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梦千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晞不可置信的重复拨打着分数查询电话,但是电子回复音一直平稳的播放这那个无法相信的数字。

    分数只够上个大专,那个昏暗的暑假,王晞想了很多,父母只是老实本分的农家人,供自己读到高中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能再拖累他们了,王晞收拾行囊做好准备和同村的发小去远方打工。

    可是一向木讷的父亲拦下了死犟的王晞,父子俩在四下无人的河坝上面红耳赤的争吵了一个晚上。最后不善言辞的父亲有些结巴:“读读书,才能有出息,爹去打工,供得起”

    然而最让王晞感觉无法面对的还是“父亲”这个字眼:

    当年高考,几次模拟考稳稳重点的王晞莫名其妙的落榜了,

    大学毕业开始,五年了,一颦一笑,就像是老电影里的快进回忆片段,薛采薇,如果说是什么支撑着王晞几次从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除了当初心理的那份执念,大概就是薛采薇的温情了。

    王晞的初恋,爱情啊,

    王晞搂着父亲嚎啕大哭,“我一定要出人头地!”王晞在心理对自己说。

    可我到底都干了什么我又该如何去面对含辛茹苦的父母啊~

    能叩卿门小柴扉,愿付心血饲蔷薇。

    王晞当初开玩笑的说,薛采薇,你一定会是我的新娘,在那之前,你要先学会做老板娘哦~~爱情的承诺从来没有偶像剧里的海誓山盟,却永远镌刻在刻骨铭心的回忆里。

    曾经清纯的邂逅,甜美相亲的爱情啊,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但终究是我负了她啊!撕心裂肺的痛,原来是这种感觉

    然而美好的理想与现实总是残酷的挚友,王晞的公司主营是一款新兴的科技产品,国内领先技术厂家都集中在岭南的罗湖,那里有国内唯一的完整产业链,王晞花了很大代价才拿到的代理,远在江北的王晞在一个清晨收到了厂家倒闭的信息如坠冰窖,一个礼拜前还把酒言欢的厂家老总吞药自杀,公司破产,罗湖金融风暴就如盛夏的暴雨,突兀而又绝望~~

    整个行业都在动荡,罗湖的产业链完全崩溃,所有厂家断供,正在进行的几个项目被迫停工,甲方把合同摔在王晞新买的办公桌上说:要么如期完工,要么按合同赔付违约金那是一个让王晞绝望的数字。

    位于很多一线城市的行业巨头纷纷倒闭,在苦苦煎熬了一个多月后,王晞终于撑不下去了,公司破产,王晞的梦,碎了

    辜负了太多,拿什么去弥补

    在某一瞬间,王晞甚至有了种可怕的念头,还拿眼看了看自己的手腕

    王晞在忧心中昏昏沉沉的睡去,天花板上的日光灯还在亮着,主人好像忘记了关掉,只有一台老旧的电风扇还在固执的工作

    琅琊市上空万米的云层中,一股恐怖的电磁能量正在凝聚,原本星明月朗的天空在几分钟内便被厚厚的云层覆盖,云层中能量剧烈波动,仿佛有一只实体的庞然大物正在苏醒。。。

    大约十几秒后,位于首都的国家天文台监测到这股波动

    两分钟后,东部军区一个战斗机编队紧急起飞

    两分三十秒,东海舰队两枚导弹起竖,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三分钟后,美军驻韩司令部监测到波动

    五分钟后,莫斯科监测到波动,同时美方通过特殊线路向我首都质询相关情况

    七分钟后,伦敦天文台监测到波动

    十分钟后,美太平洋舰队两艘航母改变航向

    琅琊市上空一股通天的光柱从天而落,路灯、门店的广告牌、高处的霓虹灯管等城市里所有发光的东西在刹那间全部熄灭然而只是一刹那,光柱便消失了,侥幸看到的人也以为是路灯或者电灯的灯光闪了下。

    与此同时,王晞的出租屋里,就像是突然间爆开一颗闪光弹,天花板的灯在爆亮一刻后砰然炸开

    迷迷糊糊中,在灯炸开的那一刻,王晞似乎睁开了双眼,可是只来得及看清墙上的电子表显示1点10分左右,就陷入了黑暗

    灵魂粒子复制成功传输完毕

    琅琊上空的云层中,断断续续的电子音仿佛是在上方无尽的宇宙深处传来,随后云层迅速消散,重现出月朗星稀的天空。

    “飞狼报告,飞狼报告,琅琊上空未发现异常,未发现异常,完毕”

