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校尉秦怀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与印象中扒皮的地主老财不一样,许家庄子的大地主好像颇受爱戴,从庄户们的表情中能看出,许家的庄户是真的在担心许二郎的,这一发现让王晞称奇不已。

    许二郎绝不只是被砍了一刀而已,剥开的衣衫里伤痕累累,其中最醒目的就手臂和腹部的大口子还在流血,许二郎的脸上已经煞白一片,失血还在持续,再有半个时辰,估计就回天乏术了。

    秦怀玉带来的一个年级有些老成的府兵摇了摇头:“伤口太大,某用了军中的药物,止不住血,准备后事吧!”

    许嗣道是许老员外的二公子,今年不过十六岁,却自幼习武,据说一身武艺不比在原州从军的大哥许嗣业差,今晨突厥骑兵来的突然,许嗣业的军中同僚,许家庄敢拿刀的汉子都自发抵抗,据说许嗣道勇武非凡,一人便斩了三名胡骑,最后为了救大哥而被砍了一刀。

    大厅里围满了许家的家丁和庄户,管事许三儿被派去张家庄子找行医的张老头了,巧儿爹和王晞一时无人带领,便也跟着人群来凑热闹。

    正和巧儿爹闲扯的汉子急忙硬了一声,王晞这才知道,原来昨日去请巧儿爹的牵驴汉子就是许家庄子的管事,许三儿。

    而王晞更想不到的是秦怀玉竟然真有其人,翼国公秦琼史书上并没有子嗣记载,只有一个秦怀道相传于野史,秦怀玉只在演义中出现过。

    许老员外登时就晕了过去,许嗣业嚎啕大哭:“二弟是为了救我啊!”

    庄户里的几个妇人也偷偷抹了下眼泪,气氛一下子哀伤起来。王晞想了一下,把怀里吓坏了的小巧儿交给巧儿爹,冲着还在哭泣的许嗣业怯怯道:“要不,让我试试?”

    众人还未进许家大门,一个小丫鬟便闯了出来:“老爷,二少爷要不行了!”

    许嗣业脸色大变,急忙冲进院子,许老员外看了秦怀玉一眼,对方摆手道:“可是方才那手持横刀的小郎,勇武可嘉,我军中颇有刀伤之历,且随员外一同前往,或可尽微薄之力!”

    许老员外大概是心切爱子,有些慌乱,当下又是拱手又是行礼。

    那将领也拱手道:“某乃泾州道行军大总管麾下宣节校尉秦怀玉。”说罢皱了下眉头看着许嗣业道:“尔既是原州麾下,为何在此?”

    许嗣业再行一礼道:“上月末折威将军败突厥于原州城下,因末将有微末之功,特许末将探亲数日,末将因此邀军中同僚于家中小聚,不想今晨竟然有突厥游骑入寇,幸得校尉及时相助,免许家庄死伤劫掠之祸!”

    “哼!”秦怀玉道:“前日得报有数十骑突厥溃兵闯入我泾州府治下,大将军命某星夜追袭,不想竟被尔等拔了头筹!”

    “哪里来的小娃娃,切莫胡闹!”老府兵不满的道。

    王晞也不争辩,走过去近距离的看了下许二郎的伤口,最致命的应该就是右手和腹部的伤口,伤口上被撒了些什么,王晞抹了一把,发现像是石灰或者草木灰一样的东西,这玩意儿能止血?

    当下冲着人群喊:“烈酒开水干净的布巾子针线,速去取来!开水多备些!”

    人群中没有人动,许嗣业看了王晞一眼,回头冲人群道:“快去准备!”

    王晞取过丫鬟带来的布巾,观察了下手臂的伤口,应该是静脉出血,这个年代绷带是不可能的,王晞只能用叠了几层的麻布巾子代替,希望有用。

    “静脉出血,远心端结扎,动脉出血,近心端结扎”

    王晞心里默念着多年前参加急救培训时候老师讲的话,虽然参加过培训,但是实际动手,王晞却从没有过。

    稍微有些颤抖的在结扎后,手臂上伤口的流血明显慢了下来,然后慢慢止住了,王晞终于松了口气,还好

    老府兵自从看到许二郎手上的血止住嘴巴就保持着惊讶的张开,秦怀玉饶有兴趣的看着王晞的手段。

    手臂上的伤口先放着不管,腹部才是个大麻烦,王晞看了一眼丫鬟取来的烈酒,只见其中还有沉淀物起起伏伏,入口有些酸涩,且度数太低,这样的酒是无法做消毒清洗伤口用的,只好又要丫鬟去取些食盐来。

    王晞待等到开水差不多冷却一点,就开始兑盐水,拿来的是青盐,王晞不知道青盐是不是可以坐清洗盐水用,但是估计这时代也没有更好的盐了,死马当活马医了!

    憋了一眼丫鬟送来的针线,让再烧滚一锅开水,将针丢在锅里道“麻线不行,要丝线!”

    许老员外在王晞包扎手臂时就醒了,听到王晞说话,立即道:“快去,二夫人的房里有,就说老夫让拿的!”

