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泾阳小霸王---许嗣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已经不是一分高下而已了,是程处默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程处默不愧是将门子弟,被人轻易打败也不气馁:“某不善拳脚功夫,但某家传马步长朔颇为称手,尔可敢随我至程府一战!”

    许嗣道撇撇嘴:“有何不敢,马槊么,某也练过些时日的。”

    程处默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目光郑重的看着许嗣道,马步前出,摆了个起手式。

    许嗣道不屑的看了一眼,不紧不慢的走过去,然后脚步突然加快,躲开程处默的一拳,肩膀撞开,然后凌空就是一脚,程处默又飞出去了

    王晞也不知道这俩货因为啥要交手,刚从后院出来就看到两个人拉开架子要打架,便一脸兴奋的拉着陪大哥一起来的程处亮蹲在一旁看热闹。

    程处默也在军伍里历练过,见识过战阵的,作为老程的长子,家传武艺轻易荒废不得。

    “不必了!”王晞正要去劝架,老程便一脸兴奋的推门闯了进来,门口的亲卫一边拴着马匹,一边从马上搬下一堆横刀、长矛等兵刃。

    老程笑嘻嘻的看着王晞:“某猜想着你只弄到了些弓弩看家护院,若是贼人闯进来便没了法子,所以给你送了些近战兵刃过来,都是左武卫换下来的,虽然旧了些,想来还能给你应个急。”

    可是眼看着许嗣道只是漫不经心的招架了几下,然后就一脚踢飞了程处默。

    一直蹲在王晞身边看热闹的程处亮登时就炸毛了:“大哥!”

    王晞急忙抱住要冲过去的程处亮:“你大哥都不是对手,你一个半大孩子,过去了能干啥,给我消停点。”

    王晞看着北边东市的方向,他娘的,要是2018时代的人在大唐被活活饿死了,还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思虑再三,实在受不了跪坐之苦的王晞决定先把桌椅做出来。

    精心画了几张太师椅的图纸,便托程处默寻几个手艺好的木匠来,这种事自不用程处默这种少爷亲自去办的,吩咐了几句,程府的小厮便去东市带回来一位看上去年岁半百的老者,小厮说,这木匠名唤刘作匠,祖传的手艺,东市有名的赛鲁班,许多国公勋贵府上都有他做过的物事。

    王晞抽出一把亲卫抱着的横刀,打眼一看,雪亮的刀锋怎么看都是新开刃的恩情记在心里就好,说出来便没了意思,这些人情世故王晞还是懂得的。

    老程笑眯眯的看着许嗣道:“不错,是个好汉子,三拳两脚便打趴下了某家的儿子,不如跟俺老程过过招如何?”

    程处默不服气:“父亲,某的马槊功夫不一定输他,且先让某来一试,如若孩儿不是对手,父亲再来不迟。”

    许嗣道一声轻笑:“不用麻烦了,你家不是马槊功夫最为了得吗,索性你父子二人一起上吧,某家照应的来!”

    老程哪受过这般羞辱,当下踢开程处默,大喝道:“取两把马槊来!”

    王晞急忙拉着老程:“伯父,刀枪无眼,您千金之躯,不如我们去了槊锋,只用木棍可好?”

    老程怒笑一声:“马槊去了槊锋还叫的什么马槊!程松程武,给某家看住他们”

    老程的两个家将极为听话的搂着王晞和程处默,程松还空出一只手提着程处亮,张石、张林等人早早的领了横刀兵刃围着圈子看热闹,张寿甚至还把伤还未大好的张老头的背了出来,安置在门口能看到的地方。义母也抱着小巧儿担忧的看着场中。

    王晞急的大喊:“二郎!切不可伤了宿国公!”王晞刻意强调老程宿国公的身份,好让许嗣道有所顾忌,服个软就坡下驴便完了,哪能真动手啊!

    这话听在老程耳朵却极为刺耳,好像老子打不过一个半大娃娃一样!当下自亲卫手里夺过两柄马槊,扔给许嗣道一把,便一槊抽了过去,许嗣道本要与王晞说话,仓促接过马槊,见老程出招,便横槊挡了一下,可是老程的力气哪是那么好挡的,又是仓促接招,当下不由蹬蹬后退几步。

    许嗣道混不吝的性子登时被激了出来,怒喝道:“老杂毛!你找打!”说罢舞者马槊便迎了上去,。

    二人大开大合,招招不留余地,场中一时乒乓作响,只看得程处默等人瞠目结舌,张石等人也是大开眼界!

    好几次险象环生,只看的王晞揪心不已,这两人哪个都伤不得啊!

    打了好一阵子,许嗣道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两人全都气喘如牛,老程瞅出一个破绽,一槊抽飞了许嗣道的兵刃。

    槊锋架在许嗣道的脖子上,此时许嗣道两手脱力直抖,也无心再战,不由怒哼一声:“某输了!”

