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险死还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王晞摇了摇头,也说不出所以然。

    宿国公府待客的静室内,一个面相白净无须,一身古旧道袍的道士一脸好奇的打量王晞。

    王晞看着道士平静道:“不知道道长寻小子所为何事?你我好像未曾见过。”

    王晞正想着终于可以走出这个小院子了,二人刚要出小院门,只见平日里一直看顾王晞母子的管家匆匆而来道:“有一位道人前来拜访小郎君,已到了前院。”

    “咦?”程处默疑惑的看着王晞:“兄弟自入住我程府以来,慕名前来拜访者不计其数,不过家父严令一律回绝,这是何人,竟然还进了前院?”

    程处默叹口气,放下茶杯道:“兄弟不必忧心,待朝廷休养几年,必定会北伐草原,血此奇耻,到时你我兄弟战阵冲杀,好叫那些胡儿知道,我大唐儿郎的血性!”

    王晞红着眼眶对程处默郑重的行了一礼:“当日张家庄子满门遭劫,义父为胡贼所害,晞指天发誓:此生必屠突厥全族!可惜晞手无缚鸡之力,蒙兄长不弃,救晞于危难濒死之际,晞感激涕零,请受晞一拜。”

    那道士微笑不语,袖中取出一方玉佩放在王晞面前的桌案上,王晞拿起玉佩,只见玉佩古朴雅致,中间刻着“鬼谷”两个字的古篆。

    “道长,这是何意,还请明言”王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程处默急忙扶起王晞道:“兄弟这是哪里话,你我既然兄弟相称,何必说这些劳什子,还有不瞒兄弟,为兄我久在军武,粗野惯了,你我说话,切莫如此文绉绉的,颇不爽利~”

    当下二人不由放声大笑,又谈了片刻,程处默当下答应教授王晞些刀枪功夫,其时不管文臣武将,对家学颇为看重,少有外传,那是一个家族传承的重要资源,因此程处默如此大度,让王晞感激不已。

    “今日温彦博还朝,满朝文武大臣都去城门迎接了,我父亲也去了,你我正好去父亲的演武场,那里耍的开”当下拉着王晞就往外走。

    凌烟阁二十四臣,少有能够寿终正寝的,程咬金能在李治朝还挂帅西征,死后备受哀荣,自有其可取之处!

    自称鬼谷门下,是王晞早就筹划好的一步棋,好为他无法说清楚的出身找一个说的过去的借口,鬼谷的名声太大,两个月来王晞极力的表现出隐士高人子弟的样子,可惜小西苑就那么大,能接触的事情有限,王晞也就只能把炒茶的手艺拿出来赚下眼球了。

    为程处默再次沏满茶杯,王晞笑道:“小公爷不必忧虑,陛下迟迟不曾召见在下,想是陛下新登九五,朝政繁忙,何况王晞之义母妹子皆在国公府上,晞既自轻,亦不会拿母亲与妹子做赌。”

    那道士神秘一笑:“小郎君假借鬼谷之名借宿国公之手求见陛下,所图何事?”

    王晞闻言心下大骇,努力克制这声音不颤抖,缓缓道:“道长何出此言?”

    道士拿过那方玉佩,看着王晞道:“因为某才是鬼谷门下当代传人,这是我门中历代鬼谷子才能佩戴的玉佩,某家才是当代鬼谷子!”

    轰!王晞登时心如死灰!假李鬼遇到了真李逵!

    不行!,生意场上多年的摸爬滚打,王晞努力平复着情绪,我不能被戳破,生意场上最善于死的说成活的,即使他就是鬼谷子,也必须让他成为假的!

    不对,如果他是鬼谷子,他以何身份进的宿国公府?!有问题!

    “哦?道长此刻出山就是为小子而来?还是道长也要藉此机会出仕?”王晞试探着问道。

    那“鬼谷子”想了一下道:“某隐于山中,听闻长安有人自称鬼谷门下当代鬼谷子问世,便急着赶来看看到底何人假冒我之名讳,若只是求场富贵,某大可饶你一命,若是冒名顶替有辱我鬼谷名声,某必使你生死两难!”

    “道长还未回答我,可是也要出仕为官?”王晞继续问道。

    “当然”鬼谷子道:“我鬼谷一门归隐多年,也是时候出山了,好叫世人知道,我鬼谷之名,并未消亡!”

    王晞笑了,鬼谷子的名声太大了,大到他的任何事迹都会被传颂不息,而王晞自来到大唐,所历事件都与资治通鉴相符无误,连张公瑾兵败温彦博被俘,而后太宗渭水之盟命颉利放归都发生了,足以证明此刻的大唐就是历史中的大唐,而大唐的历史却没有任何鬼谷子的记载!

