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爷,你这是干嘛?”心下一骇,她瞪大眸子惊呼出声,身子已被横抱起,离开柔软的睡榻,由于没有征兆,微微拉扯到伤口,疼得她小脸皱成一团。

    “看样子确实很疼,我的王妃都忘了怎么称呼为夫了!”宽阔的胸膛就在脸侧,他只是站着,却让她深深感受到失去了退路的挫败。

    “想不想在榻上躺着,嗯?”他低下头,声音突然放缓,有了一丝*哄的味道,怀里的人些许木讷的点点头,明知道前方就是陷阱但她不得不踏进去。

    额头处的触感很柔软,夏洢柠有瞬间失神,山雨欲来风满楼,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疼,想不起来!”眼睛早已懒懒的闭上,不断颤抖的睫毛却泄露了心底的慌乱,没有追问,额头处的手还是一下一下的擦拭着,很有耐性,然后感觉到他的手移开,突然……

    仿佛接收到她的目光一般,他突然微微侧头看过来,双目通红,不似嗜血的残红,而是有些疲惫的很多血丝,夏洢柠看在眼里,心底很多感慨,却只是喃喃低语:“算是活过来了。”

    “能活过来最好,不然陪葬的人可不少!”低醇的嗓音没有了那份冰凉,却依旧不含太多情感,如他所料,武王爷昨天并没有什么举动,所以……

    “什么时候能想起为夫的称呼就快些说出来,毕竟王妃身上有伤,需要静养,你说呢!”他毫无愧疚的吐字,理所当然到她被抱在怀里无法静养与他毫无关系一般。

    “夫……夫君”,眼一闭,她强迫自己开口,嗓音却细如纹吶。

    “我的王妃,你是要诚实的告诉为夫昨日的来者是何人,还是为夫想办法逼问你?”他的一侧嘴角习惯性的扬起,眸中覆上了涉猎般的色彩,夏洢柠最是认得这双眸子,刚刚放下的心霎时悬起,此刻于她而言,他是最危险的人物!

    摇摇头,夏洢柠敛下眸子,不能说,这是一根线,线后面牵扯着她所有的秘密,只要他一拉,就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还是不想说?”他覆身过来,轻轻擦拭她额头上又冒出来的细汗,依旧这般问,反正他不觉得自己的妻会这般随意让他得到这些讯息,不让他费些心思就得到答案,那就不是他的妻了!

    “林皓宇很快就回来,他大概能知道武王爷昨日的动向。”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将床上女子脸颊上被汗水濡湿的头发拢至耳后,轻轻颤动的双眸才稍稍泄露了他心底的不安。

    “路晋去查昨日来人的身份了!”继续说道,他最好能将功补过,走出皇宫第一步就出了这等差错,他找不到理由来为路晋开脱了!

    “昨日她是不是有些倔强过头了?”黎云仰垂下视线,看着东方夜冥,那只手在她脸上轻轻擦拭着,不时冒出来的冷汗。

    “来人,怎么还不送吃的进来,王妃饿了!”他转头朝门外呵斥,身子微微侧动,夏洢柠再次咧开嘴,又扯到伤口了。

    “别别”她忍下疼痛,很快说道,面色有些微微发窘,她知道这是他在嘲笑,嘲笑她没有力气,说得太小声!

    “我说了你放我下来!”稍稍抬起脖子,看着顶头上方人的下巴,而对方只是微微低头,玩味儿般的眼神看着她,薄唇轻启,夏洢柠整张脸马上拉拢下来,他用唇语说着两个字——资格!

    “夫君”她有些僵硬的开口,其实不过一个称呼,并没有多难,但是被强迫着出口,心底的感觉就会深有不同!

    “很好,我们继续讨论上一个问题!”他很快说着,抬步往门外走去……

    “她本是这般,让人捉摸不透!”语气里出现了宠溺,只是床上的人什么也没有听到,反而抗议般将秀眉紧拧。

    她确实让人捉摸不透,但再捉摸不透的人,做一件事情,做一些反应,定是有原因的。

    “谁下的手?”天还未亮,黎云仰已收到消息,急急来到府上,昨日还笑靥如花的女子此刻躺在床上,双眸紧闭,嘴唇依旧惨白,额头上不停冒着汗,依依在一旁仔细地给她擦拭着……

    东方夜冥双手环胸伫立在一旁,眉头紧锁,太医昨夜丑时便说她已脱离危险,怎会如此长时间依旧昏迷不醒。

    “武王爷昨日到京城了!”他轻声阐述,昨日在尚书府突然离去,便是收到了这个消息,皇上下令要他进宫接待,他们是兄弟,却基本没有交情,武王爷是一个并不受宠的嫔妃所出,所以先帝便赐了番地让他远离京城,从来互不相干的人,突然进京,而边疆马上被敌军入侵,这可真是很值得琢磨!

    “你是怀疑武王爷?”

    “不觉得太巧合了么?”他是不太了解这个鲜少接触的武王爷,但至少也不会这般天真,要下手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反而更像是有人嫁祸,有意而为之,夏将军出征,动摇军心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夏洢柠身上下毒手,有异心的人都知道这条路子,所以他的妻所处的位置并不安全。

    黎云仰转头看了看窗外,晨光微露,天色早已泛白。犹豫再三,没有将掂量许久的话说出口,她说感觉孤单,不能通过他的口转述给夜冥,这些微妙的关系很容易被放大,最后爆发!

    持续了长时间的沉默,两人各怀心事。依依被斥退下去了,拭汗的毛巾搭在一旁,他用手为她擦着,长剑上有毒,但夏洢柠像是早有防备一般,体内流淌着长剑上毒物的解药,应山之巅被牡丹的银针所伤,她无法动弹,疼痛难忍,这体内究竟是何物,又为何对刺客早有防备,似早就预料到会有昨日的遭遇一般,夜冥眉头紧锁,眸间愁色又添一分……

    夏洢柠醒来时已是向晚,蝶翼般的睫毛颤动了好久才缓缓睁开,看到了坐在床旁撑着额头假寐的他,高大的身影散发着无以名状的气息,心终于安定了下来,一如当时倒在血泊里,直到看到那快速动作的黑色身影时心底的依赖。

阅读陌上花开吾妻可缓缓归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猎户的娇妻超神学院之觉醒系统我要用力爱你[电竞]时间猎人医品宗师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