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故人重逢 举步维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先去宿国公府借了一辆马车,,王晞等人都不认路,好在宿国公府不但借了马车,连马夫也借了,马夫一听是去通明门,便驾着马车前面走,张石等人在后面跑步跟随,众人一路急行。

    通明门前,欧阳胤一身皮甲,黑色披风,束发高冠,腰间横挂着两把横刀,看上去卖相颇为英武。

    王晞走上前冷冷的看着他:“我的家人呢?”

    众人正说这,门口那卖果子的小贩便推门而入,向王晞行礼道:“掌印大人请王侍读派人往通明门,迎回亲眷!”

    众人无不欢声,王晞急忙带着张石等人就要走,张寿一听是去接老爹,问张林借了身衣裳换了,也跟着一起走。

    王晞也不嫌脏,急忙扶起他,张寿哭着喊:“晞哥儿,我饿”

    “兰姑!去弄些吃的来!”王晞急忙喊厨娘、

    欧阳胤摆摆手,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几名候官扶着脸色苍白、须发皆乱的许嗣道与张老头走了出来,身后一名候官,抱着两岁的小寿儿相随。

    “爹”张寿大喊一声,便跑了过去,张石等人急忙跟着。

    张石等人的屋子里,点了炭盆,厨娘兰姑取来写胡饼、清水,张寿一把夺过来便狼吞虎咽。

    张林不由好笑道:“你这蠢驴,都到长安两月了,还是我等先见到了晞哥儿。”

    张寿刚要反驳,被满嘴的胡饼噎的直翻白眼,王晞急忙取过清水喂他咽下,崔氏听到声音来看了看张寿,见张寿只穿一身单衣,如今寒冬腊月的,便取了一床被子先给他围上,又让婢女速去东市买几身衣裳来。

    欧阳胤:“还未探知,但据臣观察,那些人具有江湖气,不似朝堂中人,更不像是世家豢养之死士,且观其行止不一,好似并不听命于同一势力!”

    李二脸色阴沉下来:“看来惦记鬼谷学问的不只是朕一家啊!命外候官严加防范,不可使其伤及王晞家人!此子性情刚烈,尔不过是囚其乡亲,明明只要向朕言明诉求,即可得偿所愿,他却当着满朝文武给朕诛心之言,哼!阳谋手段,虚言恫吓,以退为进,还真是深得纵横要术!”

    王晞刚刚安置好府里,一个全身褴褛乞丐模样的人便推门而入,张林还在院子里玩弄弩弓,见有人闯入忙举弩喝道:“来人止步!”

    王晞急忙扶过许嗣道,关切的问:“二郎,你怎么样?”

    许嗣道虚弱的勉力露出一口白牙:“无妨,还死不了。”又转回头看着欧阳胤道:“爷们儿,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千万不要让某再遇到!”

    欧阳胤轻哼一声:“某等你!”

    王晞看到许嗣道领口有些伤痕,急忙扯开衣服,只见许嗣道白皙的胸膛上道道鞭痕,胸前还有烙铁的痕迹,裸露出来的前胸竟已是没有一块好地方,一时间恨欲狂!

    张老头挣开儿子,跪在王晞脚下:“晞哥儿,老汉对不起你啊!他们拿我孙子要挟,老汉没办法啊!晞哥儿你杀了我吧”

    王晞急忙扶起张老头:“张叔,没事的张叔,不要这样,”

    王晞让张石等人带着张老头和小寿儿先上马车,却见张老头的脸颊与背部已被鲜血浸透,王晞目呲欲裂:“欧阳胤!伤我亲人!咱们不死不休!临湘欧阳氏对吗?!我定也要你尝尝家人被残害的滋味!”

    一直面无表情的欧阳胤脸色变了变:“王侍读,你来历混浊不清,查清你的底细是外候官应有之义,即便没有我欧阳胤,也会有其他人来,你我交恶,也是你先在宫门前出言讥讽,某为陛下爪牙,为朝廷耳目,不涉私情,不谋己利,王侍读又何必如此?”

    王晞让张石等人随马夫先带张老头等人寻个医馆疗伤,张林、张虎留下陪着王晞。

    王晞看着欧阳胤:“出言讥讽,难道你不是幸进之徒吗?南海郡公之名是你战阵拼杀而得吗?今年三月,若不是你出使突厥失败,今上缘何有渭水之盟?我张家庄子又怎么会被满门屠灭?率五十徒众掩杀可汗牙帐?还效仿汉之班定远?真是可笑,按你的理论,某不过是实事求是,据实而论,又何过之有?””

