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朔望朝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身材略胖面相和善的官员取笑道:“老不羞!这娃娃眉清目秀,一看就和你老程没多大干系。”

    老程哈哈一笑:“气死你个老胖牛,这是俺老程夫人家的外甥,还真是俺老程的亲戚”说着拉过王晞大大咧咧道:“这是你牛进达你伯伯,大冷天就不用磕头了,行个礼就算了。”

    王晞急忙拱手作揖,牛进达笑着说:“好好,王晞是吗,听说出自先秦鬼谷门下,不错,是个好人物,以后多来府上走动。”

    “走,某带你见见几位叔伯长辈!”老程拉着王晞道。

    众官员三五一群,派系明显,老程拉着王晞走到明显魁梧的一群人里道:“都看看,这是俺老程的外甥,今后就是众位弟兄的子侄,可要给俺多多关照哈!”

    王晞将张老头爷孙与许二郎被外候官带走一事一五一十的说与老程,老程揪着胡子思付了下:“两月有余,若是外候官查出些什么断不可能留你到今日,此刻相安无事,想必外候官在你那些亲朋身上并没有查到什么,你上一道折子给陛下,陛下想必就会令其放了你亲朋,去朝会作甚?”

    王晞摇了摇头:“可一不可再,某要给欧阳胤长长记性,我王晞的亲朋,不是他想拿就拿的!”

    老程又指着一旁笑眯眯道:“这是你李靖李伯伯!”

    未来的大唐军神,王晞急忙行礼,李靖面相儒雅,笑眯眯道:“鬼谷一门在先秦以纵横、兵家称最,日后你我当细细交流。”

    老程放声大笑:“好!像俺老程的外甥!”说罢蒲扇般的大手拍着王晞的肩膀:“放心,某带你上朝,某家倒要看看那些绿豆苍蝇,敢不敢动俺老程家的外甥!”

    承天门前,已有许多官员,老程拉着王晞,逢人便说,这是俺老程的外甥,太子侍读,高门子弟,日后多多关照!

    老程就像是苍蝇堆里的大臭虫,所到之处,众官员自动散开,王晞不由暗暗咋舌,演义里的混世魔王看来也是有些根据的。

    平日的朝参只需在京的五品官员参加即可,然而每月的初一、十五举行的朔望朝参,只要长安城内在职的九品官均可参与。

    像太子侍读这样被特许勉强入品级的是不用参加任何朝会的,长孙家庆成为太子侍读三年了,就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朝会,然而王晞来了。

    天刚蒙蒙亮,安邑坊的坊官打开坊门,疑惑的看着一身浅青色的九品官袍,有些宽大的官帽戴在头上不太和谐的王晞,安邑坊有多少入品的官员,坊官心里是有数的,因此看到王晞显得极为惊讶,不过官员上朝还轮不到他一个坊官诘问,因此也恭敬的行了一礼作罢。

    老程推开李靖:“且莫说这没用的,我这外甥家门新立,正是你们这些长辈帮衬的时候,这见面礼可不能寒酸了,今日仓促俺老程就不强求了,记得日后补上。”

    李靖不理会老程聒噪,仍旧拍着王晞的肩膀:“好娃子,可不许学知节那套无赖脾气。”

    老程又指着另一位有些干瘦却目含精芒的紫袍官员道:“这是徐茂公,哦,现在叫李绩了,你就喊李伯伯吧。”王晞行礼,李绩点头示意。

    老程拉过一个黑塔般的汉子:“这是你尉迟敬德伯伯,日后想要习武,也可向他请教一二,他的功夫啊,还说的过去。”

    尉迟敬德斜着眼撇了老程一眼:“过得去?要不要你个老家伙亲自试试某的功夫是不是过得去啊?”说罢也不理会老程的挑衅,看着王晞道:“身条匀称,就是偏瘦弱了些,这般年纪正是长身体的好时候,听说新开了府?不妨,下朝后某便让府上给送些钱粮过去,可不能亏了身子”

    王晞急忙行礼致谢,老程也笑哈哈的指着李靖等人道:“都看到没,这才是叔伯长辈的样子!”引来李绩等人一阵笑骂。

    最后老程有些不情愿的拉过一个有些虚胖的胖子:“这货虽然手上功夫差了些,却也是左武侯的大将军,勉强算个武将吧,这是你长孙无忌伯伯。”

    王晞打量着这位日后要与他争权臣之位的大敌,却发现长孙无忌胖胖的身材竟有些讨人喜

    见过礼后,长孙无忌:“某府中还藏有鬼谷十三篇的残版,小郎君有空暇可一定要去某家府上助某一辨真伪啊”

    介绍完毕,老程拍着王晞的肩膀道:“你秦琼叔叔抱恙在家,日后某领你自去府上拜见,李孝恭、李道宗不在长安,日后有机会再说,这满大唐能打的将军,便齐全了。”

