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帝后情深 王晞封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长孙轻笑一声道:“陛下所苦不过是因为太上皇封王晞为白鹿候,若是陛下驳回,一来太上皇必然心生怨愤,迁居一事未免再起事端,二来封赏落空,王晞心中也会生出芥蒂,日后再用他恐其不尽心力。”

    “若陛下依太上皇旨意,封其为候,又恐朝臣反对,驳回诏书,与臣子相争,若是输了,未免有失陛下威严,即便赢了,也有失陛下登基以来开明纳谏的之名。”

    李二疑惑的看着长孙:“观音婢所言,朕皆明白,可是何有应对之法?”

    长孙抬头想了想,突然微笑道:“妾身或许为陛下想到一应对之法”

    李二瞬间振奋,握着长孙的玉手兴奋道:“观音婢不愧是朕之贤内助,有何妙计,速速道来。”

    李二眉开眼笑:“程知节不惜闯宫求救,朕却无计可施,太上皇对朕一向不假辞色,朕去求情只怕会适得其反,还以为这次要靠观音婢你出面才能保下这位鬼谷高徒呢,没成想其反掌间竟化险为夷,反而为朕解决如此心腹之患。”

    长孙笑吟吟的拿起第二道诏书道:“陛下还是不要高兴过甚,太上皇可是还为陛下出了一道难题呢。”

    长孙取过李渊诏书,指着“白鹿候”三个字道:“应对之法便在此处,陛下试想,我大唐天下州县,可有白鹿为名?就如昔日太上皇封赏翼国公,嘉奖其为大唐羽翼而取翼字。”

    李二的眉头瞬间舒展,长孙接着道:“只给封爵,不名封地,若王晞日后立功,便再补实封,而不加封爵,如此一来当无封无可封之忧。”

    李二去过那道加封王晞的诏书,思付半晌,表情玩味道:“观音婢,你应该明白,入主太极殿对朕而言何其重要,如此大功,封王晞为候朕心中并无不妥,只是其自入长安以来,特立独行,朕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才学尚未展现,而且他只有十四岁!虽然古有甘罗十二为相,但是十四岁的开国县侯,在我大唐还是太过惊世憾俗”

    长孙轻柔的为李二按压着额头,温声道:“妾身明白,王晞年幼,且其才学深不可测,陛下是担心日后若王晞功盖大唐,会有封无可封的一天,陛下初次召见他,便将其点为太子侍读,想来是要其将来能为成乾所用的,如今过早的封侯,确实有后顾之忧。”

    李二闭目享受着长孙的安抚:“不仅如此,说动父皇迁居一事毕竟不足为外人道,封赏之功定要另寻缘由,即便是朕勉强为之,封侯诏书恐怕亦会被三省驳回,届时,势必又会引起一场朝堂纷争!”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玄武门事发突然,天下各地反应不一,尤其是江南等武德年间最后归附的州县,官员甚至都还是前隋时候任命的,更不要说隐太子李建成的那些旧臣党羽了,满天下的臣子都在看着李二这位新君将如何树立自己的威信,所以这个节骨眼上,元日的大朝会显得至关重要。

    自李建成、李元吉在玄武门死于李二手中,李渊一直对李二怨愤颇深,即便平时去太极殿请安,李渊也从没给过李二好脸色。

    李二与长孙无忌等心腹为此商议了数日,一直苦无对策,李二已经做好了在明德殿举行大朝会的准备,却没想到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李二抚掌大笑:“不错!如此一来白鹿候便成了虚爵,朝野之中的阻力也不会太大不,朕第一道诏书就给实封,待日后三省驳回,朝臣与朕相争,朕再佯装妥协,修改诏书,如此一来,封侯诏书通过,也不伤群臣进谏之心。”

    长孙又补充道:“陛下还可言明封王晞为候乃是太上皇之意,如此又可全陛下仁孝之义。”

    李二却坚决道:“不!朕既掌大唐社稷,朕的臣子就只能由朕来封赏!大唐也只能有朕的诏书才可以封侯拜将!”

    “玄武门之后,朕已不再奢望仁孝之名,朕也不会做那篡改史册、欲盖拟彰之事,朕的一生功业,都将事无巨细,交由后人评判!朕要让父皇、让李建成知道!这大唐社稷,在朕的手里,会比他们更加兴盛!”

    李二目光哀伤的看着长孙:“弑兄囚父,只怕会累得观音婢与朕共受污名了。”

    长孙一脸温情的伏在李二的肩头,温声道:“妾身自嫁与陛下,便与陛下等同一身,不论将来兴衰荣辱,妾身与陛下一同身受便是。”

    明德殿内,千古一帝与千古贤后就像是热恋的小儿女,温馨的偎依在一起。

    王晞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小巧儿吃力的拉着还在眯瞪的哥哥,昨日卖茶有了钱,答应了要带自己去东市买好吃的。

    才走到前院,老程一身朝服就疯疯火火的冲了进来,看样子是刚下了早朝便过来了。

    老程粗壮大手一把拉过王晞:“小子,快跟某说,昨日你在太极殿到底干了什么?!”

    见王晞还在眯瞪不知所谓,自屋檐下的水翁中抄起一瓢冷水便兜头泼下,小巧儿愤怒的大叫着不断踢打老程,被老程一把搂在怀里,动弹不得。

    崔氏以及众位府兵乡亲也都出来,看是出了什么事。

    水很冷,夹杂着少许冰碴子刮的王晞的脸生疼,但是王晞彻底的醒了,看到老程焦急的样子,急忙道:“伯父,可是朝中发生了什么?”

