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传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玄蛇见贺正龙不曾上前攻击,不由放下心来,说道兴奋之处,不禁摇头晃脑,似是感慨万千,接着又道:“有道是失之桑榆,收之东隅。血脉传承确实完整齐全,但也不是没有缺点的,觉醒艰难,却还故步自封,缺乏想象,想要破除前人之壁垒,非盖世英杰不可,不然,此族上古之时至强者有多强,后辈至强者便是有多强,少有超出前人者。其余传承则是不然,或许是言不达意,或许是理解不一,天长日久,一经变两经,两经变三经,再传已是经文万千,早已破除壁垒遍地开花了。天资有高有低,体质不尽相同,此经不适合我,便择他经而炼,选择繁多,只要耐心寻找,总会有那么一种经文适合自己修炼。”

    贺正龙频频点头,觉得大有道理,同时心中疑惑却也更多,忍不住又出言问道:“我与你想比确实存世短暂,却也活了四十余载,虽然不敢说见多识广,却也非是孤闻寡陋之辈,怎地即未见到你所说的万千经文,也未见到什么圣手大能?”

    “此事我亦不知,毕竟我方才觉醒不久,血脉又太过稀薄,能将传承完整继承下来已是万幸,许多上古之事多是朦朦胧胧看不清楚,仅仅了解个一鳞半爪的。”玄蛇微微垂下头颅,似是有些难为情了,接着低声又道:“上古之时似乎是出了大暴乱,诸族拼死征伐,以致许多传承都已断绝,接着便又进入了大黑暗时代,强者一批一批的相继化作飞灰,只余弱者苦苦挣扎求生。曾经璀璨一时,照耀万古的绝顶传承渐渐隐没于世。你族文化灿烂,诸族不及万一,你若有幸趣,或可到故纸堆里寻查一番,能有所收获也说不定。”

    聂席远去意一定,便一刻也不愿多待,向西一路疾行而去。正行间,忽听云雾深处有交谈之声传出,心中好奇便潜行而来。他却不知此处一人一蛇功力不知高出他多少来,虽然自认为小心翼翼,但其实行踪早露。听到行踪已被叫破,又行几步走了出来,却见一大黑蛇神威凛凛,竟然已可口吞人言了。心中大喜,舔了舔嘴唇,暗道:“我来大泽数月之久,击杀的妖兽不知凡几,滋味虽然不错,但其肉所蕴含的精气实在太过稀少,想来定是因为实力太过弱小。不想将要离开,却还能有幸遇见一个。这条大蛇身上灵光直冒,若是将他轰杀烹饪一番,即可打打牙祭,又可滋补身体,当真是两全其美。”

    贺正龙扭头一望见是聂席远,心中大喜,又见他眼中紧盯玄蛇,手持金瓜便欲上前,忙将他拦住,向玄蛇解释道:“误会,误会。我来大泽便是寻他,也未想到竟然会遇上了你,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也为听闻过你有何恶行,实无必要刀兵相向,非得弄出个你死我活来。我见你谈兴正浓,何不坐下继续叙说?”

    玄蛇见他不像是在说谎,一边小心提防,一边又继续说道:“五百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迎来了化龙之劫。不想那劫雷实在是太过厉害,将我劈得死去活来,不一时便筋骨尽碎,躯体焦胡,险些就此死去。在我的记忆中,只需按照脑中的修炼之法按部就班的修炼,化龙之劫也应奈何不了我的,而事实却截然相反,这使我困惑了足足一百多年。又有一日,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上、神魂里满是大道伤痕,这便是我不能渡过化龙劫的原因。

    为了消除这些伤痕,我不得不散功重修,而这又耗去了我四百载的光阴。这难道不是天道不公吗?自我有意识以来约有千载,此间不知见过多少英杰少年,一个个功参造化实力非凡。若是天道公平,此辈也应如我一般蹉跎千年,仍然卧于泥泽之中。这些年里我不知见过多少玄蛇,生时懵懵懂懂,死时稀里糊涂。我还算运气好的,虽然辛苦千年一无所得,却还是活于世上。三年前,有一游方道人路径此处,见我挣扎求生不易,便大发慈悲之心点拨了几句,从而使得我觉醒了血脉明了了一切。”

    聂席远紧盯玄蛇,见其身躯壮硕修长,蒙以蒙蒙神光,料其实力定然非凡。又见贺正龙听得入神,稍一用力便挣脱了出来,几个跨步便至玄蛇面前,鼓气全身气力,抡起金瓜便向玄蛇击去。

    “天道无情,一视同仁,何来不公之说?定是你天资不佳又不努力,以致实力不济,当好生检讨自己,何必在此怨天尤人?”贺正龙见玄蛇游走不定,一面小心堤防,一面出言教训。

    “你才活了几载,没甚见识倒也实属寻常,可以理解。”

    玄蛇倏忽退后不再攻击,像是很久不曾与人交谈,憋得分外辛苦,而今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交流的人,于是滔滔不绝地说道:“千载之前,那时我还是一条小蛇,懵懵懂懂,只要腹中不饿,就只知嬉戏玩耍。忽然有一日不知怎么的,我就有了意识。那时我已大限将至,却也不愿就此死去,于是便按照脑中浮现出的修炼之法演练了起来。老皮几次褪去,自然日渐青春,心中欢喜不知向谁倾吐。谁也不嫌命长,我自然也想多活上些年头,于是便越发努力修炼了。”

    贺正龙见玄蛇谈兴正浓,静立一旁耐心倾听,忽听有脚步声传来,扭头望去,见正是多日不见的聂席远。

    玄蛇住口不再述说,尾巴一甩将大地抽击得轰轰作响,眼中寒光大盛,高声道:“可恶竟然还有帮手!不要以为人多我便怕了你,一切旦凭实力说话。”

    玄蛇似若未觉仍然滔滔不绝地讲述,只是头上犄角忽然泛起黑光,向着聂席远便疾射而去。轰的一声便将他击地横飞出去,倒在地上四肢抽动,口中鲜血直冒。

    贺正龙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了,忙向聂席远奔去,细心查看一番,见他仅是受了些内伤并无大碍,心中暗道:“看来这小子跑来此处也未偷懒,功力进境神速,已然达到了扩脉境了。不然即使那玄蛇未尽全力,恐怕也早已死去多时了。”是以放下心来,不再去理会聂席远了,挠了挠头不解地向玄蛇问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甚了解,但听你之意似乎血脉很是重要,这是为何?”

    “无他,传承而已!上古之时并无文字,天资强大者可通过血脉之力传承,余者只能口口相传了。再后来有了文字图画,也不过是又多了种传承方式而已。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修炼便是如此,于是强者更强,弱者更弱。”

阅读大道幻世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全界公敌重生千金归来醉卧美人膝网游之九转轮回都市之无敌帝国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