    正说着,承天门缓缓开启,一众金甲武士领着群臣进宫。

    明德殿上,文左武右,百官分立,王晞这太子侍读按理说应是文官,正犹豫着站在文官末尾之时,老程走过来一脚给王晞踢到了武将末尾,谏议大夫王圭不满的瞪了一眼,老程恶狠狠的斜瞪回去,中书令房玄龄咳嗽一声,二人才作罢。

    李二龙行虎步,身穿滚龙袍,头戴小珠帘的皇冕,在雕龙屏风下跪坐,左右侍女华丽的宫扇辅一站定,群臣躬身行礼。

    文武官员服饰皆依品级而定,并无差异,只是武将的官帽上多了两道尾羽,王晞的浅绿官服在满堂朱紫的朝上本就扎眼,又一顶文官帽子站在武将队列,因此李二居高临下一眼就看到了王晞,疑惑的愣了一下,便摆手道:“众卿平身!”

    随着李二又摆手喊了一声“坐”,众臣都低身跪坐在身下的地毯上,王晞的位置都快要到殿门口了,也不被发现,学着周围官员的样子稍稍侧着身子尽力让身体舒服的坐下,

    朝参开始,十一月初的朔望朝参之时,李二将宗室郡王降格为县公,只有功勋卓著的几位不降。

    淮安王李神通等人抗议未果,便称病不朝。此时朝会,之前就主张削诸宗室封爵的尚书右仆射封德麟正陈述封王利害,赞颂李二削王之举圣明,并对李神通等人的不识时务加以贬斥。

    众臣应和,李二当众排版,日后非大功将不再加封宗室。众臣又议论一会儿国朝初定,盗贼不止的事情,刚刚被罢相的宋国公萧禹便出列道:“盗贼不止,臣请当以严刑重法以禁之!”

    中书令房玄龄、兵部尚书杜如晦等人反对,李二思付了下:“民之所以为盗者,由赋繁役重,官吏贪求,饥寒切身,故不暇顾廉耻耳。朕当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则自不为盗,安用重法邪”

    一番应对让王晞不由对李二这位千古一帝又信服了几分。

    朝参直到巳时,王晞早上就未用餐,此刻肚子咕咕直叫,引得周围官员侧目而是。

    终于大太监高辅诚吊着嗓子喊道:“朝参已毕,众臣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王晞急忙起身,由于久坐起身又有些急,竟是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幸好本身就年幼不高,身旁的万年县令伸手拉了一把,王晞顾不上谢,大喊道:“臣太子侍读王晞有本奏!”

    文武百官除却程咬金全都疑惑的看着这个浅绿袍子的小官,年齿也忒小了些,官帽戴在脑袋上直晃荡,原本要起身行礼退朝的百官只得又重坐下来。

    第一次上朝王晞怕误了时辰,起的尤为早,崔氏原本不知道王晞要去上朝,待见王晞一身官服偷偷打开院门出去时急忙拦住问及因由,王晞也只是笑着安慰了几句,王晞已经连累了太多人,不想再令义母担心。

    街道上冷冷清,待王晞走到平康坊以北时长安各处上朝官员的车架才多了起来,大抵是徒步上朝的九品官比较罕见,很多马车经过时都有小帘子掀开好奇的打量王晞几眼。

    许二郎失踪,许老员外使出浑身解数,拜托故旧多方打听,却杳无音讯,许大郎在原州任上得知后,也写信拜托军中有在长安作官的同僚探听原委,然而信件出了原州便下落无踪,送信驿吏指天发誓的保证绝无丢失,但是一口袋的信件,却独独少了许大郎的那一封。

    事已至此,如果说之前王晞对欧阳胤只是怀疑,那么眼下便是确定无疑了。

    为了让自己的弥天大慌不露出破绽,王晞竭力的对外人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对欧阳胤这种专职探查的朝廷鹰犬更是恶言相信,因为王晞知道,只要是谎言就有破绽,只有更少的与人接触才能减少破绽被发现的几率。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眼下亲朋因自己遭难,王晞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十一月十五,朔望朝参。

    正当王晞因为备受瞩目有些羞恼时,一辆黑色马车在他身边停下,马车伸出一只大手,抓住王晞的衣领,一把提上了马车。

    程咬金一身大紫的官袍,毫无形象的靠在马车一侧,看着王晞道:“小子,你这搬出程府没几日,怎的记性如此差了,某不是告诉过你,你那太子侍读不用上朝的么?”

    王晞恭敬的行了一礼,有个长辈照看,让王晞对今天的把握的又有了些底气。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邻座的同学有点怪超神学院之大秦帝国我在闹市有栋楼[综FGO]当我成为所罗门♀之后天生就会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