    “扩大范围,继续搜索,完毕”

    “收到,扩大范围,继续搜索,完毕”

    一队曾经引起各国关注的新型战机一冲而过,只留下电流的声音在空气里回响。

    王晞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像一片秋叶漂浮在无尽的黑暗里,一个仿若远古祭祀时的宏大声音在整个空间里回响:

    欢迎你,天行者!你将穿越时空去往演化纪元的一个时代,你必须拿到这个时代的绝对话语权!然后为人类的未来与存亡做出一个选择,记住,你必须在做出选择前拿到这个时代的绝对话语权,否则你将在时空的缝隙永久沉沦~~

    记住,你来自过去,将去往未来

    灵魂粒子传输完毕时间定为武德

    能量耗尽,即将关闭主机下次开机,五十年后

    天行者,再见

    号称华夏金融中心的天街市区,一栋480层的大厦顶楼,明亮的落地窗前,一位身穿休闲风衣的男子望着远方淡淡道:“第四位天行者,出发了”

    他身后欧式风格的客厅内,对坐这两位差不多年龄的男子,一位西装革履,好像是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一位文质彬彬,鼻梁上驾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

    西装男子晃晃手里的红酒杯,表情玩味的看着眼镜男道:“文宇廷,我和玉念生都去了神话时代,只要做到最强就可以拿到时代的话语权,你是第三位天行者,去了末法的冷兵器时代,你是做了什么拿到话语权的?”

    文宇廷,推了推眼镜,眼神却有些迷离的喃喃道:“我嘛?我我血屠了一个种族”

    被唤作玉念生的风衣男子转过身,道:“还有30多天就开始了,我们真的不去做点什么吗?狄俊,以你的身份地位,是可以接触到国家层面的”

    狄俊放下酒杯,整了整西装:“酆都说过,我们存在于过去,以他的能量可以在短时间阻止一切,但是改变过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任何人都无法预测,他不断遴选天行者去往演化纪元做出选择,就是为了能有一个最妥善的结果,第四位天行者已经出发,等着吧,反正他五个小时之后就回来了”

    看着一众陪自己打拼了一年多的员工,王晞咬牙拿出最后的积蓄,补齐了所有工资。

    一切发生的太快,一直忙碌的王晞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搬离这个老旧的出租屋。

    公元2018年7月某日子夜盛夏琅琊市

    钢筋水泥的城市隔绝了城外山野的蝉鸣,几个时辰前还在拥堵的车流逐渐消失,跳广场舞的阿姨、下棋乘凉的大爷喝口水的功夫就走的干干净净,充满了琅琊特色的各种小吃推车也开始收摊随后散入大街小巷,整个城市仿佛在刹那间寂静了下来,只有偶尔还在营业的迪厅还有些喧嚣的声音,在寂寥的夜色显得无比孤独。

    老城区一片城中村闷热的出租屋里,王晞颓废的扔掉了手中的资治通鉴白话本,又一次创业失败了第三次了

    简单的木板床上,王晞烦躁的闭上了双眼,大专毕业五年了,拼命工作,手里有点积蓄后辞职创业,失败然后再工作,攒钱再创业,失败、工作、创业,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创业是王晞一直以来的梦想,他不想在五险一金看似轻松却死气沉沉的工作上蹉跎一生,为此还推了在某外企任主管的亲戚的帮助,只身来到号称江北商业龙兴之地的琅琊市创业。可惜他失败了,还是三次。

    第一次的经验不足,第二次的大意疏忽,到第三次,王晞已经足够成熟和小心了,这也是王晞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一年多的时间,王晞的小公司以惊人的速度在琅琊市崛起,在整个行业内开始小有名气,甚至财经杂志都开始邀请做他的专访,一切都是那么顺利,虽然距离融资上市还有很遥远的距离,但是目标总是越来越近的不是吗?

    木板床边的破风扇在燥热的温度里并无法带来丝毫的凉爽,白日里薛采薇的话却让王晞心宛如严冬的水底:‘’

    “王晞,我们在一起五年了,我妹妹的孩子都两岁了,我等了你五年,你到现在却连一套结婚的房子都买不了!对不起,我等不起了”

    前女友分手时说的话就像一把刻刀怼进王晞的心里,仿若窒息般的痛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综]炮灰终结者综漫之从巨人开始玉枝骄庶女桃夭地府交流群美食供应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