂机弑道天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