    老程收回马槊,喘着粗气道:“是个汉子!除了尉迟敬德,俺老程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打过一场了,好娃娃,武艺功夫已是上乘,就是经验尚缺,若再年长几岁,气力长成,老程就不是对手哩!大好的汉子,不从军可惜了,可愿意到老程的左武卫去挣些功劳?”

    许嗣道闻言大喜,却又很快萎靡下来:“某大哥已经从了军,父亲不许某再从军。”

    老程哈哈一笑:“是这个理,总要给家里留个全须全影的香火,你父亲也是为了祖宗坟冢着想,也罢,某也不勉强,日后有空可要多去某府上走动,这太平日子久了,身子骨会生锈的,哈哈哈。”

    王晞恭敬的送走老程,程处默兄弟也跟着一起离去,王晞不由抹了抹头上汗渍,真不容易

    许嗣道听到老程竟然也赞同父亲不许他从军,不由有些心灰意冷,王晞没好气的看看这憨货,又看看院门外坐在担子上卖了几天胡饼的大汉,之前王府力量单薄只求自保,如今知道有许嗣道这样的大高手在,王晞就想主动出击了,总闷在院子里也不是办法,自上朝后就没在去过崇文殿,李二倒也没催他,毕竟朝堂上答应给王晞的交代还没做到。

    待许嗣道歇息片刻,重复生龙活虎后,王晞便带着一干人等出了院门,许嗣道贴身保护,张石等人持刀引弩,警惕四周。

    “这胡饼已经冷硬如铁,自来到这就没换过新鲜的吧,这样的饼子谁人会买,如今长安米贵,一钱两个,也不怕亏掉了裤子”王晞调侃这卖胡饼的大汉。

    许嗣道在一旁虎视眈眈,王晞淡定的掀开担子,抽出里面的短刀:“外候官的人断不会如此蠢笨,你肯定不是欧阳胤的人,说罢,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那汉子盘膝坐在地上,抬头看着王晞,一脸的委屈与不甘:“某也不明白,你们高人子弟过招,缘何要拿我等凡夫俗子的性命为棋子。”

    “什么?”王晞眼睛微缩,有些意外的道:“什么高人子弟,你在说什么?”

    那汉子一脸悲苦:“某等不过是讨口饭吃,给条活路都不行吗?!”

    汉子粗糙的脸上竟已满是泪水,说完便闭目坐在那里,不在搭理王晞。

    “你到底在说什么,说清楚,某保你不死!”王晞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

    那汉子却无动于衷,许嗣道抽出横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也没令其有丝毫动容。

    王晞叹口气,对张石道:“去报官,我们不方便直接接触外候官,报了官,外候官自然会接受的。”

    张石快步离去,不多时,万年县尉亲自到场,看了看汉子的脸不由大骇道:“这是纵横城南十四坊的悍匪胡友亮!官府百般追索不得,不想竟被王侍读所擒!”

    王晞一怔,又看了看还是闭口不言,只管上了锁链被兵士押走,这局势愈发的诡秘了!

    刘作匠仔细看了看王晞的图纸:“敢问这位官人,这物件是作何用的,要做多大?”

    王晞这才想起,自己只是大概画了个样子,并没有标注尺寸:“此物名为椅子,乃是坐人的,尺寸嘛,你估摸着来,能坐人就好。”

    阻止了张石等人不止一次要去城南的坊市找些活计的想法,最近王晞发现府邸周围愈发的诡异,安邑坊虽然靠近东市,但是此时的长安还远未到世界第一大城的地步,人烟相对贞观年间都要少许多。

    王晞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府邸前后都是久未住人的空宅子,整条坊街也就住了两三户人家,可是王晞府门前却人来人往

    卖干菜的、挑着担子卖胡饼的、背着背篓吆喝磨刀的、摆摊卖粟米的尤其是卖粟米的,太不专业,价格比市面便宜个三成有余,要不是担心有毒,王晞能买到他倾家荡产!

    还有一个时辰来回溜达七八趟的巡街武侯,鸟不拉屎的地方都他娘的快成个小集市了!

    安全起见,王晞让张石等人看护家院,又在四周内外挖了不少陷坑、夹子等寻常的打猎陷阱,张石等人即使外出也会留一半人在家值守。

    刘作匠若有所思的看着图纸:“哦,类似于胡凳加了扶手而已,,倒是极为简单,明日这时就能做出样品来,到时先给官人看看合用与否再说详细罢。”说着也不理会众人,在众人极为惊讶的目光中盯着手中的图纸就转身离去。

    “嘭!”王晞惊讶的目光中,已经逐渐恢复身体的许嗣道一脚踢飞了程处默。

    许嗣道的功夫了得,甚至比他大哥许嗣业都要好,这点王晞是知道的。但是许嗣道的功夫能比将门出身的程处默高出这么多,着实让王晞惊讶了一把。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西游之制霸洪荒都市之重立天庭讨喜笨王妃重生之霸婚军门冷妻贵女相师最强借贷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