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破晓重归 君前伤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香的饭食!”李二大步走了进来,身后高辅诚、欧阳胤带着一众侍卫相随。

    众人起身行礼,李二摆摆手走到陆德明的桌案前看着红烧肉,又看着王晞道:“你做的?”

    高辅诚极有眼色的拿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又笑眯眯取了一双干净筷子递给李二道:“陛下,确实是美味呢,比宫中御厨不遑多让。”

    主位上的李承乾羡慕的看着老师与王晞大快朵颐,又看看自己饭盆里油腻羊肉,腥膻荤腻,顿无胃口。很想放下架子跑过去与王晞等人同案而食,但是长年的宫廷驯养让他很理智的止住了冲动,他也明白长孙家庆与身后的内侍总管也绝不会允许自己食用任何外来的不明食物。一国储君,竟然还不如王晞来的快活!

    此时诸皇子都被带回了母后身边,大殿之上也就只有长孙家庆、陆德明和王晞用餐,主位上几个小太监伺候着李承乾正吃的高兴,扫兴的就来了。

    王晞便每日入宫前亲自下厨,做几样可口的饭食,仔细的存放在饭盒里,待午间崇文殿例行赐宴,便托李承乾身边的小太监去热了拿来与老夫子分食。

    大唐还是分餐制,不论君臣、同僚,吃饭都不在一个桌子上,此刻一老一小对坐在一张桌案上,凭案大嚼,毫无斯文可言。

    李二也不嫌是剩饭,接过筷子直接端盆子走了~~~~

    李二坐在李承乾的主位上大快朵颐,太监们又端来几碟羊肉和汤羹,给李承乾在下首又置了桌案。

    一旁的长孙家庆看的瞠目不已,直觉陆德明老夫子跟着王晞学坏了。

    陆德明嚼着一块红烧肉,大悦道:“都言土豚肉食腥臊,不入席面,想不到竟也能如此美味。”又指了指王晞亲手泡的清茶道:“再配上如此烹茶之道,当真是世间无上享受,若可日日如此,即便短寿十载也是值得!”

    王晞撇撇嘴道:“世间的美食何止如此,豚肉比之牛羊靡费少之过矣,不过庖厨蠢笨,才使得美味明珠蒙尘,此时冬日食材甚少,待日后小子再做几样时蔬菜肴,定要老先生过瘾!”

    说起裴矩这人,王晞可谓记忆深刻,杨广昏庸,便阿谀奉承,遂其心意,李二贤明,便犯言直谏,杨广为帝时宠信他,李渊登基时信任他,李二登基也没有像其他老臣一样闲置他,真可谓是一个老于世故的人精!

    司马光也在资治通鉴里对他评价:古人说过:君主贤明则臣下敢于直言。裴矩在隋朝是位佞臣而在唐则是忠臣,不是他的品性有变化。君主讨厌听人揭短,则大臣的忠诚便转化为谄谀;君主乐意听到直言劝谏,则谄谀又会转化成忠诚。由此可知君主如同测影的表,大臣便似影子,表一动则影子随之而动。

    朝堂上一副君明臣贤、和和美美的样子,干脏活的欧阳胤便成了背锅侠,次日一早,李二便诏书:南海郡公欧阳胤德行有亏,不堪大用,夺其南海郡公封爵,贬为光州刺史。

    王晞心下恼怒不已,夺人食物,好不要脸,好在老夫子胃口本就不已,当下已经吃的差不多,正笑眯眯的看着李二检校李承乾的学业。

    李二吃光了红烧肉便吩咐撤下餐食:“朕道云梦山乃古之学问圣地,想不到这庖厨之道竟也如此高明。”

    又看着王晞道:“王侍读前几日所献外伤缝合之法,左骁卫以牢中死囚试法,效果显著,至于伤兵营管理条陈检校还需时日,朕一向赏罚分明,既然有功,朕也不吝赏赐,朕听说王侍读府中已快要断炊了,王侍读这次也要金银赏赐吗?”

    不想看李二戏谑的脸,可他说的的确没错,王晞本指望刘作匠做出椅子好有个经济来源呢,刘作匠也确实不负所望,太师椅与王晞设想中的一般无二,王晞便让刘作匠打了一百把太师椅,还有二十张搭配的高脚八仙桌。

    大唐没有专卖桌椅器具的商铺,王晞让张石等人候着脸皮在东市摆了几天地摊,围观的人不少,却一把都没卖出去!

    想想也是,胡凳自南北朝、前隋便已现身中原,可是惯于跪坐的士大夫们也只是拿来自家无人时用,待客是断不可能的!椅子不过是加了扶手的胡凳罢了,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认可!是王晞失算了!

    无意间看到欧阳胤那张冷漠的脸,王晞怒从心起,缓缓将开水沏满茶盏:“既然陛下要赏,那就请陛下赦臣无礼不敬之罪罢!”

    李二疑惑的看着王晞还要细问,王晞已经长身而起,抄起茶盏,便狠狠扔向李二下首的欧阳胤!