    老程看着王晞:“今日早朝,陛下突然下诏,嘉奖你所献外伤缝合之法有功,封你为白鹿候!门下省当即驳回,朝议此事,三省六部的主事官员全都反对,包括陛下一直引为心腹的吏部侍郎长孙无忌、中书令房玄龄、兵部杜如晦等人,也都激烈上表反对,显然,陛下下诏前并未与他们商议,这太不正常了!除了老夫与鄂国公等一众武臣闭口不言,满朝文武无一人赞同!陛下大怒,罢朝而去。”

    老程严肃的看着王晞:“小子,老夫思来想去,此事太过诡异,想来也只能与你昨日进宫有关,告诉老夫,你在太极殿到底干了什么?!小子,你清醒点啊!想要封爵邪门歪道是行不通的!一旦卷入皇家纷争,稍有不慎,便是身死族灭!你不为你义母妹子想想吗?!”

    王晞叹口气,老程肯定是以为自己昨日向李渊许诺或者筹划了什么,才换来如此的爵位,满朝文武反对,老程能做到闭口不言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这份爱护之心,王晞心领不已。

    当下王晞将老程引到小厅,将昨日之事,如实道来。

    老程听完,思付良久,才道:“封侯诏书乃是陛下之印,断无可能出自太上皇之手,但是自封德麟请削诸王封爵之后,陛下亲口许诺非大功不封爵,到如今还不到一月之久,此事恐怕另有端倪”

    突然,老程眼前一亮:“小子,你或许撞了大运了!你不知陛下这几日与某等秦王府旧臣心腹数次言及元日大朝会之事,对不能在太极殿举行大朝会耿耿于怀,而你劝太上皇迁居大安宫,正对此陛下心腹大患!”

    “你入世时日尚短,不知其中辛秘,你可知道,元日大朝会对陛下来讲意味着什么?!自陛下登基以来,诸事繁杂,各司各部俱都纷乱不堪,而元日的大朝会,是陛下第一次以大唐君王的身份召见长安三辅以内,所有九品以上的大小官员、勋贵!其意义更甚于今年八月仓促而就的登基大典!”

    “明德殿到底是东宫主殿,若大朝会在明德殿,则名不正而言不顺,大朝会的意义将大打折扣,可是你改变了这一点,如此大功,陛下势必龙颜大悦,兴起之下,封你一个侯爵也不无可能,只是你毕竟初入大唐,资历尚浅,且仅此寸功难以封侯,眼下群臣反对,此事陷入僵局。”

    老程信誓旦旦的道:“但某了解陛下,陛下正是树立威信之时,绝不会就此作罢,只是封侯爵位恐怕会打些折扣,但一个开国县男的爵位是少不了的!”

    程咬金不愧是凌烟阁上为数不多活过三朝的人精,半蒙半猜,竟是将事情真相分析的八九不离十了!

    入主太极殿,李二的帝位将再无异议,无论是隐太子旧党,还是太上皇的心腹,都不会也不敢在有半点非议。

    历史上李二是通过败突厥、诛罗艺,又撑过大蝗灾等等磨难才最终完全掌控大唐,李渊直到武德三年才放弃所有的幻想,迁居大安宫,如今因为王晞的出现,整整提前了三年。

    李承乾亲自送至宫门,亲自吩咐自己的侍卫首领冯孝约送王晞回府,以免王晞被巡街的武侯为难。

    回至府中,义母和张老头等人还在焦急的等待,看到王晞全须全影的回来,崔氏的抱着他只是不住的哭,小巧儿已经睡下,王晞安慰着义母,听到张老头说老程自宫中出来就来了王晞府上,直到天黑长安宵禁才离开。

    虽然险死还生,但是感到有那么多人关心自己,不由得欣慰不已,只是这番折腾,王晞已经身心疲惫,嘱托张石等人安排好府上安全,便沉沉睡去。

    明德殿内,李渊的两道诏书就摆在李二的桌案上,而李二的心情可谓是史无前例的愉悦。

    眼见武德九年的元日将至,历来元日的大朝会都在太极殿举行,届时长安凡是入了品级的官员、勋贵都会参加,可是李二自八月登基以来,太极宫一直是李渊所居之地,身为人子,总不能把老爹赶走不是?这个年代一个人的孝义如果有污点,将是身败名裂的下场,更何况是任何事情都会被放大看待的君主呢

    长孙皇后一脸孺幕的看着李二放声大笑,自玄武门后,是有多久没见自己的夫君如此高兴过了?

    绿袍子的小太监伏在地上,正将王晞今日在太极殿的一言一行说给李二听,听到最后,李二的表情有些微妙,但并没有丝毫的不悦,对高辅诚道:“办的不错,这是你内候官的人吧,给朕重重的赏。”

    高辅诚笑眯眯的应下,长孙皇后走到李二身后为他轻轻捏着肩膀:“这些道理其实朝中明眼人谁又不知谁又不懂呢?只是却无人敢向太上皇说起,这番话若是由你我夫妇二人去说,恐怕太上皇会恼羞成怒,适得其反,而满朝文武全都讳莫如深,生怕卷进皇家纷争,累及自身,如此一来,倒叫这位鬼谷高徒捡了便宜。”

阅读遗世梦之唐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看下小说网(www.kanxia.org)



随机推荐:[快穿]万人迷[fate]所罗门卷土重来我本红颜祸水跃龙门萌学园之家族之谜从零开始的最好时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