    欧阳胤一张脸涨的通红,欧阳胤出使突厥欲要行刺颉利的事在王晞看来虽然有些愚蠢但是勇气可嘉,在王晞看来还是比较赞赏的,但是欧阳胤对自己的亲人用刑让王晞丧失了些许理智。

    王晞看着欧阳胤:“外候官训练有素,心地坚如铁石,刚才我说临湘欧阳氏的时候,你的脸色才有些变化,原来你也有亲人啊哈哈”

    不管身后脸色难看的欧阳胤,王晞大笑着带张林等人转身离去。

    王晞的宅地并没有电视剧那样门口两个大狮子威武宏伟,大门也不过是两扇砸了铜钉的大木门,因为品级不到,连个匾额都没有。

    因为许嗣道和张老头都有伤在身,张石索性就将医匠一并带回了府中,王晞又打发张石去宿国公府借马连夜去许家庄先给许老员外报个平安,连日来忧心儿子安危,老员外该担心坏了。

    前院的小屋子里,四个炭盆点了,屋子里总算是有了些暖气,王晞一面安抚着叫嚣报仇的许嗣道,一面听张老头不住的道歉。

    说到欧阳胤把两岁的小寿儿提在火盘上方,逼张老头说出有关王晞的一切,否则就将小寿儿扔进去,张老头被逼无奈,就将义父王起的过去一五一十全都交代了,包括王起因为忠于来护儿誓不降唐的事情,张老头在病榻上挣扎就要起身给王晞磕头赔不是,王晞急忙好言安抚,那种情况换做谁也没有办法的,况且,李二应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对王晞怎么样,比较杨广的女儿是他的爱妃,来护儿的两个儿子还是他的官员,后来更是做到了宰相。

    若是李二果真如此心胸狭隘,他就不是那个名著史册的千古一帝了。

    崔氏带着小巧儿正逗张老头开心,看着乖巧可爱的小巧儿张老头却哭的越发厉害了。

    眼看天就要黑了,一队侍卫推门而入,李二身边的大太监高辅诚亲自来宣读了加封王起为永安县男的诏书,张林等在场的乡亲无不欢欣雀跃,张家庄子竟然出了为爵爷,让一直处在社会底层的庄户汉子兴奋不已。

    拜谢了高辅诚,接了诏书,王晞却并不觉得怎么高兴,永安县男不世袭,义父以经亡故,自然也就没有封田赏赐,可谓说是口头嘉奖而已。

    果然眼见义母的脸上也没有多少喜色,王晞不由冷哼一声,李二虽然没有加罪于王起,那点小心思却瞒不过有心人

    义父发誓不为唐臣,李二却偏偏给追封了个大唐永安县男的口头爵位,王晞这个义子还无法推托,让人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千古一帝,也有小心眼的时候啊。

    张石、张寿等十六个壮汉,加上王晞、张老头、义母、许嗣道等人,一大家子人,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李二赏赐的铜钱百斤数日便用完了。

    王晞起初还以为铜钱百斤是比不小的财富呢,哪知道自前隋大业年间百姓就饿殍遍野,整个武德年间大唐又在忙着东征西讨,民间本来就恢复能力有限,李二玄武门兵变,事发突然,各地反应不一,税赋都暂时停止送往长安,加上突厥入寇,陇右、河间、蜀中、山东等地的粮食要么还在征缴,要么就在运往长安的路上。

    粮食缺乏,一时间长安米贵,在张家庄子就吃腻了的粟米,竟达到了斗米价值一匹绢的地步!

    一匹绢有多贵重?前段时间密国公封德彝向李二进言,诸宗室封爵过重,徒耗百姓,请降诸宗室封爵。李二为了表彰他就当庭赏赐了他一匹绢

    是的,并不是电视剧里那种动不动就赏绢百匹、黄金百镒的豪气,以封德彝这种一等国公的爵位也只是赏了一匹绢。

    好在鄂国公尉迟敬德是个真性情的人,昨日在宫门前许诺给王晞长身体的钱粮,当天下了朝,便送了过来,一整辆牛车的粮食和些许铜钱,使王晞府中免去断粮之忧,王晞心下自是对这位只见过一次面的叔伯感激不已。

    住在前院的张石等人听到呼喝,急忙端着弩弓一拥而出。

    那乞丐丢掉手里的木棍,悲声道:“石头哥林子”

    李二看着欧阳胤道:“朕知道你受内外候官训练,心地无情,只要认为有丝毫可能便不顾手段去挖掘,但朕不是杨广,以后切不可如此酷毒,你独自掌外候官未免有些辛苦,朕再派一位能臣协助你吧”

    欧阳胤一怔,脸上闪过一些落寞:“臣遵命,一切唯陛下之命。”

    李二叹口气:“给你派助手非是对你不信任,而是真的去帮你,朕想你二人定能相辅相成。”李二也不想解释太多,又道:“对王晞的监视不必如此严苛,竟还让人看到刀刃在身,传扬出去,让世人如何看朕?”

    欧阳胤行礼道:‘陛下,外候官对王晞的监视俱都止步于宿国公府外,前日王晞归安邑坊后,其府宅外突现大量不明之人监视探查,臣向陛下保证,此绝非我外候官之人。’

    李二双眼微眯:“哦?可查探到对方是何方势力?”

    张石慢慢走近,待看清乞丐的脸,大惊道:“张寿?!”

    “快去喊晞哥儿,张寿找到了!”

    王晞听到喊声早已赶过来了,张寿大哭一声,便扑了过去:“晞哥儿,可找到你了呜呜呜”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总裁夜敲门:萌妻哪里逃化龙诀无上医仙试婚老公,一宠到底法医狂妃重生纪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