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天子爪牙 内外候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太监震撼的看着欧阳胤,良久才自嘲道:“原来你开始便是李世民放在我内外候的暗子,老夫与宇文影都看走了眼啊!嘿嘿嘿老夫还是不明白,一入内外候官,便终身见不得日光,你为李唐如此付出,为了什么?!”

    欧阳胤悲声道:“为了我临湘欧阳氏!欧阳氏自北齐被污谋反,满门皆诛,家门后继无望,子孙凋零。陛下曾向我许诺,只要某忠于大唐社稷,便保我临湘欧阳家兴旺于大唐!”

    老太监轻笑:“欧阳氏的弃子原来是这般来历啊嘿嘿嘿老夫与宇文影倒是教出了一个难得的人才啊,兴旺欧阳家是指你这大唐南海郡公的勋爵吗?”

    “可惜啊”老太监眯着眼看着匍匐在脚下的欧阳胤:“我与宇文影什么阴谋诡计、魑魅魍魉没有见过,到头来却栽在你的手里,当初你跪在我等面前自称临湘欧阳氏的弃人,发誓要覆灭欧阳氏,老夫与宇文影都觉得你是个可用之人,收你为弟子,悉心栽培,结果李渊谋反,外候官奉命封锁大兴,你却趁其不备杀了培养你多年的宇文影,放走李渊家眷,携外候官归顺李唐,老夫不明白,为什么?!以你之才能,即便不走此路,有外候官在手,何等富贵不可求!”

    欧阳胤直起身子,面无表情道:“既然老祖宗垂询,弟子不敢妄言。某十七岁时便与当今陛下相识,当时太上皇尚是大隋唐国公,镇守太原,陛下当时不过是寻常的贵家子弟,却已志在天下。周武帝有内外候官便诛杀宇文护,灭北齐。隋文帝有内外候官便”篡周立隋,诛尉迟迥。杨广掌内外候,杀杨勇登基。所以某与陛下筹划,欲夺天下,必夺内外候。”

    “老祖宗,王晞已经去了泾阳张家庄,估计我们关押的那几人瞒不住了,下面该如何是好,请老祖宗示下。”欧阳胤恭敬道。

    老太监眯着眼睛回味着口中的茶香:“如今内候官的人手被杀的差不多了,侥幸活下来的,也都认了新主子,内候官之印信也已经交给了高辅诚,外候官掌印欧阳大人行事,又何必在意老夫一介罪奴。”

    欧阳胤摇摇头:“南海郡公之封,实属意外,某出使突厥而归,太上皇不知某乃是外候官掌印,竟是一时兴起,封了某南海郡公,待陛下得知阻止,为时已晚。欧阳家的兴旺不在某身,而在欧阳家的后人,某这一生,只做陛下爪牙,为陛下擒杀暗中硕鼠!”

    老太监闻言有些意兴阑珊,摆摆手道:“你去吧,老夫与宇文影毕生杀人无算,老来落得如此下场,也算是应有之意,念你背负家族荣辱,着实不易,你杀宇文影之事,老夫不在追究,如今的内外候大都是前隋时候老夫与你师父一同培养,都是你的师兄师弟,善待他们,老夫会在这掖庭宫了此残生,不再干涉其他,若你和你的陛下不放心,尽管来取吾命,去吧,不要再来打扰老夫清净!”

    欧阳胤一头磕在地上:“老祖宗掌内候官历经三朝,应当明白,内外候官乃历代君主爪牙,新君继位,清洗掉不合用之人乃是惯例,弟子已经竭尽全力保全候官众位弟兄了!请老祖宗明察!”

    老太监怒哼一声:“不然你以为老夫真的取不了你的狗命吗?!哼!老夫与你师父宇文影皆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承蒙武帝收养,授吾等武艺兵法,武帝登基,命我等掌内外候官,赐宇文姓氏,吾等随武帝诛杀权臣宇文护,廊清朝政,又挥军破灭北齐,一时间捕风捉影之名,令朝野贪官、外朝君主震恐不已,可惜武帝驾崩,少主年幼,杨坚掌了内外候官,便利用职权篡我大周社稷,我与你师父为了保武帝宗室一线香火,不得已向杨坚称臣,可是杨坚狗贼还是杀了少主!”

    老太监清瘦的手指狠狠一握,青铜茶壶竟是留瞬间便如皱成一团,滚烫的茶水肆意飞溅,老太监却浑然不觉,自顾自的冷笑道:“苍天饶过谁,我等为了保武帝香火不能反叛,杨广征南陈,趁机掌了内外候,而后利用我等弑兄杀父!大隋三代而亡!痛快!嘿嘿嘿”老太监像一只乌鸦一样,笑声极为渗人。

    “什么?”王晞惊讶道。

    张石止住了张林的一惊一乍,将事情原委缓缓道来。

    当日张家庄子遭劫,张老头恰好带着孙子外出问诊,躲过一劫,但是张家庄子已成白地,一老一小无法存活,张老头再跟着官府之人安葬了乡亲们后便去雍县投靠了许老员外。

    欧阳胤再行一礼:“高辅诚不过是侍候陛下的起居太监,虽可信任,却不堪大用,弟子才疏学浅,如今遇到鬼谷门下弟子王晞出山,弟子总觉其身份诈,却查无所获,请老祖宗看在内外候一脉相承的份上,再助弟子一臂之力!”