    王晞身子前倾,望着那道士道:“你到底是何人?是谁派你来的?朝中重臣?世家大族?”

    “什么?”那道士惊骇道。

    “不对”王晞又道:“你能轻松出入宿国公府,朝中几乎没有人能做到,这么说来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你是宫里的人?百骑司?”

    “什么?”道士的表情由惊骇变成了疑惑。

    猜错了,王晞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野史害人啊,传说中太宗的特务机构百骑司看来并不存在

    “来人,去请程小公爷来,就说府中来了位招摇撞骗的无赖道士,想必小公爷多日未动拳脚,已是急不可耐了”王晞恐言多必失,当下就向外大喊道。

    那道士哈哈一笑:“鬼谷门下王晞是吗?哈哈,果然有意思,咱们后会有期!”说罢拱了拱手,就急忙起身离去。

    好险!王晞不觉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险死还生!

    正思付间,听到门外一道洪亮的声音:“某家不过是出去片刻,怎么府中就来了苍蝇么?欧阳胤,某不管你外候官如何得陛下宠幸,若再让某在府中见到你,必叫你横尸当场!某家倒要看看,某为大唐征战疆场,披创无数,是不是还比不过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

    王晞急忙走出去,只见方才那道士讪讪道:“公爷何必动怒,既然公爷不喜,在下告辞便是。”说罢急忙地头就走,样子极为狼狈。

    王晞猜到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程咬金了,当下施礼道:‘草民王晞拜见公爷,多谢公爷援手,多日叨扰,让公爷’

    程咬金不耐烦的摆摆手:“割血饲亲,是个好孩子,在某家府邸不用那些繁文缛节,多和处墨、处亮亲近,眼下朝政渐稳,想来陛下很快便会召见,届时一展所学,也让老程沾沾仙家子弟的光!哈哈!”

    程处默想了下,脸色稍缓:“倒也是,那等情境下能割腕饲母的人也必是忠义双全的汉子,就冲这一点,某家交你这个朋友!”说罢滚烫的清茶一饮而尽。

    “不知在下托小公爷所问之事进展如何?”王晞又问。

    大唐西京长安城宿国公府小西苑

    摆设极为雅致的小厅内,王晞动作优雅的摆弄着小茶壶,基础的茶艺是生意场上基本的生存技能,而此时的大唐还在以盐、姜等佐料,辅以羊油烹茶的阶段,而对坐的程处默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王晞动作。

    脱了盔甲的程处默显露出本来极为年轻的面目,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抿了一口茶,对着王晞恨恨道:“倒是会点新奇玩意儿,你最好没有骗某家,家父递上奏折言有鬼谷高徒问世,如今已有两月有余,陛下竟一直搁置不理,若你实为欺世盗名之徒,某和家父算是自朝堂之上丢尽了脸面,倒是某必会亲手将你千刀万剐!”

    自那日被程处默在张家庄子救回,两个月来王晞母子三人就一直住在宿国公府待客的西院内,院外家将把守,不得自由,但宿国公遣了医匠为王晞母子用心调养身体,吃食用度都是周全无比,只是不得外出,有些寄人篱下的感觉罢了。

    两月来,许是对王晞身份仍有存疑,不仅李二对他置之不理,连府邸的主人宿国公程咬金都未曾一见,总结了下对历史的回忆,王晞大概明白一些,刚刚登位的李二,面对朝野的质疑以及世家大族、隐太子李建成旧党轻视,王晞出现的太过突然,若鬼谷门下的身份为真,则一如昔日汉太子之于商山四皓,对李二的帝位稳固,意义非凡。若王晞得到李二接见后背拆穿身份作假,则李二必定会贻笑大方,本就不稳的朝政也会动荡不已。所以李二的慎重王晞可以理解,至于宿国公程咬金,王晞清晰的记得史书对其的评价:知节此人,处事豪放,而兼通达明,忠贞勇武,善趋祸福。

    程处默自怀中一张信纸递给王晞,又拿起小茶壶自斟自饮。

    王晞展开信纸,只见上面写道:八月,上六骑至渭水,与突厥盟,九月,突厥大退。九月初五,有突厥骑兵寇泾阳,大掠村寨,上遣彻查,未果。

    就这样?张家庄子百余口人被屠杀殆尽,一个未果就完了?!王晞一拳砸下桌案。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穿梭万界之技能大全网游之九转轮回都市之绝品狂少灭世猎人主神崛起仙魔君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