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青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蛇雕金翅一扇,宛如长刀横空,劈砍在了甲狼的前肢之上,利爪向前一探,便是鳞甲纷飞。

    聂席远爬了起来,这两个妖兽战斗正酣,便悄然退至青莲之旁,猛吸莲之清香,手持金瓜持续运转蛟龙变,眼睛紧盯着酣战中的妖兽,小心提防。

    时过不久,甲狼清醒过来,低吼一声退出了战斗。接着又向聂席远猛扑而来,随即大战又起,一人一狼一雕,又战作一团,彼此之间,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最终弄得身心俱疲,方才作罢。俱都围绕在青莲之旁,贪婪地吸取着青莲的香气,尽力的恢复伤势,彼此相互提防着,待伤势稍好,便又战作一团。

    蛇雕甫一挣脱,腾空而去,便嘶吼声被震下。

    甲狼贴着聂席远,向前扑去。显然方才受了金瓜一记重击,尚没有恢复过来。甲狼扑至蛇雕面前,不管是谁张口便咬,正中蛇雕脖颈,随即一爪探出,将蛇雕踩至脚下,头部猛甩奋力撕咬。

    聂席远身中剧毒,行动迟缓,一个躲闪不及,便被刺伤,忍痛伸手向后一抓,一把便抓住了蛇雕的脖颈,大吼一声,奋力将其摔了出去。疾行数步,一脚将其头部踩入泥泞之中,手中金瓜轮起,向着蛇雕身躯猛击而去。

    蛇雕双翅在地上一撑,身躯腾空而起,险些挣脱了出去。巨大的力量将聂席远拽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蛇雕见挣脱不得,翅劈爪击,交叠而出。

    接连几日,战斗时起,却仍旧是分不出胜负,便俱都罢战不再相互攻击,已然明了彼此之间实力相当。从此,一人一狼一雕,相安无事,结伴而居,守着几株青莲,只是小心提防对方。又过几日,聂席远外出寻来枯枝茅草,在泥潭之畔守着几株青莲结庐而居。每日静坐茅庐之中,细观青莲之多姿,将它的姿态神韵一一印入脑海之中。

    时值七月,骄阳似火。烈日蒸干了泥潭,直至土地龟裂,露出堆堆白骨,发出阵阵恶臭。那几株青莲却是莲叶田田,依旧翠绿欲滴,相拥相依,虽无雨洗尘,亦无水滋润,却仍旧生机勃勃。一枝枝饱满的莲花,在灼灼的大日之下,明艳而脱俗,摇曳而多姿,香气袭人。

    聂席远手中金瓜骤然变向,锤击在疾驰而来的利爪之上,火花四溅,铿锵之声大作。蛇雕受此一击,身体顿时被砸入泥泽之中。此时,甲狼从后方向聂猛扑而来,聂席远手中金瓜,顺势向后一撇,轰的一声,正中甲狼脑门,巨大的冲击之力,又将甲狼锤飞出去。金瓜顺势抡回,猛地锤击在蛇雕胸脯之上。

    蛇雕一声长啼,双爪蹬地,双翅猛扇,脖颈用力一挣,便将聂席远掀翻在地,头部顺势自聂席远的脚下挣脱而出,接着爪蹬翅拍,盘旋而起。甲狼倒卧在不远处,奋力挣扎而起,摇摇晃晃,宛如喝的酩酊大醉。长啸一声,向前猛扑而至。

    聂席远刚刚爬起,听到甲狼的嘶吼之声,脑中一阵剧痛,犹如重锤击中,又重新跌入泥泽。

    聂席远向着那几株青莲小心潜伏而去,尚未来到跟前便已闻到阵阵清香,猛嗅一口,顿觉周身舒畅。不久便潜至青莲面前,径自拽过一片莲叶张嘴便咬。岂料,那莲叶坚韧油滑竟咬之不动。忽觉莲叶之上,有一股温润热流流入口中,而后迅速向周身蔓延而去,一时间疼痛尽去,似如浴温泉。

    此时,正值盛夏,莲花绽放,争艳竞俏,各吐芬芳,香气弥漫。

    聂席远大喜,放开莲叶,拽过一只洁白如玉的莲花,凑上前去狂吸猛嗅。芬芳四溢的花粉,顺着呼吸道直达肺部,瞬息之间,化作滚滚热流,向着周身迅速蔓延而去。伤口之处,顿时喷出一股蓝色血液,散发着恶臭,直至血流鲜红,方才渐渐止住。凝神细观,只见莲叶大如盖,莲茎昂然而立,莲花明艳而脱俗,通体泛着温润的光泽,竟似美玉雕刻而成一般,端的是奇异非常。

    聂席远凝神细观,在心中不断地勾勒着青莲之神韵,及至有感跏趺而坐,脑海深处便浮现出一株青莲,轻摇曼舞,仪态万千,只是并不稳定,稍一成形,便摇摇欲散。他并不气馁,日复一日,风雨无阻,苦炼不辍,成绩自是斐然。

    秋雨如期而至,青莲在秋雨中,轻摇曼舞,含笑迎风,雨水打击着莲叶,竟似雅乐奏起,顿挫有致,浸透着高贵的气息,空灵而洒脱。

    这一日,聂席远自修炼中醒来,只觉四周清香弥漫,浓烈而不散。走出茅庐,见蛇雕正低空盘旋,甲狼正焦躁不安的围绕着几株青莲乱转,皆是目中放寒,不时盯向对方,间或低鸣嘶吼几声,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聂席远凝神望去,只见莲蓬欲裂,知晓莲子已熟,可以采食了。他心中火热,莲之香气效果已是神异非凡,莲子就更不在话下了。这泥潭中长有三株青莲,各有莲蓬一枚,正好分享谁也别想多采。他手持金瓜,径直来到青莲之旁,静待莲子成熟。