    欧阳胤探手抓住茶盏,滚烫的茶水却被泼了满头满脸,太子、陆德明等人全都惊骇无比,高辅诚大喝:“护驾!”

    一队侍卫一分为二,一部分护卫在李二身前,一部分抽刀将王晞围在中间。

    陆德明激动不已,慌忙跪在李二身前:“陛下!王侍读出自山野不因世俗,君前失仪乃臣不教之过,请陛下恕罪啊!”说着一边叩头一边焦急的看着王晞,不明白为啥平日里看似精明的王晞为何如此鲁莽!

    欧阳胤满头满脸都是茶水,脸上被烫通红,面皮直抖,却强忍住没有痛叫,一如既往冷漠的看着王晞:“如此,可能稍缓王侍读心头恨意?!”

    王晞满眼通红,恶狠狠的看着他:“奸贼!当日你将两岁孺子置于火炉之上时,心中可有丝毫人性?!某恨不得噬你血肉,以消我心头之恨!”

    “唉”李二摆摆手令侍卫退下,又让李承乾扶着陆德明坐在一边:“欧阳胤乃是朕麾下鹰犬,自前朝便受外候官特训,手段未免有些酷毒,朕替他向你陪个不是,朕也已处罚过他,听闻你府邸外有宵小窥伺,朕命其暗中护卫你府中安全,以图将功赎过,都是为国有用之臣,切不要自相损耗!”

    李二说罢也不等王晞回复,便带着侍随离去。

    “且慢”王晞拦下欧阳胤,看着其腰间所配两把横刀中其中一把道:“若某没看错,这恐怕不是汝之物罢!”

    欧阳胤取下那把横刀道:“王侍读识得此刀?”

    王晞一把夺过,抽刀刀锋看了一眼:“这是某义父之刀,吾曾为其命名为破晓!吾义父曾执此刀斩杀胡虏十余人,不知道欧阳大人可否物归原主?!”

    欧阳胤道:“此刀为当日某追寻突厥踪迹时偶然得之,看铸造精良便收为己用,既然是侍读尊父之物,自当物归原主,只是外臣不可于宫中持刀刃,请侍读放心,稍后在下定派人送往贵府上。”

    王晞虽然不忿,却也知道欧阳胤所说的乃是实情,只得又将破晓交给了他。

    陆德明对王晞好一顿训斥!口沫横飞,王晞心下却极为感激,方才急切求情,一番爱护之意显露无疑,王晞对这位长辈自是敬重不已。

    长孙家庆看着王晞脸色却复杂的狠,方才欧阳胤离陛下不过五步之远,这王晞怎么就敢出手伤人?!伤到陛下怎么办?换作是寻常臣子,治他个君前刺架之罪也无不可,可陛下竟然全无怪罪之意,还好言安抚,这份恩宠,何人可及?

    如此一来,既安抚了朝臣的不满,又算是给了王晞一个交代,王晞也不能一直躲在府邸里猫冬,便又坐回了太子侍读的本职。

    不知道为啥,太子李承乾对王晞的态度变得格外亲厚,让做了六年侍读的长孙家庆吃味不已。

    欧阳胤的日子很不好过,前阵子王晞当堂哭诉家眷为官府所囚,刑部侍郎戴胄又绝口否认,朝臣已经大都猜出是毕外候官所为,李二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承诺必给王晞一个交代,这事情还没结束,眼下却又出问题了。

    玄武门后,李世民弑兄囚父,逼李渊退位,两月后登基,至今已有四月有余,招抚了薛万彻等隐太子旧臣,可是满朝文武八成以上还是李渊时候的旧臣,一朝天子一朝臣,李二有些迫不及待想换上自己信任的原秦王府旧臣。于是命令外候官以主动利诱百官,也就是后世所称的钓鱼执法!

    欧阳胤出动,成效显著,刑部司门令使收受绢帛一匹,李二在朝会上公布其罪行,欲要杀之。

    不料民部尚书裴矩犯言直谏:“为吏受赂,罪诚当死;但是陛下派人送上门去让其接受,这是有意引人触犯律法,恐怕不符合孔子所谓‘用道德加以诱导,以礼教来整齐民心’的古训。”

    一时间百官附议,李二如梦初醒,当朝表彰裴矩:“裴卿能当官力争,不为面从,傥每事皆然,何忧不治!”

    李二原本点了孔颖达与陆德明共同教授诸皇子读书,可自王晞入宫以来,却从未见过孔颖达

    陆德明陆老夫子也是个妙人,当日因为王晞慷慨将三字经流传于世间对其百般推崇,亲口许诺要为其扬名,而后更是身体力行,逢人便说,如此学问就这么公之于众,古圣人亦不过如此云云,老人家一生埋首学问,不语纷争,在儒林颇有清名,此刻如此为王晞扬名,令大唐的儒林议论纷纷。

    王晞心下感激不已,见宫中食物要么过于油腻,要么味道辛辣过于寻求刺激,老人家牙口本就不好,经常象征下的吃几口便停著不食。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异世之江湖路我在红楼当天师结婚真耽误我追星血族七少食鬼猎人城市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