    王晞用盐水洗掉伤口上的草木灰一样的东西,拿了水煮过的针线开始缝合,毕竟是第一次,手抖的厉害。

    许家父子、秦怀玉、老府兵还有周围的庄户全都惊讶的恨不能生吞下一颗鸭蛋,张家庄子的张老头也被许三儿带来了,许是跑的急了些,还在呼呼的喘着粗气,待看到王晞的作为之后立时没了声息,让周围人觉得这老头怕是要一下子背过气去

    全场寂静无声,只有粗重的呼吸声,还有王晞脸上因为紧张不断低落的汗珠,丫鬟急忙取了汗巾子小心的替王晞擦拭,以免汗液滴入许二郎的伤口里。

    王晞终于歪歪扭扭的缝合完许二郎腹部大概手掌长短的伤口,全身都已湿透,正在要去缝刚才手臂上的,却发现手抖的已经拿不住针了,大概是方才高度紧张,待缝合完腹部伤口一松懈,身体却跟不上了

    一直看着的老府兵见状一脸兴奋的说:“小郎君,不如让某家来试试如何?”

    看了一眼老府兵,王晞觉得这家伙应该纯粹是觉得好玩才要试的!

    伤口都处理完后,张老头给许二郎探了脉,又观察了好久,才说:“应是无大碍了~只要接下来不发热,二郎应是活下来了”

    众人欢呼出声,许嗣业冲着王晞直行礼,许老员外却只顾着擦眼泪,竟是激动的无法言语

    秦怀玉看着王晞道:“小郎君医术高明,某闻所未见,大军征战,军中伤病无数,小郎君可否将此活命之法推广军中,救我同袍于尸堆之间?”

    王晞看了看有些激动的秦怀玉:“校尉可是翼国公之后?”

    秦怀玉有些奇怪:“某原翼国公麾下亲卫,得国公爱护,武德四年,陛下特许翼国公恩荫后人,国公便收某为义子,荫宣节校尉,小郎君身在乡野,竟也听说过吗?”

    原来秦怀玉是义子!

    王晞道:“我欲修书一封,校尉可否为吾转呈翼国公当面?”

    秦怀玉:“原来小郎君竟是识字的,某过几日便回长安述职,自无不可。”

    王晞当下便向许家借了笔墨,写了一封信,交给秦怀玉。

    说起来用毛笔写字,王晞还是比较得意的,琅琊,书圣故里,书法文化源远流长,后世如果在琅琊就会发现,琅琊市的大小广场上,很多才刚几岁的娃娃,就在提着水桶,拿着大毛笔在广场的地板上练字,王晞早年去谈生意,那些小学文化的土老板却都爱显摆自己的书法,更可气的是写的还真好!入乡随俗,王晞也只好报培训班,练得还是楷书,毕业时连培训老师都说,有颜筋柳骨的样子了

    秦怀玉待回泾州大营时候才发现,自己被王晞摆了一道,答应了帮王晞带信,却发现王晞并没有回答他关于传授外伤缝合医术的邀请。

    王晞不知道的是,抱着小巧儿的巧儿爹看王晞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许嗣业急忙道:“若非校尉来援,许家庄恐难逃厄难,末将等不过自保而已,不敢居功!”

    秦怀玉摆摆手道:“某岂会做冒功那等下作事,此间事自有录事参军如实禀报大将军,不会埋没尔等寸功,无需多言!”

    王起还在絮絮叨叨的向王晞介绍许家庄子的许老头如何如何富有,牛车已经晃晃悠悠的来到了许家庄子许老员外的大门前,还未走进,便见大街上到处都是身着黑甲的兵士,正拖着一具一具的尸体并排摆放到许家大门前的小广场上,不远处的还有几栋民宅正在燃烧,许家庄子的庄户们正在手忙脚乱的灭火。

    第一次面对鲜血淋漓的场面,让王晞脏腑翻涌,小巧儿害怕的死死抓住王晞的手,王晞强忍着不适捂住小巧儿的眼睛紧紧的搂在怀里。心里不由得怪巧儿爹只顾着凑热闹,也不想想小巧儿这么小的孩子,就不怕留下心理阴影吗?

    牛车走到近前,巧儿爹看到了昨日里牵驴的汉子,便走过去打招呼,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黑脸小兵,戏谑的看了一眼小脸煞白的王晞,一刀挥下,歪坐在一处墙边的胡人尸体头颅登时飞起,切口的脖颈里还在呲呲的流着黑血,王晞再也忍不住,趴在车边狂吐不止妈卖批!

    “混账”一个盔甲明显高档许多的将领一脚踹飞了黑脸小兵:“某叫你斩首记功,谁叫你恫吓百姓的!”

    许家大门里匆忙走出几人,其中一位浑身染血,披头散发甲胄破碎的汉子那将领行了一礼道:“某原州折威将军麾下,陪戎副尉许嗣业,敢问是哪位将军来援?”

    许嗣业还待再说,身后一位华服老者急忙出来圆场道:“将军一路劳顿,又救许家庄于危难,小老儿略置薄酒,请将军入内暂歇,也好休整一番!”

    秦怀玉本待拒绝,但看着身后随自己奔袭了一夜的军士,便道:“如此有劳,某身负军命,且与我等军士一碗热汤便好,不必置酒!”

    许老员外连忙应下:“许三儿!速去杀豚宰羊,吩咐厨下备宴。”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鬼经狂龙你幸运吗偶像练习生我有一棵小橡树超级机器人工厂仙临九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