    傍晚时分,莲子熟透,聂席远长啸一声,引起蛇雕与甲狼的注意,他伸手一指其中一枚莲蓬,再一指自己,向着两个妖兽咆哮一声,大步向前行去。蛇雕与甲狼俱知其意,仅是心有不甘地低鸣嘶吼几声。聂席远挥舞着金瓜,径自上前采下一枚莲蓬,缓缓退至茅屋之中,静观蛇雕与甲狼为了其余两枚莲蓬斗得你死我活。

    晴空万里,月明星稀。

    聂席远静坐茅炉之中,细数莲蓬中的莲子,共有四十五颗,轻轻拨开莲蓬,满室清香,莲子颗颗饱满而洁白,泛着莹莹光芒,好似羊脂美玉。丢入口中一颗,轻轻咀嚼,初觉微苦,继而甘甜弥漫,瞬时便化作了滚滚热流向周身扩散而去。他连忙静神敛息,运转蛟龙变,尽力的吸收莲子的药力,只觉每一分每一秒力量都在增强。不久之后,聂席远又开始了观想青莲,莲子药力汇集而上,那青莲越发清晰生动了起来。

    虽说出来时日渐久,但聂席远并不急着回去,每日吃上一颗莲子,或是运转蛟龙变,或是观想青莲,再时不时的与那两个妖兽厮杀一番,倒也乐在其中,不知疲倦,功力自是日深一日。

    蛇雕与甲狼厮杀正酣,弄的四处一片狼藉。那甲狼身长约有一丈,较之蛇雕虽然不甚高大,但动作敏锐,迅捷如电,来去如风。蛇雕喙利爪尖,翅如长刀,横劈竖砍,彼此之间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片刻之后,便是两败俱伤,厮杀渐止,相互提防着向青莲行来,立即便发现了青莲之下的聂席远。

    聂席远盘膝而坐,身旁放着金瓜,身处大泽之中,危机四伏,怎可失了兵器。他在毒素稍去伤势稍轻之时,便悄悄的前去寻回了金瓜,方才安心。

    聂席远跏跌而坐,默默的观想着青莲,脑海之中那一方天地,仍旧朦朦胧胧的。他心中一片祥和不作他想,仔细地勾勒描绘着青莲,根茎强健,枝叶挚天。青莲慢慢成形,无风摇曳,旋即又缓缓地消散了。聂席远心中一叹,回过神来,只觉神清气爽,好过了不少。他攒足力气,辨别了方向,按照地图所示,向大泽深处,继续前行下去。

    夕阳渐斜,余晖洒落,将天边的云朵照映得好像一团团火焰般鲜红炽烈。大泽之中湿气渐重,云雾渐起,不一时,天地之间茫茫一片,聂席远又迷失了方向。此时,他已毒蔓内脏,深入骨髓,凝目视物,叠影重重,脑海之中宛如有一柄利刃在不停的搅动着,头疼欲裂,神识迷乱,浑身疲软无力,往日轻若无物的金瓜,此刻重愈千斤,再也拿之不住,只能任其跌入泥泞之中。

    聂席远心生悔意,若听那老花匠之言多带护卫,何至于此!而今,为了那几株魂牵梦绕的青莲,即便是再艰难,也要咬紧牙关坚持下去。他猛地甩了甩头,想将眩晕甩去,稍稍振作了精神,便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下去。

    忽见前方云雾翻腾,狂风大作,乒乓之声随即传出,不时夹杂着兽吼鸟啼之声,显然前方正有飞禽猛兽惨烈厮杀。聂席远不敢靠近,小心地绕行而去。迷雾之中不辨方向,兜兜转转行了良久,竟然又回到了原处。突然一声嘶吼之声响起,似穿金裂石一般,震的聂席远双耳嗡嗡作响,脑海宛如被利刃猛劈一记,疼痛欲裂。

    聂席远心中一动,小心翼翼的上前查看。只见飞禽猛兽缠斗一起,正忘我的厮杀着,羽毛纷飞,血水四溅。凝目细观,方才发现那飞禽正是蛇雕,和它缠斗在一起的妖兽,其状似狼而无、毛,身披鳞甲,鸣叫之声,正如穿金裂石一般,赫然是老花匠口中之甲狼。聂席远一见心中便是欣喜若狂,连忙举目四处查看,见不远处果然生有几株青莲,亭亭玉立,随风摇曳。

    甲狼目中泛着寒光,前肢伏地,低吼一声,后足猛蹬地面,刹时,便如一条青色闪电劈至,带起滚滚飓风,其间腥臭夹杂。

    聂席远起身蹲地手持金瓜,迎着猛扑而至的甲狼,向上一抡。轰的一声,便将那甲狼远远地锤击了出去。

    此时,蛇雕攻击又至,低空盘旋而来,脖径向后弯曲,利爪齐出,猛抓聂席远头部。聂席远头部微低让过利爪,手中金瓜奋力向上一撩。只见蛇雕双翅一拍,竟生生止住了攻势,身躯顺势拔高。金瓜轮空,蛇雕脖颈猛然绷直,鸟喙向下疾刺,直接刺入聂席远的后背,身躯一沉,利爪又至。

阅读大道幻世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都市幸运王虐仙途渣掉男神后我怀孕了[娱乐圈]诗家夫子王昌龄屠户家的美娇娘僵尸清除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