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温度,比那暖壶更为烫手,不然,为何她竟觉得脸庞都跟着微微发烫,“不曾学过,那你怎会知道要在此处添上一只鸿雁?”

    将目光,从她微微压抑的脸庞上转到纸上那处小小的黑点,怎会知道么?鸿雁即家书,他的妻在等一封来自边疆的家书,却至今未有只言片语传至,他这般一说,不过是因为看到白纸的那处太过空白,需添上几笔罢了,然……

    眼底却是波光流转,些许嘲弄的语气道,“都只道作画是彰显内涵的技艺,我的王妃,你怕是功底并不深厚吧,鉴赏力竟与本王这门外汉一般!”

    “换身暖和点的衣裳,带你出去走走!”他微微低下身子,将画笔放好,却不小心触碰到了她在画纸上的指尖,然后……

    “怎会这般冰冷?”有些厉声的质问,温暖的大掌覆来,将她的青葱十指轻易的包裹住,手背处,他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传来。

    “这里,添一只鸿雁便好!”节间分明的食指,点在了纸张右上角,那一大片空白的地方,嗓音清冷,与冰凉的气流撞到一起,竟是起了温和的流光。

    稳健的身影就在身侧,夏洢柠甚至不知道他何时进来的,刚刚回神近乎呆滞的双眸与他的交汇,而他只是轻轻挑眉,尔后深邃的眸子依旧紧锁着她,朝一旁扬了扬下巴。

    甚是满意这份画作,所以并不在意于他的嘲弄,唤来依依将画轴卷上。

    “今日的月季,开得可还好?”早晨林白雪到了府上,邀他一同去看那盛开的鲜花,这是他们上次的约定,而她,俨然是一个多余之人,想到林白雪掩嘴而笑的模样,她竟是欢喜不起来,她说‘秋风甚凉,王妃身子娇贵,恐怕还是在府里歇息为好!’,她也不是那般愚钝之人,怎会听不出那语气里对她的排挤,也罢,毕竟是她棒打鸳鸯在先,她可以有原则的忍让。

    顺着他的方向看去,却依旧思绪未归久久未动,他毕竟不是太有耐心之人,伸手夺过画笔,沾染上墨汁轻描,一只展翅飞翔的鸿雁跃然纸上,画,添上了一抹耐人寻思的味道……

    “夫君,你可曾学过绘画?”她的声音里充满惊奇,再一次用寻味的眼神看向那点睛的最后一笔。

    “并不曾!”嘴角扬起,他看着下方近乎趴在纸张上的女子,这连日里的怀柔政策甚是有效,‘夫君’二字她已是脱口而出,早该如此的,这吃软不吃硬的,他的妻子!

    “安好,勿念!”落脚处一个‘琰’字,让她心底发颤,眼底泛起了薄薄的雾气,简单的四字,比任何东西都来得舒心。

    “依依,暖壶凉了,你去给我添些热水来!”伸手接过暖壶,依依微愣,些许烫手,最是合适的温度,怎能说是凉了呢,“小姐,可是少爷来信?”

    点点头,她将手中的纸张小心翼翼的按原来的痕迹折叠好,战乱的边疆,家书一封抵万金!

    “嗯,虽是深秋,但是芬芳吐蕊,竟不畏惧这寒冷,甚是娇艳!”他的嗓音又恢复了低沉,那里边含着太多的不言而喻,夏洢柠的表情微微僵硬,双手有些不适的脱离他的钳制。

    王爷偶尔也会繁忙,譬如今早,早膳都是命人传到书房的,却因为这名女子,他放下所有,只要她需要陪伴,他怎会忙,娇艳么?怕只怕是人比花娇吧!

    “还未用晚膳吧,府里的东西吃多了总会腻的,带你去外头吃!”

    她抬眸看向窗外,天色已全数暗了下来,“你呢,已经吃过了么?”

    问完后她才知道不该的,听到他缓着嗓音回答,夏洢柠压制不住自己脑海中幻想的场景,“本王用过晚膳才回来的!”

    夜色茫茫,她才知道无从下脚,要融入另一个人的世界,其实真的很难,尤其是迫于权威而对方没有敞开胸怀的时候。

    “府里的饭菜也还是挺合胃口的,不必劳烦夫君!”她的语气有些许生硬,东方夜冥很敏锐的感觉到了,抬步走到里间的铜镜前,打开那妆台架子上的盒子,里面的头饰簪子繁多,拿捏好一会儿他才从中取出一支簪子……

    “本王以为,王爷府上的饭菜终究不敌他人府上的,王妃觉得呢?不然……”你怎会大清早跑到云仰府上用早膳!

    “稍等,让依依给我换身衣裳!”飞快的答道,机敏如她,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来得真切,王爷很有可能要开刷了!

    “半刻钟!”他走了出来,似笑非笑,却并不就适才的话题纠缠,将手中的簪子轻轻插到了她盘得很好的发髻上。

    停留了一小会儿,想问什么终究停住了,依言出门去,小姐对家人深切的思念她怎会看不到!

    “王爷,书信送给王妃了!”长廊尽头处,一名男子负手而立,冷风掀起了黑丝飞舞,甚是猖獗!

    秋日更见萧瑟,暗灰色的苍穹薄云微卷,寒气逼人的黄昏昭告了即将到来的冬日的脚步,房内早燃上了灯烛,她是怕黑的性子,侍奉多年,依依都懂。

    依旧是在细细作画,腿上枕着暖壶,她不时停下手中的笔,冰凉的手探向暖壶取暖,或偶尔灵感一动时,为了捕捉那稍纵即逝的灵光,只飞快的将手放至嘴边轻轻呵气……

    “王妃”门外传来府里下人的声音,“这有您的书信一封!”

    将笔搁置在案台上,她微微侧身,看到依依打开房门,门外,一个敦实的身躯低头弯腰,双手抬至脑袋的高度,那上面静静地躺着的,是他口中的书信……

    鸿鹄传字,传来了她日日夜夜的念想。

    “嗯,往后对此事,闭口不提!”高大的身躯转过来,看了一眼面前低着头颅的人,然后越过他,往前而去……

    再次展开书信,芊芊素手抚摸上了那熟悉的字迹,良久……才终于下定决心般又一次折叠好,起身行至妆台前,躬身从柜子里拿出小盒子,谨慎地把书信夹放入最底层,同在底层的,还有一块玉佩,泛着幽幽光芒……

    依依进来时,她已经再次坐在了案台前,提着笔却不知该如何作画,送来的暖壶甚是烫手,她扔在了一旁……

阅读陌上花开吾妻可缓缓归矣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盛世婚宠:娇妻,余生多指教帝宠都市之重立天庭综漫之从巨人开始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神级养成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