    老太监起身背对着欧阳胤:“也罢,老夫再为你上最后一课,你要切记,内外候官是天子爪牙,是工具而已,而不管是再趁手的工具,都不应该也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有思想的只能是手持工具的天子!内外候官是天子耳目,只要将你看到的、听到的如实禀报就够了,该怎么分析怎么处理那是天子的事情,你决不能代天子行事!除非你也想做杨坚!”

    欧阳胤心下一凛,额头冷汗直冒,当下拜谢不已。

    泾河以北

    张家庄子

    张家庄子南边不远处的田地边上,上百座坟茔比邻而立。

    为首正中的便是王晞义父王起的幕,也只有这座坟墓前立了块碑,听张石说,也不过是前几日王晞被点为太子侍读后泾阳县府新来立下的。

    碑上写着:大唐泾阳县张家庄村正王起之墓---泾阳县府立

    崔氏扑倒碑前嚎啕大哭,王晞搂着呜咽不止的小巧儿过去扶起义母,母子三人一起抱头痛哭。

    祭拜了义父,王晞与张石等人商议,以他们手里那点粮食,是断过不去这个冬日的,小树林那边的流民有官府接济,张石他们虽然也有,但是眼下天寒地冻,张石他们栖身草棚根本无法容身,王晞便提议张石等人交了田亩,随自己去长安讨生活,大家一起总不会饿死的。

    张石与张林等人嘀咕半天,都听说王晞在长安得了皇家赏识,前途无量,当下众人无不应允。

    王晞又带着张石等人来到村东小树林流民安置的地方。

    流民过的也很清苦,官府救济的粟米极少,老弱妇孺四十余口人挤在一间木板撘就的屋子里生火取暖,由于粮食少,本就对一直相隔不远的张石等人畏惧排斥不已,生怕这十五条汉子是来抢粮食的,此刻几个汉子拿着木棒来到门前警惕的看着王晞一行人。

    “尔等叫一个能主事的出来。”王晞尽量温和的道。

    流民互相看着对方,最后推推搡搡的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笨拙的向王晞行礼:“小老儿名叫李胜,这群人中最是年长,代大家先见过小郎君。”

    王晞摆摆手:“吾等将离开此地,名下田亩会上交官府,至于官府是否会再分配你等,全由官府做主。尔等在此筑屋定居,某不反对,但张家庄子某等祖宅,已及庄子南方的坟地,不许尔等踏入半步,日后某会重建张家庄子,若尔等谨守本分,某保尔等日后必无衣食之忧,若尔等敢破坏庄子与南边的乡村坟冢,某必令尔等生死两难!可听明白了?”

    李胜急忙拱手作揖道:‘明白明白,小老儿保证绝不会坏了郎君宅邸宗坟,小郎君放心便是。”

    其时天色已晚,考虑到草棚实在无法居住,更何况还有悲伤过度的义母和小巧儿,王晞便同张石等人商议后,连夜赶回长安。

    等到张寿、张石他们回来,大乱已定,许老员外一家也搬回来了许家庄子,张寿去寻老爹,结果在许老员外处得知,张老头带着小孙子连同许家二郎许嗣道被官府的人带走了,到今天已经两月有余,一老一少一小,音讯全无,许老员外使了大把的银钱,托人找官府的人打听,却只知道大概和王晞有关,其他的便一无所知了。

    张寿心念老爹以及刚满两岁的儿子,情急之下孤身去了长安寻找王晞,也是一去未归!

    张石出征归来后,张家庄子已经是一片白地,官府安葬了死难的乡亲,又迁来了一批南逃的流民,因为大家听说张家庄子死了百余口人,都说在张家庄子原址上安家不太吉利,于是四十于口流民便在张家庄子东面的小树林开荒,搭了几间茅屋,如今已是寒冬季节,想必也不会好过。

    祖辈生活的张家庄子,张石等人自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吉利,只是房屋尽毁,天气又冷,张石等人便联手搭了一座棚子,大家挤在一起,每日捡拾些柴薪取暖,又从村里挖出些粟米,那是当初村民们往长安逃难时埋藏的粮食,回来还未来得及挖出便遭遇不测。

    张石等人日子过的极为艰难,粮食并不够十五条汉子食用的,因此张石每天都带着弟弟张林出去挖些野菜,可是眼下虽未降雪,土地却早已霜冻,哪里来的野菜?!

    “寿哥儿没和你们一起回来吗?”王晞环顾四周,发现当初出征的十六人唯独缺了张老头的儿子张寿。

    张林看着王晞疑惑道:“晞哥儿没见到张寿吗?他去长安寻你了。”

    王晞听完脑海里瞬间便出现一个人的脸---欧阳胤!张老头一家和许二郎的失踪与欧阳胤脱不了干系,那个时间里能注意到王晞并着手调查的也只有欧阳胤!外候官!好!欧阳胤,你最好不要伤害到他们!别逼我!

    长安城太极宫西掖庭宫某处

    欧阳胤一身常服,恭敬的跪坐在一位紫袍太监身边,那太监灰白的头发,一脸干瘦,看起来年纪很大,脸上却没有皱纹,看上去有些诡异,此时老太监正一口一口的品着王晞发明的清茶。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直播之神级变声怪[第五人格]迷失一号学神反派老婆不好做遗芳记大明铁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